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穿越小說 > 大明流匪 >

第四百四十一章 除夕夜

    嘭!乓!砰!

    夜幕下,一道道煙花騰空升起,鞭炮聲不斷地響徹在大地上。℃八』℃八』℃讀』℃書,.■.o↑

    幾個孩童手里拿著單個的鞭炮,時不時放響一個,周圍的孩童發出歡快的笑聲。

    “幾支打著土匪旗號的戰兵隊伍已經安排出去了,主要集中在大涼山,還有其它幾處地方,都是曾經有過土匪的山頭。”楊遠說道。

    各地開設大車行的事情已經弄的差不多,掌柜和伙計也都安排過去,楊遠便從北直隸回到了靈丘。

    劉恒說道:“要做好后勤保障,山上不比在靈丘,有諸多不便,所以后勤補給是重中之重。”

    “大當家放心,已經成立專門的輜重隊,主要負責往各個山頭送糧食和其它一切所需。”趙宇圖答話道。

    劉恒又道:“化身為匪的戰兵隊不能斷了訓練,侍從司安排侍從去各個山寨,作為參謀,配合主官負責訓練事宜。”

    “是。”許學武答應了一聲。

    劉恒說道:“這一次徐通任大同巡撫,打亂了咱們后面的步驟,雖然年前徐通的一次試探被咱們化解,但咱們不能放松警惕,過了年,他一定還會用別的辦法對付咱們。”

    一旁的陳尋平說道:“要我說,干脆殺了徐通,省的咱們做什么事情都縮手縮腳,現在lián zhàn兵隊都要拆分開送去各個山頭去裝土匪。”

    分派去幾個山頭裝成土匪的戰兵,都是他那個千人隊的戰兵。

    三支千人隊,一支在鐵場,平常就是鐵場護衛,另外一支是新成立的第三千人隊,人員未滿,將來主要是押送貨物去草原各部。⊕八⊕八⊕讀⊕書,.◇.o≮

    只有陳尋平的第一千人隊,暫時留在靈丘,除了一部分留在虎頭寨山上外,還有一分部作為以鏢師的身份存在,現如今派去各個山頭的土匪也都是他那個千人隊戰兵。

    “人好殺,可殺了之后怎么辦?”趙宇圖看向陳尋平。

    陳尋平不以為然的道:“殺了就殺了,這兩年咱們虎字旗殺過的人還少了,也不在乎多他一個。”

    “那不一樣。”趙宇圖說道,“徐通是大同巡撫,若是他被人殺死在大同,那是鬧翻天的大事,朝廷不可能放任不管,到時候咱們虎字旗在靈丘做的這一切,很難不會暴露在朝廷的眼中。”

    陳尋平說道:“朝廷知道就知道,咱們讓靈丘百姓過的好還有錯了。”

    這個時候,馬云九接話道:“朝廷不在乎百姓過的好不好,可咱們靈丘有炮場,有騎兵,有火銃和兵甲這些東西,每一樣都會讓朝廷忌諱,再加上虎字旗和徐通的關系,最后不管徐通是不是咱們殺的,朝廷都不會放過咱們虎字旗。”

    “沒什么好怕的。”陳尋平說道,“大不了咱們起兵zào fǎn,就算打不下大同府,周邊的幾個縣城打下來總沒問題。”

    隨著他的話說完,一時間場面靜了下來。

    片刻后,馬云九才道,“zào fǎn的話,朝廷一定會派大軍圍剿,憑借咱們這幾千人很難抵擋住朝廷大軍。”

    “咱們還可以去草原。”陳尋平說道,“以咱們虎字旗和土默特的關系,去草原一點問題沒有,朝廷總不能派兵追咱們到草原上。”

    “北虜那邊咱們指望不上。”李樹衡突然開口說道。

    周圍幾個人的目光都看向了他。

    李樹衡繼續說道:“這一次我去草原,感觸最深的就是北虜打心底里瞧不起咱們漢人,現在北虜之所以和咱們虎字旗關系不錯,那是因為咱們能帶去他們需要的貨物,若是沒有了這些,恐怕立即會翻臉,之前咱們和范記商會的商戰,就是最好的例子。”

    趙宇圖等人紛紛點頭,認同他的話。

    草原上,他們虎字旗和范記商會的商戰,若不是卜石兔幾次三番的拖后腿,他們虎字旗也不會燒掉價值十幾萬兩銀子的貨物。

    陳尋平說道:“去不了草原咱們還可以出海,大員島不是有咱們一個港口嗎?咱們可以去大員島落腳。”

    馬云九開口說道:“從靈丘到天津衛這一路可不近,朝廷完全可以派大軍層層阻截,最后就算咱們到了天津衛,也剩不下多少人了。”

    邊上的趙宇圖也道:“大員島的港口是李旦交給咱們虎字旗的,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看在咱們虎字旗的實力上,若是咱們丟了靈丘的基業,逃去大員島,李旦未必還會支持咱們,恐怕第一個對付咱們的就是他。”

    虎字旗和平戶的李旦之間,本身就是一種利益關系。

    聽完幾個人的爭論,劉恒笑著說道:“咱們還沒有到山窮水盡的地步,徐通想要對付咱們,沒有那么容易。”

    楊遠說道:“徐通在大同開始朝各個鋪子征餉,說是用來剿匪用,還貼出了告示,如今整個大同都人心惶惶。”

    “我看他征餉不是為了剿匪,是為自己斂財。”趙宇圖冷笑道。

    楊遠繼續說道:“除了征餉之外,巡撫衙門還發了公文,要求各州縣催繳白榜,連同往前欠下的也要一同補全,而且還加了一個關于剿匪的稅銀。”

    “徐通這么貪婪,大同早晚會被他弄亂。”李樹衡眉頭皺了起來。

    很多百姓都欠下了白榜,不是不想交,而是實在交不起,白榜的稅銀比黃榜多了不少,而且趕上天時不好,糧食減產,百姓自然會欠下白榜稅銀。

    尤其是最近幾年,天時很少有好的時候,百姓欠下的白榜自然變得更多,若是逼迫百姓補齊白榜,很多百姓只能賣兒賣女還債,不少百姓會被逼迫的沒有了活路。

    趙宇圖說道:“劉巡撫在時,知道大同百姓的日子不好過,對白榜很少會催繳,沒想到徐通剛一上任就打白榜的主意,根本不顧百姓的死活。”

    楊遠恨恨的說道:“徐通此人在太原的時候就沒少做這些坑害百姓的事情,現在到了大同,更加變本加厲。”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說著指責徐通的話。

    “團練的事情怎么樣了?”劉恒忽然開口問道。

    趙宇圖說道:“郭縣令那邊已經答應咱們在靈丘成立團練,用來防備匪患。”

    劉恒點點頭。

    團練雖然是不屬于朝廷的兵馬,卻也是得到官府同意,可以光明正大出現的兵馬。

    有了團練的名號,劉恒他便可以光明正大的掌握一支兵馬。

    一旁的李樹衡笑著說道:“今晚上是除夕夜,還是讓大家放松放松,公事留作明天再說。”

    “行,聽樹衡哥的。”劉恒笑著說道。

    除夕夜。

    相比徐家莊的熱鬧,劉恒帶著虎字旗的高層,圍坐在一張桌子上吃著年夜飯。11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新疆喜乐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