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穿越小說 > 水滸浮世錄 >

第二百二十章 燕州之行的意外收獲

    “這燕州城……倒是有些出乎我的意料啊。”

    在街上逛了半天,董平只得發出了這么一聲感嘆。

    來到這座遼國最北部的城市,也已經兩天了,這幾天的時間里,董平找了好幾處店鋪,都沒有發現什么上等品質的黃銅。

    別說上等了,最關鍵的不是有沒有,就算有,別人壓根連一塊普通的黃銅也不賣給你,說是得有遼國戶籍,才能批量購買這些“管制資源。”

    董平想到這里,恨不得開罵了,這宋朝有管制也就算了,別人畢竟是天朝上國,文化制度的領先不是擺著看的。

    可這遼國的一個偏遠小邦,居然也這么麻煩!

    想到這里,董平又往附近望了望,街上忙碌的百姓基本都是神色匆忙,很顯然,他們一天的工作都要在忙碌中度過。

    “看樣子,我們還是找幾個當地人,問問這座城里的具體情況,比較好一些。”董平雙手抱在胸前,語氣平淡地說道。

    “大哥,還是我去問得了。”劉笑著走了出去:“你這王霸之氣一出去,還不把那些平民給震得心驚膽戰,要是誤了大……”

    “我說你能不能別老這么油嘴滑舌的。”董平一腿踢在了劉身上,笑罵道:“把我說的跟個魔鬼似的。”

    “就是。”梁紅玉雙手抱在胸前,輕哼了一聲:“你今天要是問不到哪里有黃銅,下個月的俸祿也別想要了。”

    劉哭笑不得道:“怎么,你能代表大哥嗎?”

    “我看紅玉妹子這建議挺不錯的。”董平微微點了點頭,神色自若地說,又對著后方轉過了頭:“是吧?”

    楊再興笑道:“我們沒意見,有些人張口就來,也是得給他一些教訓了。”

    “我服從上級指示。”石寶和扈三娘二人笑著說。

    “行……你們等著吧。”

    劉捂著臉痛苦不堪地走了出去,準備在這街上找幾個看上去沒那么忙的人打聽一下。

    “我說這位兄弟,你們不是大遼的漢人吧?”

    功夫不負有心人,過了半個時辰,終于有人搭理他了。

    說話的,是一個三旬上下的中年人。

    “果然是瞞不住這位大哥。”劉拱了拱手笑著說:“我們都是中原來的商人,久聞大遼的燕州,有一座萬年隕星墜落之處,所以來此尋求隕鐵和黃銅,做個生意糊口罷了。”

    不料,那中年人只是大笑了數聲,卻什么話也沒說。

    董平在遠處看情況不對勁,也和楊再興幾人走了過來,直接開門見山問道:“這位大哥,實不相瞞,我們是受大宋皇帝指派,給軍隊采購精銳武器原材料,不知貴國為何對盟國如此苛刻?”

    “你們的目的恐怕沒這么簡單吧。”那中年人嘴角帶起了一絲弧度,語氣似笑非笑地說:“天下人皆知燕州盛產隕鐵的大名,你們作為皇家商戶,莫非不知道這大遼的采購制度,需得從一品以上官員出示憑證,才可開采購買么?”

    董平的眉頭一瞬間皺了起來,他眼中仿佛透出了一股寒光。

    從一品,現在這個鎮東候的爵位,只是個從二品,雖然趙佶沒有在天下直接宣布廢除他董平的一切,但是,還是沒法通過正規渠道來搞到黃銅的。

    而寒星隕鐵,那就更不用說了。

    “大哥,現在要怎么辦?”楊再興也看到了董平眼中的神色,壓低了聲音問:“是再去找幾個人問,還是逼著這個人說?”

    “行了,那么沖動做什么?”董平笑道:“我自有辦法解決這事,黃銅和寒星隕鐵,我既然來了,自然志在必得。”

    “看樣子,你們還不肯死心啊。”

    那中年人隨意地一笑:“前面兩個拐角處有個怪人開的店,據說總有些稀奇古怪的器物,你要是有興趣,不妨去找他打聽打聽這些。”

    “那行,我們就在此謝過了。”董平拱了拱手,便叫上五人,一起往前方去了。

    “這位兄弟,你們可是要去找那個西方怪人?”

    一個青年從一旁跑了過來,喘著氣說道:“我勸你們還是不要去了,那人可是讓當今陛下都碰壁的人啊!”

    “這事到底怎么回事?”董平眉頭一皺,語氣低沉地問道。

    “看來你們中原人都不清楚,這座燕州到底是什么樣的地方。”

    那青年人搖了搖頭,嘆了口氣說:“我只能告訴你們,陛下帶人去過他店里以后,也沒人知道他店里到底賣的都是些什么,而且價格又出奇的貴。”

    “就因為這個,你們就把他當做什么怪人?”劉笑道:“怎么?你們燕州人膽子都這么小?”

    “事情可沒這么簡單。”青年人嘆氣道:“我們可是聽說陛下帶的人都被那人給教訓了一頓,而陛下拿他沒有任何辦法啊。”

    連皇帝來采購都敢拒絕的人?還敢在這遼國境內動了朝廷的人安然無恙?

    有點意思,董平心中暗自一笑。

    “從那以后,大家都不敢去他的店,也不知道他靠什么生活,再加上他性格古怪,又是西方什么歐羅巴,發藍系來的人,所以沒人敢去招惹他,都叫他燕州怪人。”青年語氣慌張地說道。

    “行了,我們會注意的。”董平笑著拍了拍他的肩膀,和眾人繼續向前走去了。

    那人見董平一行人不聽勸告,只得搖了搖頭,自己離開了。

    “嗯?!”

    楊再興眼神猛地一震,附近房屋頂部的幾個快速掠過的黑影,闖進了他的視線。

    他轉過身時,那屋頂上已經沒有任何人的蹤跡了。

    “再興兄弟,怎么了?”董平隨口問道。

    “沒事,應該是我看錯了。”楊再興笑著搖了搖頭,心中卻暗自不安。

    拐過了幾個拐角,果然有一座名為“尊品堂”的雜貨店鋪出現在了董平等人面前。

    絲毫沒有猶豫,董平大踏步走了進去,劉和楊再興幾人閑著無聊,便去附近的茶館聽說書去了。

    剛踏入店鋪,里面陰暗的環境讓董平幾乎有些適應不過來。

    深呼吸了一口氣,這里面雖然光線昏暗,但是空氣還是格外清新的。

    董平遠遠望去,遠處有一個躺在藤椅上的身影,應該就是店主了。

    “隨便看,有感興趣的買下就行了,本店收交子和白銀黃金一應貨幣。”

    店主渾厚的聲音傳了過來,董平卻聽得眉頭一皺。

    聽口音,這個人,似乎是個歐洲人?

    這就有意思了,看著那個動也沒動,只是在吞云吐霧的人,董平只是隨意地一笑,先走到貨架邊看了起來。

    不得不說,這貨架陳列還是非常有風格的,一些珍寶和不知名的器物,似乎是通過固定的木板擺設在墻上,整體以無數個英文字母的排列形式,陳列在寬敞的大廳內,遍布在每一堵墻上。

    而每一個木板附近,都有一盞小燭燈,讓人能清楚地看到出售的商品。

    黃銅、上等青銅、紫靈玉、龍核巖、青靈石……

    果然,個個都是頂級的武器鑄造材料,即使放眼整個天下,也是皇室精銳部隊才有資格裝備的。

    不過,這價格,卻是出奇的貴。

    再加上這地方的人不識貨,估計才會以為這店主是個怪人吧。

    董平提起三大袋黃銅走到柜臺前,放下了五十兩黃金,也沒跟店主打招呼,把袋子往次元空間一扔,又向更深處的貨架走了過去。

    目光在這些器物上面打量著,雖然珍貴,但是很多東西董平現在都是用不著的。

    “嗯?!”

    董平的目光在一個巨大的琥珀面前停了下來。

    這黃色的琥珀至少有一人高,這也不算什么,董平也看不上那些普通的琥珀玉石之類。

    重要的是,那琥珀內部,封存著一顆巨大的黑色原石。

    董平的喉嚨咽了咽,眼中的神色卻仿佛著了魔一般,死死地盯著那塊琥珀。

    原石上沒有一絲雜質,那透明的琥珀表層,在原石的映忖下,都顯得黯淡了幾分。

    微弱的燭光在琥珀內部折射著,讓整塊琥珀更加彰顯出藝術感的同時,也讓董平看清楚了那塊原石。

    深黑色的表面,與那表層上深邃的金線遙相呼應,卻互不沖突,那原石在碰到燭光后,竟然遮住了光線的傳播。

    不,可以說,光線,徹底消失了。

    錯不了,這便是“寒星隕鐵”的原石,只是無人識貨,才讓他在這琥珀里封存了不知幾萬年,時至今日仍然無人問津。

    這塊天下極其罕見的珍惜材料,硬度堪比鉆石的外太空隕鐵,現在居然就在眼前!

    想到這里,董平腦海中只剩下了一個想法,片刻過后,他的眼中閃過了一絲堅定。

    “敢問店家,你為何要在此處開店,這燕州城中有朝廷法令無人敢賣隕鐵,你這小店又究竟為何會有這我找了三年之久的“寒星隕鐵”呢?”

    那店主聽董平說完,從藤椅上慢慢地站了起來,大聲笑了幾聲,似乎是在嘲笑著什么。

    “你莫非不知道,這十萬年前,有天外隕星墜于此處,遼人先祖中的一支便定于此處繁衍,到了現在,全城百姓以開采山脈鐵礦為生,官府控制隕鐵礦,方才有燕州這天下礦產之都盛名。”

    店主拿開了嘴上的雪茄,渾厚的聲音響徹在室內。

    “我從萬里之外前來這遼人的地方,也是奉了我叔父之命,繼承這家尊品堂,你既然要買這絕世尊品,可知道它的價值?”

    “你又可曾知道,那遼國皇帝曾經萬金前來購買此物,我也不曾讓出?”

    那店主轉過了身,又緩緩地抽了口嘴上的雪茄,語氣低沉地說著。

    直到這個時候,董平才看清楚了他的長相。

    這個人大約身高九尺上下,在室內略顯昏暗的環境下,他的身影依然顯得高大,金發藍眼,濃郁的胡須覆蓋在臉上,鼻梁高挺,嘴角上叼著一只雪茄。

    非常明顯,這個人是歐洲人。

    “尊品,尊品,顧名思義,此堂內絕無凡品,閣下果然是高人。”董平似笑非笑道:“看樣子,閣下似乎不是華夏人,怎么樣,不妨我們做個交易,以物易物,寶物換寶物,如何?”

    “寶物?”

    那人終于笑了起來:“我倒是想知道,有什么寶物,能讓我沃德茨拿出這個天下僅存七塊的寒星隕鐵來換。”

    很快,他的笑容就凝固了,一股嚴肅,從他的面龐上逐漸蔓延開來。

    在不遠處的那張柜臺上,一顆晶瑩剔透的翠綠色植物,牢牢地閂住了他的視線。

    沃德茨的手微微抖了抖,眼中閃過了一絲異樣的神色,很顯然,這顆植物在他眼中并非尋常之物。

    至少,也不在寒星隕鐵之下。

    不過,他很快還是恢復了之前的模樣,走到了柜臺邊,眼神打量著這顆令他也感興趣的植物。

    “不錯,天下第一奇草,九玄墨綠草,配得上這份價值。”

    沉默了片刻,他還是開口了。

    董平笑了笑:“那么,先生是同意和我交換了?”

    “年輕人,你還是太心急了。”

    沃德茨抬起了頭,在昏暗的燭光映忖下,他那渾濁的雙目中似乎有一抹異樣的神色在閃爍。

    “我可有說過,要把這寒星隕鐵拿出去?”

    董平眉頭皺了皺,他上下打量著這個歐洲人,想找出他的破綻。

    “呵呵,你也不用心急。”沃德茨語氣平靜地說道:“昨天,也有一伙人來到了這里,他們用百萬兩黃金,從我這里換走了另外一塊寒星隕鐵。”

    另外一塊?!

    百萬兩黃金?!

    董平心中猛然一震,是什么人,居然能拿出如此巨大數額的黃金?

    “呵呵,先生的意思莫非是……”

    董平雙手抱在胸前,嘴角帶起了一絲淡淡地笑意。

    “渴望,是需要魄力和實力的。”沃德茨走到藤椅邊又坐了下去,嘴上吐出了好幾個煙圈,才緩慢地說著話:“我們法蘭西人有一句俗語,若是沒有決斷之心,就不要打寶物的主意了。”

    “我明白了,那么,我想知道,那個人的一切能得到的信息。”

    董平的身影在燭光的折射下似乎也顯得高大了幾分,他淡然的語氣中,此刻仿佛也帶上了那么一絲冰冷。6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新疆喜乐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