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女生頻道 > 尚書大人易折腰 >

第615章:憋氣

    孔大儒不說話,孔氏也摸不透父親是怎么了,她在外面等了這些天,就是想求父親出頭的,也知道此時不能惹惱了父親,便只能安靜的等著。

    她不說話了,孔大儒就想起剛剛元娘那丫頭到他面前時也是這樣的做派,扯著最后還要他這個老頭子開口。

    難不成一個個都到他這里端架子來了?

    這作派一個個比他還要擺的大啊。

    孔大儒越想越是生氣,“你這幾天不是一直想見我嗎?見著我就是為了沉默?還是擺臉子?”

    這話說的,就好像她是來找茬的一樣。

    孔氏心里委屈,又不知道那死丫頭在父親的面前下什么舌了,只能委屈道,“惠姐現在在郭府那邊也見不到,也不知道人怎么樣了,江沅那邊也不管,我這也是沒有辦法了,才求到父親這里來。”

    孔氏也學精明了,沒有像第一次一樣,一進來就指責是謝元娘害的業哥。

    孔大儒聽到外孫女,眉頭緊了緊,“她去顧府鬧了?”

    孔氏心里一緊,果然那死丫頭沒告狀,面上又急切的解釋道,“這也不能怪惠姐,實在是事情不能不讓惠姐多想,便是我看到這樣的信,心里也惱著元娘。只不過是一個名子,顧府就給郭府失壓,不要說外人,兩人怎么也是表姐妹,元娘和惠姐還不一樣,兩人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和親生姐妹也沒有區別。”

    這話說的好聽些了,從親情出發,也確實是孔大儒一直看重的地方,“惠姐是嫁出去的女兒,如今又痛失愛子,她也不見得想見人,就讓她先安靜一段時間,郭府也不是普通人家,做不出那種苛刻兒媳婦的事情,便是看在惠姐是孔府外孫女的份上,也會避諱一些。至于你說外面流傳的那些,不過是有心人利用。”

    想到元娘那丫頭最后說的話,孔大儒不想聽,可又覺得那話確實有道理,“信是誰送給你的?又為什么送給你?在你看到那些信之后會怎么樣做?你可想過這些?其不知當你看到信的那一刻起,暗下里就有人盯著你。”

    孔氏:然后呢?

    這話怎么不對味了?

    “你被人利用不自然,還一直鬧到我這里來,如今兩位皇子爭的厲害,你不想置身事外,還想把自己摻和進來,腦子里到底在想什么?你若再害得江沅丟了官職,我看你家婆母第一個不容你,你年歲也大了,被休回家,你還有臉活著?”

    從小到大,這也是孔大儒說的最重的話了。

    孔氏也覺得父親是夸大其詞了,可是又覺得這事扯的不對,“那些人”

    “那些人給你送信,就是讓你去顧府鬧,然后給顧府扣罪名,你可明白?”

    孔氏愣了,細想想確實是這樣。

    “你只一味的鬧來鬧去,就是不想讓元娘那丫頭高興,你可為自己想過?可為鳴哥想過?你這一生要做的難不成就是與元娘那丫頭做對嗎?”孔大儒訓斥著女兒,自己的心在這一瞬間也豁然開朗起來。

    是啊,他只一味的不喜歡元娘那丫頭,自此整日里憋著氣,可細想想,為了和一個人堵氣,就這樣過一輩子多不值當。

    孔大儒這邊正訓著女兒呢,突然之間就笑了,孔氏被笑的莫名其秒,“父親,你沒事吧?”

    孔大儒的笑僵在臉上,只覺得心事被看穿了,又是尷尬又有幾分的羞惱,“能有什么事,行了,你現在回去只需在府里呆著,不許在往外跑,不管什么人再送信給你,都不要信上面的內空,至于惠姐那里,我自會讓人去探望她。”

    說到這,又怕女兒不聽,“你若不聽我的,我便直接給江沅寫信,讓他休了你,你鬧了這么多的丑事出來,我也不怕你再丟人。”

    孔氏眼圈都紅了,“我聽父親的便是了,父親又何必還要說這樣的狠話。”

    哪有做父親的讓姑爺休女兒的道理?

    真要做這樣的事,讓她還怎么活?

    孔氏羞的恨不能找個地縫鉆進去,就這樣失魂落魄的走了。

    孔大儒發現聽了元娘那樣的話,女兒這邊確實老實多了,不像上次還是被雙壽強扭出去的。

    那丫頭雖然總是氣的他胡子直翹,可是說的話還真挺頂用的。

    后山那邊,謝元娘回到梨園的時候,看到大嫂還在,等走近了才發現她身邊還有一女子,正是江籬。

    謝元娘想到二爺說的事,又奇怪江籬怎么在這里,不是回西北那邊了嗎?

    jiāng shì和江籬已經看到了謝元娘,姑侄兩個也停下了談話,謝元女到跟前時,還是看到兩人眼圈紅紅的。

    她沒有多問,只是笑著叫了一聲**姐。

    江籬溫柔的叫了一聲妹妹,又道了恭喜,“我給小侄兒準備了一套銀鎖,待回了府讓人給妹妹送去。”

    jiāng shì是看著侄女長大的,也怕侄女尷尬幫她解釋道,“西北那邊戰亂,江家怕不安全,就送了你**姐到這邊住些日子。”

    謝元娘不多事,卻又關心了一番,三人去齋房那邊用了午飯,這才下山回府。

    馬車里來時是兩個人,此時多了一個人,就顯得有些擠,而且謝元娘也是上馬車時才發現江籬只帶了一個丫頭,一個包裹,簡單的像逃謊的一樣。

    等回了顧府之后,三人一起去了顧老夫人那里,顧老夫人是個見過世面的老太太,看到突然出現的江籬也并沒有說什么,態度和以前一樣,關心幾句之后,謝元娘看大嫂沒有要走的意思,知道是要和婆婆解釋,這才抱著湛哥先走了,說好了晚上一起過來用晚飯。

    她一離開,jiāng shì就給顧老夫人跪了下來,江籬看了,立馬起身也跟著跪了下來,顧老夫人看著跪在下面的長媳,眼里有著失望,也有傷心。

    “求母親成全,籬姐是我看著長大的,品性母親也是知道的,江家現在是鐵了心要送她去做妾。”jiāng shì說不下去了,低聲哭了起來。

    一旁的江籬也在抹淚。13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新疆喜乐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