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網游小說 > 我能制造副本 >

第一百三十章 撒倫精怪·力量晶石

    熒光苔蘚足以照亮整個石屋空間,如果需要休息的話,扭動藤蔓根部,讓墻壁上的藤蔓垂落,遮擋住光線就好了。¤八¤八¤讀¤書,.☆.←o

    王淵拿起床頭的《厭魔藤壺的培育和移植方法》書籍,隨意翻了翻,發現這種材料培育手法還是耐色瑞爾流傳下來的那一套。

    對王淵來說沒什么利用價值,王淵只要找到一丁點材料,制作成副本,就可以靠刷新量產。

    “對了,之前那些黃金法師避開吸魔術用的蟲群召喚物,想必是魔物區培育出來的。”王淵回想起蟲群的特點,發現并沒有異界生命的特點,應該是本位面產物。

    費林魔葵的強大就在于吸魔術,只有解決這個問題,法師才能對抗魔葵。

    看來庇護所反抗軍已經著手研究如何對付吸魔術了!

    石屋外響起敲門聲,王淵抬頭道:“請進。”

    木門被推開,一個藥劑學徒恭敬彎腰:“歐文大師,戈頓大師現在在魔物區,他讓我傳話給您,那邊需要您去幫忙。”

    戈頓交代過,對王淵必須喊敬稱,加上王淵能煉制出四效藥劑,學徒更加不敢怠慢。

    王淵放下手中的書,笑道:“好的,我這就去。”

    魔物區距離草藥區不遠,因為要飼養魔物的緣故,圈出來的空間要比草藥區更大。

    多層蜂巢式地下結構,組成了魔物區的大體排布,這種結構有利于將不同習性的魔物分隔開飼養。

    戈頓神色凝重,旁邊站著幾個法師,種族不一,年齡有老有少。

    看到王淵到來,戈頓勉強笑笑,將王淵介紹給了魔物區的負責人:“這是歐文,四效藥劑的煉制者。”

    在藥劑師圈子內,四效藥劑簡直就是通行證。

    魔物區的藥劑師們熱情地和王淵打起招呼,王淵一一和善回應。

    “戈頓大師,發生什么事情了?”王淵直奔主題,疑惑詢問道。

    戈頓指著一具尸體,皺眉道:“你看。%∷八%∷八%∷讀%∷書,.≮.※o”

    尸體是費林魔葵,王淵抬頭不解:“這頭費林魔葵是戰斗組從外面帶回來的?”

    戈頓搖頭:“不,是在地下河里冒出來的,如果不是魔物區的同僚發現得早,恐怕這頭魔葵就要將基地的消息帶回去了。”

    “你的意思是說,地下河連通了費林魔葵國度某個地方?”王淵心思活絡,一下就抓住了問題的關鍵。

    幾個藥劑師同時點頭,確認了王淵的觀點。

    王淵心中念頭閃過,地下河的存在,必定會讓庇護所基地暴露在費林魔葵眼中。

    戈頓嘆了口氣:“我們已經把地下河和魔葵的事情上報基地了,地下河入口被封,暫時無法去捕捉里面的魔物。”

    基地的安全最重要,王淵明白這點。

    他等的是戈頓的下文。

    戈頓繼續說道:“研究克制吸魔術的藥劑煉制計劃再次啟用,歐文,接下來需要藥劑部門每個人都參與進去。”

    王淵笑了笑,算是答應了。

    讓他驚訝的是,克制藥劑的原材料,竟然選用的是費林魔葵尸體。

    一群藥劑師圍著戰斗組運回的魔葵尸體,等級青銅到黃金都有,沒有傳奇級費林魔葵。

    傳奇魔葵需要四五個傳奇近戰職業才能殺死,傳奇法師面對它有點不夠看。

    “我們一直在研究將魔葵尸體煉制成藥劑,但苦于煉金材料的排斥問題,沒有絲毫進展,直到我們得到了這個東西。”魔物區的負責人取出了一枚黝黑的晶石。

    這位名叫巴納特的負責人介紹黑晶石的功用:“晶石埋進土里一段時間,會生長出一種奇特的胚芽,這種胚芽和魔葵尸體相遇能發出劇烈的反應。”

    “就像這樣。”

    巴納特取出以往培育的胚芽,將它撒在了魔葵尸體上。

    頓時奇詭的畫面出現了。

    魔葵尸體殘余的魔力和胚芽蘊藏的能量混合沖擊,周圍的小片區域地貌立刻發生了改變。

    原本這片石質地面轉化成沼澤,繼而又變成沙漠,并且地貌仍在持續變化,直到胚芽力量耗盡,地貌定格在了稀泥地面上。

    “撒倫精怪的胚胎!”王淵脫口而出,這種變化現象,他在介紹撒倫精怪的資料上見過。

    巴納特抬頭好奇地看了王淵一眼,沒想到他竟然知道神秘的撒倫精怪一族。

    但是巴納特否定了這一點:“這枚晶石的確是撒倫精怪的產物,但并非撒倫精怪胚胎。”

    “這種強大的種族喜歡遨游位面,很少有人能接觸到它們,除了耐色瑞爾霧霾之年,撒倫精怪和費林魔葵發生了戰爭,其余時候無人能和它們溝通。”

    “如果真是胚胎,撒倫精怪一族絕對會過來滅了我們。”

    藥劑師們大笑,護短是每個種族都有的,尤其是對待幼兒。

    巴納特握著黑晶石,嚴肅道:“我認為晶石可能是某個強大的撒倫精怪遺留下的力量核心。”

    王淵眉頭緊鎖,沒有反駁這種觀念。

    也只有這個解釋,才能說得通黑晶石的能力。

    那些胚芽應該是撒倫精怪力量外泄的產物。

    撒倫精怪和費林魔葵是生死之敵,兩個種族的力量相遇會改變地貌,主物質位面耐色瑞爾遺址內的很多沙漠就是兩族大戰殘留下來的。

    “我找精靈族的德魯伊驗證過,胚芽的成份類似苔蘚和地衣,你們草藥區的人對這種東西應該更了解一點。”

    巴納特說出了請草藥區藥劑師來協助的緣由。

    戈頓接過黑晶石,仔細端詳起來。

    片刻后,戈頓抬頭道:“藥劑的煉制方式離不開萃取、混合,這枚晶石蘊藏的能量極其驚人,你們嘗試過提取嗎?”

    巴納特搖頭:“晶石唯一,至少目前我們沒有發現第二枚,所以煉制藥劑只能用胚芽來試驗。”

    戈頓沒有說話,而是反復翻看晶石。

    “走,先嘗試煉制一些藥劑再說。”戈頓片刻后拍板道。

    魔物區的煉藥器具更齊全些,涉及一些難以處理的魔物材料,不像草藥那樣方便,所以王淵看到了許多精密萃取儀器。

    戈頓轉頭看向王淵:“歐文,你有什么看法沒?”

    王淵早已準備好措辭:“費林魔葵的吸魔術來自血脈,可以用它的血脈載體來容納撒倫精怪的力量印記,經過沖突后,吸魔術必定會失去效果。”

    “量產藥劑投放,制造一場血脈瘟疫,這樣一來,費林魔葵的吸魔術就徹底廢了!”

    戈頓和巴納特眼睛一亮,這種辦法的確非常可行。

    提出方案的王淵瞬間在他們心目中又提升了一個檔次。

    王淵看到兩人的表情,不禁莞爾。

    他提出的是基因學的知識,所謂的血脈載體就是基因,而藥劑被類比成了遺傳病。

    科技位面的知識,這幫奇幻世界的土著當然覺得新鮮。

    大家敲定了藥劑的煉制方向,現在就剩一個難題,那就是該如何將撒倫精怪的力量因子融合到費林魔葵的血脈中去。

    要知道,兩種力量形同水火,不解決這個問題,王淵的設想就沒法實現。

    這些都是他們的事情了,王淵只想在旁邊打打醬油。

    “離心,細胞”王淵腹誹,“這些東西說了你們又不懂,我何必浪費時間呢。”

    其實老王也是個半瓶醋,換個擁有科技側醫療副本的人來,說不定可以幫忙攻克這個難題。

    就這么混了大半個月,王淵每天的任務就是煉制藥劑和培育草藥。

    借助魔物區的煉金儀器,王淵用魚人煉金手法煉制了幾瓶不同風格的藥劑,深受基地內戰斗組的一致好評。

    尤其是水下魚人呼吸藥劑,讓準備去地下河探查的人員趨之若鶩。11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新疆喜乐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