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科幻小說 > 快穿:背靠吃貨好乘涼 >

第420章 被穿成篩子的清朝(32)

    四爺張了張嘴,想問‘你怎么來了?’‘你來了弘皓他們怎么辦?’‘你怎么敢來!’

    可是,他看著莯妍儀容狼狽的模樣,嗓子就啞了,在看到遞到唇邊的湯匙,哪怕一點想要食用的都沒有,哪怕他恨極了那吃完必嘔吐的狼狽,哪怕他再不愿那雙燦爛的眸子中帶上他這些日子見多了的嫌惡,卻依舊還是張了口。

    他如何舍得她的一腔心思東付流水?

    他會盡力忍下嘔意的,他一貫是最能忍的。

    但是他卻沒有想到,入口的魚湯溫溫暖暖,滿口的苦澀剎那間就被鮮香所替代,那股子暖意就像是溫柔的春風,順著嗓子眼往下輕柔地撫過他僵硬的發寒的身子,那片刻的暖意和一瞬間能夠再次掌控身子的感覺,讓他上癮,讓他迫不及待想要抓住,并且一輩子都不放手。

    “爺,您慢著點,妾知道妾的手藝不錯,您就算不做出這般樣子,妾心中難道就沒有數了?妾就知道,沒妾在身邊,您肯定又不好好用膳了,這會子妾來了,一日六頓,頓頓都不能拉下,妾可是會看著爺的,爺接下來想用什么?”

    莯妍語調笑顏依舊,照顧病重的人,最不能就是拉著臉哭天抹淚,要不然怕是就把本來還有的幾分生機全給哭沒了,照顧的人都沒有戰勝病魔的勇氣,那生病的人,從哪里獲得支撐?

    莯妍的成功投喂,著實驚住了院中人,四爺這些日子如何模樣,他們長眼的自然分辨的出,若不是四爺之前已經一副馬上咽氣的架勢,那兩個侍候的丫鬟又如何敢那般伺候?

    蘇培盛看著主子爺用了一碗魚湯還沒夠,又重添了小半碗,眼淚吧嗒就落了下來,用袖子一呼啦,笑呲了牙。

    這些日子,有多少次他都強忍著沒有掉淚,因為他知道,整個院子里的奴才,哪個不是再盯著他的神色,若是他但凡露出一點不好,那些奴才怕是伺候的就更不用心了!

    若說他曾經還有兩分臉面,但主子爺這一倒在床上,都是奴才,他哪里鎮得住其他人?主子爺這般模樣,他又沒有戲文子里的分身術,哪里照看的過來?

    要不是佟佳主子一進院子就把兩個丫鬟扭了出去,又當眾下了三位太醫的臉面,立住了威,院子里這些個捧高踩低的狗奴才哪里會像現在這么‘安生’‘乖巧’?

    接下來的日子,莯妍悄悄把長生不老藥捻成粉末,隔三差五地摻小米大小的一點進入各種湯湯水水中,雖沒有叫停太醫的藥,但每次蘇培盛一把藥端進來,莯妍就當著蘇培盛和四爺的面把藥倒進了屋里的盆栽中。

    蘇培盛一開始到底有心想說些什么,但是瞧著沒喝藥,主子爺反而有了起色,立馬從身到心全向佟佳主子看齊,都不用佟佳主子親自動手,只要佟佳主子一個眼色,他就自己把藥給倒了。

    莯妍瞧著蘇培盛利落地倒藥,邊喂著四爺粥,邊笑著道“你倒是換盆花霍霍啊!這些藥都往一盆里倒,你是怕別人瞧不出來不成?”

    四爺半靠在床上,咽下口中的雞湯小米粥,瞧著蘇培盛保持著倒藥的姿勢站在原地,臉上是難得一間的怔愣無措,低笑出聲。

    蘇培盛本來還稍微有些尷尬,這些日子他是一舉一動都聽佟佳主子的吩咐,這會子腦袋都有些不好使了,但一聽到主子爺的笑聲,臉上瞬間就滿是喜色。

    要是主子爺能這般愉悅,他別說是就被佟佳主子笑罵兩句,就算揍他一頓他都是極樂意的啊!

    這些日子,四爺的身子眼見著就好起來了,梁公公來問的也更為頻繁了,別說院子里的奴才,就是那三位太醫,守院子的大內侍衛,都一改往日模樣全都對他客客氣氣的,每日里送進來的蔬菜瓜果,魚蝦鮮肉,隔三差五萬歲爺和眾爺送進來的衣物器具,不用他吱聲,侍衛就會妥帖地拎進院子交給小太監,哪里像曾經那般什么苦力活都得他這一雙手去做?

    想著曾經,每日里的蔬菜瓜果,魚蝦鮮肉就那么放在院門口的攤愣在太陽地里,那些個眼高于頂的大內侍衛完全視而不見,院里的小太監又一推二三四,只說是一會兒就去拿。

    一會子去拿?!

    那些個蔬菜瓜果也就罷了,可那些個魚蝦鮮肉哪里就能這么放在太陽底下?主子爺的胃口本就不好,若是東西再不新鮮了,豈不是更礙胃口了?他這個好些年都沒做過重活的只好親自動手,不過幾天胳膊腰就酸痛得上,不過半月,兩條胳膊就壯實了不少。

    蘇培盛掐了掐胳膊,也笑得一臉燦爛,如今,可算是好了。

    “你這是真把爺當你那時候喂啊!”四爺看著莯妍端進來的今天第六頓膳,心中滿脹,嘴卻下意識抽了抽。

    雖然說他在嗅覺恢復之后,聞著空氣中傳來的食物的香氣,是胃口大開,可是,若是讓他人知道,他在養病時一日六頓吃著,這像什么話?

    “爺您瞧瞧您這胳膊,您這臉,算了,怪麻煩的,您就瞧瞧您這雙手。”

    蘇培盛看著門口遞進來的一包包東西,擦了擦眼角,紅著眼睛剛把東西接到手中,就聽見屋里傳出來一句高聲的“滾!”

    蘇培盛立馬拎著往屋里沖,一間屋就看見跪倒在地的兩個宮女,和完全不介意床榻之下的嘔吐物坐在床上小心地輕擦著主子爺的臉的佟佳主子。

    莯妍看著四爺慘白消瘦的臉上那一道明顯的被指甲劃出來血道心中酸疼,厲聲道“蘇培盛,把這兩個敢傷了主子的奴才趕出院子!”

    “嗻!”蘇培盛這會子也看見了主子爺臉上的血道,一雙微凸的眸子狠狠地瞪著跪伏在地的兩個丫鬟,親自叫人把這兩人給押了出去。

    莯妍擦干凈四爺的臉和手,才轉身出了屋子,對著三個太醫問道“三位太醫可定下了診治章程了?”

    三個太醫面面相覷,靜默不語。

    “回話。”

    “回側福晉的話,我等,才疏學淺。”。6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新疆喜乐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