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都市小說 > 金屋藏妃:皇上,求你別寵我了 >

第259章 御駕親征

    漆黑寂靜的房間里漸漸燃起了一盞燈燭,芷萱驚訝地看到――母親正站在自己面前,她知道自己方才那番話定然已經被她聽到了,心中一緊,慌忙道:“娘,還沒睡?”一面悄悄將眼角的淚花擦掉。

    鳳姨扳過芷萱的肩,一雙清亮的眼睛泛著粼粼的波光。

    芷萱看明白了,她說的是:“孩子,你有爹啊。”

    芷萱抓住鳳姨的肩,搖道:“娘,我爹是誰?”

    “一切總要水落石出!現在還不是揭開真相的時候!”鳳姨的眼睛閃爍出動人的光華。

    芷萱決定不再問,因為這些天來她親眼看到母親因為擔憂承曦哥哥生死而一夜之間白了頭發!

    朦朧的月色中,有個黑影影影綽綽在紫宸殿御花園影壁上來回晃動,離得近了,可以隱約看到這是一個長身玉立、氣宇軒昂的中年男子。

    輪廓清晰的面容上濃眉微蹙,其下那雙威嚴的雙目似沉邃著深不見底的思想――永遠都是那么令人不可捉摸。

    “夜深了,陛下還是回宮休息吧,小心夜風傷了龍體。”陳公公垂首畢恭畢敬道。

    徐晟睿對陳公公道:“陳淮,你跟了朕已經二十年了吧”

    陳公公道:“皇上所言分毫不差,自陛下做東宮太子時,老奴就一直跟著,二十年過去了,陛下龍顏未改,老奴卻是該告老還鄉的時候了。”

    徐晟睿道:“陳淮,你是朕的心腹,朕不準你告老還鄉,一定要跟著朕――一直到朕駕崩的那一天。”

    陳公公慌忙道:“陛下且莫說這種晦氣話!陛下是真命天子,定能萬壽無疆!”

    徐晟睿嘆了口氣,道:“連你也開始說恭迎朕的話了,看來,朕耳畔真的是已經沒有真言了。”

    “老奴不敢。”陳公公道。

    “陳淮,有一件事已經困惑朕十六年了,你……能幫朕解一解密團嗎?”說著將一雙犀利的眼睛投向陳公公。

    陳公公鞠著的身子未曾有絲毫改變。

    “十七年前皇后產子的時候,你就在身邊,朕想問你――蘭子騫與她到底都說了些什么?”徐晟睿緊盯著陳淮的一雙眼睛,徐徐道。

    陳淮道:“見到皇后娘娘難產,陛下又不在身邊,蘭大人當機立斷,要薛潭來為娘娘接生……”

    說到這里,陳淮眼前忽然閃現出十七年前亓鳳弦生徐承曦的那一幕……

    十七年前,春。

    紫宸殿外,宮娥內侍彩蝶般來回穿梭,殿內傳來一個女人極力壓抑的shēn yín聲。

    “踏雪,就讓我這么死了吧……一死就萬事皆休了!這個世上我早就活的厭了……”亓鳳弦喘息道。

    “娘娘,陛下也許就會回心轉意,來見娘娘了!娘娘再用一下力,母子就會相見的!”

    亓鳳弦仿佛沒有聽到踏雪的話,空洞的眼睛閃爍著奇異的光采,嘴里喃喃道:“我生,與你相會。我老,與你纏綿。我病,與你憂憤。我死,與你永遠。生,老,病,死,怨憎會,愛別離,求不得!七苦又為哪般?”

    “娘娘……”踏雪哽咽道:“娘娘即便不為自己著想,也要想一想自己腹中已經懷胎十月的孩子和……蘭大人……他此時就在殿外,想必娘娘的痛呼聲就像是割在他心上的刀子,一向沉穩的他就如同熱鍋上的螞蟻般焦慮萬分,不斷嘆息……”

    亓鳳弦聽到這話,一股眼淚涌了出來,嘴里卻道:“這個冷酷無情的人,但愿老天有眼――讓他死在亓鳳弦的前頭!”

    “薛太醫到。”

    隨著這聲低呼,御醫薛潭走了進來。

    薛潭是個中等身材相貌普通的精明人,亓鳳弦用怪異的眼睛望了他一眼,冷冷道:“這里不需要太醫,請你出去!”

    薛潭垂首道:“娘娘,是蘭大人命老臣一定要為娘娘順利接生,大人說,稍有差池,就將薛潭全家滅族!”

    亓鳳弦切齒道:“你狠!你狠!”

    ……

    “朕聽說,娘娘生產時蘭子騫曾經進入紫宸殿,他就沒有趁著個千載難逢的時機對她說些什么抑或……做出些什么?”徐晟睿盯著陳淮的眼睛意味深長道。

    “不!”陳淮道:“蘭大人也就是懇求娘娘珍重生命……”說著陳淮眼前又現出這么一幕……

    “咣當”一聲房門被推開了,有個紫色的身影闖了進來。

    亓鳳弦對那人冷冷道:“蘭子騫,你好大的膽子,竟敢闖入禁宮之地……”

    她說著,卻由于腹中劇烈的疼痛而不得不停止了下面更為激烈的談話,蜷曲了身子在床上翻滾shēn yín:“死竟來的這么快嗎……讓我死……一死百了……”

    “鳳弦……”

    低低的一聲叫驚醒了室內侍立的薛潭、陳淮和踏雪。

    但蘭子騫似乎已顧不得這么多了,上前一步就來至亓鳳弦鳳榻前。

    就在眾人都被突然發生的情景驚呆了時,蘭子騫忽然做出了一個令眾人皆為震驚的動作!

    蘭子騫行至亓鳳弦榻前,將身子微微一鞠,“撲通”一聲跪在地上!

    床上那名女子曾經姣好的容顏已被腹中劇烈的疼痛扭曲變形,一聲一聲極力壓抑的shēn yín在她輾轉反側的軀體下發出。

    一個出乎眾人意料的舉動驚醒了屋中所有的人。

    大氏權傾朝野的丞相蘭子騫“撲通”一聲朝皇后亓鳳弦跪下。

    亓鳳弦狠狠瞪了他一眼,一任疼痛使自己成為風雨中飄搖的一葉小舟,卻是執拗地不說一句話。

    御醫薛潭上前看了看,驚叫道:“皇子早產,娘娘又自己又產不下來,已經大出血!如此……怕是母子難保!”

    蘭子騫跪伏著向前行了幾步,就已經到了產床前

    ……

    “你告訴朕――徐承曦是不是朕的親生兒子?”徐晟睿道。

    十七年前那個遲遲不肯降生的嬰兒響亮的啼哭聲似乎還在耳畔回響,陳淮似乎聽出了徐晟睿言中之意,道::“天下人人都知道陛下有一個文武雙全的好兒子,這就是羿陽王殿下!陛下此時又何處此言呢?”

    徐晟睿面色陡變:“連你也在騙朕么?你們都將朕當成一個大傻瓜!”說完忽然又道:“可是說這些有什么用嗎?人都已經死了!”

    “老奴不敢!老奴所說句句都是真言。”陳公公徐徐道。

    二人正在談話,忽聽得翠竹林有悉悉索索的腳步聲穿行,徐晟睿凝神看去,但見雪白的影壁上已經多出了一個晃動的灰色人影!

    這么晚了,還有誰在行動?

    “誰!”徐晟睿渾身汗毛直豎,但是為了表示皇帝的威嚴,還是大喝了一聲。

    黑影越來越近,待走到近處,徐晟睿細細望去,頓時魂飛魄散,大呼一聲:“丹奴――是你么?”

    那女子并不說話。

    陳公公道:“陛下,此女是惠妃娘娘貼身侍女芷萱的娘親。”

    “你轉過身來。”徐晟睿定下神來,道。

    那女子緩緩轉過了身子。

    徐晟睿定下神來細細望去,眼前之女雖身形步態與今生那個曾經刻骨銘心的女人幾乎一模一樣,但是面貌畢竟還是有很大的差別,就定了定神,對她道:“這么深的夜,你……卻在這里做什么?”

    鳳姨將手舉了起來。

    這一動作令徐晟睿十分恐懼,忙退后幾步,道:“你要做什么?你究竟是誰?”

    陳公公道:“陛下,她是個啞巴,她是要用手語與陛下交談。”

    徐晟睿沉下心來,對鳳姨道:“今晚朕心里正有點煩悶,可巧看到你忽然又想起了一位故人,你要有何愿望就說了出來――朕幫你實現!”

    鳳姨一雙秋波在月光下粼粼閃爍,使得皇帝眼前一度產生了幻覺。

    “夫人,陛下累了,有話一時若是想不起來,明日再說,好么?”陳淮渾身瑟瑟而抖,卻緊緊盯著鳳姨的眼睛,微微笑道。

    鳳姨對徐晟睿做出了一個動作,抽身朝紫宸殿而去。

    自己是一國之主,她竟然不等自己下令就自行離去!

    但是徐晟睿就是拿不定主意――究竟該如何處罰這個在自己生命中似曾相識的女子。

    半晌,徐晟睿對陳公公道:“她都說了些什么?”

    “她說見到陛下誠惶誠恐,唯祝陛下萬壽無疆!”

    陳淮額上的冷汗都淌了下來,幸而月色籠罩,徐晟睿并沒有看出什么。

    “回萬象殿吧,朕真的累了。”

    金碧輝煌的萬象殿殿上端坐著英武不減當年的大氏皇帝徐晟睿。

    大殿下,鴉雀無聲,群臣都靜默著――他們不知道大病初愈的皇帝今日初次上朝會做出什么新的決斷。

    “此次出征,楚靖王戰績如何?”徐晟睿威嚴的聲音徐徐在大殿回響。

    左仆射魏建明上前道:“回陛下,因叛賊阮凌峰出賣,羿陽王殿下以身殉國,我軍因此損失慘重,楚靖王殿下出征亦并未能力挽狂瀾!”

    乍一聽提到“徐承曦”的名字,徐晟睿面上的肌肉就跳了一跳,下意識朝丞相蘭子騫處望了一眼,但見蘭子騫垂首順目,面上竟然沒有絲毫表情,不禁眉頭緊皺,猛地一怕桌案,道:“阮凌峰!可恨啊!朕必要將其誅滅九族!”

    蘭子騫上前道:“請陛下降罪――臣已經自作主張將阮凌峰誅滅九族。”

    徐晟睿叫道:“什么?你竟然自作主張將阮凌峰滅族了!”

    蘭子騫微微笑道:“老臣是否做錯了?請陛下明示!”

    徐晟睿面上一沉,但聽到自己嘴上卻是說:“……不,愛卿所做甚得朕心意。”

    蘭子騫微微一笑,又道:“前方一直戰亂,長此以往將至國之不國,大氏也恐有亡國之憂,老臣呈請陛下另擇良將征伐大周。”

    徐晟睿道:“朕將御駕親征,再現數年前虎頭山一戰之雄風!”

    蘭子騫張了張嘴,卻被徐晟睿一句話打斷:“朕意已決!即刻宣旨――左仆射魏建明監國,丞相蘭子騫隨朕御駕親征。”

    蘭子騫聞聽此言,眉頭緊皺,但還是畢恭畢敬躬身接旨。

    徐晟睿將御駕親征的消息傳入后宮,得知此次皇上將帶嬪妃一同上戰場,眾人都慌作一團,深怕自己被選中遠涉敵國,一不留神還會成為大周眾矢之的――永遠也回不到自己的故國。

    一向沉穩莊重的皇后蘭若璃已經有點沉不住氣了,她擔心的倒不是被選中,她怕自己此次被紀嫣落占了先,徐晟睿會將自己拋到一邊不帶自己去,那么從今后就再也沒有機會見到承曦的尸骨,也――自然沒有機會再為他復仇!

    想到徐承曦,蘭若璃心中就陣陣作痛――可恨!可恨!悉心栽培十六年,如此出眾完美的男人,卻一朝被這幫惡毒的番賊給糟踐了……

    相處了十六年,一朝分別,陰陽兩隔!又怎能不讓自己魂斷心傷!

    蘭若璃的請命卻被徐晟睿給婉言拒絕了,理由是――她是母儀天下的六宮之主,麗春殿少不得她!

    蘭若璃無計可施,一個人獨自坐在麗春殿后花園,只是不說話,將嬌艷欲滴的紫玫瑰一朵一朵摘下來,揉搓、撕碎……

    皇后的貼身侍女李嫣兒見了,嚇得噤如寒蟬,渾身瑟瑟而抖。

    忽見蘭若璃將臉轉了過來,對她微微笑道:“嫣兒,為何見了本宮要渾身發抖?”

    李嫣兒渾身一哆嗦,正為蘭若璃驅蚊的宮扇“啪嗒”一聲落了地,她“撲通”一聲跪在地上,連連磕頭,道:“奴婢不敢……”

    蘭若璃將李嫣兒扶了起來,笑道:“不敢?不敢什么?”

    李嫣兒囁嚅著卻不敢說話。

    蘭若璃柔聲道:“你方才到萬象殿見到陳淮了?”

    李嫣兒嚇得渾身哆嗦,心中暗暗想:娘娘怎么連我見陳公公的事都知道了?

    蘭若璃柔聲道:“你放心,本宮最明白宮女的心思,這種事――本宮也只是跟你說說罷了。”

    嫣兒這才試探著低低道:“娘娘是否想知道隨陛下御駕親征的后宮人選?”

    蘭若璃不回答,卻將臉轉了過來,對面前這個誠惶誠恐的小宮女只是瞟了一眼,道:“嫣兒已經十六了吧?本宮看你不僅貌美,還冰雪聰明,才聽陛下說身邊需要一名懂事的小宮女,本宮倒看你十分合適……”

    李嫣兒連連磕頭道:“娘娘這番深情厚意,嫣兒感激涕零!嫣兒愿為娘娘做牛做馬以報答娘娘引薦之恩!”

    蘭若璃莞爾一笑,道:“嫣兒你倒是個知恩必報的爽快人,本宮喜歡。看你如此忠心,本宮今日就問你一句話……”蘭若璃瞟了一眼李嫣兒,垂首自顧撫弄紅艷艷的竇丹,高貴高貴的臉上仍露出一貫嫻雅的微笑,自語道:“身為六宮之主,如今竟然被蒙蔽到如今,這不能不是大氏的悲哀。”

    李嫣兒四處看了看,湊上來低低道:“娘娘,奴婢才剛得知――此次隨御駕親征的是魏惠妃……”

    蘭若璃聞言,猛地將頭抬了起來,詫異道:“她?魏亦瑤?”

    李嫣兒又道:“除了作戰的將軍外,薛御醫也是皇上御筆欽點要隨軍的。”20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新疆喜乐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