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都市小說 > 天降奇緣:打折男神,請簽收! >

第332章 對牛彈琴

    “瑤瑤,想哭就大聲哭出來,不要憋著。”阮宇杰知道她在強忍。

    她撲進他的懷中聲淚俱下,他知道她一定很委屈,她一定默默承受了很多苦,她一直都無法從那件事中走出來,而自己是個混蛋,無法給她最真實的安全感。

    好久,她停止了哽咽,她用衣袖擦著自己的淚:“對不起,我浪費了散步的時間。”

    “沒事,以后我們有的是機會。吃完早餐,去換下衣服,然后我們穿的漂亮一點。”他扶住她,溫柔的說道。

    “嗯。”她笑著點了點頭。

    阮宇杰一勺一勺的喂著,哭過以后的她沒有再出現嘔吐的現象,而且碗中的清粥全部的吃完了,他陪她上樓換衣服。

    他們在10點正準時到達了,米森的辦公室還有一個外國人。米森看到他們主動的向他們介紹。

    “阮先生、米,這是baldwin先生。baldwin,這位是阮先生,這位是艾米小姐。”米森用中文做著介紹,而且他猜想著阮宇杰不會告訴她今天的事情。

    “你們好。”baldwin用一口流利的中文跟阮宇杰他們打著招呼。

    阮宇杰握上baldwin的手,笑著稱贊道:“baldwin先生的中文說的很棒。”

    “我有一般的Y國血統,中文也算是母語。”baldwin用很洋氣的口音說到。“這位一定是艾米小姐了,你好。”

    baldwin想要用外國式的招呼擁抱,卻被米森阻住:“艾小姐有這方面的不便。”

    “非常抱歉,我這是習慣。”baldwin一臉抱歉的說到。

    “沒關系。”云瑤覺得不是他的錯。

    “我們談正事吧。”米森看著辦公室內的其他三人。

    “嗯。”阮宇杰點了點頭。

    “你們要談事情嗎?”云瑤看著三個男人,她很疑惑。

    “嗯,我們有點事情要先談一下。”阮宇杰撫摸著她的頭發,安撫著她。

    “那我先到外面走走,一會回來,可以嗎?”她知道男人談事的時候,女人在場不合適。

    “不用,你可以在外面等一下,我們10分鐘就好了。”他親吻了她的額頭。

    “嗯,我明白了,那我就坐在門口,好了叫我。”她說完了就走了出去,并為他們關上了門。

    “baldwin,進行催眠的話會出現什么后遺癥?一段時間的精神較好之后,會不會有較多的疲憊補充進來?”阮宇杰急切的問道

    “阮先生,你擔心的問題正常情況下是不會出現的,除非是她潛意識有所需求,另外,催眠治療是無副作用無后遺癥的,請放心。”baldwin很專業的說著。

    “如果她的潛意識真的像你所說的有所需求,那么就是說隨時可能發生什么?”阮宇杰做出假設。

    “對的。”baldwin點了點頭。

    “阮先生,艾小姐的病情已經很嚴重了,其實我有件事沒有告訴你,艾小姐一度認為自己是不是懷孕了。”米森說出了上次的事情。

    “她從來都沒有跟我說過,她一直瞞著我。”阮宇杰有點吃驚。

    “對的,我在一間茶室偶遇到她的,她的情緒一度的失控,后來我帶她去醫院做了檢驗,其實根本就沒有懷孕,她開始已經出現了幻想。”

    “所以她一吃東西就會嘔吐。”原來這才是原因。

    “baldwin是一個非常專業的催眠師,阮先生你看?”米森看著阮宇杰,他知道他還在猶豫。

    “如果這是以為能讓她恢復快樂,那么再危險也要試。”他下定決心了。

    “不會有危險的,阮先生,催眠是很安全的。”baldwin解釋道。

    “ok,那就進行治療吧。”阮宇杰最后答應了。

    他打開門,看到云瑤坐在那看著走動的病患:“瑤瑤,我們好了,對不起讓你一個人在外面。”他深深地在她額頭上落下他的吻。

    “談好了嗎?”云瑤看著他,為什么他的眼神有點悲傷。

    “嗯,剛才我們研究了一個治療的新方案,baldwin先生會給你治療。”他又一次的欺騙了她。

    “嗯,我會好好配合的。”她知道他都是為了她好,不管什么治療她都會接受。

    “艾小姐,那我們開始吧,麻煩阮先生與森出去等候。”baldwin準備開始。

    他們兩人走出了辦公室的門,他們透過透明玻璃看著里面的情況。

    “艾小姐是我的病人中最特別的一個。”米森看著那個慢慢閉上眼睛的單純女人。當你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世界是美好的。

    “她也是我生命中最特別的一個。”他看著那個被他愛慘了的女人,她受的苦都是他造成的。

    米森看著他的側臉,里面的那個女人是你傷的最深的,即使她在你的生命中如何特別你都已經傷害她了。他將視線移回到云瑤身上,這個女人該有我來守護,不是你阮宇杰。

    你已經擁有她夠久而你卻不懂得去珍惜,接下來的日子里。我會好好的照顧她,愛護她,她不會再有悲傷與痛苦。

    等待的時間永遠是漫長而又煎熬的。他們看著里面的他們進行著催眠,而外面等的兩個男人都不停的看著時間。

    半個小時過去,只見baldwin不停的說著話,或許他在做前提的了解,阮宇杰看著里面的人兒不由的自問:“當她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會是怎么樣?”

    “她應該會重新開始新生活。”米森聽到了,他回應了他。

    一個小時候,baldwin過來打開了門,點頭示意可以進去,他們都沒有感覺到他們自己都已經屏住了呼吸。baldwin打了一記響指,整個催眠過程就在響指聲中結束。

    云瑤慢慢的開始眨動睫扇,她看著三個男人,阮宇杰上前扶起她的身,他突然覺得她的眼神變的跟剛才不一樣了。

    “米,感覺還好嗎?”米森關心的問道,因為他真的很擔心她。

    “米森,我感覺很好,就是覺得有點餓了。”她漾起了久違的笑容。那笑容沒有壓抑、沒有勉強,不慘白

    阮宇杰看著她現在的表情,他覺得催眠或許是對的:“瑤瑤,你能恢復真的太好了。”他將她擁入懷中。

    “阮宇杰,請你放開我。你這樣做不好。”云瑤掙扎著。

    阮宇杰?!阮宇杰不敢相信看著她,她看著他的眼神好陌生。他轉向baldwin詢問情況:“為什么她會叫直呼我的名字?而且感覺很陌生”

    “這就是可能的出現的她潛意識的需求。她可能是希望忘卻,而她選擇了不需要那段,她丟棄了她覺得會令自己受傷的那部分。”baldwin解釋道,這個他無能為力。

    “米,我是你的丈夫。”他向她解釋為什么他會抱她的原因。

    “可是我對你沒有感情。我們的婚姻是個錯誤。而且我也已經不記得我們是如何結婚的,在我腦海中我們之間基本沒有互動。”云瑤想都沒想就否定了他們的愛情。

    “米,那是你失憶了。難道你不記得云南的事情了嗎?”阮宇杰不想去相信她真的選擇了與他撇清關系。

    “我知道啊,我出了車禍,我被云南的一個支教老師所救,那里有很多的小朋友都好可愛。后來你找到了我,你說我們是夫妻。然后我就回來了。”她簡明的把事情說了一遍,條理很清晰。

    “那么還記得阮佑誠嗎?”他探問。

    “他是你三叔的兒子啊,我知道啊,不過我不怎么喜歡他,他這個人為人處事不正派,真的。你要小心這個人。”她一本正經的說著。但是她完全忘記了他們之間發生的事情。

    阮宇杰一陣苦笑,他覺得她就像一個普通的朋友在對他做出友善的告誡。而不是以前那個愛著他的艾米了。她真的選擇了撇開阮家所有的關系。

    “我是不是說錯什么了?你看起來不太好。”云瑤關心的問道。

    “我沒事。”如果必然的結果,那么他接受,他應該接受他從一開始就知道會有這樣的結果。

    “阮先生,讓我在為她做一個檢查。”米森拍了下他的肩膀,表示安慰。

    阮宇杰與baldwin在一旁看著米森詢問著她,她應答如流,沒有了她先前的一切癥狀,baldwin的催眠應該說是成功的,她恢復了以前的那個笑容。

    在與米森交談的時候,她總是會捂嘴笑著,眼神中充滿了喜悅,沒有了先前的陰郁。米森結束了兩人之間的談話,轉頭看著他們:“她很ok。完全的康復了。”

    “謝謝你,baldwin先生。”阮宇杰伸手致謝。“治療費用我會讓秘書稍后打給你們。非常感謝。”

    “不用客氣,治療病人是我們做醫生的職責。”baldwin笑著說道。

    “那我們先走了。”阮宇杰挽著云瑤的手打算離開。

    米森目送他們離開,他關上了門,他看著baldwin:“一切都好了?”

    “ok了,森,你可以放心。我的技術可是專業的。”baldwin豎起大拇指說道。

    坐在回程的車上,云瑤不發一語,而阮宇杰也沒有說話,車內的氣氛變得十分的沉悶,誰都沒有打破這安靜。偶爾阮宇杰會看向她,她的神情真的變了。

    ????到了別墅,云瑤一個人走在前頭,阮宇杰跟在她身后看著她。他的心頭涌上一股苦味,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他或許做了一個錯誤的決定。

    ????王媽看到他們回來,上前迎接:“小姐,你回來了。你的精神看上去好多了。”比起早上在餐廳的時候好太多了。

    ????“王媽,我肚子好餓,可不可以讓廚師大叔煮點好吃的。”她勾住王媽的臂彎撒嬌道。

    ????“額,好好好,我馬上去安排。”王媽看著云瑤撒嬌有點一愣一愣的,她看向阮宇杰,他向她輕搖了下頭。而思索著,這個人真的是她認識的小姐嗎?

    ????“阮宇杰,你的臉色怎么看起來那么凝重?”她轉身看向身后的阮宇杰。

    ????“我沒事。瑤瑤,有沒有覺得哪里不舒服的?”阮宇杰上前關心的看著她。

    ????“沒有啊,我很好,一會吃完飯,我想要跟你說個事情。”她一臉正經的看著他。

    ????“嗯,吃完飯,去我書房談。”他怕看到她剛才那正色的表情,他突然覺得自己好累。

    ????用過午餐后,兩人來到阮宇杰的書房。

    ????“你想要說什么?”阮宇杰轉身看著她。

    ????“我想我們離婚吧。”她的表情很冷淡,很鎮定。

    ????“米,你知道你在說什么嗎?”她在跟他說離婚,第一次是一張簽了字的離婚協議書,這次是她親口說出了離婚。

    ????“我很清楚我自己在說,而且你也沒有聽錯,我們離婚吧。”她的眼神很堅定。

    ????“我不想聽,我不會離婚的。”他絕對不會放手的。

    ????“阮宇杰,我們并不相愛,而且我對你完全沒有那種愛的感覺,根本無法與你生活在一起。”云瑤極力的想要說情她的感覺。

    ????“那只是你治療后出現的后遺癥而已。”阮宇杰大發脾氣,第一次,他第一次沖著她發脾氣。

    ????“你怎么就不明白呢?強扭的瓜不甜。如果我真的像你說的那么愛你,那為什么我治療以后把愛你的感覺都治療沒了?你要如何解釋?”云瑤也發起脾氣。為什么這個人寧頑不靈呢?

    ????“我沒辦法解釋。”阮宇杰丟了一個很不負責任的回答給她。

    ????“你~~~你這個人怎么這么無賴啊?簡直比那些迂腐的老頭兒還要迂腐、頑固。你這個頑固的死老頭。”云瑤生氣的甩門而出。

    ????看她這么的精神,他很開心,但是一絲愁云上心頭。他們的愛真的因為催眠而永遠的沉睡了?難道是他們的愛真的太沉重了?所以她選擇了將它封存。

    ????他的心好痛,仿佛有千萬根尖刺在不停的扎著他的心臟,讓他呼吸困難。為什么她要一次一次的選擇離開他,難道自己真的沒辦法得到愛情?還是說他根本無法愛人,根本不配被人愛?

    ????他一拳重重的擊向桌面,所有的疼痛他都已經無法在動搖他的心,比起他心頭的那些痛這些根本已經算不了什么了。

    ????甩門而出的云瑤回到自己的房間,她突然感覺這里的一切都好陌生。根本不是屬于她,她一刻都不想在這里待下去。

    ????想到剛才與阮宇杰的談話,她真的越想越生氣,簡直就是莫名其妙。

    ????她打開衣櫥,隨便拿了幾套衣服塞進自己的旅行袋中,她根本無法與阮宇杰溝通,簡直就是對牛彈琴。

    她拎著旅行包走下樓,王媽看著情形不對,叫著:“小姐?你要出門嗎?要不要跟少爺說下?小姐——小姐——”

    云瑤根本不停她的,一股腦的就沖出了別墅,沒頭沒腦的跑了出去。

    聽到王媽急切的叫聲,阮宇杰打開書房的門,下樓看到王媽著急的神情問道:“怎么回事?”天降奇緣:打折男神,請簽收!8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新疆喜乐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