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穿越小說 > 大唐之驚夢 >

第185章

    五百余人的野營隨著張博任性的一聲放假,早已思家成疾的野營上下立即歸心似箭,打包好行囊跨上馬匹三五成群的就四散而去。

    張博下令除了不能攜帶軍械其余隨便用,好在野營的馬匹夠多,馬車也多,又不屬于朝廷所有只是野營的私產,都是生死兄弟,張博沒有什么舍不得的。

    南霽云新婚之后就沒回過家,張羽和關飛也是早已思念家人久矣,放假令一通知,也如同其他軍士一般急匆匆的收拾行囊,似乎一刻都不想停留,只是朝著站在大營門口的張博幾人回來一下手,就此遠去,留下了一陣塵土飛揚。

    劉奔得到舒塔的三言兩語,火急火燎的找了過來想問個究竟。張博只是說道:“劉奔,你的奇襲隊升格為親衛特戰旅,你擔任旅帥,此次回家探親還有任務在身,一是好好琢磨怎么打造這支特殊戰斗隊伍,二來別忘了召集各式具有才干的人才。”

    張博的幾句話徹底打消了劉奔的疑慮。劉奔二話不說興沖沖的領命而去。

    張博、雷萬春、魏和、癩痢頭、崔銘和崔鐵六人站在營門目送著一個個兄弟的離去,直至天黑這才返回查看了一番,只留下寥寥二三十個無牽無掛無處可去的人。

    熊磊說道:“三郎,這大營由我留守,你盡管放心。”

    張博點頭說道:“老熊,你把留在野營的人分成兩班輪流值守,看好器械不得丟了,特別是九牛弩這樣的軍中大殺器。”

    九牛弩可是禁物中的禁物,雷萬春說道:“老熊,咱們兩人三天一輪換,免得出了差錯惹來不必要的麻煩。”

    “辛苦你們了,今晚咱們就不回去。我來烤羊,犒勞你們!”

    張博又大展身手,烤制了一頭金黃的肥羊。吳老九也是燒制了一盆盆的拿手好菜,馬五搬來了一壇壇的九,數十人狂歡痛飲,對酒高歌,喝了個酩酊大醉。

    第二天,張博叮囑了熊磊等留守人員要好生警戒,也不可斷了訓練。隨后一行人跨上快馬,返回了長安。

    一進長安城門,癩痢頭說道:“三郎,我回去幾天就來,到時府里給我留個房間。”

    “去吧,我過兩天也去一趟,祭拜一下師父。”

    “那行,我在太乙宮鎮等你!”

    “代我向馬老三問好,就說我想念他蒸的饅頭。”

    看著癩痢頭這個來大唐遇到的第一個兄弟遠去的背影,張博也很是感慨,師父故去孤身一人的自己,從遇到癩痢頭開始到現在,自己已是有了妻妾三人更有了三個兒女,身邊還有一大群的兄弟姐妹,人生如此夫復何求,且行且珍惜。

    被勾引起了思念親人的崔銘說道:“三哥,我也想家了,想我娘了!”

    就連崔鐵這樣的憨憨少年郎都點頭附和道:“俺也想娘了!”

    “想了就趕緊回去!”張博怒道:“快滾蛋!”

    張博三兄弟回到府邸,又融入到了其樂融融的天倫之樂中。

    ————

    三天后下午,太乙宮迎來了幾騎,早已等候在路旁的癩痢頭連忙喊道:“三郎,大哥,五哥!”來的正是張博、雷萬春和魏和三人。

    馬老三的食鋪里早已經的忙得熱火朝天,上百人更是圍在了路邊。癩痢頭打完招呼返身從座椅上扶起了一位白發蒼蒼還老者,對著下馬而來的三人說道:“三郎,大哥,五哥,這位就是我的叔公。叔公,這位就是我跟您常常提起的野營都尉張博。”

    張博忙上前扶著老者的另一只手,說道:“小子張博見過叔公,叔公快快請坐。”

    “野營張三,果然是少年英雄,請到鄙宅就坐。”老者顫巍巍的反手抓著張博的手,說道:“今日我太陽宮丁家迎接貴客臨門。”

    在野營的癩痢頭族兄弟除癩痢頭外還有五人,其中一人戰死于郎山,一人傷殘返家,另外三人中一人被易成帶走,一人在黃鶯手下,最后一人也在現場,就是丁小五。

    張博下終南山最早遇到的兩人中,一個是癩痢頭,另一個就是這丁小五了。而丁小五,則是這位老者的孫子,這位老者名叫丁毅,是太乙宮丁家的族長。

    丁家人數不少但絕大多數都是為農,少數學些手藝,目前混得最好的就是癩痢頭了,正八品的旅帥,另外一個就是正九品的隊正丁小五了。

    一人得道雞犬升天,這也就是這次張博來到太乙宮,丁家全族出迎接的原因了!

    在酒過三巡菜過五味時,丁毅說道:“張都尉,小老兒有個不情之請。”

    張博說道:“叔公請講!”

    “我丁家子弟還有些在無所事事,還望野營收留!”

    張博笑道:“癩痢頭和丁小五都是我野營骨干,丁家青壯要是想要加入野營,張博求之不得。叔公,只是野營畢竟是軍伍,總歸是要上戰場搏殺~”

    “張都尉,功名自當馬上取,再說了上戰場豈有不死人的道理。丁琪和丁果都是我丁家的好兒郎。”

    丁琪是陣亡的野營將士,丁果傷殘也在場中,就坐在丁小五的旁邊。

    張博道:“叔公,各位丁家叔伯兄弟,只要你們愿意加入野營,我非常歡迎。只是個中兇險也請你們考慮清楚。丁琪兄弟不幸陣亡,丁果兄弟傷殘,這些都是擺在眼前的事,望你們三思而后行。”

    一名漢子走了進來朗聲說道:“青山處處埋忠骨,何須馬革裹尸。大好男兒自當為國效力,奮戰沙場又豈能畏懼生死。”

    雷萬春贊道:“好,這位兄弟是?”

    癩痢頭說道:“這位是我族兄丁橫,一身武藝勇不可擋,只是一向在外難得一見,是我之前的偶像。”接著癩痢頭問道:“丁橫哥,你是什么時候回來的?”

    “丁橫見過張三爺。癩痢頭真有你的,之前是我小瞧你了,哥哥給你賠不是!”丁橫隨后又道:我剛從嶺南回來,得知大名鼎鼎的張三爺蒞臨我太乙宮,特意來投,還望野營收留。”

    癩痢頭和丁小五喜道:“丁橫哥要是加入野營,那野營就是如虎添翼。”

    張博說道:“這位丁家哥哥請上前來坐。諸位要是打定主意要加入野營,直接找癩痢頭和丁小五即可。”

    于是,現場又成了野營的招兵處了!20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新疆喜乐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