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都市小說 > 花開,彼岸荼蘼 >

第六百七十七章 生死一瞬

    掛掉電話,鄧逸憂心忡忡地看著手術室的大門,俊俏的臉上,一片殺機。

    那天,他和秦子默在跟凌卓然分手以后就去了集團公司,秦子默處理完公司的事情之后,在返回‘大唐盛世’的路上接到了這邊的電話,兩人便掉頭回到了秦子默在京都近郊一個秘密的小別墅里。

    連著兩天兩夜的遠程遙控,事情已經差不多快要解決的時候,因為之前損失了兩名兄弟,阿東在準備撤離之前偷偷前去行刺對方的首領,想要給死去的兄弟們報仇。

    這是一次近乎完美的刺殺,阿東成功完成了斬首的行動,卻在最后撤離的時候不慎露出馬腳,當場就被活捉了。而對方一看自己抓到的人是阿東,立刻就給其他監視著其他荒島人的成員們下了命令,雙方再一次展開火拼,好在荒島人執行任務的時候是從不住在一起的,被監視的也只有兩個人而已,而這兩個人,在那一場火拼中全都被槍殺了。

    等其他的荒島人收到消息趕過去的時候,對方早就已經撤離了。秦子默收到消息以后,沒有任何的耽誤,帶著鄧逸和阿龍阿軍,連夜坐飛機趕往了洪都拉斯。

    阿東,還在對方手中。

    經過一番艱難的談判,終于在今天上午把阿東接了出來。然而他們坐的汽車卻在半路上發生了bào zhà!

    秦子默那在生與死中培養出來的本能,讓他在第一時間察覺到了不對,想都沒想,他一邊厲喝一聲‘鄧逸,跳車!’一邊抬手撥槍,一槍打在車鎖上的同時,一腳踹開了車門的同時,一手抓起坐在他旁邊的阿東甩出車去。與此同時,自己也一個翻滾,落到車外,整個動作干凈利落,沒有絲毫滯礙。

    正在開車的鄧逸,在聽到秦子默的喊聲的時候,也是想都不想,直接打開車門跳了出去,無人操控的汽車,卻在繼續前行著,并且因為鄧逸跳車的時候撞了一下方向盤,汽車歪歪斜斜地往右邊行去。

    已經從地上爬起來的秦子默,在抬眼看到汽車前行方向的那一瞬間,差點被嚇得魂飛魄散:之前被他扔出來的阿東,離前行的汽車僅僅不到十米的距離,而如果汽車真的如他的直覺那樣有什么問題的話,阿東根本就逃不過去——因為此時的阿東,在被對方折磨了這么多天以后,根本就連行動的能力的都沒有。

    而此時此刻,那種來自于本能的危險感,更加強烈了,仿佛死亡就在眼前一般。秦子默來不及多想,一個飛撲,直接就撲了過去,抱起阿東就地一個翻滾,然后甩手又把阿東扔了出去。

    幾乎就在秦子默把阿東剛剛扔出去的同時,幾聲巨響傳來,汽車,就在離秦子默不到十米遠的地方,bào zhà了!

    秦子默只覺得耳中傳來一陣轟鳴,眼前一黑,便昏了過去。

    汽車上坐的三個人,鄧逸毫發無傷,阿東除了摔傷以外也無其他傷痕,而秦子默,則是生死不知!

    鄧逸死活都想不通,他們的汽車,是什么時候被動的手腳。但是毫無疑問,動手的人,必然是此次談判的對手——之前被阿東干掉了首領的洪都拉斯最大的地頭蛇——阿波羅組織!

    鄧逸很清楚,就現在來說,比報仇更重要的,是在救活秦子默的同時,保護秦子默的安全。所以他不管暴露的危險,把能夠調來洪都拉斯的成員全都調了過來,團團圍住了整個的醫院,力求連一只老鼠都跑不進醫院去。

    已經十五個小時過去了,手術室還沒有任何消息傳出來,鄧逸卻在這個時候在秦子默的手機上,看到了凌可心打來的電話。

    算算時間,現在應該是華夏時間凌晨四點左右,凌可心的睡眠一向規律,根本就不是熬夜的人,她怎么會在這個時候打電話?

    鄧逸看著秦子默手機上閃爍著的電話號碼,沒有接,因為他不知道他要怎么接這個電話。

    秦子默電話響過兩遍之后,鄧逸自己的電話便隨之響起,鄧逸深吸一口氣,努力地平復了心情,以一種睡意朦朧的語氣接了凌可心的電話:因為他很清楚,秦子默,不會舍得讓凌可心擔心的。

    手里握著電話,鄧逸的目光再次放到了手術室門上,久久沒有吭聲。

    就在這時,手術室的門,從里面推開了,鄧逸心里一緊,趕緊迎上前去:“教授,情況怎么樣?”

    出來的人是mayoclinic的道森教授,在秦子默被送到醫院的第一時間,就被專門從m國接過來搶救秦子默的。

    道森教授摘下口罩,很是欣慰地說道:“心臟恢復跳動了,血壓也慢慢地接近正常,算是搶救過來了,只要能夠度過二十四小時的危險期,基本上來說,命就算是保住了。”

    鄧逸終于松了口氣,沖道森教授鞠了個躬:“謝謝教授,教授您辛苦了。”

    道森教授淡淡地點了點頭,嘆了口氣:“你們這幫孩子啊,總是不拿自己的命當回事,愿主保佑你們吧。”

    鄧逸再次彎了彎腰:“教授,是我的錯,我沒有保護好總裁。”

    道森教授搖了搖頭,再次嘆了口氣,轉身離開了。

    身后,鄧逸抬起頭來,閉上了眼睛,眼淚,也終于自他的眼中流了出來。

    他堅信,這個危險期,秦子默一定會度過去的。

    只因為,他是秦子默!

    后來,說起這次手術的時候,秦子默對鄧逸說道:“其實,我那時候已經撐不下去了,因為我看到自己突然之間回國了,出現在可兒的床前。可兒那時候正在熟睡,我想告訴她說我要走了,但是我沒敢說出口,因為我怕她會哭。于是我只對她說‘你要好好的’。但是可兒好象知道我出事了,她拼命地沖我喊著,我聽不到她在喊什么,但是我感到很困很困,很想睡覺。在我就快要睡著的時候,我聽到可兒說‘秦子默,我不許你睡覺,你要是敢睡的話,我就永遠不理你了’。”

    說到這里,秦子默又笑了,眼中滿是寵溺:“于是我就想,無論再怎么困,大不了不睡就是了,我怎么會允許可兒不理我呢?然后,我又很努力地睜開了眼睛。”

    聽到秦子默這番話,再聯想到凌可心打電話的時間,鄧逸仿佛想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渾身的汗毛,都豎了起來。

    而秦子默這一次受傷的前前后后所有的事情,凌可心從頭到尾,都一無所知。20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新疆喜乐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