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都市小說 > 萌寶來襲:早安,總裁爹地! >

第499章 驚訝

    密道的出口在一處下水道井蓋的下方,這里看似是一個下水道井蓋,實際里面卻是別有洞天。

    葉晨風將井蓋打開,跳下去,里面的味道并不好,濕氣很重,還有一股腐朽的味道。

    葉晨風嫌棄的看了眼,想到自己的女人還在那里,看了眼并不深,一個躍身跳入井下。

    井下的一面用柴枝胡亂的擋著,葉晨風將亂柴枝扔到一邊,一扇木門出現在他的面前。

    再看向里面,昏暗的燈光下一條容納兩人的長廊。

    俊顏抱著懷里的孩子小跑著向前走,時不時的回頭看身后是否有危險。然而,她沒想到,砰的撞上了堅硬的物體上。

    俊顏緊張的抱著孩子頹然的坐在了地上,只是緊緊地抱著孩子,防止自己的摔倒會傷及孩子。

    驚恐的抬起頭,一張精致的面容,帥氣英挺的身子,那人嘴角盡是笑意的看著俊顏。

    “顏,你遇到危險了。”

    “是你?”俊顏不敢相信的看向葉晨風,當神秘將她推入衣柜的時候,她并沒有想到是眼前的男人想傷害他們。

    然而此刻,她看向葉晨風的眼睛竟是審視和不敢置信,她不敢相信眼前的男人竟然會對他們做出這樣的事情。

    “你為什么要這樣做?我們并沒有打擾到你的生活,我們和你之間已經沒有任何的關系你,你這樣做是為什么,為什么,為什么?”俊顏聲音顫抖的說,說道最后有那么一絲歇斯底里。

    “不是我。”葉晨風一張含笑笑著的面容,被俊顏的一番話下來,打擊的失去了笑容,眼前的女人竟然懷疑是他。

    “不是你?你憑什么說不是你,沒有遇到你之前,我們一直在這里生活,我們一直過的穩定,為什么你一出現,我們就出現了危險。你說不是你,你覺得我會相信嗎?”

    俊顏情緒有些激動,聲音也越來越大,吵醒了懷里的alvin,alvin疑惑的睜開迷蒙的雙眼,他被自己媽咪的聲音吵醒。

    疑惑的看向抱著自己的媽咪,”媽咪我們怎么了?”

    孩子的眼睛再看向四周,環境變了,他微微的瞇起眼睛,審視著四周,小小的腦袋思考著為什么自己和自己的媽咪會置身在一個新的環境下。

    俊顏有些抱歉的看向自己的兒子,“寶貝,我們遇到危險了。”

    “神秘叔叔呢?”alvin問道,他以為不管他們在哪里,神秘都會陪在他們的身邊,而他的媽咪帶著他出現在一個新的環境下,他很好奇從來寸步不離他們身邊的可親叔叔去了哪里。

    葉晨風見孩子醒來就問神秘的下落,心中不免有些失落,他忽略了alvin叫神秘叔叔,只知道孩子醒來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尋神秘。

    “媽咪,我們和這個叔叔認識嗎?為什么我覺得他很眼熟?”alvin這時看到了在他和他媽咪面前的男人,瞇起眼打量著,他總覺得眼前的人在哪里見過。

    “我……”

    “我們和他不熟。”俊顏看了眼葉晨風,在葉晨風欲回答前直接回答了自家兒子的疑問。

    “哦……媽咪,我想起了,我們吃法國菜的時候看到的這叔叔。”

    俊顏臉色已然不好,她的兒子對眼前的男人眼熟,對她來說并不是好現象。

    “可這叔叔為什么會出現在我們面前?我們現在又是在哪里?”alvin一連又問出了兩個問題。

    俊顏表情凝重,她在想要怎么告訴兒子他們遇到的危險比一般的危險還要危險。

    “有陌生人侵入別墅,神秘留在別墅斷后,讓媽咪帶著你離開。”俊顏沒有回答alvin為什么葉晨風會出現在她們的面前。

    因為她也不知道葉晨風為什么會出現在她們面前,她想到的是葉晨風派的人侵入別墅,但她也不明白為什么自己不將自己心中的懷疑對自家的兒子說。她不想承認,她是不希望兒子對葉晨風的印象太差,才沒說的。

    葉晨風一直沒有參與母子兩人的對話,因為他們由始至終說的都是另外一個男人,而不是他。

    他說不清心中的感覺,總覺得心中的失落感很強。

    “風,我不知道你是為了什么,但我不希望神秘有任何危險,所以,請你讓你的人離開。”俊顏突然嚴肅的對著面前的男人說道。

    葉晨風皺起眉頭,看著眼前自己想念了一年多的女人,見到面沒有想念,沒有問候。只有冰冷的嚴厲的指責和命令。

    “不是我。”葉晨風心中雖不痛快,卻還是告訴眼前的女人確實不是他。

    俊顏不禁無奈到失笑,“你要怎樣才能讓你的人離開,我習俊顏并不欠你什么。我們之間早已經結束,我們連朋友都算不上。你憑什么介入我的生活。”

    葉晨風突然瞇起眼看著大聲對自己說話的女人,“像你說的,我們連朋友都算不上,我又憑什么聽你的命令。”他突然轉了性子,嘴角邪魅的勾起,充滿諷刺的話毫無顧忌的說了出來。

    是啊,她也知道,她憑什么命令眼前的男人,她沒有那樣的資本,如果真的如神秘和她描述的那樣,那她在葉晨風的眼里就如同一只螞蟻,被捏死很容易。

    “求你,求你讓你的人離開,還我們平靜的生活。”俊顏突然軟了態度,她想,她不能和眼前的男人硬碰硬,那樣她討不到半點好處。

    “求我?你覺得你求我有用?”

    “你想要什么?”這時,稚嫩的同音打斷了兩人的談話,alvin嘴角勾起一個好看的弧度,含笑問道。

    一雙如黑曜石般的眸子深沉的看向眼前的男人。

    兩人的視線不約而同的都投攝到alvin的身上,俊顏是沒想到自家的兒子會突然說話,而葉晨風則看著有些熟悉的娃娃臉,若有所思。

    他總覺得眼前的小娃娃的長相并不像神秘,相反的,倒是像極了自己。葉晨風被自己的想法下了一跳,他清晰的記得在醫院的時候,俊顏肚子里的孩子沒了,他是看過診斷記錄和醫囑的,

    “你要什么?”alvin見眼前的男人只是看著自己不說話,以為他沒有聽清,便又問了一遍。

    葉晨風回過神,“我要你們兩人。”他只是下意識的說出這句話,雖然是心中的想法,但在這樣的場合說出來不免有些不太適合。

    果然,“要我們?叔叔我沒聽錯吧?”alvin淡定的反問,此刻他在想,眼前的男人想要他和他媽咪,他還真沒想到,自己和媽咪兩人還這么吃香。

    葉晨風看著表情如風的孩子,怎么看都與他的年齡不相符,想著已經說出的話,總不能再收回來,“對,要你們。”

    “啊哈……我們倆的價錢可是很高的,叔叔備好了定金再來要吧。咯咯咯……”alvin說完不禁笑了起來,小小的身子在俊顏的懷里一顫一顫的。“兒子你。”俊顏沒想到自己的兒子會說出這樣一番話,本以為葉晨風的出現兒子會害怕,此刻,她才發現,自己的兒子比她想象中的要強大。

    神秘別墅,黑衣女人上樓見到了兩名黑衣人,本以為他們已經將目標滅掉,然而看著空空的走廊并沒有尸體,便數落二人暴露自己的目標,給了俊顏和神秘提供了危險的信息。

    兩名黑衣人表示很無奈,他們聽到聲響的時候以為是人,開qiāng擊中的不是目標他們也很惱火。

    雖然黑衣三人聲音很小,但在房間內的神秘還是聽到了。

    幾人很快就搜到了神秘的房間,一個人咣當一腳踹開門,門踹開見沒有聲音,兩人打了個進入的手勢,便直接進入。

    砰砰……

    兩聲qiāng響,打破兩名名黑衣人的頭,在兩人共同跨進屋子的時候。神秘連續兩qiāng,擊中兩名黑衣人的太陽穴處,qiāng法之準,不給于任何還擊的機會。

    黑衣女人本是隨著兩名黑衣人身后進去,然而剛跨進一步就因qiāng聲快速的撤出,撤出前向著感知到得危險的方向,胡亂的開了兩qiāng,也不知道是否打到了目標。

    黑衣女子退出后,胸脯起伏的倚靠在墻上聽著屋子里的動靜。

    神秘連續開了兩qiāng,他的防范只放在了首先進屋的兩人身上,對于第三人的qiāng口對準他毫無預防。

    手臂被黑衣女子的子彈擦破了皮,痛感不強的他對于這樣的小傷毫不在意。迅速的穿梭到屋子的床側。

    黑衣女人見屋子里沒有動靜,以為自己無意的兩qiāng打中了神秘,但還是防范的蹲在地上,手腕的qiāng口對準屋子又開了數qiāng。

    神秘一直倚靠在床的一側,對于qiāng聲沒有任何的反擊。

    黑衣女子見屋子里沒有動靜,輕輕的挪動著身體,在地上滾了兩圈蹲在室內檢查著危險。

    葉晨風聽見聲響,不動聲色的勾起嘴角,他不喜歡暴力,但對于逼迫他使用暴力的人,他永遠不會憐惜。

    這時,樓下響起了qiāng聲,qiāng聲猛烈,打斗聲,灌入二樓房間的兩人耳朵,黑衣女人皺起眉,她派自己手下的剩余四人在樓下搜尋,自己上樓找另外的兩名黑衣人。

    樓下的qiāng聲猛烈程度絕對不會是四個人能夠制造出來的,只有一種可能,自己的人有危險,感知到危險,黑衣女人忽略了自己身處的位置,忙站起身向著門口小跑去。

    神秘聽著聲音,抬起頭,對著黑衣女子的手臂后腿腕處開了兩qiāng,黑衣女人頓時失重跪在地上。

    一只手握著手qiāng勉強撐住自己的身體,神秘這時從床的另外一側站起身,“honey,不要動哦,很危險。”

    神秘笑著說,手中舉著qiāng慢慢的靠近黑衣女子,黑衣女子眼睛轉動著試圖找一個突破口,身子僵直的保持著一個姿勢沒有動。

    “將qiāng放下扔到身后。”神秘命令道,他本不想在人得背后開冷qiāng,可他著急,他讓俊顏從密道出去,但他并不知道外面是否還有危險,所以他著急解決了危險趕快去找俊顏。

    對于在人背后開冷qiāng,道上是比較忌諱的,然而他卻不在意,只要能解決危險,開冷qiāng算什么,就是將人剁成肉末他都不會覺得有任何的不妥。

    黑衣女人聽見聲音,聽話的照做,雙手微微的舉過頭頂,令一只手的手qiāng哐當的掉落在她的身后。

    神秘上前,微微靠近,將女子扔下的qiāng踢到了遠處,一腳將女人踹趴在地上。

    黑衣女子悶哼

    “咦,你是女人?”

    女人沒有回答他的話,她的腿被打中,疼痛難忍,又被神秘突然踢趴在地上,寸勁導致疼痛加劇。

    神秘有些驚訝,道上的女人雖然有很多,但是如此面瓜的女人出來做任務的,卻不多見。神秘有些好奇,會是什么人。

    “說,你是誰派來的。”神秘聲音冷冷的說道。

    黑衣女子對于神秘的冰冷毫不在意。她并不準備說實話。

    “索命空間。”黑衣女人毫不吝嗇的報上來歷。

    神秘眉頭微微舒展,轉而路出一抹笑容,“索命空間,我并沒有得罪索命空間,為什么要傷害我呢?”神秘語氣謙和的問。

    “索命空間視命如無物,想要人命沒有理由。”黑衣女人被神秘踩在腳下,聲音有些顫的說道。

    神秘笑意更明顯了,樓下的qiāng聲四起彼浮。時而重時而輕,但一直沒有斷,神秘笑著看向黑衣女人。

    他覺得很好笑,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會有一個人打著他的名號來殺他,“你到底是誰?”神秘收斂了笑容突然問道。

    黑衣女人臉被黑布蒙著,嘴角勾起弧度,打算蒙混到底,“索命空間。”

    “說,你是誰?”神秘腳下用力,踩下去,黑衣女人發出悶哼,但還是沒有改變自己想好的說辭。

    “小姐,索命空間的根據地在哪?”神秘轉到令一個問題上。

    “恕我不能回答,你殺了我吧。”黑衣女子這回沒有再說其他,直接求死,她在賭,賭神秘會留她的命。

    然而神秘卻讓她失望了,“小姐,我告訴你個秘密,索命空間根據地各國都有,但是……老窩只有一個,英國。”

    “知道你還問我。”黑衣女人有些懊惱的說道。

    “因為我還有個秘密要告訴你。”神秘不緊不慢的又繼續說道。

    “我也想知道你的另外一個秘密是什么?”這時,房間里的衣柜門前站著一個英姿的帥氣男人,旁邊還站著穿著一襲真絲睡衣抱著孩子的女人。

    葉晨風玩味的說他也想知道神秘的另外一個秘密是什么。

    “你們……”神秘驚訝,別墅的密道設計的時候,并沒有任何人知道,他驚訝于為什么葉晨風會和俊顏在一起。

    “怎么,你好像很不希望我們在一起啊。”葉晨風說完,下意識的手搭在了俊顏的肩膀上,將俊顏往自己的懷里帶了帶。

    萌寶來襲:早安,總裁爹地!最新章節地址:

    萌寶來襲:早安,總裁爹地!全文閱讀地址:/50868/

    萌寶來襲:早安,總裁爹地!txt下載地址:

    萌寶來襲:早安,總裁爹地!手機閱讀:/50868/

    為了方便下次閱讀,你可以點擊下方的"收藏"記錄本次{第489章驚訝}閱讀記錄,下次打開書架即可看到!

    喜歡《萌寶來襲:早安,總裁爹地!》請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薦本書,謝謝您的支持!!8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新疆喜乐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