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都市小說 > 獨家寵溺:BOSS,請自重! >

第642章 別瞎說

    “唉,十年好長,媽,我真想你。”夏小落憂傷地嘆了口氣。

    “媽媽會好好表現,爭取減刑,這樣就能早點出去和你相聚了。”何月潔輕聲但是肯定地說。

    “真的嗎?還能減刑?”夏小落驚喜地睜大了眼睛,這個是她以前所沒有想到的。

    “嗯,只要表現好就可以,媽媽有信心。”何月潔微笑著說,依稀仿佛又恢復了幾分美女市長時的風采。

    “太好了,媽媽,你肯定行的,因為你是我最棒的媽媽!”夏小落興奮萬千,激動地在媽媽的臉上親了一下。

    看著如春風中桃花般明媚可人的女兒,何月潔的眼睛又紅了:“小落,你一點都不怪媽媽嗎?”

    夏小落愣了一下,輕輕搖搖頭:“不怪,我知道媽媽一定是有原因的。”

    “小落,你真是媽媽的乖女兒,媽媽現在覺得好幸福。”何月潔一把抱住了夏小落,心中百感交集。

    母女倆又傾心交談了一陣,何月潔說:“小落,你去把言總叫進來一下,我有些話想跟他談談。”

    “你跟他要談什么啊?”夏小落狐疑又警覺地問道。

    “呵呵,他現在是你的上司,又幫了我們這么大的忙,我也想跟他道聲謝謝啊。”何月潔平和地笑道。

    “哦,媽媽,那你跟他隨便講幾句就行了。他那人,有時挺怪的,不喜歡人家感謝。”夏小落放下心來,邊說便走出去了。

    來到會見室外面,言洛正站在不遠處的花壇邊接一個電話。

    夏小落等他接完電話,走過去說道:“我媽媽想跟你說說話。”

    “走吧。”言洛淡淡地說,仿佛他早就知道何月潔會找他談話一樣。

    “你知道我媽要找你?”夏小落奇怪地看了他一眼。

    “是啊,算到了。”言洛微微笑了笑。

    夏小落頓了一下,輕聲地說:“跟你商量個事,行嗎?”

    “什么呢?”言洛揚起了他那飛揚挺俊的眉,饒有興味地看著她。

    “你在我媽面前,別說我住在你那里。”夏小落一本正經地說。

    “哦?”言洛彎彎唇角,慢條斯理地說:“那我應該怎么說呢?如果你媽媽真要問我你現在住哪里?你知道,我可不善于說假話。”

    “隨便啦,就說我住在公司安排的宿舍,或者是和別人合租的房子,反正不要說我和你在一起住。”夏小落交代著說。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言洛深深地看了她一會兒,似笑非笑地問:“那我有什么好處?”

    “好處?呃,我也不知道,你什么也不缺。”夏小落揉揉頭發,老老實實地說。

    “陪我一整天好了。”言洛輕笑出聲,走進了會見室。

    看到他們來了,何月潔對夏小落說:“小落,你先出去會兒,我和言總單獨談談。”

    媽媽到底要說什么啊?連自己女兒都不讓聽?夏小落不情愿地嘟嘟小嘴,卻還是聽話地退了出去。

    “言總,謝謝你這段時間對小落的照顧。”何月潔微笑著說。

    “阿姨,以后直接叫我洛吧。”言洛在何月潔對面坐下,誠懇地說:“相信您也看得出來,我很喜歡小落,您是她的媽媽,當然也是我的長輩。”

    “好的。”何月潔笑笑,也不矯情,直截了當地說:“洛,你說你喜歡小落,我想知道,你喜歡她什么呢?她一直是個心地單純的孩子,我覺得她不見得適合你。”

    “呵呵,阿姨,如果我說我第一次看到她時就喜歡她了,不知道您信不信?”言洛也淡淡笑了笑,沉聲說道:“事實上就是如此,我和她是在一次偶然中遇到的,從那以后,我就很難再把她放下。您是小落的母親,我不想說什么甜言蜜語,但是我可以跟您保證,這一生,我會全心全意對她好。”

    “洛,你是一個出類拔萃的年輕人,你對小落有這份心意,我很感動。只是有些話現在說起來可能簡單,然而今后的事情,誰也保證不了。”何月潔注視著面前豐神俊逸的青年才俊,心平氣和地說:“小落雖然從小沒有父親,但一直是我的心頭寶貝。希望你體諒一個母親的心情,我不想小落將來受到什么傷害,如果你不能給她牢靠的幸福,還請你不要跟她走得太近。”

    “阿姨,我不知道您不放心我什么?小落是您的寶貝,同樣也是我的寶貝。我對她是以結婚為目的的真心喜愛,這種感覺,我在任何別的女孩面前從來沒有過。希望您能同意讓我來照顧小落,我也一定會照顧好她。”言洛靜靜地和她對視,深邃漂亮的黑眼睛里,閃耀著熱誠和期翼的光亮。

    “我想你身邊一定有很多才貌雙全,家世顯赫的女孩子,為什么你就認準了小落呢?”何月潔沉默了一下,問道。

    “是有很多,可是我剛才就說了,我只對小落一個人有愛的感覺,她是我唯一想娶做妻子的女孩,請您相信我。”言洛懇切地說。

    “唉,你們年輕人的事情,我也干涉不了。”何月潔輕輕嘆息了一聲,眼睛微微潮濕:“洛,我只希望,無論如何,不要讓小落受傷害。她是一個比誰都要脆弱的女孩,我的事情,已經讓她夠苦了。如果你真心喜歡她,就請一定珍惜她。”

    “我會的,阿姨,您放心好了,小落是我心中的稀世珍寶,我會對她比對自己還好。”言洛鄭重地說道。

    夏小落推開門把頭探了進來,撲閃著美麗的大眼睛問:“你們,講完了沒有?”

    “講完了,呵呵,小落,以后要努力工作哦。”何月潔笑著站了起來。

    “當然,我一定會的。”夏小落輕快地說,同時感謝地看了言洛一眼。

    看樣子,他的確沒有把事情弄砸,沒有在她媽媽面前暴露,他們已經“同居”了的事實。

    夏小落一個人在傻傻地慶幸,卻不知道,三個人之中,她媽媽和言洛早已經開誠布公地談過了。唯有她,是最懵懵懂懂不知實情的那一個。

    和媽媽分別的時候,想到年近半百的媽媽將要在這簡陋陰森的監獄里度過漫長的十年,出來的時候也許已經是兩鬢斑白。夏小落的心中又開始難過,卻強忍著沒有哭。

    回去的路上,她變得異常沉默,閉著雙目疲憊地靠在座椅后背上,仿佛要睡著了一般。言洛也沒有說什么,只是打開了cd,讓寧靜舒緩的鋼琴曲在車內靜靜地流淌。

    這種行云流水般的音樂正適合讓人放松心靈,安定情緒。

    然而聽著聽著,夏小落禁不住心潮起伏,感慨萬千,記憶像打開了閘門的洪水一般涌上心頭。

    她四歲就開始學鋼琴,那時候媽媽還不像后來那么忙。每個周日,媽媽都會帶著她到鋼琴老師的家中去學習鋼琴,平時在家里,也會嚴厲地監督著她每天堅持練琴。后來爸爸去世了,在那種傷心欲絕的打擊之下,媽媽也沒有放松過對她練琴的管教。

    在媽媽近乎苛責的督促之下,她小學畢業時就過了少兒音樂考級鋼琴十級,得過的各類鋼琴比賽獎項更是不計其數。

    現在,聽著這些熟悉優美的旋律,回味著這些年來與媽媽相依走過的點點滴滴。夏小落不由心如刀絞,淚水終于像晶瑩的珍珠一樣滑出眼眶,漸漸越來越多……

    言洛雖然沒有扭過頭去看,但是憑感覺他知道身邊的女孩一定又哭了。

    他什么也沒有說,只是騰出開車的一只手臂來,將哭得微微戰栗的女孩輕輕擁進懷中。

    這一次,夏小落沒有躲開。

    不知道是太累了還是太孤單了?此刻,她覺得他寬厚的胸膛是那么溫暖,他那特有的魅惑氣息讓她感到那么安心和踏實。

    就像一只漂泊已久的流浪貓,終于找到了自己可以休憩的港灣,夏小落乖順地靠在言洛的肩膀,哭了個淋漓盡致。

    女孩肝腸寸斷的哭聲讓言洛的心都快要疼得碎掉了。他將車靠在路邊停了下來,靜靜地摟著她,讓她盡情地在自己的懷里宣泄內心的苦悶和哀傷。

    直到她的哭聲漸漸弱下去,變言了斷斷續續的哽咽,他才輕輕拍撫著她的后背,柔聲地說:“好了,不哭了。以后,什么都不用怕,什么都有我。我會好好照顧著你,再也不讓你難過。”

    咦?這些話語怎么這么熟悉?

    每次做噩夢,好像都有一個這樣溫暖寬闊的懷抱輕摟著她,溫柔地跟她說,不要怕,有我在。她一直以為那是自己的夢境,可是此刻,夢里的場景似乎原封不動變言了現實。

    難道,那個每次在夢里安慰她呵護她的人,是他?

    夏小落驚訝而不可置信地抬起頭來:“言總,那個人是你嗎?我每次做噩夢時好像都有一個人出現,是你嗎?”

    “你還叫我言總?”言洛不置可否地挑挑眉,寵溺地用手指為她擦去臉上狼藉的淚痕,警告地說:“小傻瓜,以后,再讓我聽到你這么叫我,我非要好好地懲罰你。”

    “那我該怎么叫你呢?”夏小落輕輕垂下蝶翼般美麗的眼睫,低聲哼著問。

    “叫我風或者是洛,這是只屬于你的專用稱呼。”言洛不容分辯地說,低頭在她顫動的眼睛上印下輕柔的一吻:“小落,我的落兒,叫給我聽聽。”

    “我……我叫不出口。”夏小落羞紅著臉低下了頭。

    怎么能這樣叫一個男人呢?何況,前一刻,她還把他當做自己嚴肅冷峻的頂頭上司。雖然現在,不一樣了。可是,向來文靜羞怯的她,還是不好意思這么叫他,感覺好像在喊自己的一個寵物……

    “不行,我想聽!”言洛的語氣又變得霸道起來,雙臂將她緊緊圈在懷里,明晃晃地威脅:“不然,我不放你走了,就在這里一直地吻你。”

    “……風,洛……”夏小落鼓足勇氣喊了一聲,眼睛卻羞澀地不敢看他。

    “真乖。”言洛滿意地勾勾唇角,捧起她玫瑰花一般嬌艷動人的小臉,低啞地說:“不過,我還是要吻你。”

    “你怎么說話不算數?”夏小落不滿地嘟起了嘴。

    “誰讓你一直沒有讓我好好吻過你呢?現在,當然得補償了。”言洛壞壞地一笑。

    好久好久,他才舍得放開她,輕笑著說:“你答應今天要陪我一整天的,我們先去吃飯,然后去歡樂谷玩,晚上去看電影。”

    “你今天真的不上班了?”夏小落問,水霧迷蒙的大眼睛,像剛剛喝過一杯新鮮釀造的葡萄酒一樣,醉意朦朧。

    “本來是想回去上班的,不過,現在改變主意了。”言洛唇邊的笑意微微擴散,漆黑的雙眸里蕩起了絲絲縷縷的柔光,魅惑萬千:“今天,我要好好和你約會。”

    那一天,他們倆就像每一對熱戀中的情侶那樣,甜甜蜜蜜,攜手相伴游玩了很多地方,在每一處浪漫之地都留下了他們幸福的身影和足跡。

    看完電影,已經將近午夜十二點了。回到星苑別墅,李嬸還在等著他們。

    眼尖的李嬸一眼發現,今天少爺和小姐是手牽著手回來的,心里立馬樂得就像喝了一杯甜蜂蜜似的,笑盈盈地說:“少爺,小姐,你們回來了,要不要吃宵夜?我去幫你們做。”

    “吃不吃呢?”言洛低下頭,含笑問夏小落。

    “不吃了,宵夜吃多了會長胖的。”夏小落調皮地眨眨眼睛,輕快地說:“李嬸,你快去休息吧,如果要吃,我自己也會做啊。

    “其實,我更喜歡你長胖一點。”言洛一邊說,一邊輕輕摟了一下她的腰,寵溺地道:“你看,你現在一點肉都沒有。”

    “你干什么啊?”夏小落緋紅著臉推開他,人家李嬸還站在那里,他怎么就可以這么沒皮沒臉地輕薄她?

    “呵呵,那我就先睡去了。”李嬸臉上的笑意更深,說著就走了出去。

    言洛把夏小落拉進懷中,輕輕吻著她的臉頰說:“小落兒,以后,不許你這么害羞。你是我女朋友,我抱抱你還不行嗎?”

    “剛才李嬸在呢,看到了多不好……”夏小落嬌嗔地垂下眼簾。

    “誰看到了都不怕,我就想讓所有的人都知道。”言洛變得孩子氣十足,戲謔地問:“我抱你上樓?”

    “別,我自己會走。”夏小落急忙說。

    言洛笑笑,也不忍心再逗弄她,牽著她的手來到二樓。

    到了房間門口,言洛凝視著像輕靈仙子一般純美可愛的女孩,低沉地問:“開心嗎?”

    “嗯。”夏小落嬌羞地點點頭。

    “那,晚安。”言洛在她的額上印上溫柔的一吻。

    “晚安。”夏小落說。

    言洛轉身欲走,夏小落突然又拉住了他:“等一下,我還有事跟你說。”

    “什么事呢?”言洛回過身來,將她全身擁入懷中,唇邊勾起蕩人心魂的淺笑:“小落兒,難道你舍不得我走了?”

    “別瞎說!”夏小落紅著臉瞪他一眼,一本正經地說:“我想跟你說,你別因為這樣就對我特殊關照什么的,上班時我們還是像平時那樣,我喊你言總,你該讓我做什么就做什么。”8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新疆喜乐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