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女生頻道 > 穿到天上當神仙 >

第一百六十二章 你就是我,我就是你

    “哎呀,陳大人,你這是怎么啦?快起,快起!這朝庭的奉祿啊,那是有規矩的,不同的職位,不同的品級,那食的奉自是不一樣的。陳大人現在是江南總督,如若能再官升兩級,做到二品,三品的大臣,那奉祿自不是現在可比的嘍。”楓朗說著,含著意味深長的笑看著陳史鳴,只見陳史鳴的眼睛亮了亮。

    “還望大皇子多多提攜才是。”陳史鳴拱了拱手。果然是個為了上爬不擇手段的人。

    “本皇子提攜有什么用?關鍵是你要拿出真本事來。”楓朗別有用意的說道,話鋒一轉,又道:“走走走,陳大人,陪本皇子逛逛你家園子,如何?”

    “是,是。理應的。”陳史鳴連忙點頭哈腰,那殷情的態度比巴兒狗不知要熱情了多少倍。

    楓朗伸手想要拉朔月的手,卻被她一下子閃開了,楓朗又執著的伸手,硬硬的將她的手握在掌心之中,笑了笑道:“陳大人又不是外人,怕什么?”

    陳史鳴見楓朗拉著男子打扮的朔月,臉上陪著笑,嘿嘿的道:“要不,微臣就不打擾二位了,大皇子,您們自己隨意?”

    “哈哈,陳大人,你不怕我在你這園子里亂逛,進了不該進的地方?”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這哪時微臣的園子,這本就是天子的園子,大皇子要逛,自是隨意逛,哪有什么該不該的地方?大皇子真是會說笑。”陳史鳴一臉的笑,眼睛卻盯著朔月看,嘴角微微的向上提著。

    “也罷,那本皇子就帶著這位小爺去走動去動,到飯點了你再來叫本皇子便是。”

    “從這里向里走,順著這條石子小徑,繞過三進院門,便可到后院,后院有一湖,微臣種了些早蓮,此時正值花期,自是美不勝收,大皇子可移步前去觀賞觀賞。”陳史鳴指了指那條小路,又貼心的道:“大皇子放心,微臣是不會讓人前去打擾到您的。”

    “好,那本皇子就去看看陳大人種的蓮。”楓朗說著,拉著朔月便走出亭子,踏上了那條小徑。朔月縮了縮手,卻沒能掙脫,楓朗長胳膊一伸,又搭在了她的肩上,小聲的道:“這老東西還看著呢,你別亂動。”

    “為什么?”朔月也小聲的問。

    “他要我們去后院,必是有因。你好好配合。”

    “啊?”

    “他不是說了嘛,不叫人來打擾。這可是給我們獨處的空間呢,怎么樣,難道你想放過么?”

    “哼!原來你想的是這個。”朔月有些害羞。

    “這個?這個是什么?”楓朗含笑的扭頭問。

    “討厭啦!”朔月伸手在楓朗的胸前捶了一把。

    兩人你來我往的小動作,全都落在了站在亭子里的陳史鳴的眼里,小聲的道:“沒想到,這大皇子好的竟是這一口。”

    少昊尋到時,聽寒正和楓朗坐在湖邊的小亭里,這湖里果然如陳史鳴所說,種了許多的蓮,只是,這蓮花不同其它,現在才五月初,已是開得如火如荼,繁花似錦了。普通的蓮多為白色和粉紅,可這里的不同,那一湖的蓮,竟紅得像火,紫的如霞一般,花瓣層疊,摞得很多,有的花朵開得盛了,展露著花蕊里那金黃的像刷子一樣的花心,引得蜜蜂飛來,在這朵花上停停,又在那朵花上留留。

    “這紅的蓮叫烈焰,名貴得宮里都不得養,沒想到這陳史鳴竟能種上這么大一片……”楓朗看著,心里卻在盤算。

    “烈焰,這名字倒是符合。看它,紅得跟火一樣,這么一大片的開起來,倒真如著火了一般。”朔月也點了點頭。

    “所以說,這陳史鳴必定不是個善類。”

    “我明白了,你今日非要帶我來,就是想支開他,獨自查看是吧?想從他家的布局陳設看出他貪腐的信息?”

    “知我者,朔月也。”楓朗說著,伸手便要去攬朔月,朔月慢慢的退后,靠在了柱子上,楓朗當然不會放過她,也一步一趨的跟了過去,手一抬,支在柱子上。

    站在兩人身后不遠處的少昊自是不干了,竟有人在自己眼皮底下和聽寒眉來眼去?這還了得?他心里后悔著自己沒有早幾天下來,讓這小子鉆了空子,心里一惱,手便一揮,一股子力道便向楓朗直直的奔了過去。

    那力道眼看著拍在了楓朗的背上,可那楓朗卻似沒事人一樣,依然低頭看著朔月,甚至連姿式都沒有變一下。少昊卻覺得,自己的背上一振,就像那力道重重的拍在了自己身上一樣。

    “怎么回事?”明晨心里一驚,暗自又運上力道,連著向楓朗拍去數掌,接著,便感到自己彈開,沒站穩,身形晃了幾晃。

    “這個凡人,怎么這么厲害?”明晟簡直不敢相信。只聽得楓朗道:“我怎么感覺起風了?”

    朔月回:“哪有什么風?你看,連樹葉也沒動呢。”

    “樹葉沒動,許是我心動。”

    天啊,這到底是什么情況,堂堂一個東海太子,居然連一個凡人也打不過嗎?更可氣的是,別人竟連手指頭都沒有動一下,便讓自己心里發慌,明晨可從未受過如此屈辱。調戲我明晨的女人,還在不動聲色間便將自己dǎ dǎo,簡直不能忍!

    明晨想著,雙手合十,意念一動,再睜眼看楓朗時,楓朗已和朔月分開了,獨自站在亭邊,望著遠處,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但越看,卻越覺得這小子熟悉。只見楓朗在明晨的眼里漸漸的變得透明,接著,又從透明變得實在,可現在再看時,那楓朗的臉,分明就是明晨自己的臉啊。明晨嚇了一跳,這到底是何怪事?不行,等找師父問問。

    明晨想著,心念一動,化做一縷白煙飄然而去,直奔點蒼山。點蒼山不在三界中,虛虛渺渺的獨處紅塵外,點蒼山的可悟是個和尚裝扮,可明晨卻叫他師尊,是明晨一身法術的啟蒙者,在明晨眼里,無論天上天下的大事,他都是明了的。

    “弟子拜見師尊。”明晨不顧其它,直直的到了點蒼山,找到正在丹房的可悟。

    “明晨?你怎么回來了?”

    “師尊,明晨想你了。”

    “少來,當初可是說好的,離了這座山,就算天蹋下來,也是不得回來的。”可悟回過身,不看明晨。

    “師尊,弟子真的是想你了。”

    “你兩萬歲在此處拜本尊為師,修了近十萬年,你道本尊會不明了你的心思?說實話吧。”

    “嘿嘿……師尊,弟子此次前來,還是真有一事不解,特來請師尊幫弟子解惑的。”明晨見被可悟說透,有些不好意思起來,索性便說了實話。

    “不必言明,本尊知曉了。”

    “啊?師尊,弟子還沒有說呢,那事怪得很。”

    “事有何怪?你欺他卻欺了自己,對嗎?”

    “正是。這三界中的諸事,果然都瞞不過師尊的法眼。”

    “你可知道‘自欺欺人’一語?”

    “嗯?什么意思啊?請師尊明示。”

    “可還記得你十萬歲時發生的一件事?那日你突然高燒不止,服藥亦無解。”

    “記得,是師尊救了弟子啊。”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新疆喜乐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