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科幻小說 > 諜海之狐 >

第三百十章 大劫案!

    晚10點30。【≤八【≤八【≤讀【≤書,.▽.o√

    “檢查武器dàn yào……進入埋伏點。”

    唐銘水平靜的下達了命令。

    所有人立刻按照他吩咐的,仔細檢查了武器dàn yào,然后迅速進入了伏擊點。

    就快要開始了。

    這個伏擊點,也是唐銘水親自來到現場選擇的。

    所有的一切都是這個男人安排的……

    ……

    時間在那一分一秒的流逝。

    老實說,井上彥一有些緊張。

    他是一個憲兵隊長,但現在卻當起了一個劫匪?

    有些滑稽可笑。

    萬一被抓住了,那真是帝**人的恥辱了。

    自己除了qiē fù想不到別的更好的辦法了。

    不會的,不會的。

    這是銘水君安排的,一定不會出事的……

    ……

    川口利宏就和唐銘水的那些老部下們一樣平靜。

    他知道這次的計劃一定能夠成功。

    沒有別的原因,這是唐銘水領導的計劃。

    而銘水君,曾經讓他賺了一大筆的錢,成功的替自己的父親洗刷了冤屈。

    這是一個神奇的男人。

    這個世界上就沒有他辦不成的事情……

    ……

    唐銘水舉著望遠鏡,仔細的觀察著。

    時間差不多了,應該快出現了。

    幾個人在他的望遠鏡里出現。

    鬼頭鬼腦的,不時的東張西望。

    然后,白碩海也出現了。

    嗯,和他交代的一樣,一共兩大箱子的錢。

    又過了差不多十多分鐘的時間,一輛轎車開來,上面跳下了四個人。→?八→.?八**讀??書,.↓.o≥

    兩伙人碰頭了,在那交流著什么。

    一會,后來的那批人,從轎車的后備箱里,也拿出了兩個箱子。

    那就是所謂的海洛·因了吧。

    白碩海指使手下打開了皮箱,慢慢的兩箱子的錢。

    唐銘水笑了。

    他放下了望遠鏡,拿出了沖鋒qiāng……

    ……

    “很好,數目都對,請回去告訴季老板,將來如果還有需要的話……”

    話還沒有說完,密集的qiāng聲忽然響起。

    那個人一頭就栽倒在了血泊中。

    早有準備的白碩海就地一倒,一個翻滾,滾到了一個掩體后面。

    四周qiāng聲大作。

    毫無準備的兩派人,一個接著一個被打倒在地。

    白碩海緊張的握著手qiāng。

    “老大,老大。”

    一個僥幸沒死的手下,爬到了白碩海的身邊:“我們被伏擊了,怎么辦啊?”

    “別慌,別慌。”白碩海在那安慰著對方,忽然一指他的身后:“小心!”

    手下下意識的一回頭。

    可是在他的身后,qiāng聲響了。

    手下痛苦的回頭,看到了白碩海手里的qiāng。

    他怎么也都無法相信,居然是老大干掉了自己……

    ……

    所有人都從藏身處出來,手里的qiāng依舊在那不停響著。

    “每個人都補上幾qiāng,仔細檢查一下他們身上。”唐銘水在那大聲吩咐著:“看看他們身上有什么有用的。”

    唐銘水的話對于所有人來說都是命令。

    唐銘水來到了一個毒販的身邊,補上幾qiāng,看著其他人都在忙碌,立刻彎腰,在那具尸體上塞了一些什么。

    沒人發現他的動作。

    然后他迅速的站起,來到了邊上的尸體,連開幾qiāng。

    “唐先生,唐先生。”

    白碩海知道自己安全了,收起手qiāng,從藏身處出來。

    看到一地的尸體,他長長的松了口氣:“都解決了?”

    “嗯,都解決了。”唐銘水默默的說了聲。

    “那您答應我的……”

    “放心吧,我答應你的事都會算數的。”

    白碩海大喜過望。

    可就在這個時候,他看到唐銘水舉起了沖鋒qiāng。

    “唐先生,你……”

    這是白碩海在這個世界上留下的最后一句話。

    唐銘水的子彈把他打成了一個馬蜂窩。

    他從背叛季云卿的第一分鐘開始,其實就應該已經可以想到這個結局了。

    唐銘水怎么還可能把他留在這個世上,讓他有一天被季云卿抓住,然后招供出一切呢?

    唐銘水上前,踢了踢他的尸體:“下輩子,你在日本投胎吧。”

    “銘水君,快來看這個。”

    井上彥一忽然叫到。

    等唐銘水到了他的身邊,他把從毒販尸體上搜到的一封信,交給了唐銘水,然后壓低聲音說道:“你仔細看看。”

    “已和季云卿聯系上,具體交易數量……”

    這是一份毒販負責聯系人寫的。

    這些都不是重點,重點是那個落款:

    “洪壽才。”

    “洪壽才?”

    唐銘水皺了一下眉頭:“這個名字怎么那么熟悉?”

    “不就是被我抓到的那個人?”井上彥一看了看周圍,聲音壓得更加低了:“你懷疑他是軍統的人?”

    “他真的是毒販?”唐銘水的樣子看起來有些不太相信。

    “一定是。”井上彥一指了指這封信:“你看下落款那的時間,就是在我抓到他的前一天。”

    “這個人絕對不能再留在世上。”唐銘水劃著火柴,點燃了這封信,然后又掏出煙,借著火點了煙:“否則,他有可能會壞事的。”

    他把燃燒著的信扔到了地上。

    因為就算計算得再仔細,還是會出現破綻的。

    這封信信封上的血跡很少。

    如果毒販隨著帶著這封信,被亂qiāng打死之后,是絕對不會只留下這么一點血跡的。

    萬幸的是,倉促中的井上彥一并沒有發現這一點。

    唐銘水及時的發現了自己的疏忽,然后又很自然的燒掉了這封信。

    一個計劃里,出現問題并不可怕,關鍵看你如何在第一時間彌補這個疏忽。

    果然,井上彥一對唐銘水一連串的動作并沒有產生任何的懷疑:“我一回去,就解決掉他。”

    “要秘密,快速。”唐銘水冷笑著:“萬一這事泄露出去,堂堂的帝**官,居然跑到公共租界來殺人劫貨,我們所有人都別想好過。”

    “放心吧,我明白。”

    “都干掉了。川口利宏興沖沖的跑了過來,他根本就不知道剛才發生了什么事。

    “戴上錢和毒品,立刻撤離。”唐銘水看了看周圍:“qiāng聲那么大,再過一個多小時巡捕就要來了。”

    “要那么長的時間?”

    “是的。”

    唐銘水笑了一下說道:“那些巡捕也是人,他們也害怕是什么幫派,或者是軍統的人在那混戰,他們可不愿意就這么送死了啊。”

    幾個人日本人的臉上露出了會心的笑容。11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新疆喜乐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