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都市小說 > 總統寵妻太高調 >

第904章 要死,我早就死了

    繩索一點點將他們拉了上去。

    溫穆楚的胳膊,一直都緊緊的抱著藍筱。

    她的身體,在他懷里,一點點的冷卻。

    這種冷,令他恐懼害怕。

    他在想,為什么受傷,面臨危險的人不是他?

    為什么偏偏要讓藍筱來吃這個苦?

    他胸前流竄著怒火,暗暗發誓,他絕不會饒了樓羽城那混蛋。

    若非是他,藍筱不會經歷這些磨難的。

    白少翊仰頭看著溫穆楚抱著藍筱一點點的往上升,他便和顧辭也準備上去。

    誰知,他扭頭一看,卻看見白馥馨站在原地不動,呆呆的望著上面的一雙身影。

    那眼神,似乎透著一抹悲傷。

    白少翊頭皮發麻,在心底一遍遍的祈禱。

    希望是他想多了,希望他姐只是身為醫者,擔心病人的病情罷了。

    他走到白馥馨身邊,碰了碰她的胳膊。

    “姐……我們快點上去吧,藍筱她這樣的癥狀,不能耽擱太久,我們必須一上去,立馬將她抬入直升機,朝著最近的一家醫院去。”

    白馥馨猛然回過神來,她扭頭看向白少翊。

    她的眸眼間,出現了從未有過的困惑和迷茫。

    “少翊,那個女孩她……她是溫穆楚什么人?她和溫穆楚,會為什么會一起墜落下這個深淵陡坡的?”

    白少翊看著她這個表情,其實是有些猶豫的。

    他怕,他說出實情,會真的傷到了他姐姐。

    可是,他又想,如果他姐姐真的喜歡溫穆楚,那么長痛不如短痛,快刀斬亂麻。趁早讓她姐明白,溫穆楚已經心有所屬。

    說不定,心高氣傲的姐姐,會就此徹底死了心。

    將她心底隱隱萌芽的愛情,扼殺在搖籃里呢?

    到那時,不就是皆大歡喜了?

    白少翊猶豫了幾秒,終是語氣嚴肅的對白馥馨說道。

    “姐……實話告訴你吧,溫穆楚之所以墜落下來,是因為藍筱……他是為了救藍筱才跳下來的。這種以命抵的感情,你可以想象,他們之間什么關系了。除了真心相愛的愛人,誰能無私偉大到這種地步?”

    “反正,我是挺羨慕他們兩個人的感情的,這叫什么,這就是患難與共,至死不渝。很多情侶,都未必做到他們兩個那樣,為了彼此都能把命給豁出去了……”

    白馥馨的臉色,唰的一下子變得慘白。

    她扯了扯僵硬的嘴角,好半天才找回了自己的聲音。

    她對白少翊勾唇一笑。

    “是……是嗎?那他們兩個,還真是令人艷羨的一對戀人啊。我是真沒想到,一向鐵面冷酷的溫穆楚,居然會有女朋友。而且,他的女朋友看著也不算多大……”

    “嗯,藍筱好像今年四個份剛剛過了十八歲的生日吧。好像比溫穆楚下了兩三歲呢,姐……你都不知道,溫穆楚在乎藍筱到了什么程度,簡直怕捧在手里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寵得不得了。”

    “不過,人家藍筱,也有很多優點的,美麗聰穎,行事果斷,身手又極好。簡直和溫穆楚匹配的不得了……我要是能遇見這么一個女孩,我也會愛她,愛的如癡如醉的。”白少翊咧嘴笑著,一臉羨慕的不得了的模樣。

    白馥馨在一旁聽著,仿佛心在滴血。

    白少翊每說一句話,都猶如拿了一把刀子,在狠狠的捅著她的心。

    藍筱她……真的這么美好?

    好像美好的,除了她,再也沒人能配得上溫穆楚了嗎?

    白馥馨的心,是一片失落。

    不過,她很快調整了自己的心態,對著白少翊瞪了一眼。

    “巧巧不是你喜歡的類型嗎?怎么又移情別戀,喜歡上另外一卦了?”

    白少翊摸了摸鼻子,嘿嘿一笑。

    他這不是,為了打消他姐心底的希翼,窮盡自己所有的詞匯,在形容藍筱的美好嗎?

    不過,宋巧巧那丫頭,她和藍筱比,確實還是差了那么一大截。

    但是,有時候喜歡一個人,又怎能用她優不優秀去衡量呢?

    “姐……我們快點上去吧。救人要緊啊,你可是救死扶傷的醫生。”白少翊替白馥馨綁緊了她身上的繩索,岔開話題道。

    一句救死扶傷,讓白馥馨徹底的幡然醒悟。

    她連忙點頭,然后便讓人把她快點拉上去。

    ……

    一行人上去,快速的坐到了直升飛機里。

    飛機嗡嗡的響著,快速的開往附近的醫院。

    早在直升飛機里,白馥馨便聯系了最近那家醫院的院長。

    所以,他們的飛機在停機坪停下,外面早已站了急救人員,早已準備好了急救擔架什么的。

    白馥馨全程都跟著負責藍筱的質量,查驗血液,檢查各項指標。

    一通忙活下來,最后藍筱被確診,她就是失血過多,而產生的休克。

    索性,失血的時間,總共不超過二十分鐘。

    所以,白馥馨連同醫院的一些資深專家,快速的為藍筱做了救治方案。

    在搶救期間,溫穆楚一直都守在急診室門口。

    白少翊不止一次的勸他,讓他先處理一下自己身上的傷口。

    可溫穆楚全都置若罔聞,一雙眼睛,猶如定住了一般,一眨不眨的盯著急診室的那盞亮著的紅燈。

    白少翊無奈,只得讓護士過來,在急診室外面替溫穆楚包扎傷口。

    豈知,護士才剛剛靠近一步。

    溫穆楚便低聲斥了一聲:“滾……我不需要包扎。”

    護士嚇了一跳,小臉嚇得蒼白,極其無奈的回頭看了眼白少翊。

    白少翊撫著額頭,低聲一嘆,哎……他太難了啊。

    他揮揮手,讓那護士下去。

    他坐在溫穆楚的身邊,苦口婆心的安慰。

    “小溫先生,你這傷口,我聽我姐說了不同尋常。你這血液里,沾染了見血封喉的汁液,這傷口必須立即救治,否則過了兩個小時,你就藥石無用了。”

    溫穆楚冷笑一聲,無情的戳破道:“我這傷口已經過了快三個小時了,要死,我早就死了。”

    他感覺,自己現在的身體沒有什么異樣。

    正常的不得了。

    既然他不能替代藍筱,替她受那些苦——

    那么這身上的傷口不處理,也算是陪著藍筱共患難,陪著她一起痛了。21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新疆喜乐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