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修真小說 > 狐璃狐涂 >

第798章 追出來做什么

    如今,眼見著尋風對扉顏這般,繹軒內心深處仿佛生出兩個小人,正在拼個你死我活。

    他不由得咬緊牙根,繃著全身上下每一根神經,望著左右兩邊劍拔弩張的兩個人,唯恐他們當場動起手來,隨時準備著出手相攔。

    尋風聽了繹軒的話,見他對自己一臉戒備的神色,不由得漸漸生出恨意和怒火,隨即暗暗思忖這些年來,是否真的太縱容這兩人,以至于他們一個二個,膽敢起了拂逆自己的心思?

    想到此處,他不禁嗤笑一聲冷冷道:“扉顏,你如今的本事自保尚且艱難,若是遇著梼杌,只怕下場比死還難看,你什么大言不慚的告訴我,只帶繹軒一人走?”

    “大哥!!!”繹軒不禁揚聲喝道。

    聞聲,扉顏臉上的表情瞬息萬變,只見他一陣犯青一陣泛白,忽然又漸漸面紅耳赤起來,雙眼帶著幾乎噴之欲出的怒火,將對面尋風諷刺的神色盡收眼底。

    他附在雙膝的雙手,不由自主的緩緩捏成了拳,指節發出一聲聲“咔嚓”的聲響。

    頓時感覺,自己渾身上下猶如墜入火爐之中,由內到外的燥熱難忍,呼吸亦隨之沉重急促了起來,耳邊似乎依舊徘徊著,那句刺耳且令他羞愧難堪的話語。

    只見他緩緩起身,路過繹軒身側之時,甚至不敢去看他一眼,疲憊而沉重的閉上眼簾,再睜開眼時,默然轉身快步朝洞外走去。

    下一刻,繹軒“噌”的一下站起身,轉身欲要去追扉顏的背影,卻聽見身后傳來尋風毫無情緒,異常冰冷的聲音。

    “不許追!”

    見此,繹軒剛準備抬起的腳忽而一頓,隨即猛的轉過身來,第一次毫不客氣的沖尋風怒吼道:“大哥,即便扉顏在你眼中如此不堪,你也不該當著面羞辱他。”

    尋風側首仰起臉,冷冷望著繹軒一臉激動的模樣,冷哼一聲問道:“你還知道,我是你大哥?!”

    他這個弟弟,當真是越來越出息了。

    自兄弟倆相認以來,他盡全力做著兄長該做的事,事事處處替他遮著瞞著,唯恐這一圈的人知曉后,對他們倆生出異樣的眼光。

    如今可倒好,先是扉顏挑釁自己在前,后是這個弟弟對自己大呼小叫,如此不敬。

    繹軒面上怒意一頓,語氣下意識收斂了些,沉聲道:“俗話說:打人不打臉揭人不揭短,大哥你這番話出口,他日扉顏還有何面目見人?”

    尋風一聽這話,隨即猛地站起身,揚聲喝道:“既是沒有臉見人,就該滾回他扉家的老宅,最好永遠躲在里面不出來。”

    聞言,繹軒雙目瞪著對面,方才胸口按捺的怒火,再次被點燃,面上帶著痛苦和憤恨道:“昔日我敬你是兄長,無論你說什么做什么,我這個做小弟的,自是無可指摘,但是扉顏不一樣,他是我最重要的人……我不允許,也不準你用這種態度對他。”

    就在這時,寒云和孤白急色匆匆的沖進洞口,一抬眼見著兩兄弟如此,當即各自迎了上去,急聲道:“殿下,出什么事了?”

    “他是你最重要的人?那我是什么,寒云又是什么,你最好不要忘了,當年若不是……”尋風不由得大怒,抬手指著自己的鼻子,再伸手指向他身側站著的寒云,吼道。

    繹軒雙手猛地握成拳,厲聲將他嘴邊的話攔了下去,吼道:“沒錯!自我出生時便是寒云護著我,這些年來你帶著孤白,與他一起暗中護我周全,過去這二千多年來,是你們讓我活了下來。

    可是今后的兩千年,五千年甚至更多,將是我與他共同攜手度過,在我心里,他與你們沒有輕重之分。

    大哥,若你能給他三分的客氣,我們兄弟之間自是兄友弟恭,如若不然,小弟惟有跟著扉顏,離開你的視線之內,免得相見之時彼此難堪。”

    話音剛落,他便轉頭飛奔而去。

    見此,寒云即刻抬手抱拳,沖尋風急聲道了句:“尋風殿下,相信殿下只是正在氣頭,容屬下去勸勸他。”語畢,隨即轉身朝洞口而追。

    扉顏走出山洞,一路朝離開青丘的方向狂奔,胸口憋悶的痛楚令他身心難受,尋風那番諷刺的話仿佛猶如在耳,將他羞愧的無地自容,不知不覺來到青丘山門口。

    繹軒立于山洞口,見著扉顏飛奔的身影,再望了眼那小路通往的方向,接著毫不猶豫的縱身躍下,飛身朝那背影追了過去,終于在山門口之時,落地攔在他的面前,抬手推著他胸口攔住了他的去路,心口忍不住的發顫,只得歉聲喚道:“扉顏,你要去哪?”

    扉顏無力的抬起手,想要揮開那只擋在自己胸口的手臂,推了一推卻沒能推動,他不禁紅著眼睛朝繹軒望去,見著他一臉復雜的神色中,隱隱約約有幾分歉意和內疚,不禁慘然一笑反問道:“你追出來做什么?”

    “你忘了,要帶我一起的?”繹軒牽強的扯了扯嘴角,強顏歡笑道。

    扉顏面上頓了一頓,推阻攔著自己的那只手,力道較之前重了幾分,冷冷說了句:“那日說過的話,不作數了。”

    繹軒被他這一推,腳下晃了一晃及時站穩腳跟,伸出另一只一把攥住了他那只手的手腕,一臉堅定道:“不管你作不作數,我都跟定你了,無論你走去哪。”

    聞言,扉顏眉頭微微一擰,面上露出些許不耐的神色,正欲揮手再次推開他時,目光正好落在那攥著自己手腕的五指上,那看上去干凈修長的手,竟讓他在恍惚間憶起他在扉宅中,變作真身的模樣。

    他那雙鷹爪,好似也如這雙手一般修長?

    “別再跟過來了,以后我再也不想見到你。”扉顏緩緩抬起眼,靜靜凝視著繹軒面上的表情,正一點點僵在當場,心口忍不住的發酸。

    他忽然有點明白,清揚為何一而再,將阿璃往自己身邊之處推離。

    有些事情,到了這一步便沒了選擇的余地。

    當你面對最珍視的東西,也能裝作若無其事的說出一句“不要了”,其中包含了怎樣的無奈和不得以。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新疆喜乐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