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都市小說 > 我為國家修文物 >

第一百七十三章 我肯定忙得過來

    “lǎo jiāng,你這話說說就算了。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閆思遠笑著擺了擺手,說道,“這是我跟向南小朋友之間的約定,你做個見證就好了。”

    你免費給我修一年古陶瓷?

    我還擔心你老胳膊老腿,拿不穩古董,一不小心把它給摔了呢,到時候我找誰哭去?

    閆思遠對這份捐贈授權委托書沒意見,向南和江易鴻更沒有意見,于是三個人都很痛快地簽下了自己的名字。

    簽完字后,閆思遠很鄭重地將這一式三份的委托書,分別遞給了向南和江易鴻一人一份,又將自己的那一份收好,小心地放進了柜子里。

    江易鴻看到向南一件好奇的模樣,低聲說道:“他就是那樣,只要是合同、協議之類文件,都很鄭重其事,他這是在提醒自己,要時刻謹記契約精神。”

    “你也是一樣,以后不管是做人做事,承諾了的事情,就算再困難,也一定要兌現。如果實在兌現不了,也要提前跟對方說明,并盡力獲得對方的諒解。”

    “做人可以不成功,但不能沒誠信。”

    “是,老師,我記下了。”

    向南聽后,連忙點頭應道。

    “行了,lǎo jiāng,要教育學生,回去以后再說,你當我家是課堂呢?”

    這時候,閆思遠已經回到了座位上,一臉笑瞇瞇的。

    “哼,你以為我愿意待在這兒?”

    江易鴻輕哼了一聲,從座位上站了起來,轉頭招呼了一聲,“向南,走了!耽誤了一整天,也該回去了。”

    向南也連忙站起來,對閆思遠笑了笑,說道:“前輩,等我手上的修復完了,再來叨擾您。”

    閆思遠點了點頭,也站了起來。

    向南沒再說話,抱起那摞箱子,就跟在江易鴻后面走了出去。

    閆思遠將他們送到門口,一直等到江易鴻的車子啟動離開,這才緩緩轉身回了別墅里。

    在回去的車上,江易鴻看著坐在副駕駛座上的向南,心里很是欣慰。

    帶學生就是這么一點樂趣:看著他一點一點地進步,然后慢慢追上自己,甚至是超越自己。

    那種感覺,就好像看著自己的孩子在成長一樣,滿心歡喜。

    心里想著這些,他忽然心有所感,開口問了一句:“向南,后天就是元旦了,你明天就回去吧,在家多待幾天,好好陪陪父母。”

    向南回過頭來,一臉疑惑地看著江易鴻。

    江易鴻笑道:“你又不是古陶瓷修復中心的正式員工,當然是想回家就回家,而且,修復中心里的事,是永遠做不完的,用不著一天到晚都耗在里面。”

    “好的,那我明天就回家。”

    向南點了點頭,應了一聲。

    他只是顯得穩重,但并不死板,既然老師都說了可以提前一天回家過元旦,那就回家好了。

    再說了,去了修復中心也是修復古陶瓷,他現在手里有十來件破損的古董,在家一樣有得玩。

    “閆思遠那邊的古董有幾十件,你不用急于求成,慢慢來。”

    江易鴻停了一會兒,又繼續說道,“如果實在忙不過來,你告訴我,我找幾個人幫幫你。”

    “我肯定忙得過來的。”

    向南回過頭來,一臉認真地說道。

    想了想,他覺得自己跟老師說話的語氣好像有點生硬,這個可不行,太沒有禮貌了!

    于是,他又補充了一句,“如果我忙不過來的話,一定會告訴老師的。”

    怎么可能忙不過來?

    忙不過來我也不告訴你啊,好不容易有這么多破損的古董文物,我還想留著自己慢慢玩呢!

    別的修復師想搶我的古董拿去修復,門也沒有!

    江易鴻沒再說話了,對于向南的修復實力,他心里多少有點譜,就四個字:

    又快又好!

    所以,他也并不怎么擔心,向南會應付不了閆思遠設置的“麻煩”。

    這批古董文物,捐是捐定了,問題就在于,究竟什么時候捐了。

    想到這里,江易鴻的臉上就忍不住露出了笑容,閆思遠這個老狐貍,這回可是偷雞不成蝕把米。

    ……

    江易鴻和向南離開閆思遠的別墅時,已經下午四點多了。

    因此,師生倆都沒打算再回古陶瓷修復中心。

    小車一路疾馳,又轉了幾個彎,直接停在了向南住的小區門口。

    車子停穩后,向南沒有急著下車,而是轉頭看向江易鴻,輕聲說道:

    “老師,那我先走了。提前祝您元旦快樂,身體健康!”

    “好好,大家都快樂。”

    江易鴻笑著朝他揮了揮手,說道,“去吧,明天回家,路上注意安全。”

    “好。”

    向南應了一聲,又朝司機點了點頭,這才開門下車,從后備箱里將那十來個小箱子搬出來。

    回到家里以后,向南將那些箱子全都堆在了客廳里,然后一屁股坐在沙發上歇了起來。

    一邊歇息,他的腦子里一邊想著問題:

    這些箱子里破損古董,究竟該放哪兒才安全?

    這一批古董文物,和之前自己淘回來地那些不一樣。

    自己淘回來的那些老貨,價值不高。

    最重要的是,這是自己的東西,真要被偷了,也沒什么太大的損失。

    可這批東西,不是自己的,價值也比自己淘回來的那些地攤貨高得多了,這要是被偷了一件兩件,賠償倒是小事,關鍵是閆思遠那里可就不好交代了。

    想了半天,也沒想到好辦法,眼看著天快黑下來了,向南干脆先將這個問題放到一邊,準備下樓吃點東西再說。

    就在這時,放在兜里的電話忽然響了起來。

    他拿出手機一看,原來是他的學生康正勇打來的。

    這段時間,康正勇一直在修復從“鬼市”淘來的那些字畫,進步十分明顯,古書畫修復的各項工藝,他都已經掌握得十分熟練了。

    向南原本就打算著,這個元旦帶他一起回金陵一趟,主要是帶他去錢小勇的“聚寶齋”里熟悉熟悉環境。

    自從他到了魔都學習古陶瓷修復工藝之后,“聚寶齋”這邊偶爾也會派人送來一些收藏家的書畫,讓向南來修復。

    可如今,他手中有了閆思遠的這批古董文物要修復,一月份又要前往長安參加古陶瓷修復技藝大比,已經有些分身乏術了,讓康正勇來接手“聚寶齋”的書畫修復業務,正是時候。

    雖然“聚寶齋”的業務并不多,一個月最多也就一兩幅古字畫需要修復,但對于康正勇來說,這種程度的鍛煉,剛剛合適。

    多了,他忙不過來;少了,起不了鍛煉作用。

    想到這里,向南微微點頭,正好康正勇打電話來了,自己也趁此機會問問他自己的意思。

    他雖然是老師,但學生也有自己的想法嘛。

    打定了主意,向南便伸手輕輕一點,摁下了接聽鍵。5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新疆喜乐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