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女生頻道 > 偽妹妖妃 >

第979章 沉默的罪過

    “小姐呀!你獨自呆站在這里做什么呢?看什么看的這么入迷呀?”

    她一轉頭這才發現了吟心正站在自己的身后。

    “哦,吟心你來啦?你快跟我來吧!”

    她說著便一把拽過了丫鬟的手,轉身就將她往門內一拉。

    她屈了屈腿,訝異的眸底里分明就溢滿了失落。

    “又有什么事呀?就這樣說不是挺好的嗎?小姐你可又想是要大題小做了嘛?”

    睨了一眼頭頂的天空,她喃喃低語:“眼看暮色深沉,其實我也覺得心力交瘁,仿佛即將快要變天似的,哎…………”

    進得屋里之后,外面卻是起風了,只見窗外一陣陣樹葉隨風飄落。

    “小姐呀!你那么不快樂到底是因為什么呢?從認識你以來就總感覺你心里藏著多么重的心事似的,哎!還是別去想了吧!我今天做了好吃的東西,嘗嘗看吧!嘗嘗興許就會心情好啦!你每日助君日理萬機,如果總是郁郁寡歡的話,一輩子那么長,到底要什么時候才能是個頭呀?恐怕久而久之也是對身體不好的吧?我不是對您說過嗎?您的身邊還有奴婢的呀!”

    她抬頭與吟心四目相對了片刻,卻又忽然間抿嘴笑了。

    “丫頭呀!如若這個世間沒有了你,沒有了你對我的鼓勵,我真的不知還能怎么活得下去?”

    話雖如此,然而她沉重的眼皮越發的閃爍,一陣困倦的濃烈睡意正持續襲來,隨即她便長長的打了一個哈欠,揉著額角眼里充滿了倦怠之色。

    “嗯…………我覺得好困,就先不嘗你做的東西啦!等睡醒了再說吧!”

    她打著哈欠揉著額角,臉上的困倦之色也跟著越發濃烈了。

    聞言,吟心臉色微沉,一時略有不快,就只覺得自己的心里像是突然給陰云籠罩了似的,一片暗灰色的沉悶感還夾雜著一絲微熏的生疼。

    “唔……………好吧………”

    她轉過身就落寞的跨出了門,然而她那眼角眉梢上的失落感卻也瞬間凝固了。

    “為什么無論我做什么都入不了你的心?”

    此時冷風吹來,想到這里,她不覺鼻子一陣酸楚,兩行淚滴順著眼角隱隱滑落了。

    “其實只怪自己沒啥出息,這么多年過去了,存在感也就一直是這么多余………”

    忽然,她的耳邊傳來一聲低語:“你真的那么愛麟王嗎?”

    “誰?!!!…………”

    “誰不重要!就是不想看你難過罷了!”

    “你是誰?!!!………………”

    只是這兩句對話之后,她便來了精神。

    “既然麟王不愛你,你也苦戀了那么多年了,為何不放棄選擇別的出路呢?女人呀!到了一定的年紀就越來越沒有資本了,既然付出那么多是仍是沒有結果,為什么不為自己另謀一條出路呢?”

    聽了這話之后,她忽然猶如溺水掙扎的逃命鬼,緊張的四處環顧。

    “你到底是誰?!!!竟敢在本宮面前裝神弄鬼!………………”

    然而,當她轉來轉去的環視周圍的時候,卻怎么也沒有發現說話之人的半個身影。

    瞬間她只感到內心一陣陣的驚恐猶如狡猾的蛇一般順著脊背直往領口上蔓延。

    “啊………………我、我這難道是在做夢嗎?”

    頓時她揉著自己的額角,轉身慌神的奔跑,心里不停對自己說這一切只是幻覺,然而一個笑隨即卻浮上了她的面頰,腦海里的念頭也隨之跳躍而出。

    “莫非…………莫非哪位神仙看我凄苦,所以憐憫我?”

    她搖搖晃晃的想要轉身一探究竟,然而望了望這暗沉沉的天際,一種膽怯的感覺卻讓她打消了念頭。

    “算了,天快黑了,要有神仙怎么也不會是晚上來找我的吧!……”

    想到這里,她不禁過神一顫,此時一陣冷風刮過來涼意更是入了心。

    “你別走呀!難道你就不想知道用什么辦法能讓麟王愛上你嗎?”

    “嗯?…………”

    她又停下了腳步,正想回頭看看情況的時候,心里卻又浮起了另一個念頭:都已經是傍晚了,如果是善類的話,也不應該是這個時候來找我的呀!

    她的心情矛盾而糾結,剛剛才平復了一下受驚過度的心情,只覺得頭疼的感覺已經加重了一點兒。

    “噢…………算了吧!我不想知道這些,有什么事情等白天再說吧!”

    她揉了揉眼眶,冷靜地平復了一下自己狂跳不已的心情。

    “好吧!既然如此,那我就等白天再來吧!”

    果然,那個聲音說完了話之后就消失了。

    她站在原地環視了一圈周圍的環境,除了唰唰唰的風聲在卷動著樹葉漫天飛舞之外,灰暗的夜色里只剩下一片孤冷的寂靜。

    “咦?今晚怎么會這么安靜呢?按理說沒道理這么安靜的呀!為什么沒有宮女?為什么沒有巡夜的御林軍呢?”

    不僅如此,她抬頭環視了一圈四周,甚至就連頭頂上的的宮殿檐宇下掛著的燈籠的光芒也顯得異常的微弱。

    “這是怎么回事呢?難道我走錯了地方嗎?”

    她焦灼的揉著額,心里七上八下的狂跳感已經令她難以駕馭。

    “還是先離開這里吧!一定是我走錯地方了!”

    想到這里,她心里一邊念念有詞一邊匆忙沿著宮殿的廊道一直往前走。

    “雖然是如此,不過我怎么覺得好像還是在原地走呢?”

    “啊…………妹妹,你怎么哭了?!!!”

    “怎么可能?這絕對不可能!本王的促織可是華陵城里獨一無二的佼佼者啊!怎么會屢戰屢敗?”

    瀛王一時下不來臺,但是又不好言而無信,于是他怒發沖冠的打翻了罐子,眼看斗敗的蟋蟀就這么活活慘死了。老太監也只好撅著嘴奉命將麟王從樹上放了下來。

    看到瀛王一干人等漸行漸遠之后,夏凌月皺著眉頭掃視了麟王幾眼,憐憫的搖了搖頭。

    “哎………………你看你好可憐吶!下次可注意了,千萬別再犯錯,要不然可沒人救得了你了。”

    她說著從手腕上脫下了兩只宮鈴鐲塞進麟王的手里,由于當時的麟王蓬頭垢面看不清楚真面目。

    “做奴才可真不易呀!哎…………其實呢,我這做大小姐的也不易,雖然是嫡出長女可惜娘死的早!我的日子也不好過呀!哎…………不提也罷!雖然這兩個鐲子不值幾個錢,就當是我送給你拿去吃頓飽飯吧!”

    “哦………………原來是御林軍里的統領又換人啦?那這樣一來魏將軍也該是告老還鄉去看了吧?也好,起碼也算是還好………………”

    春香聞言瞬時接話道:“魏將軍可不是吃素的角色,怎么就會如此輕而易舉善罷甘休呢?”

    她的話瞬時就點醒了姜貴妃。

    “既然如此,那就是說你知道丟玉佩的人是誰了嗎?”

    姜貴妃的話讓她瞬間來了精神………………

    …………………………………………………………

    ………………………………………………………22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新疆喜乐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