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穿越小說 > 三國虎符 >

第四百章 你命不好!

    漫天的箭雨好像組成了一片黑云,閃爍著凜冽的寒芒,劃破天際,帶著尖銳的破空聲,狠狠的向著城下的曹軍方陣落下。→???八+++八**讀==書^^≥

    “豎盾,小心箭矢!”曹軍前鋒已然到達城下,領頭的校尉,裨將紛紛開始指揮士卒對著城頭放箭,同時架著云梯就往城頭搭。看到箭雨落下,連忙大聲吼了起來。

    “啊!”

    一枚枚箭簇覆蓋而下,帶著一聲聲尖嘯狠狠的落在了曹軍方陣之中,前排聽從命令且反應快速的曹軍或躲閃,或架盾的躲了過去。但依然有不少慢了一步或者比較倒霉的士兵被箭矢射中身體,慘叫著倒向地面,無助的等候著死亡的到來。而周圍的曹軍卻是一臉的冷漠,這一幕他們早已經習慣,要是不想成為他們中的一員,那需要的不是憐憫和救人,而是搏命的沖上城墻,打贏此戰。

    “找死,嘗嘗你曹大爺的神射吧!”城頭上,曹性躲在女墻后面,手持一把鐵胎弓,時不時的探頭向外射出一枚枚利箭,此時沒有接到陳宮具體命令的他,面對著漫天遍野,好似洪流一般的曹軍根本就不需要瞄準,憑借著臂力和自上而下的加速度,只要射出去的箭矢,那必然能射中一二,有時候碰到倒霉蛋了,箭矢甚至能直接洞穿前一個曹軍的身體,然后再沒入下一個曹軍的體內。

    “弓箭手再上,滾木準備,火油準備!”陳宮神色冷漠的躲在曹性旁邊,此時曹軍已然無限靠近城內,憑借著自家地盤和軍勢的幫助,他卻也是能在擋住戲志才等人精神力覆蓋的同時,觀察到自家城墻上下的局勢,腦中快速計算謀劃,嘴中一個個命令不斷說出。∈八∈八∈讀∈書,.≦.o≧

    “放!”眼看隨著曹軍靠近城墻,那一座座開始搭在城墻上的云梯,陳宮冷哼一聲,冷漠的吼出了第一個命令。

    “嗤嗤~”

    上千枚箭矢在陳宮的命令下,再度化為一片片黑色的箭雨自天空落下,凌厲的寒芒下,城墻下方頓時響起了一片哀嚎慘叫,猩紅的血霧瞬間開始飛揚。

    “滾木!”箭矢立功,陳宮神色沒有絲毫變化,仔細感受觀察著精神力覆蓋下的局勢,猛地怒吼出聲,早已準備好的守城士卒立刻將一根根沉重的滾木順著云梯向下砸去。

    “轟!”

    暴響之中,云梯上滿滿當當的曹軍瞬間被清空了一片,充滿恐懼和哀嚎的聲音中,最高處的曹軍直直的從云梯上掉落,重重的砸落地面,好似一顆從天而落的西瓜一般,化成血泥。

    “火油跟上!”命令再下,一壇壇已經引燃的火油罐頓時被守城士卒順著云梯向下扔去,熾烈的暴響聲中,城下瞬間化成一片火海,無數慘叫聲中,城墻上剛剛升起來的壓力頓時一輕。

    陳宮深邃的眸子泛著冷意,透過精神力遙遙的掃過整片城池防線,望著在城墻下方逐漸匯聚成型曹軍弓箭手陣營,眼中閃過一抹冷厲的殺意,厲聲喝道:“弓箭手再上,三十度俯射。曹性,看準那個組織曹軍弓箭手集合的將領,給某殺了!”

    “啊?諾!”正在興奮的射殺著曹操攻城士兵的曹性微微一怔,隨即就在陳宮冰冷的目光下反應過來,連忙探出些許身子,張弓搭箭,目光死死的盯著城池下方正在大聲指揮曹軍弓箭手集合反擊的將領,“小子別動啊,一下就成了,好好嘗嘗曹大爺的利箭吧!”

    “嗤嗤~噌!”

    凌冽的破風聲再度響起,漫天的冰冷箭矢好似瓢潑的大雨,密密麻麻的向著城下的曹軍弓箭手陣型落下,毫無準備的曹軍弓箭手頓時成片倒下,凄厲的哀嚎聲響徹天際。

    “盾牌手上前防”正在指揮曹軍弓箭手集合反擊的曹軍將領,眼看箭雨襲來,連忙準備下令防御,就覺得喉間一痛,渾身的力氣隨即快速流逝,漆黑的色彩涌上眼眸,他甚至來不及留下一句遺言,就被緊隨其后的箭矢射成了篩子。

    “不錯!”陳宮眼見剛剛匯聚起來的曹軍弓箭手四散開來,滿意的對著曹性說了一聲,隨即繼續觀察起了戰場,尋找需要曹性出手的地方。

    “不要亂,不要亂,聽某命令,弓箭手向前推進五十步,壓制敵軍弓箭手,盾牌手豎盾向前推進,保護好弓箭手!”曹軍方陣中,眼看著前方負責指揮進攻的奪城將領身亡,負責此次攻城指揮的于禁臉上閃過一絲寒意,顧不得身邊親衛的阻攔,隨手拿起一邊的大盾,身先士卒的組織起了一隊盾牌手,親自護著大批弓箭手先前推進。

    “嗯!”正在用精神力掃視戰場的陳宮馬上就發現了這邊的動靜,眸子閃過一絲光芒,和曹操交手了這么久,甚至以前還是曹操麾下的陳宮自然認識于禁,也清楚的知道于禁在曹操軍中的地位,要是能將他斬殺在此,先不說對曹操的打擊,光是這會兒,就起碼能延緩曹軍半個時辰以上的進攻節奏,“曹性,看好那個豎著大盾的曹軍將領,殺了他!一個頂十個!”

    “十個?”曹性一怔。

    “十個!!!”曹性眸中閃出無數亮光,沒有精神力的他雖然還沒有看到于禁,并不知道陳宮要讓自己射殺的是誰,但是那些對他來說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這個人就是移動的金閃閃和功勞點啊,“你死定了,神仙都救不了你,老子說的!”

    鐵胎弓在曹性的手中閃過冷厲的光芒,冰冷的玄鐵箭矢被他鄭重的搭在了鐵胎弓上,渾身的氣勢在這一刻簡直達到了巔峰。

    “在哪呢?”姿態擺好,曹性方才縮頭縮腦的探頭向著陳宮所言的方向看去,“哦,是于文則這老小子啊,難怪讓軍師許了這么大的好處,嘿嘿,怪你命不好咯!”

    “噌!”一聲輕響,在曹性手中被拉到了極限的鐵胎弓猛地將玄鐵箭矢射出,箭矢離弓,瞬間就化作了一道流星,劃破虛空,帶著死亡的氣息,直直的向著于禁射去……11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新疆喜乐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