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都市小說 > 風中喜事 >

第599章 仔細看看你們確實挺像

    林美玉噘著嘴巴抱怨,怎么能把她當作苦力來用,她可是腦力勞動者!

    中午的時候宋澈突然到胭脂鋪里來了,他看清哲的眼神很奇怪的模樣。

    林美玉知道其中的隱情急忙上前跟宋澈解釋,“昨天的事情是個誤會,我問清楚了,那個玉佩其實是狐貍的,狐貍送給清哲作為……”

    公然說定情信物有些不妥,林美玉急忙重新醞釀言辭,“紀念!”

    “所以玉佩不是清哲的而是狐貍的?”宋澈挑眉問道。

    林美玉連連點頭,可宋澈卻有自己的另一番判斷。

    “那他們是什么關系,這么貴重物品說給他就給他了?”宋澈一臉的求解釋的表情。

    “這個……”林美玉緊張起來。

    也不好直接說清哲與狐貍是一對兒斷袖!瞧著清哲面不改色跟正在說的不是他身上的事情似的。

    林美玉開動腦筋幫忙扯謊,“你應該明白的,這就是兄弟情義嘛,不就是一塊玉佩嘛其實也沒什么大不了的!你不是也把玉佩送給我了嗎,這說明我們的關系好!贈人物件無關貴賤,只看感情到不到位!”

    “本王是愛你才把玉佩送你的,那狐貍也是愛你這師父嘍!”宋澈情深義重的看向林美玉。

    林美玉鬧了個大紅臉,抓耳撓腮一陣不知如何化解尷尬。目光看向清哲尋求幫助,誰知他事不關己的態度。

    宋澈從正在給客人試用胭脂的伙計手中拿過一面鏡子,他走到清哲面前舉起鏡子把兩個人都照在里面,他端詳了一陣自顧的說道:“仔細看看我們的眉眼確實挺像的!”

    清哲沒興趣的瞄了一眼嗤笑,“我可沒興趣與王爺攀親戚,你若是見了狐貍他大概會很感興趣!”

    宋澈不相信清哲的話,他堅信自己的判斷!“那你告訴本王狐貍在哪呢,本王還真想親口問問!”

    “我怎么知道他在哪,我又不是他爹,他去哪里還跟我報備!”清哲不滿的回答。

    林美玉也是突然來了興致,偷偷的比較著清哲與宋澈的長相。

    “好好算你的帳!”清哲突然扭頭過來對林美玉嚴聲厲色,抬手推開林美玉的臉讓她認真的看賬簿。

    清哲的力氣不算大手掌卻在林美玉的臉上發出一聲脆響,不知道前面事情的人乍一看會以為林美玉挨了一巴掌。

    宋澈見狀急眼了,放下鏡子上前察看林美玉有沒有受傷。

    “沒事,一點不疼!”林美玉揉了揉臉頰略顯難堪。

    “你這個人怎么回事,下手不知道輕重嗎?這是人臉又不是豬皮!”

    林美玉感到莫名的尷尬,宋澈這是為她打抱不平嗎,這是在說她臉皮厚吧!

    林美玉突然想到了之前清哲的猜測,便壓低聲音神秘兮兮的詢問宋澈玉佩可不可能是藏寶地圖。

    宋澈愣了愣突然大笑起來,摸了摸林美玉的腦袋打趣:“你可真是令本王大開眼界,你的想法很大膽,可是若真的是藏寶圖它可能被送人嗎?”

    林美玉恍然大悟,合著自己白白浪費了心思!

    宋澈沒有逗留太久,一來只是來看看清哲的態度,二來是想見林美玉。

    既然目的都達到了他也不在胭脂鋪浪費時間了,他還有一大堆事情沒有解決!

    宋澈很擔心父皇的身體,一有空他就會進宮探望,只是每次他去父皇都在休息沒機會見面。

    聽說父皇身體日益見好了,宋澈稍有安心卻也時常去殿前看看有沒有機會見父皇一面。

    他到了的時候聽說皇祖母在里面,因為皇上需要靜養房間里的人不宜太多,宋澈只好在殿外候著。

    “我可憐的兒啊,偏偏遇到這么個蛇蝎心腸的妻子!”皇太后弄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之后心里難受,皇后的心腸越來越黑,攪得宮中烏煙瘴氣不得安寧!

    “母后別擔心了,朕已經有辦法治這刁婦的罪了!”皇上安慰皇太后。

    “攝政王也來了,怎么不進去,是不是父皇在休息?”太子前來探看時看到等候著的宋澈。

    “是皇祖母在里面,父皇的身體不便有太多人在跟前,所以本王就沒進去!”宋澈平和的解釋。

    “這樣啊,那本太子也不進去了!”太子隨便坐下也開始等候。

    老太監到龍榻前稟告,說攝政王與太子前后來探望病情,眼下都在殿外等候呢。

    皇太后聽了直夸二人有孝心,皇上臉上的表情也是很欣慰。

    為了繼續演戲皇太后就離開了,皇上繼續躺在床上裝病。

    皇太后出來的時候叮囑攝政王與太子不要逗留太久,一來皇上需要清凈,二來朝中那么多事情還是把精力用在上面才是!

    宋澈與太子一起入了皇上寢宮,皇上故意做出無精打采的樣子來。宋澈與太子問安過后,守在床前給皇上端茶倒水,伺候的很是周到。

    “你們兄弟倆要相親相愛,父皇的江山你們要守住!”皇上掩著嘴咳嗽了一陣。

    “父皇你快好起來,兒臣還需要您的指點!”太子哽著喉嚨說道。

    宋澈也附和的說道:“父皇,兒臣年紀尚輕還需您的教導!”

    “父皇相信你們倆相輔相成,日后能讓百姓安居樂業!”

    “兒臣與攝政王一定不會讓父皇失望的,求父皇安心養病早日康復,繼續帶領我們兄弟二人上朝,兒臣還要跟父皇學習治國之道!”

    “攝政王,你出去下朕有話跟太子單獨說!”

    “是,父皇!”宋澈告退,心里隱隱的察覺到了什么。

    “太子,日后登基了可要與攝政王兄弟齊心,不要像你母后那樣的心腸!”皇上坐直了身體語重心長的叮囑太子。

    太子不知在想什么有些失神,回神之際他嘴上掛著苦澀的笑,深吸了一口氣回言:“兒臣知道父皇是親父皇,兄弟是親兄弟,可母后卻非至親!”

    皇上嘆了一聲后問道:“你什么時候知道的?”

    “小時候貪玩逃學回寢宮找母后,聽到她說兒臣是養不熟的狼崽子,還惡言詆毀兒臣生母!”

    看到太子臉上的痛苦,皇上也是心疼至極。

    皇上想起來了太子小時候很是貪玩總是逃學,突然有一天開始刻苦好學端正自己品性,原來是因為知道了自己的身世!

    “孩子,苦了你了!父皇當年知道你非皇后親生卻不能挑明事情真相,父皇是怕你要是離開皇后身邊會遭滅口,當年皇后是恨急了你母妃!”22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新疆喜乐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