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修真小說 > 鳳鑒錄 >

十八、異豹

    巨大的冰刺穿破了一道虛影,玄霄惱怒的再次用神識追捕這幾頭異豹,不管它們到底是不是會使用隱身之類的術法,原本以為它們只要逃不出神識探查,至少應對起來不會太過麻煩。???.r?a?n?w?e?na`

    但是數招過后,他們依然沒有抓道異豹的身影,甚至感覺道它們已經殺到了面前,可攻擊依然次次落空,讓人不得不懷疑是不是神識探查出了問題,還是這些異豹別有神通?

    低沉的吼叫聲一直徘徊在眾人的周圍,而屢次失手亦令人感到壓抑,每個人都繃緊了神經,催動神識探查著周圍,提防著下一次襲擊。

    “仙子,真人,你們說這會不會是某種幻體?”姬王妃揮掌凝出了十多把利刃,劃開了空氣,分散著沖向靈植叢中,但這一招依然落空。

    “如果是幻體的話,也太靈活了,而且我們并沒有受到神識攻擊。”子瀟對付巨吞時凝聚過幻體,知道操縱幻體沒那么簡單,還要提前攻擊神識,誤導對手。

    姬王妃還未回話,身邊的竇老頭呼嘯一聲,揮棍躍向守在靈植前的那一只豹子,只聽四面傳來豹吼聲,幾道虛影躍出了靈植叢,兇猛地向他撲擊而去。

    “水玄鏡。”玄霄功法一出,竇憲平身邊出現了四道冰鏡,哐啷幾聲脆響,冰鏡碎去,竇憲平抓住機會,猛然揮棍掃向左邊神識所察覺的異豹。

    靈鐵棍夾雜著地火在空中劃出一道火光,但依然沒有擊中的實感,可竇憲平卻大喊道:“朝我使用功法!”

    話音未落,他似乎就被虛影擊倒在地,竇老頭死命抓住了什么東西,大喊道:“快!”

    誰也沒想到竇憲平搏命一擊竟然是想在豹子攻擊他時,抓住一只異豹!恐怕這么搏命的辦法也只有他能想的出來,張子瀟師徒二人毫不遲疑,雷光和碎冰破空而至。

    周寧雅緊隨在后面,用手杖揮出風刃,姬王妃的飛劍亦同時而至,華陽眼中充滿了血紅色,只聽一聲怒吼,獸靈附體,仗沖向前去。

    玲瓏公主是最后一個出手的,她沒想到這位在大比時連克飛云堡的老人,竟然會使用這種同歸于盡的方式,更沒想到子瀟身邊的人幾乎都會使用功法。

    刺耳的嚎叫聲沖進了眾人的耳朵,他們終于打中了一只異豹,那只異豹在虛影中逐漸現身,棕黃色的毛皮上充滿了血痕,它暴躁地想要掙脫渾身是血,但卻死死抓住它兩只前爪的竇憲平,低下頭猛然向竇老頭的喉管咬去。

    可是竇憲平居然比它更快一步,金玄功操縱著靈鐵棍及時得擋在了它與竇憲平之間,一口下去,震的那頭異豹牙疼齒松。

    竇憲平猛地用腳蹬向異豹柔軟的腹部,但抓著前爪的手依然沒有松開,靈鐵棍在他的操控下猛抽異豹的背部,前后夾擊之下,這只異豹的吼聲越發痛苦了。

    與此同時第二波屬性功法和華陽同時殺到,剎那間三只虛影一晃而至,擋下了這些攻擊,一道虛影和華陽撕斗在一起,而另外兩只則再次撲向了竇憲平。

    “鏡碎。”那些被異豹打破的水玄鏡碎片,突然從地面飛射而起,那兩只撲向竇憲平的虛影躲避不及,被無數細小的碎片劃傷,身影伴隨著血痕慢慢顯現。

    “噬血冰鋒!”異豹身上的血液化作了許多細小的刀劍,不斷在異豹的身上割出更多的傷痕,流出來的血液也變了越來越多的刀劍。

    數道天雷亦毫不留情的劈在了三只異豹身上,與華陽糾纏的那只見勢不妙,瞬間閃入了靈植叢中,不見了蹤影,華陽一劍劈向和竇老頭廝打的那只異豹后背,本以為一劍可斬為兩端,卻在接觸到脊骨時,硬生生的彈了出來。

    但大家都沒有心思感慨這只異豹的骨頭有多硬,此時另外兩只異豹正帶著無數的血劍匆忙逃竄,為了防止失去它們的蹤跡,玄霄等人一直緊追不舍,不過奇怪的是,似乎異豹流血之后就失去了隱身的控制能力,半是虛影半是實體在靈植叢中忽隱忽現,

    看來這是一種血脈神通,一直在失血的它們無法完美運用神通,這給了所有人極大的鼓舞,一下可以除掉三只異豹,剩下那兩只應該問題不大。

    竇老頭和華陽這邊,已經殺掉了第一只,縱使異豹的骨頭再硬,可肚腸又不是鐵做的,華陽一劍刨開異豹的肚皮,溫熱的血和五臟六腑頓時噴了竇憲平一身。

    竇老頭身上那些被異豹抓傷的傷口,被異豹血一沖立刻渾身滾燙無比,他吃著痛松開了手,一腳踢在豹頭之上,匆忙取出飲水,往傷口上澆去。

    另外兩只也逃不過同樣悲慘的命運,無法通過血脈神通隱身的異豹,即使身手再矯健,在冰鋒,閃電,風刃和利劍的追捕下,等待它們的只有死路一條。

    然而這并沒有讓張子瀟慶幸,她本能的感覺到了有什么不對,她突然望向守護靈植的那只異豹,剎那間和異豹

    那黑綠色的眼眸撞在了一起,異豹伸出舌頭,舔了一圈嘴唇,三只同類的死亡似乎對它來說根本算不上什么。

    一直落后于人的玲瓏公主突然向異豹甩出一張符紙,姬王妃驚呼道:“鳳炎天符!?小公主,你是要燒光這里的一切嗎?”

    玲瓏并沒有答話,剛才的戰斗她根本沒發揮出什么力量,對他們這些使用功法的人充滿了嫉妒之情,更不愿意給凰樂城丟臉,一咬牙將上后給她的保命寶物拿出一張,只想著不要讓他們小瞧了去。

    鳳炎天符上的符印被玲瓏公主的靈氣激活,一股滔天怒火怦然爆發,巨大的bào zhà和耀眼的火光令人無法直視,耳朵嗡嗡作響,包含靈氣的強力沖擊波在草叢上激蕩起一波又一波的靈力波紋,四散的火星同時點燃了數不清的靈植。

    玄霄不顧耳中嗡鳴之聲,用水玄功撲向余火,他還是很心疼這些靈植的,雖然和異豹爭斗難免損壞它們,可是向玲瓏公主這樣不管不顧的大肆破壞,他實在看不下去。

    火焰與寒冰激起了巨大的霧氣,子瀟卻突然大喊道:“不好,迅速聚攏!它們沒事!小雅,快吹散霧氣!”

    她的神識中再次發現了四只異豹的動向,周圍的霧氣也被周寧雅的強風吹散,守護在那株奇異靈植下的異豹看上去毫發無傷,四只異豹在草叢中狂奔而來,眨眼之間便消失在草叢之中!

    玄霄陰沉著臉拉起有些恍神的玲瓏公主,迅速和大家匯合,大家再次圍成了一個圈,時刻注意著神識中的異豹的蹤影。

    竇老頭一把扯下上身破爛的衣服,赤紅的上身說不出是因為血跡未散還是方才的滾燙所致,他沉聲道:“要不讓老漢我再來一次吧!這次咱們爭取速戰速決!”

    “不!”張子瀟立刻制止了他的沖動,戒備地看著四周,“這只守護靈獸肯定開啟了靈智,我們說什么它肯定可以聽明白,而且同樣的戰術,不一定能發揮同樣的效果!”

    “這真的不是幻身嗎?”姬王妃再次脫口而出,可她的深眸卻沒有離開過倒在地上的那三只異豹尸體上,她現在到還真希望這些尸體消失不見。

    “肯定不是!”竇憲平身上的刺痛感仍未褪去,那些異豹血給了他很深的印象。

    忽然玄霄大聲吼道:“來了!天水幔。”一罩水壁從土地中豎起,玄霄雙臂一張,無數的水珠灑在空中,四只異豹的身影竟隱約可見,不過它們甩去了毛皮上的水滴,向后退了幾步,便再次消失。

    張子瀟他們也沒有赫然出手,一擊不成的話她們的隊形很容易打散,何況天水幔的效果太小了,玄霄有些慚愧的說道:“沒想道它們的血脈神通這么厲害,看來我們必須得另外想辦法了。”

    “該死,真不知道它們是怎么突然出現的,小公主,麻煩你下次不要那么沖動!”姬王妃責備的語氣讓玲瓏公主臉上火辣辣得,持劍的手甚至有些微微顫抖。

    “嘛,人有失手,馬有失蹄。”子瀟聳了聳肩,用一道神念聯系了所有人,同伴們的眼睛不禁瞪大不少,都將目光看向守在靈植下的那只異豹。

    子瀟想的辦法也許真的可行。5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新疆喜乐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