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女生頻道 > 美術生生存守則 >

第172章

    “就是你啦,穿紅色衣服的小女孩!”

    褚天舒那天穿的是huáng sè的衣服。

    她眼巴巴看著前面的那個小女孩,在萬眾矚目下走向泳池,走到小海豚的旁邊。

    撫摸它,親吻它,甚至騎在它身上繞泳池一周。

    她“哇”地一聲哭了起來。

    場子里立刻此起彼伏地傳出別的小朋友的哭聲。

    主持人及時發話了,表演結束以后,小朋友可在家長陪同下騎在小海豚身上繞泳池一周。

    200元一次。

    200元對那時候的她和那時候的爸爸媽媽來說,都太貴了。

    她拼了命地想忍住自己的眼淚,卻還是抵擋不住淚水洶涌侵襲。

    爸爸媽媽拉著她逃一樣地往外走。

    那時候她還太小,不懂得孤木的窘境和心酸,只一個勁兒掙扎著不肯離開。

    最后的轉機出現了,當天館里可以和小海豚合照,20塊錢一張。

    她不記得自己究竟排了幾個小時的隊,終于擠到了小海豚的面前。

    但她清晰地記得她小心翼翼靠近時,小海豚主動湊過來在她臉頰上留下的那個滑溜溜、帶著海腥味的咸濕的吻。

    “muma~”

    褚天舒猛地驚醒,驚訝地瞪住眼前圓溜溜的小腦袋。

    “姐姐,你好香呀。”褚天意在她臉旁輕嗅著。

    “起開。”她第一反應就是推開她。

    褚天意不高興地撅起小嘴,懨懨地坐在一邊玩自己的手指。

    褚天舒有些后悔直接那么生硬地把褚天意推開了,畢竟她是姐姐,親姐姐,按說應該對妹妹寵溺縱容才是。

    但把褚天意推開幾乎是本能反應,她不喜歡她。

    不喜歡她的理由有很多,最直接的理由就是不喜歡小孩子皮膚靠過來的滑膩觸感。

    褚天意卻是越挫越勇型的,被推開后剛自閉了沒一會兒,又堅持不懈地朝她挪過來。

    褚天舒就一個眼神瞟過去,褚天意就暫時安分一小會兒。

    周末的海洋館門口rén liú如潮,大部分都是帶著孩子來的家長。

    進館的樓梯拐角處,趴著一個衣衫襤褸、蓬頭垢面的老人,身前擺著一個缺口的臟兮兮的破碗。

    走近了才看到那個老人的兩只腳luǒ lù在外面,其中一只已經不能稱之為腳了,沒有腳趾如同一只圓滾滾的芋頭。

    “媽媽,你看那個乞丐是殘疾人!”褚天意拉著媽媽的衣角,一臉驚奇地道。

    褚天舒冷漠地瞟了一眼快速移開目光,淡淡地道:“騙子而已。”

    她以為爸媽接下來會對褚天意展開一番關于“乞丐行騙”的教育的時候,褚媽媽卻對天意說:

    “是呀,因為他年紀大了又身體殘疾,所以沒有自己生活的能力,只能出來乞討。你愿意幫他嗎?”

    褚天意懵懵地點頭。

    “吶,媽媽這里有五塊錢,你拿過去給那個爺爺吧。”

    褚天意接過錢,小碎步跑到那個乞丐面前,然后有些害怕似的停住了腳步。

    猶豫了一小會兒,她把錢放到他的破碗里,然后快速地又跑了回來,小臉紅彤彤地望著褚媽媽。

    “我們天意真是有愛心的好孩子。”褚媽媽摸著天意的頭,“這個世界上還有很多像這個爺爺一樣需要幫助的人,我們天意以后要成為厲害的人,然后幫助他們好不好?”

    天意驕傲地仰著小臉,重重點頭。

    三人牽著手往前走了,褚天舒卻像被雷電擊中了一樣,狠狠愣怔在原地。

    褚爸爸回頭問她:“怎么了?”

    “為什么?我小時候你們明明告訴我說那些出來乞討的人都是騙子!只是利用大眾的同情心賺錢而已!你們為什么不這么告訴天意?”她憤怒又不解。

    “天意年紀還小嘛,真是培養她有愛心的年紀。”褚爸爸說,“雖然這些乞丐大部分都是騙子,但是沒有必要這么早就把這個世界殘酷的真相告訴她,應該給她保留一份天真無邪。”

    褚天舒突然被一種滿溢的委屈情緒包圍:“那我呢?你們跟我說這些的時候我也只是個小孩子——”

    “你是姐姐嘛。”

    一句話澆滅了她心里繼續往下質問的yù wàng。

    就因為她是姐姐,褚天意從小到大不管是摔壞了她的東西,還是鬧騰她、欺負她,她都得讓著她。

    有誰問過她想不想當這個姐姐么。

    “你只有早點知道了這世上人心險惡,才能趕緊成熟起來,才好保護妹妹呀。”褚爸爸還在自以為是地做激勵教育。

    褚天舒冷笑一聲:“你們這樣只會教出一個傻白甜來。”

    一轉身,卻突然抑制不住眼眶里涌出來的液體。

    小學的時候,爸媽要去杭州做生意,她從那以后每年跟他們就沒多少見面的時間,早就習慣了自己生活。

    爸媽因為不能在身邊照顧她,恨不能早早把她變成一個小大人,知書達理通人情世故。

    她從小就不喜歡童話,知道圣誕老人和上帝都是假的,明白家里的阿姨照顧自己是沖錢來的不是看她招人疼愛,更知道各個天橋底下躺著的乞丐都是有組織出來騙錢的。

    很長一段時間里,她看著那些乞丐心里升起的同情和憐憫,給個一分五角的,事后都會罵自己一句shǎ bī。人躺一天掙得說不定比自個爸媽都多,拿爸媽血汗錢裝什么圣人。

    可是過了這么多年,她都已經對街邊乞丐視若無睹之后,卻要看著自己的妹妹被教育要對乞丐有愛心?

    自己給自己做那么多年的心理暗示,是多么可笑。

    有資本的話,誰不想當傻白甜,被全世界慣著寵著長大,滿世界不染塵埃只有白蓮花。

    褚天意不費吹灰之力趕上了最好的時候。

    之后一路她都心事重重沒怎么提起過興趣,最后的海洋館表演她壓根記不得上來的是海豚還是水獺。

    唯一記得清楚的片段,是最后海豚馱著褚天意繞著泳池游了一圈又一圈,褚天意在海豚身上興奮又激動地喊叫著,爸媽在一旁看著她笑。

    這么多年過去了,海洋館賺錢的方式還是老一套,只不過價格已經漲成了騎一次海豚要五百。20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新疆喜乐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