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穿越小說 > 三國末世錄 >

第239章 空襲大蛇口

    又是一天清晨,太陽剛剛從山梁那邊升起,一名朱羅兵從崖頂的軍帳中出來,用口哨吹著小調來到崖邊,解開褲子朝著崖底撒了泡尿。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猛然,他看到幾十個巨大的白色物體漂浮在空中。他以為是天神顯靈了,渾身激動的哆嗦起來。連尿液飛濺到他的腳背上,都茫然不覺。

    當那巨大的白色物體升的比崖頂還高時,他才在最近的一個白色物體下發現了吊筐,那吊筐里還有三個人影,分明是梁軍的裝扮。

    這朱羅兵驚懼的連褲子都來不及穿好,就高聲喊叫起來“敵人!…梁軍來襲了…”他的話語還未說完,一支重箭就帶著尖銳的破空之聲而來,噗的一下射入了他的胸膛。朱羅兵身形晃了兩晃,便向懸崖下掉落而去。

    這重箭自然是來自吊筐中的長弓手,每個吊筐中載有兩名長弓手,另外還有一名馴鷹人。

    在崖頂巡邏,看守鈴鐺的朱羅兵士,也已經發現了這個異常情況。報警的小鼓驟然響起。崖頂的營寨堡壘中,可以見到朱羅兵士們陸續奔出。

    他們本能習慣性的向崖邊撲去,卻不料重箭咻咻的破空而來,接二連三的被重箭貫穿身體,射翻在地上。他們這才發現漂浮在空中的龐然大物。

    朱羅軍gōng nǔ手在頭目的指揮下,迅速集結起來,將手中箭矢向這些龐然大物拋射而去,然而這些龐然大物看著近,但實際上距兩邊崖頂營壘均有七八十仗距離,遠超普通gōng nǔ的射程范圍。所以他們的攢射毫無效果。

    反倒是對方的重箭一支接著一支射來,幾乎發發皆中,每一支重箭都能洞穿一名朱羅gōng nǔ手的身體。如此片刻時間后,這兩百余名朱羅gōng nǔ手就潰敗而去,躲入營壘之中。

    吊筐中的梁軍長弓手又展開隨機獵殺,崖頂上,所有暴露在露天里的朱羅兵士都成為被狙殺目標。到了這個地步,兩邊崖頂的朱羅兵士哪還敢呆在外面,紛紛躲入營壘土木結構的掩體之中。

    這個時候,只見長弓射出的幾支輕箭,向幾個營壘飛去。這些輕箭的尾部系有一段紅色布條。過了片刻,只聽空中傳來幾聲鷹嘯,幾十只翼展六尺的羌鷲向這些營壘撲去。

    若仔細觀察,就能發現這些大雕的爪子上還抓著東西。那是裝滿石腦油的陶罐。當這些大雕飛過崖頂的營寨堡壘時,看見了紅布條的指引,紛紛丟落爪子上抓著的陶罐。

    陶罐從高空落地,自然是摔的粉碎,里面的石腦油飛濺的到處都是。這些大雕拋落爪中陶罐后,向崖底滑翔而去,不一會,就再次抓著陶罐返回。

    崖頂的朱羅軍頭目立刻警醒過來,他們冒著重箭的狙射危險,從掩體中探出身體,用手摸摸那石腦油,再聞聞氣味,已經大致猜測到對方要干什么。

    “快,都出來用gōng nǔ射那些老鷹。再派些人打水。敵軍要放火燒寨。”他們紛紛高聲叫嚷起來。

    他們話音剛落,十幾支輕火箭就被長弓手拋射而來,如同飛火流星般落在灑滿石腦油的地方。幾個營壘陸續騰起熊熊烈焰。一些朱羅兵眨眼間就變成火人,哭嚎著從營壘中逃竄出來。痛苦哀嚎之聲遍布崖頂。

    朱羅軍gōng nǔ手聚集起來,向著那些還在投放石腦油的大雕攢射。很快他們發現這行為毫無意義,而且立刻遭到那些吊筐中的長弓手重箭狙射,紛紛四散逃去。

    營壘中,一些兵士擔水救火。但是這油火豈是水能救的了的?而且山崖之上取水困難,也沒多少水可用。不一會,幾個營壘就燒成一片火海。

    長弓手向那些逃出火海的幸存者射出發發重箭,如同靶場上射活靶一般。與此同時,數以百計的山地斥候,步卒精兵攀上兩邊崖頂,揮舞著兵刃向這些殘存的朱羅兵殺來。不多時就將他們斬殺一空。

    隘口營壘中的朱羅軍并不知道崖頂的詳細戰況,但他們能聽到廝殺哀嚎之聲,以及望見崖頂冒出的滾滾濃煙,聞到木頭和皮肉的焦糊氣味。

    守將已心知不妙,再看看峽谷前的那些巨大白色懸浮物更是心驚不已。

    他立刻派出兵士沿著臨時搭設的軟梯,登上崖頂查看情況。這些軟索結成的軟梯是連接關隘營壘和崖頂營壘的唯一通道。

    這些朱羅兵士剛剛沿著軟梯臨近崖頂,幾把繯首刀就向他們迅猛扎來,噗噗幾聲就扎入他們的腦袋,尸體從陡峭的山坡上滾落下來。梁軍已經攻占了兩邊崖頂,并封鎖住了這些軟梯通道。

    朱羅軍守將心里清楚,一但失去兩邊崖頂制高點處的營壘,就等同于失去兩臂。大蛇口關隘被攻破只是時間問題。他內心焦急萬分,但想破腦袋也想不出應對之法。

    此時梁軍的大批步卒,長弓手登上兩邊崖頂。弩炮這樣的重型裝備也被巨型孔明燈吊到崖頂之上。只等高順一聲令下便對大蛇口要隘發起總攻。

    高順先讓幾個朱羅戰俘在關隘的山腳下喊話勸降。但喊了半天,隘口的朱羅軍也沒有任何反應。

    到了晌午時分,高順一聲令下,梁軍對大蛇口關隘發起了總攻。

    兩邊崖頂的弩炮將石彈,石腦油rán shāo dàn密集的向隘口處投射。頓時,隘口的朱羅營壘內,木折磚碎,土渣石屑四處飛濺。接著大火熊熊燃燒起來。

    羌鷲在訓鷹人指揮下,依舊向對方營壘投放著石腦油罐,只是這次它們居高臨下,比上午輕松多了。

    朱羅兵哭嚎著從堡壘掩體中跑了出來,重箭手立刻將亂箭攢射而去。朱羅兵身上孱弱的甲胄根本抵擋不住這些強矢,一個個被重箭貫穿了身體,哭爹喊娘的哀嚎成一片。

    這樣的攻擊僅持續了小半個時辰,朱羅兵就開始崩潰了,成群結隊從后門逃出營壘,向南潰散而去。

    前方,聚集著數以百計的梁軍山地斥候,他們正沿著陡峭的山坡,飛快的攀爬上來。幾乎未費吹灰之力便在隘口處站穩了腳跟,

    他們拋下數百軟索,成百上千的qiāng盾兵順著軟索也迅速的攀爬上來。而后前后兩股人馬合在一起,涌入已經完全失控的朱羅營寨中,大砍大殺起來…5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新疆喜乐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