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都市小說 > 我的親爸是首富 >

第六百五十八章 一鍋端掉

    秦平詫異道:“夏哥,你怎么也在這里?”

    “我怎么也在這里?”他笑道,“我不在這里在哪里?”

    秦平想了想,倒也對,畢竟這里本身就是人家的地盤。

    “不是,那你倆是咋混到一起的?”秦平一邊問,一邊走過去說道。

    “別問了,這么長時間也餓了吧,要不要吃點什么?我讓后廚去做。”夏流說道。

    秦平擺手道:“不了,我吃不下去。”

    他揉了揉自己的胸口,感覺還隱隱作痛。

    夏流說道:“不用擔心,他們跑不了的。”

    船正向著他們疾馳而去,但距離還是有一些遙遠。

    “我們追不上啊。”秦平皺眉道。

    夏流一邊吃牛排,一邊說道:“放心吧,前面會有船把他們給攬下來。”

    “記住了,到時候給我記個頭等功哦。”夏流半開玩笑半忍著的說道。

    秦平沒吭聲,咋說呢,他對這個夏流不了解,誰也不知道他說的到底是真是假。

    前方。

    易云上船后,身邊人便開始給他包扎傷口。

    “這個混蛋。”易云忍不住罵道。

    南王搖頭道:“連你都不是他的對手啊。”

    “放屁!”易云勃然大怒道,“要不是時間太短,我一定能殺了他。”

    “行了,好在我們現在已經跑出來了。”司徒莽說道,“以后就自由了,這么多年,也總算可以享受生活了。”

    “恩,自由了。”南王點上了一支煙,他遙望著背后深色的大海,心里忍不住有幾分放松。

    “后面有輛船在追我們。”正在這時候,姜老二說道。

    “這么快就能搞到船?”南王不禁眉頭一皺。

    易云冷哼了一聲,說道:“不用擔心,他們追不上來的。”

    放眼望去,距離的確很遠,一時間想要追上,恐怕還真沒那么簡單。

    “這個比東西,還他媽的不算完了。”南王忍不住罵了一句,“他要是追上來,老子非把他的腿給打斷不可!”

    易云沒有吭聲,他擺手道:“喝點酒吧。”

    幾個人坐了下來,一邊吹著海風,一邊喝酒,過的倒是快活。

    正在這個時候吧,有個小子急匆匆的跑了過來,有些慌張的說道:“不不好了。”

    “怎么了?”易云蹙眉道,“什么事這么大驚小怪的。”

    “前面忽然出現了十幾條船攔住了我們”

    一聽這話,南王、易云司徒莽等人臉色頓時都大變,他們急忙站起來往前方望去,只見前面正有十幾艘游輪,把他們堵得死死地。

    “這你媽的。”易云忍不住罵了一句。

    此時,那十幾艘船的燈光忽然都亮了起來,照向了這一艘船。

    “現在怎么辦?”司徒莽有些慌張的說道。

    “你問我,我他媽問誰!”南王罵道。

    另外一邊,秦平他們正不慌不忙的往這邊行駛著。

    “這里的風景還是很不錯的,聊個天喝個紅酒,真他媽舒服。”夏流感嘆道。

    “恩。”阿山點了點頭,“是挺舒服的。”

    “秦平,你也喝點啊。”夏流說道。

    秦平哪有心情啊,他尷尬的說道:“我喝不下去”

    “都說了不用擔心。”夏流擺手道,他說道:“走,跟我上甲板瞅瞅去。”

    緊接著,夏流便率先走了出去。

    秦平當即跟在他的身后,一同離開了船艙,來到了甲板上。

    站在這里,秦平清晰的看見前面正燈火通明。

    而南王乘坐的那條船已經被圍了起來,甚至都看不到了。

    秦平吃驚的說道:“這這是你安排的?不會你們提前都跟上面打好招呼了吧?”

    “打招呼?”夏流搖頭,他指了指前面的船,說道:“這些船,我的,都是我的。”

    “都是你的?”秦平咽了咽口水,媽的,看看人家的生活。

    “現在放心了吧?”夏流拍了秦平肩膀一下道。

    秦平點頭道:“放心了,放心了。”

    他們當即回到了船艙里喝起了酒。

    “夏哥,那船上有個叫易云的,實力很不一般,你得讓他們小心一點。”秦平一邊喝酒一邊提醒道。

    “這個你不用擔心。”夏流還沒開口呢,阿山便說道。

    秦平對阿山的話,那自然是百分百信任的,他既然這么說了,秦平也就沒啥好害怕的了。

    船開的很慢,絲毫不像是在追人,反而像是在賞景。

    大約一個小時后,他們才追上來。

    “走吧。”夏流起身說道,“我們過去看看。”

    幾個人順著這條船走了下來,在下面有一條小船正在等著。

    秦平他們上了這條小船,直直的開到了南王的那條船上。

    等走上船后,秦平便發現易云的四肢已經被打斷了,而南王他們呢,正跪在地上一動都不敢動。

    在他們面前站著五條光膀大漢,這五個人都有一個共同點,那便是身上有一個小小的紋身。

    除此以外,旁邊還站著數人,他們的手里都有各式各樣的qiāng,此刻正對準著南王他們。

    “流哥。”等秦平他們上來后,這些大漢都輕輕的喊了一聲。

    夏流微微點頭,爾后帶著秦平走了過去。

    秦平心里別提有多吃驚了,他壓根沒想到這個夏流居然有這么大的能量。

    走過去后,便有人搬過來了幾條椅子,放在了南王他們的面前。

    “夏流,我跟你無冤無仇,你為什么要這么做。”南王咬牙切齒的說道。

    夏流嘆氣道:“我這也到年紀了,就想著為社會做點什么,想來想去,好像也沒什么能做的”

    “你!”南王氣急,又不敢發作。

    他咬牙道:“放了我們,我可以給你一筆錢,你隨便開價。”

    “好啊。”夏流說道,“給我一萬個億,你們現在就能走。”

    “我”南王頓時啞口無言。

    這么多錢,就算是六大家族加起來,也絕對湊不出來。

    “夏哥,這些人都交給我處置吧。”秦平說道。

    夏流點頭道:“隨便。”

    接著,他們便去里面翻了一遍,當時他們每個人都有一個箱子,秦平他們把箱子搬出來后,便直接用qiāng暴力拆了鎖。

    這里面是一份又一份的檔案,內容呢,則是記載著個個地址,有的甚至畫了地圖。

    “這不知道得多少錢。”夏流說道,“他們這些年的底蘊,除了已經轉出去的錢之外,估計就全都在這里面了。”

    說到這里,夏流笑道:“這樣吧,我們倆人分了,一人一半,咋樣?”

    “行。”秦平本身是想直接把錢給他來著,可他又覺得,這筆錢怎么著也得回去交差,所以便答應了下來。

    最后,他們一人留下了三個盒子。

    開船把這幾個人送了回來,阿山他們陪著秦平一起護送往回走。

    “這次謝謝你了。”秦平對夏流說道,“有什么用的到我的,我一定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夏流笑道:“好啊,我等著你兌現諾言哦。”

    往回走的路上,秦平仔細的想了想,覺得這三個盒子,就交上去一個吧,剩下的兩個,秦平偷偷的藏起來,畢竟這是一筆巨款。

    “秦平,你放了我們。”南王說道,“在我們基地里還有很多欠條,價值上千億。”

    “哦?”秦平有些吃驚,“那太好了,等我回頭去搜搜,到時候幫你們討債哈。”

    這南王咬了咬牙,問道:“到底怎么樣才肯放過我們?”

    “別想了。”秦平搖頭道,“這是不可能的。”

    緊接著,秦平給國字臉發了一個短信,說人已經抓到了,讓他準備來接人。

    國字臉那頭呢,他跟秦平說:“剛好我們的證據已經湊齊了,如果不出意外,這次能把他們一鍋端掉。”14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新疆喜乐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