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女生頻道 > 重回八零:傅少的神醫嬌妻 >

第242章 不是瘟疫,是中毒 (三更)

    沈佳琪又看向杰西,“你是和我去看病人,還是獨自去隔離區里面看看!”

    杰西笑道,“我和你一起去。”

    五人分工合作。

    沈佳琪兩人跟著路加來到一個小村莊,村子不大,但空氣很好,離利巴村有二十分鐘的路程。

    村民們得知又有一個得到瘟疫,人心惶惶,臉上露出悲痛欲絕的表情。

    誰也不知道自己還能活幾天!

    因為那人得了瘟疫,所以只能讓住在豬圈里。

    當沈佳琪看到這一幕時,面容像是籠罩著一層化不開的煙霧,厲聲道,“你們就是這樣對病人的!越生病越會好好呵護!而你們又做了什么!”

    路加也是一驚,他也沒想到自己的手下會干出這種事,走過去狠狠一腳招呼過去,“快去把人帶出來!”

    那人能忍住痛,卻不敢去豬圈帶人。

    萬一他傳染了咋辦!

    這可是命!

    沈佳琪見那個人猶豫,眉間全是不屑,大步走進豬圈,冷嗤一笑,“就這么點膽子,也好意思當警察!丟了明國人的臉!”

    警察本來就是危險的職業!

    一入警局,就要把生死拋開。

    只有做到這一點,才會是個稱職的警察!

    路加又是一腳踢過去,“回頭再找你!”

    說完,立即跟上沈佳琪。

    當他們走進豬圈,看到里面的孩子時,氣得恨不得把那個人碎尸萬段。

    四五歲的年齡,黝黑的臉全被指甲抓傷了,渾身全是逗逗。

    路加瞳孔一縮,快一步抱過孩子,眼里的憤怒愈發濃郁,“這么小的孩子,居然就把他放在豬圈里自滅自生,太可惡了!”

    “我要喝水!好癢!好痛,媽媽,我要媽媽!”孩子咕噥的聲音清晰地傳進眾人耳朵。

    沈佳琪看著小男孩臉上的傷痕,扼住他的手腕,沉思道,“這不是瘟疫,這是毒,一種可以通過血液,唾沫傳染的毒!”

    路加瞪大眼睛看著沈佳琪,聲音倏地提高了幾分,“毒,村民怎么會有毒!你是不是弄錯了!”

    杰西不知道沈佳琪的醫術,所以也有懷疑的眼神看著她,“”

    學校的老師都不知道瘟疫的緣由,沈佳琪一來就說不是瘟疫是毒!

    杰西學的是西醫,他對中醫不是很了解,于是便問道,“你怎么知道的?”

    沈佳琪眉間染上幾分自信,“把脈看出來的,華國的中醫很深奧,不是你們明國人能懂的!”

    杰西,“”

    他這是被鄙視了!

    沈佳琪又繼續說道,“你要是不相信可以抽血化驗!不過,一次只能抽五毫升,而且每天要化驗三次才有用!”

    杰西化身為好奇寶寶,“為什么?”

    感覺沈佳琪懂的很多!

    越和她接觸,越覺得她是個寶!

    沈佳琪解釋道,“因為這種毒很霸道,而且早上,中午,晚上都不一樣!”

    這話一出,路加信了幾分,他連忙說道,“對,是分時間段的,早上是臉癢,中午是身子癢,晚上是痛!”

    說完,連他都驚訝了,難道真的是毒!

    沈佳琪輕輕拍了拍小男孩的臉,嘴角勾起一抹笑,從口袋里拿出一個瓶子,擰開蓋子,倒出一粒白色藥丸塞入他嘴里,“雖然不能痊愈,但能解緩解疼痛!”

    路加眼里劃過一抹驚喜,眉間的憂郁和擔憂在這一刻松散了幾分,“太好了!你還有多少藥!”

    沈佳琪拿出一瓶遞給路加,“只有這么點了!不過,你可以讓你的人去山里采一些藥,先制一批緩解疼痛的藥,讓隔離的那些村民吃幾粒!”

    路加點頭,“好!需要什么,寫下來。不過,還需要你把藥材的形狀畫出來,不然他們找不到!”

    都是外行人,一點也不懂醫,怎認識藥材!

    沈佳琪拍了下額頭,咧嘴一笑,“還是你想的周到!”

    說完,目光落到杰西身上,“你的任務就是抽血研究毒!”

    杰西拍了拍胸,“行——”

    路加把小孩送到他家,一進門就看到一名二十七八歲的年輕男子有氣無力地癱坐在地上,眼眶發紅,干裂的唇扯了幾下,沙啞的聲音帶著無盡的悲哀,“瘟疫,那么小的孩子為什么會有瘟疫!”

    那個警察得知他的孩子得了瘟疫后,不顧家人意愿就把人搶走了。

    孩子才四五歲,正是需要關心的時候,把他一個人丟開,讓他怎么想!

    他才靠近豬圈就被那個人打了幾拳,說不能靠近那地方!

    他的孩子!

    他的孩子就這樣沒人!

    他不心甘!

    路加看著青年一臉沮喪又痛苦地坐在地上,問道,“這孩子是你們家的嗎!”

    青年聽到聲音,抬頭一看,正好對上小孩那張抓傷的臉,心頭一震,激動站起身,連忙搶過路加懷里的孩子,沙啞的聲音滿是驚喜,“孩子,我的孩子!”

    路加看到青年的表情,心情有些復雜,都是那手下辦的事。

    他輕輕咳了一下問道,“你是孩子的父親嗎?”

    青年點頭,眼眶發紅,沉悶的心情明朗了幾分,抱著孩子的手止不住地顫抖著,那是失而復得的激動,“嗯,我老婆知道阿寶得了瘟疫,氣得昏過去了,到現在還沒醒!”

    路加說道,“不用擔心。你孩子不是瘟疫,只是中了毒而已。我這次來只是告訴你一聲,孩子還是要帶走的。”

    說到這,路加的臉變得嚴肅起來,一字一頓道,“不過,你放心,我們會好好對他的!”

    青年一聽說孩子要帶走,放松的心又緊繃起來,“為什么?”

    路加,“因為孩子的唾液和血也有毒,而且還能傳給別人,我們不能冒險!”

    青年聽到此話,便知道路加只是來通知他們,而不是來和他們商量的,他沙啞問道,“我們可以去看他嗎?”

    路加點頭,“可以的。”

    青年深深地看著懷里睡熟了的孩子,沉思幾秒,才不舍地把孩子交給路加,“謝謝你!”

    路加嚴肅的臉露出一抹笑,“放心,你的孩子不會有事,只要給醫生時間,肯定會把他的毒解了。這次明國醫學院又派來五個醫生,其中有個醫生一眼就看出孩子不是瘟疫,只是中毒。”

    “我想她肯定會研究出解藥,到時你的孩子就有救了!”

    青年一臉激動地看著路加,眼眶帶著濕潤,聲音帶著壓抑和哽咽,“謝謝你們!如果有什么需要幫忙的,可以隨便使喚我!”

    這番話讓路加想到沈佳琪交給他的任務,于是便問道,“你對附近的山熟悉嗎?”

    青年點頭,“熟悉。”

    路加,“這里剛好有事需要你幫忙!”

    青年,“請說!”

    路加,“沈醫生需要一批藥材,她說去山里采現場的效果更好一些,所以我想讓你帶路!”

    青年拍了拍胸膛,“好,包在我身上!”

    ——

    半小時后,沈佳琪把畫好的藥材形狀遞給路加,“一共是十種藥材,兩天內要找齊!”

    路加,“好——”

    沈佳琪離開小村莊來到利巴村的隔離區。

    守在外面的人攔住她,不讓她進去。

    “這里不能隨便出去!”

    沈佳琪把身份證明遞過去。

    那人看了一眼,“最多半個小時就要出來!”

    沈佳琪沒說話,快步走了進去。

    一出現,里面的人像瘋了一樣。

    “啊——我要出去!我沒有染上瘟疫!”

    “她是誰!為什么長得和我們不一樣!”

    “啊——你們踩到我了!”

    “嗷嗚,媽媽,我要媽媽——”

    “”

    沈佳琪看著喧鬧又凌亂的隔離區,眉頭微微皺了一下,用英文說道,“別吵,我是來救你們的!”

    這話一出,眾人瞬間安靜下來,落針可聞。

    沈佳琪又繼續說道,“你們得的不是瘟疫,而是中毒。”

    聲音剛落下,大家又紛紛大叫起來。

    “我就說不是瘟疫,那些人就是不相信!”

    “中毒,我們又沒亂說東西,怎么會中毒!”

    “中了毒,會不會死!”

    “”

    沈佳琪被大家吵得腦仁疼,面容嚴肅,聲音帶著幾分寒意,“你們能不能安靜點。先聽我把話說完!”

    大家立即噤聲,一個個眼巴巴地看著她。

    沈佳琪耐著性子繼續說道,“我們的人會給大家抽血檢查,你們一定要配合。還有一個就是,不能隨便吐痰,更不能讓血流出來,不然會中毒更深!”

    “那我們要什么時候才能出去!”有人問道。

    沈佳琪,“等我們研究出你們的毒,制出解藥就可以出去了。不過,這么多人擠在這里也不是辦法,我會讓人多搭幾個臨時木屋,到時五人一間屋!”

    說著,又掃了下擠在一起的眾人,“你們站起身,小孩站一排,老人站一排,年輕人站一排!”

    眾人一想到自己還有繼續活下來的機會,立即規規矩矩站在一旁。

    沈佳琪見大家還算聽話,輕輕點了點頭,先給小孩把脈。

    名字,年紀,中毒時間,就連中毒的癥狀都寫得清清楚楚。

    打開一看,一目了然。

    不過,她寫的是中文,不懂中文的,以為那是鬼畫符

    看到一半,秦海也來了。

    沈佳琪把脈,秦海做筆記,兩人配合的非常好。

    直到看完最后一個,沈佳琪才揉著發酸的肩膀,對秦海說道,“天色不早了,你讓路加明天安排人在周圍搭幾間臨時木屋,帳篷也行,五個人一起!”

    ------題外話------

    小可愛們都很高冷啊!

    要不是看到訂閱,還以為沒人看文呢!

    小可愛們,記得留言哦。

    月票什么的,都投起來!16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新疆喜乐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