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科幻小說 > 風水師詭談 >

第一百九十七章 中宮水

    “楊老弟,我們大社長可是日理萬機的大人物,他的事情忙了去了,他連我這個副社長都不愿意收,還愿意收你這個學弟嗎?再說了,你這初入風水界的級別,找他簡直就是大材小用,風水社中隨便幾個前輩就夠你學的了。”

    的確,沈江濤這次回來帶著很多事情前來,一則是想盡快將李偉身上的事情解決掉,二來他還有一個更重要的使命要去做,唐平陽只給了他半個月的時間,如果李偉半個月還不出現,他只能先去解決那只“僵尸”,如果不然,一旦它破棺而出,那一帶指不定會出現什么亂子。

    “嘿嘿,旭哥,你看,既然大社長日理萬機,那你收我為徒,我跟你學怎么樣?如果我要是和其他普通的前輩去學習,那我姐這層關系豈不是白白浪費了?怎么說我這個校花老弟也得享受個不同待遇吧?”說著楊延輝將一個小玉瓶塞到了余旭手里。

    余旭一摸這個玉瓶,頓時一愣,他悄悄看了一眼沈江濤,見沈江濤正在一處巡視地方,絲毫沒注意到楊延輝的動作,隨即他連忙將玉瓶收好。

    剛才他一摸到玉瓶的那一剎那,立刻就能斷定,這個玉瓶是一個古董,憑借這么長時間對古董的研究,一般的古玩他還是能夠摸出來的,收起玉瓶,他暗自欣喜

    “嘿嘿,我怎么給把這茬忘了,楊桃是大家族子弟,這楊延輝既然是她表弟,自然家業也不小,看來收他為徒還能撈不少的古玩。”

    收起心思,他干咳幾聲,清了清嗓子說道“你這個人天資還是不錯的,手腳也算利索,那我就勉為其難,收你為徒吧。”

    楊延輝一聽這話有戲,連忙道謝

    觀察了半天時間,沈江濤基本上將游戲廳的總體布局規劃完整,下午的時候,他叫來風水社的人把所有的游戲機堆到了一進門最西邊的那堵墻里,高高的幾乎堆成了一座小山,如此一來整個游戲廳就變的更加寬敞,由于斷電的問題,對這里過高的陽性能量也進行了限制。

    緊接著,沈江濤利用各層關系從學校里找了將近三百多名女生來到游戲廳,這些女生有高年級也有低年級,風水社的女生基本上也有一大半前來,當然另外的人并非不愿意來,而是沈江濤要找的女生必須是五行木命,所以并非所有人都滿足這個條件。

    “學弟,這點衛生需要打掃三天?”其中一名身穿深藍色暗領夾克上衣的大三學生問了一句,眾人也有和她同樣的疑惑,沈江濤請他們來的時候說是要她們幫忙打掃衛生,因為女生做家務比較細致,其他之事并未透露。

    并且,如果能從五點堅持到九點,這樣連續三天,沈江濤會給他們每人五十塊錢作為報酬,不過現在看來,雖說游戲廳比較大,但總不至于三百人連續打掃三天吧?

    沈江濤微微點頭,說道“辛苦大家了,我要這里干干凈凈的,所以需要多打掃幾遍,一旦三天過后,如果你們要錢的話,盡管在楊桃那里去領,如果不想要錢,后面的游戲機可以任選一臺搬走。”

    沈江濤沒有解釋太多,說完之后,來到楊桃面前,輕聲問道“轉讓的事情辦妥了嗎?”

    楊桃點了點頭,將昨天那份合同拿出來遞給沈江濤,接過合同在其上掃了一眼后,微微一點頭又將合同還給楊桃,“抓緊時間去房產把戶過了”

    五點的時候,沈江濤帶著余旭和楊延輝來到了游戲廳外,里面所有事情由楊桃負責。

    “余師父,這個游戲廳每天五點不是有那什么我姐她們不會有事吧?”楊延輝有些擔心問道。

    白天的時候他倒是絲毫沒有顧忌,畢竟老板說每天五點以后游戲廳內才不能留人,現在已經是這個點,他很擔心楊桃出事,雖然平時楊桃管著他,但畢竟那是她姐。

    “放心吧,你姐不會出什么事的,我的傻徒弟。”余旭長舒了一口氣說道。

    “為什么?”

    “你有沒有發現,既然游戲廳里每天五點的時候會出現怪事,那老板為何每天都沒事?”

    余旭的反問讓楊延輝有點摸不著頭腦,思索半天后他突然臉色大變,露出了不可思議,驚呼了一聲“難道老板在說謊?”

    余旭一攤手,露出失望之色,說道“傻徒弟,如果老板說謊他會把這么好的游戲廳虧本賣給我們?做夢呢吧?”

    “那是為什么?”楊延輝撓撓頭,更是疑惑起來。

    楊延輝的問題讓余旭有些頭疼,所謂拿人家的手短,吃人家的嘴軟,余旭收了他的玉瓶,即使不想與這個風水文盲解釋風水方面的東西也只有硬著頭皮說下去,誰叫他拿了人家的古玩呢。

    “因為這位老板是木命,游戲廳最中間處的那個小洗手間你應該發現了吧?”

    楊延輝目光閃動,看著余旭連忙點頭稱是,一上午他還在那里打了很多款游戲呢。

    “表面上這個洗手間看起來很方便四周的玩家去,但洗手間位居中宮位形成了中宮水,乃是風水中的大忌,一個房子的中心地帶即代表人體的心臟,而廁所又是污穢之地,長時間居住對心臟有強烈的作用,如果這里老板換做是其他屬性的命,恐怕早就得了心臟病。”

    “中宮水?五行?木命?師父,為什么偏偏木命就沒事?”一連串問題從楊延輝口中蹦出。

    聽聞此言,沈江濤輕笑了一聲,對余旭說道“呵呵,余旭,你攤上這么一個徒弟,我想這輩子你也夠受的了。”

    余旭也是一臉的無奈,對于風水中最基本的陰陽五行都不知道的“文盲”徒弟,教起來何止吃力這么簡單?簡直就像是登天一樣。

    他右手伸進褲兜里,摸了摸那個玉瓶,惆悵的臉頓時又變的喜慶起來,他平生很喜歡古玩,只要能得到古玩別說是登天了,就算是讓他下地都可以。14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新疆喜乐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