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科幻小說 > 暗月紀元 >

第二百四十九章 松果體

    “所以,你需要我的骨髓,對嗎?”

    唐凌這樣一句話,讓洛嚴沉默了,他的思緒在這一瞬間飄得很遠,穿越了空間,穿越了時間,到了十六年前的那個冬天。

    依舊是赫爾洛奇山脈。

    在它最大的一條支脈,麥利金分脈。

    那一年的冬天,洛氏流浪者營地選擇在這里扎營。

    這一年的冬天似乎分外難過,風急雪冷,所有的野獸都藏了起來,饑餓而強大的高級變異獸和兇獸則滿山亂竄,尋找著在冬日為數不多的食物。

    洛氏營地幾乎每一天都要經歷苦戰,才能勉強維持著生活。

    而更好的扎營地?不要想了,這樣的季節離開了現在的扎營地幾乎是寸步難行。

    這樣的情況幾乎是持續了大半個月,那大半個月幾乎是洛嚴最難熬的日子。

    親人們故去了大半,身邊只剩下弟弟和妹妹,當時他們才15,6歲,還為成年。

    妻子好不容易生下了兒子,可是兒子生來就先天不足,瘦弱的像一只小貓,就連每天的哭泣聲都像是貓兒在shēn yín,并且哭了不了幾聲。

    外憂內困,幾乎要壓垮了洛嚴。

    他還記得那個時候日子,每一天他要精神飽滿的面對營地里的每一個人,帶領著他們戰斗。

    而每一次戰斗絕對都要面對犧牲。

    疲憊的戰斗歸來后,面對的是妻子憂愁而隱忍的雙眼。

    就連那個時候的對話,都還記得清楚。

    “離兒今天吃東西了嗎?”

    “還是只能喝下一些奶水,稍微喂一些肉糜糊糊就會吐出來。”

    “這怎么行?他都一歲了,只靠奶水,營養會不足的。”說話間,洛嚴抱起了洛離。

    一歲的男孩子,強壯一些的抱在手中都會有沉甸甸壓手的感覺了,可是洛離卻不比一只貓兒重多少。

    “沒有辦法,而且一天比一天喝得還要少一些。”妻子強忍著淚意,有什么比一個母親看著年幼的兒子一天天衰弱下去,卻無能為力來得更加折磨?

    可她不能在丈夫面前發泄情緒,因為丈夫肩負重任,每天面對的都是戰斗,生死,守護

    “我明天想想辦法,看能不能弄來比洛奇雪云豹的奶水。另外,有人在林中發現了一個蜂窩,如果明天的戰事不激烈,我去弄一些蜂蜜,如果有蜂王漿”洛嚴說話間,洛離哼哼了兩聲,弄得洛嚴心中一陣絞痛。

    他連用力一些擁抱兒子都不敢,一歲的小家伙啊,機靈一些的都會斷斷續續的說一些話了,強壯一些的都能跑上那么幾步了,畢竟是紫月時代的孩子,比前文明的來得強大。

    可是自己的兒子,到現在還不會跑不會說,只能虛弱的躺在嬰兒床上哼哼,自己這個做父親多沒用,才會這樣束手無策?

    如果,如果自己能夠看懂族學里留下的關于醫術的東西,是不是就

    洛離背著妻子,又喝了一夜的酒,自責內疚焦慮,加上每一天無法確定的明天,要死多少人?又會面對什么樣的獸類,變異昆蟲?

    他要崩潰了!

    可他還不能崩潰,他必須撐起這個營地,這個家,還要教導尚未成年的弟弟妹妹。

    他只祈求這一年冬天快一些過去,他總覺得只要熬過了冬季,待到春暖花開的時候,一切就會好起來,包括洛離。

    但這一年冬天真的很漫長啊,漫長到每一天中的每一秒都是煎熬。

    直到21天以后,有一支強大的隊伍也來到了麥利金山脈扎營。

    那是龍軍。

    他們扎營的地方離洛氏流浪者營地就只有300米不到。

    可是,那是一群自律且可愛的家伙。

    在冰雪之中,他們能裸著上身,用冰涼涼的白雪痛快的搓澡。

    在寒涼的夜色中,他們能升起火堆,自娛自樂的載歌載舞,一壇子酒從圈子頭遞到圈子尾,每個人還能假裝喝得無比滿足。

    他們來了,困擾著洛氏營地的戰斗就沒有了。

    那是一群瘋子啊,每一個都無比的勇猛,每一次廝殺所有的人都搶著去。

    讓洛氏營地焦頭爛額的高級變異獸也好,兇獸也罷,在他們看來簡直不夠盡興,總是三下五除二就能解決戰斗。

    “嘿,你們也分去一些肉食吧。營地那么多人呢!”龍軍扎營的第二天,有一個男人來拜訪洛氏營地了。

    洛嚴一輩子都忘不了第一次看見那個男人的場景,一個人走在雪地里,單手舉著起碼有上千公斤的大半頭兇獸尸體。

    雪地里除了兇獸尸體滴滴答答落下的血跡,他的腳印竟然只有淺淺的一層,不注意根本看不出來有人走過。

    在洛氏營地如此大敵的氣氛之中,他在營地外放下了那頭兇獸尸體,他開口笑著說的第一句就是這樣。

    洛嚴當時就站在人群的前方,他將那個男人看得清清楚楚,黑色的頭發,黑色的亮晶晶得雙眼,臉上有兩道傷疤,但并不猙獰,只是為他清秀的臉增加了幾分成熟。

    他的嘴角周圍全是青黑的胡茬印記,嘴角卻一直上翹,帶著若有似無的笑容,連帶著眼睛也跟著瞇著,有些浪蕩不羈,有些親切,又有些莫名的調皮得感覺。

    這面貌如今想起來還是如此的生動,跟眼前的唐凌重疊起來,有五分的相似,特別是那一雙亮晶晶的眼睛。

    相識,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的。

    之后,洛嚴很快就知道了這個男人叫做唐風,是龍軍的首領,在龍軍口中是一個充滿了傳奇色彩的,很厲害的男人。

    厲害嗎?從來不問世事的洛嚴沒有概念,在那個時候對于龍軍洛嚴都沒有什么概念。

    他只知道,唐風很親切,很隨和,而且是一個極其吊兒郎當,口花花的家伙。

    龍軍的人被他捉弄的懶理他了,他就會提著一壺酒,幾斤肉來找洛嚴喝酒。

    因為他的存在,洛氏營地的冬天再無煩惱。

    沒有戰斗,不缺食物,甚至實力都得到了提升,因為那群龍軍是非常的好為人師。

    有時候,甚至洛嚴的弟弟妹妹他們也代為教導了,當然僅僅是教導修煉方面的事情。

    就算如此,也比洛嚴親自教導好,因為弟弟妹妹提升的飛快。

    洛嚴的重壓少了大半,所以洛離成了他唯一的憂愁,在有一次酒后他忍不住對唐風訴說了自己的愁苦。

    “如果你相信我,把兒子抱出來我看看吧。沒有關系,他是男子漢,就算出生再孱弱,也經得起一小會兒的風雪。”唐風如是說道。

    洛嚴莫名的很相信唐風,就因為唐風的一句話,他將幾乎從來沒有抱出過屋子的洛離抱了出來。

    唐風細細的給洛離檢查了一邊,掰開眼皮,掰開嘴,摸摸肚子,捏捏手腳。

    看起來就像一個江湖騙子,但洛嚴分明感覺到了唐凌在做這些的時候,身上傳來了一股淡淡的能量波動。

    “問題不是那么樂觀。”唐風將洛離交給了洛嚴,然后非常嚴肅的說道:“我需要收集他的幾滴血,你愿意嗎?”

    “好的,沒有問題。”實際上,洛嚴懷疑洛離能承受抽上一滴血嗎?可是沒辦法不信任唐風這個家伙啊,他身上就是有一種莫名讓人信任的氣質。

    唐風回去拿了一個玻璃管子,真的收集了洛離幾滴血液。

    在這個過程之中,唐風至始至終都沒有給洛嚴說過,洛離的身體如此究竟是為了什么?

    而接下來的兩天,唐風沒有出現。

    等到他再次出現時候,已經是第三天的下午了。

    “你兒子其實是一個天才。”這是唐風見到洛嚴以后說得第一句話。

    “你說什么?”洛嚴覺得唐風在和自己開玩笑,自己那瘦弱的和貓兒一樣的兒子是天才?

    “他真的很天才,天才到可以進到這里來。”唐風揚起了手中的一本書。

    洛嚴那個時候以為是書,后來才知道那一本所謂書模樣的東西,就是真正的火種名單。

    唐風說過,這是他一生之中最貴重的兩件東西之一,當然另外一件是什么,洛嚴是不可能知道的。

    關于那火種名單,洛嚴至今都有非常深刻的印象,那是一本華麗到無法形容,也怪異到無法形容的書冊。

    封面是深藍色,仔細看去,若有無數的星辰在流動,如夜空,如宇宙。

    翻開第一頁,是一頁由紫色的晶體構成的書頁,上面什么都沒有。

    這紫色的晶體后來洛嚴想到了萬能源石,用萬能源石打造一本書頁已經非常奢侈了,可這個結果又被洛嚴給否定了。

    那不可能是萬能源石,即便萬能源石都沒有那樣純粹的紫,能量波動也沒有那種宏大的感覺。

    第一頁后,是十頁像鉆石一樣的書頁,同樣也沒有任何的字跡。

    接著是鉑金書頁,黃金書頁,銀色書頁和銅色書頁。

    就這樣莫名其妙一個字都沒有的,又顯得異常貴重的書頁構成了這一本火種名單。

    所以,唐凌拿出那么一頁,洛嚴根本就不吃驚,比起真正的火種名單,那只是其中一頁,而且是不那么寶貴的一頁而已。

    總之,在那一天,唐風第一次在洛嚴面前拿出了火種名單,也第一次給洛嚴說清楚了他兒子的問題。

    “你兒子擁有非常強悍的基因鏈,基礎屬性就達到了七星。這是什么概念,需要我給你解釋嗎?”

    “但這并不是關鍵,關鍵在于你兒子的天賦!他是一個擁有極強第六感的人。簡單的說,嗯,我該怎么給你解釋呢?這種第六感,也可以叫做靈感。”

    “這種天賦發展下去,他的松果體。”唐風指著眉間往上一點的位置,接著說道:“就是這個東西,會異常的強大。他可以看見不同尋常的世界,就比如說天地萬物都有自己的氣息,氣場,他可以看見這些,明白嗎?”

    “這個天賦真的很強大,雖然你聽來很雞肋。可是,等到他的松果體成熟了,按照古華夏的說法就是‘天眼’打開了,你就知道有多么的厲害了!”

    “然后呢?”洛嚴聽得迷迷糊糊,但他模糊的有感覺,這和他的家族有關,和他的族學有關。

    “然后就是,如此強大的天賦,我該怎么解釋呢?總之,就是你兒子現在的身體承受不起。”

    “唔,古華夏從來都將就平衡。一個人身體里有很多微妙的平衡,被打破了總有其后果。如果一個人太過體熱,那就是火氣強,會因為這火氣生出許多關于‘熱’的病。這就是一種平衡。”唐風努力的解釋著。

    洛嚴卻似笑非笑的看著唐風:“你等我。”

    唐風就真的呆呆得等著,也不問洛嚴為什么突然就打斷他的話,讓他等著。

    過了一小會兒,洛嚴拿著一本書冊出來了:“這是我家傳族學的一部分復制本,你所說的平衡,這上面說得更加清楚。”

    “有這樣的書?”唐風感覺非常的吃驚,他快速的接過這本書,如饑似渴的翻看了起來。

    結果越看越興奮,越看越認真,直到洛嚴不得不打斷他:“唐風兄,你是讓我喜歡的人,如果你想看,我可以將族學的一部分借給你。但是我無法全部借給你,這是違背族訓的,除非”

    “我如果能救你兒子,那我能全部看嗎?”唐風的臉有些紅,他不好意思的抓著后腦勺,低聲的解釋道:“其實,你不給我看,我也會救你兒子。可是,真的是太有趣的族學,我忍不住想要學習,想要研究。”

    “哈哈”洛嚴下意識的笑了,然后又愣住了:“你能救我兒子?真的嗎?你能救我兒子?你如果真的能救洛離,我將族學給你參考,就算不得違背族訓,因為我家的族訓也明確的寫過,有恩必報,這是救命之恩。”

    “真的能救!你看,你的族學里就有線索,人最大的基礎是陰陽平衡。陽我們可以理解為**,陰可以理解為精神力,意志,自我意識綜合起來的東西,我當然不知道這是不是靈魂。這個無法證明,不過洛離強大的就是陰,是精神力分支的一種,因為太過強大,平衡被破壞,所以他幼小的身體就承受不住了。”唐風認真的說道。

    “那怎么救?”族學上關于這一點,可沒有明說什么。

    “怎么救?靠我來救!”唐風如是說到。7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新疆喜乐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