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修真小說 > 武俠諸天行 >

第四百八十七章異變

    一休大師突然插嘴,“千鶴道長,你為什么不拆掉這帳篷,讓它吸收多點陽光,減低點尸氣?”

    千鶴道長一聽,往帳篷上一看,一想也是這個道理,“你說的對,多謝大師提點。▲≥八▲≥八▲≥讀▲≥書,.√.≧o”

    旋即對著自己四個休息的弟子大聲叫道,“東、南、西、北,把這個帳篷拆了。”

    四個弟子異口同聲地說了句,“是”,就湊到棺材旁邊,要將帳篷給拆了。

    眾人的舉動引來了服侍那個轎子上小王爺的娘娘腔烏侍郎的注意,他揮舞著手帕,一副陰陽怪氣的樣子,盛氣凌人地說道,“喂喂,為什么拆帳篷?”

    千鶴道長正在跟四個弟子一起拆帳篷。

    四目也從屋里走了出來說道:“殭尸的尸氣太重,而陽光剛好可以降低尸氣。”

    烏侍郎“啊”的一聲,“是這樣呀,那就拆了吧,小心點。”

    得到烏侍郎允許的千鶴道長走了過來,指揮著四個弟子動手。

    “千鶴道長。”李昂開口了。

    “什么事?小兄弟”千鶴道長疑惑地轉過身子。

    “道長,現在是夏天,陽光雖然猛烈,但是雷雨天氣也是說來就來。我看這天象,指不定很快就會下雨。到時候,雨水沖刷掉墨斗線,那就遭了…….”李昂一副“設身處地,為你著想”的樣子。

    一休大師的臉不自覺地黑了下來,李昂這話不是在打他臉嗎?

    一休大師在這部電影雖然是和尚身份,但卻一點和尚寬宏大量的心腸都沒有呀,反而更像是一個六根不凈的老頑童,跟四目道長斗得不亦樂乎!

    就像原劇中四目道長吃了烏侍郎的癟后,一休大師還笑著冷嘲熱諷了四目道長一次。

    千鶴道長聽了,沉吟不語,看了看天象,又看了看被拆掉的帳篷,躊蹴不決。

    “天氣哪會說變就變,李昂小兄弟是不是過于杞人憂天了?”不知道為什么,一休大師就是忍不住反駁李昂。

    李昂聞言冷笑,“天氣一變的話,那個時候重新架帳篷就來不及了。”

    李昂說的很有道理,但一休大師的臉面也不好隨意反駁,千鶴道長一時陷入為難中。

    “師叔,糯米呀。”這時家樂拿了一包糯米過來遞給千鶴道長。

    “謝謝師侄的糯米了。”千鶴道長笑著致謝。

    “師叔客氣了。”家樂爽朗地說道。

    這時那個娘娘腔的烏侍郎又叉著腰,裝腔作勢起來,“誒誒誒,該啟程了,還講那么多干什么?”

    說著就招呼起他身后的兵勇,沒好氣地道,“啟程了,啟程了。”

    眼看著劇情按照電影一樣發展,李昂又努力了一把,“千鶴道長,我看天氣,不出半個時辰就會打雷下雨,這里前不著村后不著店,一下雨就來不及了。”

    李昂也是看千鶴道長為人不錯,最后自己尸毒攻心之后,寧可自盡也不想為禍蒼生,十分可敬,況且這些演員的一張張面孔看的李昂有著別樣的親切感,要是就這樣死在殭尸手下,實在是太可惜了。

    一休大師聽到李昂這話也沒有出聲,雖然他跟四目道長是歡喜冤家,雖然不夠寬宏大量,有仇報仇,但他本質的確是個慈悲為懷的和尚,哪怕李昂和他不對付,但是眼下的確是李昂的話更有道理,他到是不會為了面子繼續強爭,為了反駁而反駁。

    “這…….小兄弟你說得對,真到時候就來不及了,”千鶴道長到底被李昂給說服了,“東南西北,去把帳篷重新裝起來。〖∈八〖∈八〖∈讀〖∈書,.2∞3.↓o”

    “是。”雖然有些奇怪,但是尊師重道的四個弟子,又任勞任怨地重新裝起了棺材上的帳篷。

    “干什么?干什么?你們又在干什么?”眼尖的烏侍郎發現了千鶴道長這邊的舉動,又怪叫了起來。

    這一次,吸取了教訓的一休大師沒有出聲。

    千鶴道長掛起了笑容,從容不迫地迎向烏侍郎,“烏侍郎,是這樣子的,我師侄說等下天氣會有暴雨,怕雨水沖刷墨斗線,那時候就遭了,所以先把帳篷重新裝上。”

    “哦,這樣子呀?”烏侍郎在那里拿腔作勢。

    “烏侍郎,既然等下會下雨,那我們就在這里休息一晚吧。”

    抬轎上的小王爺一錘定音道。

    “是。”烏侍郎這個狗腿子立馬點頭應道。

    “你們都停下,都停下,今天我們就在這里休息一晚。”烏侍郎指手畫腳說道。

    那些兵勇侍衛一聽,都重新放松了下來。

    雖然千鶴道長急著將殭尸運往京城,不過那位小王爺發聲了,他也無法反對,只得走到家樂李昂一休大師面前,“不好意思了,今晚得在這里打擾了。”

    “哪里哪里,能與千鶴道長秉燭夜談,貧僧歡喜還來不及呢。”一休大師笑瞇瞇雙手合十道。

    “謝謝大師了。”千鶴道長回禮。

    “哇這么多人,那今晚這里就熱鬧多了。”家樂看著這一個個人頭,忍不住說道。

    “師兄,叨擾你們了。”千鶴道長略帶歉意地對四目道。

    “不麻煩,不麻煩”四目的微笑有些僵硬,心中卻在盤算這么多人吃一頓飯夠自己趕多少尸,而且這些人還是皇族,遭了遭了,上一趟白跑了。

    倒是其他人臉色都是歡喜的樣子,就連那些兵勇也一樣,好不容易有個歇腳之處好好休息也好,不用風餐露宿。

    李昂灑然一笑道:“留下休息也不錯,不過這里住得下這么多人嗎?”

    烏侍郎說道:“不要緊,這些人打地鋪就可以,關鍵是小王爺要照顧好,你們不會連一間房都騰不出來吧?我們家王爺愿意在這修息是你們的榮幸,不知好歹,哼!”

    四目強忍一拳打爆這個烏侍郎腦袋的沖動,轉過頭去。

    “你們誰是屋主啊?”烏侍郎又問。

    一休大師說道:“這一間是我的,那一間是他的,方圓十里就只有這里有兩間屋子,施主要是今夜要在這里留宿,便選一間吧。”

    “和尚哼,我們家王爺不喜歡和尚,不住在你家,那邊那個,對對對,就是你!吶!”烏侍郎從衣服里拿出一條小金魚,“黃金五兩,住你這里一晚,便宜你了。”

    “哎呀呀,這怎么好意思呢,留宿本是應有之意,還給錢,真是,家樂,快起準備晚飯啊!”四目眉開眼笑的接過了小黃魚。

    “好!東南西北,把棺材抬到你們師伯的停尸房!”千鶴道長等烏侍郎跟家樂談好了話,這才吩咐道。

    “是!”四個素衣打扮的道士,立刻應道,便紛紛行動起來。

    “千鶴道長,我看著天色還不錯,可以將棺材擺在停尸房外面,曬曬陽光,減少尸氣,等真下了大雨,再把棺材運進去也不遲!”一休大師心里還是暗暗存了掰回一局的想法。

    “有道理!”千鶴道長聞言又是一震,欣喜說道。

    “東南西北。”

    “在。”

    “你們按照一休大師說的做!”

    “是!”

    一休大師欣慰地笑了,可是李昂不在場,他看不到這一幕。

    這時房間外傳來喧嘩聲音,沒多久,他的房間門口就傳來一聲聲大力的啪門聲音。

    “什么事啊?”李昂打開了大門,正好看到那個酷似包租公的烏侍郎正拿著手帕,準備又要用力啪門,看到李昂突然開門一臉驚嚇的樣子。

    “嚇死我了,嚇死我了。”

    烏侍郎原本要敲門的手變成輕輕拍著自己的胸膛,一副小心肝亂跳的害怕樣子,只是這幅臉孔放在一個任何中等姿色以上的女人身上,都會有激起男人保護yù wàng的效用,如果是放在烏侍郎這個擦著胭脂水粉,留著小胡須的男人身上,那就可就相當有趣了。

    尤其是烏侍郎長得和沒有尸變的任老太爺有**分相似{他們都是包租公演的}若是任發在此,說不得還會誤以為是自家老父親又還魂了。

    暖了一會,烏侍郎才掐著蘭花指,趾高氣揚地道,“你,帶著你的東西,出來,你的房間我們征用了。”

    “哦?”李昂微笑道“這間房你們要用嗎?不是不可以,我看這孩子風吹日曬還蠻辛苦的,讓出房間也沒什么,但是你的態度有問題啊!”

    烏侍郎不得不心里暗嘆一聲,如果大清還在,你們這些狗腿子,哪里來的狗膽?

    他也不用親自過來,一聲令下,什么房間不得讓出來。

    哪像現在,還要自己親自過來。

    “我們出了錢的,黃金五兩。”烏侍郎又道。

    “道友,道友,算了算了,他們畢竟是皇家的人,今天就將就一晚吧。”四目聽到這邊的動靜連忙走了過來道“今天我和你還有家樂一間房就好了,客房騰出來給他們,給我個面子吧。”

    李昂倒是無所謂,便是幾天幾夜不休息也不會怎么樣況且他本來就是客人,既然主人四目都這樣說了,他也沒有繼續爭執的必要,微微頷首,簡單的輕點一下隨身的物件就把房間騰出來了。

    李昂來到大廳,正好遇見了居中協調的千鶴道長。

    “道長。”李昂打了一聲招呼。

    千鶴連忙還禮,剛剛四目簡單的和他說了一下李昂的本領,他這才知道為什么這個年輕人自己的師兄如此重視,連忙還了一禮,不敢再叫小兄弟說道:“道友,烏侍郎他這個人就是這點不好,總愛使喚人,其實人倒是不壞,還請多多見諒。”

    “沒事沒事,沒有什么好計較的,有道是心隨境轉是凡夫,境隨心轉是圣賢,咱道比不上圣賢,卻比凡夫要多少強些,寵辱不驚,道是尋常啊”李昂輕輕說道。

    修行如何不是修心,到李昂這等修為,就算只剩下肉身之力,做個萬人敵還是沒問題的,可李昂卻從不認為自己高一等,若是他想,惹怒他的人全數殺了又如何,可是殺了之后呢?什么都沒有得到。

    若是只因為自己一時喜怒便殺人無算,自己不就成了自己以前最討厭的人嗎?

    越是修為高深,越應該約束自己的行為,否則就像李昂自己說的,禍福無門,惟人自召,當你自認為可以肆意妄為的時候,就是越危險的時候。

    在麒麟血脈作亂的時候,正是這樣的心性還有其他的原因才讓李昂沒有直接步入魔道,初心是什么,李昂還記得。

    千鶴高興的點了點頭道:“道友果然有見地。”

    李昂別過千鶴道長,來到停尸房,停尸房外,一座金棺在外面曬著太陽。

    幾個兵勇和千鶴道長的弟子在旁守候。

    現在外面吵鬧不休,他也不好繼續修煉請神術,便走近來看一看這所謂的皇族殭尸到底有什么了不起的!

    果然不一般,細細觀瞧,李昂輕輕點了點頭,雖然被墨斗線包裹,但是棺材四周還是有一股濃郁的尸氣,更為奇妙的是尸氣之中還隱含了一股威儀氣息,若是李昂所料無差,這便是大清龍氣了。

    這具殭尸的身份非同一般是皇親國戚,所以沾染了龍氣,這龍氣若是在活人身上也看不出什么效果,如今在李昂眼中,這尸氣龍氣交纏,倒是發揮出了幾分奇異的效果來了,只是似乎還少了一點催化劑

    李昂笑了笑,不以為意,也不知過了多久,外面已經天暗,傾盆大雨伴隨著狂風閃電,傾瀉而下。

    李昂抬眼就看到隔壁的停尸房外面走道上擠滿了“行尸”,時不時還有幾個兵勇從停尸房里面,抱出一具具行尸,也就是四目的“客戶”。

    金棺還在外面淋著雨,千鶴道長和幾個徒弟在雨中憂心忡忡地看著走道上指揮著的那個烏侍郎。

    李昂側耳一聽,只聽得烏侍郎一臉嫌棄地說著,“快點,快點,快點把那些尸體搬出來,迎老王爺進去。”

    千鶴道長看不過去,走向前對著烏侍郎說,“烏侍郎,能不能先讓棺材進去?”

    “不行。”

    “可是等下…….”

    “等下那些尸體搬了出來就行,現在不行。”烏侍郎掐著蘭花指,裝腔作勢道。

    千鶴道長只得無奈看著那些兵勇將尸體搬出。

    這時千鶴道長一個弟子大叫,“師傅,棺材的墨斗線化了。”

    “什么?”千鶴道長趕緊望過去,發現棺材上的墨斗線被雨水都快沖刷沒了,心里的不詳預兆就更深了。

    “千鶴道長為什么不讓棺材先進去啊?”李昂問道。

    千鶴道長聞言就是一陣苦笑,“那個烏侍郎要將尸體全部搬出來,才肯將棺材放進去。”

    “為什么?”李昂大惑不解。

    “因為那個烏侍郎說了,里面是皇親國戚,哪怕死了,也不能跟那些泥腿子住在一起。所以他一定要將那些行尸搬出來才肯將棺材運進去。”

    “這可真是他自找的”李昂搖了搖頭翻了個白眼。

    雨聲將李昂的聲音蓋住了,烏侍郎沒有聽到李昂的話,千鶴道長倒是聽見了,卻是苦笑著搖頭。

    這時一陣風吹斜雨而過,突然雨就停了。

    原本淋雨的東南西北四個人,都有些開心地說道,“哎,雨停了呀!”

    這場景李昂很是熟悉,雙目陡然圓睜緊緊的盯著金棺。

    剛好兵勇已經將行尸全部搬出走道,并來到棺材旁邊,準備幫忙四個道士推棺材。

    “好了,可以把王爺推進來了。你們小心點。”烏侍郎揮舞著手帕,道。

    “是。”兵勇應道,開始用力將棺材推進來。

    就在這時,棺材上面的尸氣和龍氣交織結合似乎也到了某個臨界點,有一股異樣的氣息緩緩流轉。

    忽然間天邊一聲炸雷,好巧不巧落在了金棺之上,也不知是這金棺上面的氣息引來天雷,還是天道有感妖邪出世以天雷消滅,只不過結局倒是一樣的。11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新疆喜乐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