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都市小說 > 強寵嬌妻:總裁很傲嬌 >

第465章 果然是要對金家出手了

    “這次,我決定放棄讓娛樂圈中當紅明星代言的慣例。”他說,“就讓設計回歸本質吧。”

    “……”冷無咎不太了解蕭釋的腦回路。

    但,相對于總是高高在上的冰合國際來說,接接地氣倒也不是什么不好的事情。

    從擺在云端的設計到放在心里的設計,這種理念也更加具有人文關懷。

    在這個賣情懷的年代,或許能行。

    “可以試試。”冷無咎說。

    蕭釋雙手放在額邊,捏了捏頭,“具體的操作,還需要你跟盛意來操作。”

    “新品設計這塊,我跟舒喻來操作。”

    “這次發布會如果能跟預料中一般成功的話,或許也能改變一下冰合國際的浮夸和和花瓶。”

    他說完,站起來,推開暗門。

    “好。”冷無咎也跟著站起來,“還有事嗎?”

    “沒有事的話,我就先回去了。”

    蕭釋的身子頓了頓,“冷無咎,你們冷家,有沒有想進軍娛樂圈這塊?”

    “啊?”冷無咎一愣。

    “這個行業的確是個暴利行業,不過我們家老爺子不太喜歡。”他說著,瞪大眼睛,“蕭釋,難道你想進那里面撈點錢?”

    “不過你也不像缺錢的人啊。冰合的錢就夠你揮霍一輩子的了。”

    “我沒興趣。”蕭釋看了看他,“如果你們想進娛樂圈這個產業的話,我可以投資。”

    “啊?”冷無咎懷疑自己聽錯了。

    “蕭釋啊,整個娛樂圈產業中,金家一支獨大,就算我們能進軍……”

    他說到這里,突然明白了蕭釋的意思。

    金家……

    那個赫赫有名的金家!

    蕭釋受傷,就是因為金家的人在黑市發布了蕭釋的懸賞令。

    還因此引起一系列的反應。

    金家不僅僅是傷害了蕭釋,還傷害了蕭寂。

    以蕭釋這種護短的性子,是絕對不允許這種情況發生的。

    他,果然是要對金家出手了。

    “你,確定了嗎?”冷無咎的臉色很嚴肅,“你可知道,一旦出手,就再也無法回頭了。”

    “更何況,那個胖子,也只是金家的一條狗而已。”

    “就算是我們老爺子那一輩,對金家出手也會掂量掂量。我們要不要先去談判?看看金家的態度再做定奪?”

    “不必這么麻煩了。”蕭釋的聲音冰冷如刀,“金家剛對我們出手,必定不是那個肥豬一人的主意。”

    “而且,除了對付金家,我覺得,預防鳳家更有必要。”

    “鳳璿可不是那種善罷甘休的人。尤其是上一次他占了便宜,又賣給了金家一個人情。我想,以鳳璿的性格,很有可能會借機利用金家。”

    冷無咎邪魅的眼睛里閃著精光,“你的意思是,鳳璿會通過娛樂圈的產業來擴大自身,然后一點點蠶食掉我們的產業?”

    “如果那個人是鳳璿的話,很有可能。”蕭釋說。

    冷無咎點了點頭。

    他一臉嚴肅地坐回去,往沙發上一躺。

    手指捏著下巴。

    蕭釋分析得很有道理,鳳璿的性格,的確喜歡貓捉耗子,然后把耗子活生生虐死的過程。

    “我知道了。”冷無咎笑了笑,“我會盡量說服老爺子。”

    蕭釋沒有再繼續說什么。

    他推開暗門,看到秦瀲滟正和衛頡圍在舒喻身邊,表情緩和了很多。

    “怎么樣了?”他問。

    “上了藥,已經好多了。”衛頡放低聲音,“她肚子疼得厲害,我給她打了安定針,現在剛剛睡著。”

    衛頡踟躕了一會,欲言又止,“那個……”

    “有個問題不知道該不該說。”

    蕭釋挑眉,“什么?”

    衛頡撓著頭,“我給她把了把脈,發現她的脈象又變了。”

    “好像,并沒有懷孕……”

    “真是太奇怪了,昨天我明明感覺到了。可今天,我試了好幾次,根本不是懷孕的脈象。”衛頡的臉色有些白。

    他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也沒有流產的征兆。”

    “身體健康,跟正常人的脈搏沒什么區別,實在太奇怪了。”

    “……”秦瀲滟額角挑了挑。

    如果是別的事情還有可能,但懷孕這種事,可以一會懷,一會沒了?

    這不是瞎扯淡么?

    蕭釋倒是不太在意。

    他摸了摸舒喻的額頭,沒有發燒,睡眠狀況良好,稍稍放下些心來,“等葉容源醒來之后再說吧。”

    他頓了頓,接著說。

    “你們兩個,是不是在這里逗留的時間太長了?”

    秦瀲滟臉黑了黑。

    過河拆橋,卸磨殺驢,大概就是說的蕭釋這種人吧。

    “是啊,我們在這逗留了太久。”秦瀲滟推著衛頡出去,“不過,你家姑娘現在不太合適做那種事。”

    “要節制哦。”

    她非常“貼心”地幫蕭釋關上門,將蕭釋的黑臉關到屋里。

    蕭釋額角的青筋跳得很歡快。

    要節制,節制個鬼啊。

    舒喻并沒有睡太久。

    衛頡大概是覺得她的身體狀態有些奇怪,不敢用太多藥。

    她睜開眼睛的時候,瞧見蕭釋正坐在桌子旁,認真地圖畫著什么。

    認真起來的蕭釋很好看,從舒喻的角度看去,能看到他完美的側臉。

    他時而皺著眉頭,時而松開,清冷的面容像是有魔力一般。

    舒喻就那么呆愣愣地看了他很久。

    直到蕭釋放下筆。

    “你醒了?”蕭釋似乎沒想到她會這么早醒過來,“感覺怎么樣?”

    “沒事了。”舒喻眨了眨眼,“衛頡的藥很管用,臉上一點都不疼了。”

    肚子也不疼了。

    她摸著小腹,總覺得葉容源那個混蛋有什么事情瞞著她。

    按照常識來推算,她的嘔吐反應,的確是妊娠反應。

    可她的身體并沒有什么異常。

    這種玄幻一般的情節,眼下也只有葉容源能夠解釋清楚吧。

    舒喻這么想著,瞧見蕭釋正盯著她看。

    “我臉上有字么?”她摸了摸臉,正面對著蕭釋的注視,有些害羞。

    臉微紅,忙低下頭。

    “啊,對了,你剛才在畫什么?”她轉移了話題。

    蕭釋拿了剛才畫的幾張設計圖,“我剛才做了一些設計圖,你看看怎么樣。”

    舒喻有些驚訝。

    她稍稍坐起來一些,拿過那些設計圖,很新穎,也很見功底。

    雖然還不是完成品,她卻能預感到這些設計品一旦發布,肯定會大火。

    “我覺得挺好的。”舒喻將那幾張看完,眉頭微微蹙起。

    “有個問題,其實我很早之前就想問了。”她說。

    “嗯?”蕭釋挑眉。

    “你先前說過,你是冰合國際和云合國際的持有者?”

    蕭釋愣了一下,點頭,“可以這么說吧。”

    “所以,你也姓蕭,蕭冰合到底是你什么人?”

    不僅僅是這樣,蕭釋的設計手法,跟那個蕭冰合如出一轍。

    “這個嘛……”蕭釋垂下眼,想著要怎么開口解釋。

    “我先前就覺得蕭冰合是你叔叔什么的。”舒喻說,“你給否認了。”

    “難道,蕭冰合是你父親?”

    她這么想著,越發覺得這個可能性很大。

    蕭釋的年紀也就二十來歲,冰合國際已經成立二十年了。

    所以,蕭冰合是他父親的可能性非常大。

    蕭釋原本在想著,該怎么給舒喻解釋這個問題。

    聽到她自顧自在說什么蕭冰合是他父親之類的話,輕輕笑了笑,沒有否認也沒有承認。

    “餓不餓?”他摸著她的頭,“想吃點什么?”

    舒喻真沒什么胃口,她伸出手,“給我。”

    “嗯?”

    “給我筆。”她輕輕笑了笑,覺得高冷的蕭釋呆萌起來非常可愛。

    蕭釋將筆遞給她,目光炯炯,“可是想到了什么?”

    “也沒什么。”舒喻歪了歪頭,“就是覺得缺點東西。”

    她一張設計稿上認認真真畫了很久,“你覺得怎么樣?”

    蕭釋挑眉。

    能夠在他的稿子上加東西的人,也只有舒喻了吧。

    這設計稿,他采用了銀杏葉的形象。

    秋天的銀杏葉通體金黃,婀娜多姿,又輕盈如蝴蝶。

    雖然整體的設計基調很普通,但仔細看去,能給人一種欲罷不能的感覺。

    舒喻在銀杏樹葉上增添了許多紋路,又在葉柄上加了一個小小的凹陷。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舒喻將設計圖紙倒過來。

    蕭釋這才發現,那銀杏葉子上的細小紋路,倒過來看,竟是一個背著行囊的,正在行走的人。

    他瞪大眼睛,“這個……”

    “落葉,我想到了離愁。所以想到了行人。”舒喻輕輕地笑著,“感覺這氣質很符合呢。”

    蕭釋平常最喜歡設計這種東西,看到這種精巧的設計,越發愛不釋手。

    “你覺得這一張如何?”他又拿來一張。

    這一張的設計比較簡單,只是一個彎彎的月牙。

    “這個也是你畫的?”舒喻有些驚訝。

    “是啊。”

    “可真沒什么技術含量。”她拿了筆,稍微在上面修改了一下。

    月牙之上,鑲嵌了一些柳葉。

    只是兩三片的樣子,比只有月牙要雅致飽滿一些。

    “月上柳梢頭,人約黃昏后。”舒喻在那張紙上畫了一個反面的。

    在反面刻畫了簡單的人影,是男女相互依偎的形狀。

    蕭釋越發驚愕。

    他平常最喜歡一些有溫度有生命的創意設計。

    相比起設計部那些精巧的設計,這種或者溫暖或者悲傷的設計感,才是精髓所在吧。

    “如何?”舒喻問。

    “很好。”蕭釋輕輕地挑著眉角,拿出第三張的時候。

    舒喻看都不看就扔到一邊。

    “我覺得我事先沒給你談好價格。”她盯著蕭釋的眼睛,“我可不是隨隨便便就給人改的。”

    “啊?”蕭釋一愣。

    “我的職位是助理,不是設計,所以這算是額外的工作。”舒喻伸出一根手指,“改一張,給我……”

    “一塊?”蕭釋問。

    舒喻額角跳的很歡快。

    好歹這男人也算是個有錢人,怎么能這么小氣巴拉的。

    “改一張一萬,價格公道,童叟無欺。”舒喻的手指在他眼前晃了晃。

    “愿者上鉤。”

    蕭釋低聲笑了笑,從兜里拿出一張銀行卡來,“要不,我把工資卡上交?”

    舒喻瞪大眼睛,“你還有工資卡?”

    她接過來,看到那卡片上的卡號嘴角抽了抽,“騙人的吧。”

    “蕭釋。”

    “嗯。”

    “你說。”她輕輕地笑著,“如果我們兩個的孩子,會是什么樣子的?”

    蕭釋微微一愣,笑得很是開心。

    “大概,會跟你一樣吧。”

    “啊?為什么會跟我一樣?”舒喻撇了撇嘴,果然還是跟蕭釋一樣才更好一些吧。

    如果是個男孩,長相如此俊美,肯定很受歡迎。

    如果是個女孩,跟蕭釋那樣,大概會是個冰雪美人。

    “我來告訴你,盛意回來了,有事要上報。”

    “情況似乎要比想象的嚴重一些。”

    “具體的情況,還是讓盛意來匯報吧。”

    蕭釋皺了皺眉頭。

    他湊到舒喻面前輕聲說,“乖乖躺著休息一下,我去去就來。”

    舒喻不好意思起身。

    她點點頭,看著蕭釋和冷無咎出門,才好意思從被子里探出頭來。

    被人撞破的感覺,實在太差勁,太令人害羞了。

    蕭釋和冷無咎走出來的時候,盛意正黑著臉坐在外面。

    見蕭釋出來也沒有好臉色。

    “這是怎么了?”蕭釋有些納悶,這個盛意的脾氣和性格是最沉穩的。

    他不茍言笑,做事認真,又話少,平常對他也是恭恭敬敬的。

    像今天這種情況,非常少見。

    “倉庫里的貨物,百分之三十被調包成了假貨。”盛意言語中有些怒氣。

    “這百分之三十已經賣出去很多,主要是電商渠道。現在輿論已經無法控制了,對我們的品牌影響非常大。”

    “這一次的事件是有預謀的,有計劃性的,性質非常惡劣。”盛意說,“雖然我已經報警,但……”

    “我總覺得事情比我們現在所看見的還要復雜。”

    蕭釋坐在他對面,“你的意思是,這件事不是普通的事件,而是有預謀的?”

    盛意點點頭。

    他平常很少生氣,也很少有這種表情。

    所以,他黑著臉坐在那,就連蕭釋和冷無咎也感覺到了壓力。

    “我覺得這背后一定有一只手。”盛意雙手交叉,“蕭總,冷總,我決定,不管付出什么代價,我都要將這只手揪出來。”

    “我需要你或者冷總的幫忙。”

    蕭釋瞇了瞇眼睛。

    他看向冷無咎,“交給你?”

    冷無咎擺了擺手,“別啊,盛意好不容易燃起來了,我們就放手吧。”

    盛意張了張嘴。

    他垂下眼瞼,“我想要一些權限。”17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新疆喜乐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