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穿越小說 > 殘明霸業 >

第505章 道歉

    聽到天浪的話,芳芷心中一沉,臉色青白交錯,口中艱難地笑著說,“呵呵,萬歲爺說笑了,清兒是清白之身,擔待不起皇上這種玩笑。”

    “嗯,是朕口無遮攔慣了,芳芷姑娘莫要在意。”沉默了許久,二人居然再無話說。

    和芊芊以外的任何女人在一起,天浪都覺著很不習慣,都說一母生九子,九子各不同,芳芷不像杜衡那便活潑,又不像徐郁青兒那般肯放下原本嬌柔嫵媚的身段兒,毫無顧忌的選擇親近想親近的人。

    按天浪的觀點,她這個人有點兒悶,又有些自矜和倨傲,以她的溫柔和知書達理,琴棋書畫樣樣精絕,可以說是大家閨秀最杰出的典型。

    只是她錯來到皇宮,爭強好勝,卻遇到了既得寵手段又高她一籌的綠色小辣椒;精絕的才藝竟然也被小辣椒給比下去了。

    至于溫柔,卻又沒完全用到自己所喜歡的男人身上,自矜和倨傲也變得有點兒扯,心思縝密又被說成是心機,如今只剩下僅有的一點兒自尊,還有比較悶的性子了。

    芳芷現在很矛盾,她感覺自己活了十幾年,簡直一無是處。

    可垂著頭不說話也不好啊,如果不是天浪洞察別人心思的手段比她還要高一籌,肯定會覺著她這是在使小性兒,可除了大明的皇后,誰又有和永歷皇帝使小性兒的資格呢?

    滿心的惆悵,終于化作眼淚,滂沱而出,芳芷實在氣不過呀,氣自己,氣不過滿心的真愛,換回來的卻是傷害;氣自己為什么會變得百無一用。

    可是她的倨傲又使她不能像歷史上那些有野心的女人那般,三十六計試過了沒用后,索性便以美色侍君王。

    芳芷不美嗎?她真的極美,又有一種素雅沉靜的氣質,不帶一絲的煙火氣息,超凡出塵,卻又孤芳自憐。

    說她是公主病嗎?她又并不矯情,只是此前的爭斗,讓她在帝后的心中都留下了梗,以至于讓天浪反而有些矯情的帶著有色眼鏡在看她。

    如果是個多情種子,憐香惜玉的,八成這會兒定要把她一把攬過來好好疼惜一番,可天浪不會,他今天對芳芷說的話,都是為了芊芊。

    他想把芳芷心中最后的一絲倨傲也抹掉,讓她日后不敢再對芊芊起歪心思,后宮也才能長遠的處于和睦。

    “你哭的是什么?這便是你想要的生活,你想要柳州朕的身邊,你得到了,朕也不會冷落于你,只要你誠心尊敬皇后,事事聽命輔佐于她,哪怕不是如此,就像徐郁青兒那樣,挖心剖肝的對她也好啊,既然你接受了這種結果,便應該接受皇后在朕的心中比朕自己的命還更重要的這一事實,如果繞不過這個坎兒,痛苦的只能是自己。”

    “不,皇上誤會了,妾心中早已接受了這個事實,皇后的身份以及她在皇上心中的位置,還有她的方方面面,在妾看來,是一生都可望不可及的,萬歲爺以為妾太過聰明,可是妾反應慢著呢。

    當時皇后娘娘沒出現時,妾以為自己這輩子既然有緣服侍皇上,就會成為皇上身邊最得力的助手,幫你打點后宮諸事,好讓您放心去攻略天下。

    直到皇后娘娘出現在您身邊時,因妾的執拗,還是一時沒有轉過彎兒來,但是請皇上相信,一旦妾轉過這個彎兒后,以妾對皇上的拳拳之心,愛慕之情,妾一定會甘心伏低做小,伺候皇上和皇后娘娘一輩子的。”

    昨夜的杜衡,并沒說清楚她心中的愛是什么,可芳芷不用去問,她非常清楚她愛的是誰,還有愛情到底是什么,也許她沒經歷過,也許她的理解也未必對,但她就是知道。

    天浪有些過意不去了,畢竟一個一直深愛自己的女人,又從來沒有做過太出格的事兒,自己憑什么這么欺負一個女孩兒家呢?

    “這么說你接受目前的身份,不是想以這個身份做起點,日后實現你的目標了?”

    “妾能有什么目標啊?就算是沒有皇后娘娘,皇上要在家姐與妾之間立一個做皇后,也會選擇家姐,而不是妾,妾當然也會讓給家姐的。”

    “那你為什么還哭呢?”

    “人家就是想哭嘛,第一次獨處,您竟一點都不留余地的讓妾在您面前體無完膚,妾只是覺著太丟臉了,皇后娘娘我爭不過,也不再存爭的心思,可您不但不在今天稍微讓一下我,連下棋都不讓我贏!”

    天浪徹底無語了,倒真是自己太過小氣量了,對一個深愛自己的女人,縱然不能回饋更多,又怎么連下盤棋都要給人家偷偷來個六連,還頗為嘲弄的拿手指點給人家看,這若是芊芊,恐怕早就和自己鬧開了,而且自己還得巴巴地去哄人家。

    可芳芷也是個小女人啊,自己難道就不能讓讓她嗎?還大言不慚的在人家女孩子第一天和心上人單獨接觸,懷揣著夢想的時候對人家無端說教,簡直是有夠欠,更是有夠賤的。

    “要不咱倆再來十盤兒,朕保準讓你贏的稀里嘩啦!”又覺這樣說又是輕賤了她,連忙起身補救,芳芷眼中的泄洪閘口又要大開,天浪依然走進前來拿出絲帕給她,“好了好了,都是朕的不是,朕向你道歉。”

    芳芷抽噎著止住哭泣,嘴巴卻仍然慫拉著,烏央道,“謝皇上,芳芷自己來吧。”芳芷接過天浪的絲帕,漸漸恢復了絲絲柔柔的氣息,眼睛竟只這一陣,便腫了一圈兒。

    “弄臟了皇上的絲帕,妾拿去洗凈了再換給您吧。”芳芷不漏痕跡的將絲帕攥在手中,狡黠的淚水在眼眶里明滅著。

    天浪不僅明了,芳芷的箱子里,不知放了多少繡著各式花樣的絲帕,除了少許是繡給女兒家自己的以外,大多都是繡給天浪的,聽宮人們說她每天做的最多的事情便是刺繡。

    如她這般的大家閨秀,一旦成聘或是嫁人后,不管和夫君是否兩情相悅,便都喜歡給夫君繡東西,絲帕、荷包、鞋子,甚至大件兒的錦緞袍子,她這是已經把自己當做她的媳婦了。22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新疆喜乐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