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修真小說 > 修仙別看戲 >

第六百九十九章 對峙

    寧夏愣是沒反應過來,右手縮了縮,重寰劍身上延伸出來的光罩也隨著她的動作移動了下。

    她環顧一周,驚訝地發現自重寰劍身四射出一層薄薄的靈氣罩,手掌處有細微的靈氣流動,在流向劍柄。

    寧夏心念一轉,擴大靈力輸出。果然,這層靈力光照隨之微微發亮,隨著靈力增幅也隨之加強。

    她下意識想伸出手去觸摸這個靈氣罩,觸手處粼粼微波,頗有彈性。那靈氣層隨著她的指間凹陷包裹著,寧夏能感覺到從指間傳來的反向抗力。

    這……

    自己臨急發出的那道防護雖是遲了,但幸好……總之,謝天謝地,寧夏撐住了。那道攻擊可是沖王靜璇去的,她靈力低微又有傷在身,若是擊中都不知道會出什么事兒。

    林平真可不想好好來參加盛事變成他門中子弟的橫尸地。

    他隨即沉下臉來:“太和真人,這是怎么回事?貴宗弟子緣何無故攻擊我門中弟子?還請道友能給我等一個交代。”

    林平真作勢將寧夏兩人拉到后邊,神色嚴肅地緊緊盯著史海生后背處,也就是戚葳蕤的方向。

    他反應不及,可眼睛可沒瞎。那歸一門女弟子稱著他們交談無法顧及的當頭偷偷摸摸襲擊,等他反應過來,那攻擊已經沖小夏跟王師侄去了。若不是寧夏自衛即使,不但王靜璇,連帶寧夏也可能會被搏擊。

    如此行事,當真可恥。

    他有聽說過歸一門的作風亦正亦邪,但沒想到他們行事如此百無禁忌。隨意對同道弟子出手,還是襲擊,看著這架勢死手無異。這都是什么人?

    林平真不禁也懷疑起據說是來道謝的史海生。不是,你在前腳感謝別人救命之恩,下一刻門中的弟子就朝著人下死手。這操作也太fēng sāo了吧?讓人想不懷疑都不行。

    心念一想康,林平真渾身都戒備起來,劍也隨著主人半出竅。然后五華派的陣營一片鏗鏘聲響應,所有人都隨著自家師叔寶劍出鞘,整齊地可怕。連帶著寧夏也忍不住出鞘了重寰劍。

    劍身似乎在表達自己的興奮之意一樣熒熒發光,忽閃忽閃的,寧夏恍惚間似乎感覺到這把長劍體內的脈動,仿佛在應和她胸腔的心跳鼓動著,生機勃發。

    五如此,現場似乎已經演化成對峙了。鬧得十分難看,就差一個導火索就會徹底引爆這一群人。

    那些原先默念著要看戲的人終于如愿了,以這樣意想不到的轉折方式達成心愿。

    偌大的宴會廳鴉雀無聲,原先在敘舊、議論、言笑晏晏的修士不自覺收了聲,都在看著中間這場鬧劇。原先還在偷偷摸摸看的現在已經在光明正大地圍觀了,許多與這兩宗不合的門派頗有些幸災樂禍的意味。

    “我……”太和真人啞口無言,他的臉色也難看得緊,他攥住側身半步的女孩兒低聲怒道:“葳蕤,你在胡鬧什么?!”

    “是你,為何無緣無故對同道出手!”他臉色蒼白的對林平真告了聲歉,攥著戚葳蕤的手,力道極大又要強忍著不傷及對方。

    戚葳蕤這時候才抬起頭來,她感覺到體內的靈脈同時也被師兄封住,大約是怕她再出手,強忍著身體微顫。她的眼角布滿紅絲,眼睛有些無神,眼眸里俱是噬人的惡意,直直射向王靜璇。

    寧夏等人在旁邊看著都有些心驚肉跳的感覺。赫!這人怎么回事?怎么好像發瘋一樣?

    “葳蕤,說話!這里不是你任性的地方,也不是宗門。若你再這樣胡作非為,我們早晚有一日會保不住你的!”

    看著滿臉偏執的戚葳蕤,史海生就一陣頭疼。戚葳蕤也越來越讓他頭疼。

    歸一門的確實力強悍,也的確是狂放不羈,但歸根到底終究還是置身于正道的陣營里,而非是實力至上,隨心所欲的魔道陣營。不可能真的像別人想的一樣能任性妄為。

    不可否認宗門歷史上的確有很多這樣荒唐的例子,甚至有好些至今都在傳唱。可是這些肆意妄為的背后歸一門往往都付出了代價,歸一門一度在孤立跟圍攻中衰落。

    若不是出了幾代驚才艷艷的人物,歸一門此時都不知道窩到哪個角落了。盡管這些年來上頭規整宗門,整頓風氣,意圖更進一步,可多年的印象終究沒有這么容易消減而去。他們也在努力適應如今正道流行的一些規則。

    而史海生也是被歸一門上層推出來代表新一代重塑形象的領軍人物之一。他行事作風坦蕩,光明磊落,頗有君子之風,讓他常年在外處事或可扭轉歸一門的形象。

    這些天他也取得一些成就,之前還躲得遠遠的小門派漸漸地也試探著靠過來,試著想跟態度似是有所轉變的歸一門交好。

    這次沒有戚葳蕤的胡鬧,他行事比之前幾次都順利不少。所以事實上他內心深處還是希望這的確是戚葳蕤自我認識轉變,長大了,開始懂得隱忍。

    哪知道回頭她又故態復萌,而且還在這樣的場合,眾目睽睽之下直接攻擊五華派的弟子。

    史海生又驚又怒。不但因為她攻擊的是他真心感謝的恩人,還因為她的愚蠢狂妄,竟然在這樣的場合挑最為護短的五華派出手。她莫非真的以為自己天下無敵了么?

    如此行事跟魔道中人何異?

    不論是為了平息眼前的事情還是宗門大計,他都必須處理這件事情。可最最最頭疼的是,戚葳蕤不是普通弟子,于公于私他都不好處理啊。

    史海生一邊嚴厲斥責,腦海一邊在快速運轉,想要想出個兩全的法子。

    “……沒什么好解釋的。”戚葳蕤的表情很可怕,像只惡鬼一樣,隨時都有可能撲上去噬人血肉。所以史海生有些心驚地將人越發嚴地控制,生怕她再出手。

    他有一瞬很想將對方打暈,然后自己親自道歉算了。畢竟戚葳蕤看起來真很不正常。

    寧夏本也跟所有人一樣緊盯著前方僵持的同門師兄們。可忽然間她的視線被一些不同尋常的東西吸引了,僵住。

    1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新疆喜乐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