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都市小說 > 一夜回到改開前 >

第四百一十七章 馬上到

    “嗯,喜當爹,這個喜就是太驚喜了——”

    余國光眨巴眨巴眼,便發現沈鐵軍說的這三個字太符合自己的心境了,當他還在愁著怎么選的時候,孩子都倆月多了,想到這里跟著他到了車棚里推出了摩托車,點火發動后想起了個事兒:“李東升和他媳婦離婚了——”

    “那也是得償所愿吧。”

    沈鐵軍發動了車子說過,李東升長相比較符合這會兒國人的審美標準,被有心的女人纏上也是理所當然的事兒,不像旁邊這位雖然在他看來也不差,畢竟爺們只要不是歪瓜裂棗和矮冬瓜,那都隨大流的長相,在媒人的口中屬于“一般”這個標準。

    所以這貨玩了這么長時間,友誼炮打了不知道多少,也沒個是死啦活拉的要跟他的,這么想著也就閃過了個念頭,沈鐵軍接著想想也不可能,敢綠了老余家的人,那是真的一輩子都不想舒坦了,開口道:“以后別在我面前提他,媳婦在家操持家務照顧老人和孩子,他自己在外邊逢場作戲也就罷了,竟然日久生情的想把小三扶正,到時候被坑哭就知道厲害了——”

    上輩子沈鐵軍便不是個能夠控制住自己的人,大保健和KtV里的妹子也是見識過的,更是聽到過某些套路一般的段子,家里條件不好,父母身體不好,弟弟或者妹妹需要上學,干這個也是為生活所迫——

    但是沈鐵軍從來沒想過去加個某信留個某q啥的,愛到死去活來的情是沒有過的,他和周英在一起與其說是同病相憐,倒不如說是湊合過日子,在對的時間遇到了對的人而以,至于感情方面也談不上相濡以沫,畢竟沒有推過三輪車去賣早點的倆人運氣還是不錯的,這么大的年紀再去招惹十幾二十歲的妹子,這就挑戰了他心中的道德底線——雖然大保健就是在底線上蹦跶了,可他認為一手交錢一手交貨的事兒,扯那么多純粹是找不自在。

    這輩子沈鐵軍的條件足夠好,最年輕的碩士生和博士生,手上不缺錢還是個“詩人”,想要找個妹子交換下思想的沖動也曾經有過,可想想明年就要拉起來的大幕,到時候別被扣個玩弄女性感情的帽子,那搞不好輕則被關起來吃八大兩,重則被人當了典型拉去打靶。

    出于這些原因,沈鐵軍對于要奉子成婚的余國光有了大大的好感,能夠為孩子著想而勇于走進圍城的男人最起碼是個有責任心的人,當然如果已婚男人要為了小三肚子里的孩子去負責,他是會直接把臉拉下來的:“到時候想出去度蜜月嗎?算了,你這個身份也不適合出去,想要什么兄弟送你,要不送你套房子?這城里隨你挑!當然那個大院子不行,還有我家也不行——”

    “咦,我記得你好像答應武瑤說她能學到那個什么的話,你就把現在住的宅子還給她?”

    余國光知道沈鐵軍一向是大方的,特別是和說得來的朋友之間,據說年前私下里送了李科那小妮子一套價值百萬的編鐘,要不是都知道這貨對那小妮子沒啥感覺,怕是有人就要想歪了,當然不包括他在內:“那你給我套在后海邊上的四合院吧——”

    “四年后要是武瑤真的掌握了Dna技術,那她是不會問我要回這套房子的,哪怕到時候她想要,她家里人也不會允許她向我開口的。”

    由于要聊天,沈鐵軍的摩托車騎的并不快,二十五的速度還沒上輩子里某些兩輪電瓶車跑的快,慢悠悠的開口道:“因為到時魔方生物實驗室正式成立的時候,將會向全世界的生物研究機構發出倡議,倡議全世界的生物科學家們聯合起來共同描繪人類的基因圖譜,你可以把這個計劃理解成生命科學中的曼哈頓計劃和阿波羅計劃——魔方將來賺的錢會有一部分投入到這個實驗室里,而武瑤就是這個實驗室的負責人。”

    “曼哈頓計劃我知道——”

    余國光瞬間瞪大了眼,只要是軍工這個圈子里的人就沒有不了解這個計劃的,當年美利堅終結了二戰的核彈研制計劃,可他無法了解生命科學中的這個計劃是干什么的:“生物中的yuán zǐ dàn?”

    “如果把人體的感冒和發熱認為是免疫系統針對外來的攻擊進行防御和反擊,那么當人出現感冒和發熱的時候就知道身體健康出問題了,需要去買藥或者掛點滴。

    而癌癥這種源自于自身肌體病變的不治之癥則很少能引起免疫系統的注意力,所以大部分患者在確認這種疾病時多數已經到了中晚期,除了等死就再也沒有別的辦法。

    對于細菌性和病毒性帶來的感冒和發熱這種不是發自于自身機體的病變,我們可以使用藥物來幫助自身免疫力獲得勝利,但是癌癥這個玩意使用外來藥物解決不了。

    而現在研究界有種觀點認為,包括癌癥在內的人類疾病都直接或者間接與基因有關,而脫氧核糖核酸是生物細胞內含有四種大分子之一核酸的一種。

    這個玩意帶有生物的遺傳信息,是生物發育和正常運作必不可少的生物大分子,也就是說你我之所以像我們的父系,就是由這個玩意影響的,它的英文簡稱便是Dna。

    這個計劃就是破譯掉組成人類染色體中幾十億個堿基對組成的序列,當然你現在可能聽不懂這個玩意,我也只是大致的給你科普一下,破譯了這個玩意可以讓人們更了解它,并進而找出發病的原因和解決辦法。”

    人類基因組計劃自然是不止沈鐵軍說的這點,而他之所以要推動這個計劃出來,甚至是想要掌握主導權,也不是因為去要幫助那些患病者乃至于造福全人類,這些原因都是次要的原因,最主要的原因還是他源自于有錢人的通病——怕死!

    上輩子的沈鐵軍是個小市民,在底層奮斗勉強算的上是小有身家,而借助著無處不在的網絡,讓他了解了很多底層韭菜們想都想不到的東西,比如有錢人得了絕癥會怎么辦?

    第一種是普通的有錢人,會遍尋國內所有的醫療手段來治療,比如被媒體們稱之為富豪的拆二代們。

    第二種是有錢的有錢人,會遍尋全世界內所有的醫療手段來治療,比如被媒體們稱之為豪門家族的群體。

    第三種是超級有錢的人,會直接把全球最頂尖的專家們召集在一起,然后拿錢讓他們為自己量身定制打造一套治療手段,能做到這一步的便是連影視劇中都很少出現,因為這超乎了常人的想象!

    沈鐵軍身體沒什么問題,去年二百醫院里的老大夫做過的檢查,想要再進一步檢查就得去那些研究所了,然而有著上輩子的記憶,他知道自己這個身體的本錢還是不錯的,趁著現在年輕還有錢可以扯虎皮做大衣,到時候要是有需要的人需要了也不用去找別人,反正單就放在錢這個問題來說,他是不怕花的——后面還有好多好多賺錢的機會,而且還都是賺大錢的機會。

    然而這項工程一旦推動,且不論魔方在其他領域內的建樹,單就在生物分子學內就足以成為領頭羊,武瑤也可以憑借這個資歷成為基因組學中的一方大佬,至于她能不能搞出來屬于她的東西,那就和沈鐵軍無關了,這位畢竟是個外人,他有那功夫還不如多替沈鐵林想想,還有什么東西是值得這位未來的物理學諾貝爾獎獲得者能用到的——

    回到家里找了個后海的房本遞給余國光,沈鐵軍便感覺以前的目標是有些忽略了:“楊小妹出嫁你去不去?”

    “去,我去給周剛幫忙。”

    余國光掃過房本上的面積,也沒和這貨客氣的揣進了隨身的帆布包里,搓著手滿臉諂媚:“那多不好意思——”

    “虛偽——”

    沈鐵軍將剩下的房本拿回屋里鎖進保險柜,出來后趙老頭和李老頭都來了,齊磊和尤志偉正在往桌子上端菜,開口道:“都洗手,準備開飯了吧。”

    沈鐵軍給趙老頭和余國光算是介紹過,后者才算是明白今天怎么收了套房子,可這院子后面沒收拾完他也是知道的,這會兒聽到了沈鐵軍的指派,也算是知道先前為什么說武瑤家人不會要回去的原因,都要用舊材來復原古建筑風格了:“這個沒問題,您找好地方讓人把東西清好,我找人一起拉過來——”

    楚大招走的有點早,沈鐵軍送她上了飛機又回到家騎車上班,所以中午提前早退也是想著吃點東西午睡會,現在可不像年前那么多副主任分工,必要時可以逃會懶,別下午再碰上什么會,到時睡著了才要出事兒。

    沈鐵軍心中默默的轉悠著這個想法,手上的筷子和飯菜也就沒停著,其他人是趙老頭和余國光說完后也埋頭吃飯,一時間屋里也就剩下了吃飯的聲音,邊上的電話陡然跳了起來,沈鐵軍放下筷子和碗到了條幾旁,莫名的就感覺到是單位來的,拿起話筒開口道:“你好,我是沈鐵軍——”

    “鐵軍主任你好,我是咱們保衛科的蔣文濤,請問您認識付振海嗎?”

    電話里的聲音有些熟悉,沈鐵軍看了看電話機,他只認識保衛科干事蔡剛,這會兒也看不到來電的號碼,接著拿起旁邊的筆打開了筆記本,在上面寫了“程控機”后開口道:“他是哪個單位的,我不認——”

    “可我認識你——”

    話筒里傳來了個有些耳熟的聲音,沈鐵軍還沒開口接著又傳出了蔣文濤的聲音:“快把他控制起來——沈主任不好意思,我會按照規定處理他的,再見。”

    “再見!”

    放下話筒,沈鐵軍將旁邊的筆記本合上回到了飯桌旁,蔣文濤說的處理方式不外乎叫來對方的單位,這是那個什么付振海有單位的話就這么操作,沒有單位的就找當地的居委會,這是對京城人來說,如果是外地人的話那就要找到對方所在地的主要領導,這就和處理外來xìn fǎng戶一個路子了。

    隨著撥亂反正,許多地方上等不及的群眾便紛紛朝首都寫信,各大部委都可以收到莫名其妙的來信,有些甚至是直接留個某某部委收,面對這些來信單位里又不能不處理,所以大多數會在辦公室里抽人專門看信,然后再印制一批部委字樣的信封,將信做個記錄然后轉寄給當地主要部門,也算是起到個變相督促的作用。

    當然這只是大多數的普通情況,極少部分人是干脆找上門來,這情況放到農業部來說就更少見了,畢竟這會兒農業部的主要職責都被農委那邊拿去,林業、農墾、水產啥的從政策制定到行政管理都在那邊,要知道農委本來的職責就是幫助大主任分管農業,于是這會兒的農業部就只剩下了個架子。

    既然是個架子,那地方上的農業問題也不是這邊能處理的,這個活門口的保衛們就能干的了,繼續往北邊走便是農委的所在地九號院,多走幾步地的事兒也不遠——

    所以面對找上門的付振海,保衛們的第一個想法就是熟人,一個電話打到辦公室確認回家了,那么再打到家里確認也很正確,直到沈鐵軍說了不認識——那就是打聽領導行蹤的有心之徒了。

    參加工作一年的時間,沈鐵軍還是第一次碰到這種狀況,掛了電話回到飯桌吃飯,也只是感覺在哪里聽過這個聲音,然而由于早上起的比較早,這會兒吃過東西的困勁兒上來,腦子也好似澀的轉不動,吃過東西便洗了吧臉回屋休息了。

    等到再次被電話鈴吵醒,時間已經到了一個小時后的一點鐘,沈鐵軍揉著臉到了條幾旁拿起電話,譚紅軍的聲音便傳了過來:“鐵軍主任,如果你沒事的話,可以盡快到單位一趟,電話里不方便說——”

    “好,我這就過去,馬上到~”

    沈鐵軍啪的掛上電話,到了廚房里拿出臉盆打過水抹了把臉,領帶也沒整的拿起外套就推出了摩托車,一溜煙的在大馬路上飛馳起來。

    全本7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新疆喜乐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