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科幻小說 > 快穿:救命,男主全都崩壞了! >

第七百二十章 嗷,我不好吃!4

    次日,清晨第一縷陽光照耀而下,在這層層疊疊的樹影下,勉強落了一絲光線下來。

    萊斯是在第一時間醒來的,不過比起之前的病痛與疲倦,今天的精神倒是格外不錯。

    他頓了頓,接著,敏銳地感覺到口腔內的一絲異樣。

    那異樣怎么說,就好像有人趁他昏迷之際,扒開他嘴巴喂了他一點東西。

    甜甜地,像是鮮血,又像是瓊漿玉露,總之,令人食指大動,非常美味,也非常地令人上癮。

    他砸叭了一下嘴巴,等那股味道徹底消失,心底還升起了一股子失落,如此美味地東西就這么沒了,真令人不舍。

    回味了那一下,萊斯就察覺到自己的傷勢得到了控制,只一個晚上的功夫,血就不再流了,便是靈丹妙藥,怕也不過如此了。

    所以,那蠢兔子在他昏迷時,究竟喂他吃了什么。

    一想到那只蠢兔子,萊斯目光所及,除了一沉不變的景色,四周再無活物。

    他皺了皺眉,想著那只蠢兔子會不會是跑了,帶著這樣的想法,他動了動有些發麻的身體,然后,就聽到了一聲極為細弱地嚎叫。

    “嗷!艸了!”

    蘇糖睡在萊斯腹部下面,相當于拿他的獅毛當被子,結果他這一動,直接一爪子踩到了她軟弱地肚皮上,那一瞬,她覺得自己看到了獸神。

    真的沒有比她更慘的降災了!

    兔生真的是好艱難啊!

    蘇糖這一嚎,萊斯才發現自己身上居然還有只小兔子,比起昨天的灰頭土臉,今天地兔子倒是非常干凈。

    雪白的絨毛,太陽底下還有些蓬松感,耳朵也比一般地兔子要大上一些,更可愛了,眼睛也不似常見地紅,而是琥珀色,很淡,這就是一只被照顧地非常用心的小寵物。

    與他不同,這是一只生活在陽光底下的兔子,他能看到她眼睛里的光芒與驕傲,不似他,除了無邊的黑暗便是無止境地算計。

    不過,這樣一只兔子,又怎么會落得與他同一個下場。

    昨夜重傷,自顧不暇,他自然懶得多問,可今天不一樣了,若要同行,他就必須將這些事弄清楚。

    當然,最重要的便是她到底給自己喂了什么。

    “身份。”

    善良又陽光地萊斯早已不在,如今的萊斯,寡言陰郁,十足十的反派氣質。

    比起昨兒地炸毛,如今地蘇糖顯然十分淡定。

    她說,“身份,不能說,不過我能告訴你另外一件事。”

    萊斯陰沉沉地看著她,那眼神,大有她敢瞎扯淡,就直接把她血濺三尺地錯覺。

    哦,不對,這不是錯覺,這就是事實!

    撒的謊越多,到時候圓謊就越累。

    兔兔表示,就不能安安靜靜當一只可愛的小兔嘰嗎?馬甲穿那么多,最后還不是會暴露,與其如此,那就簡單點,套路簡單點,到時候死也死的痛快點。

    “我是變異體。”蘇糖動了動嘴,粉嫩嫩地三瓣嘴讓她說話的時候,就像在咀嚼食物,非常可愛。

    可惜,萊斯不懂。

    “變異體?”

    他對這個名詞非常感興趣,前二十年,他一直生活在小村落,能知道的消息非常有限,變異體什么的,也是頭一回聽說。

    蘇糖秉著能不說謊就不說謊的原則,再次開始扯謊。

    “是,變異體,覺醒者的天賦我基本上都沒有,相反,還有一系列副作用,比如……”她說到這,琥珀色的眼眸中,充滿了生無可戀,“我有夜盲癥。”

    萊斯挑了挑眉,我想到昨夜這只蠢兔子的舉動,夜盲癥什么,的確很像。

    蘇糖半真半假,帶著自暴自棄地情緒,“整個大陸,變異體似乎就我這么一只,我一點也不想被人抓走研究。”

    她沒有給自己編什么可憐身世,反而帶著幾分警惕地看著萊斯,“我們只是結伴,你負責我的安全,至于其他的,我不說,你也別問。”

    見狀,萊斯扯了個冷笑,“可以。”

    這只蠢兔子談判起來的樣子還挺像那么一回事,而他之所以會答應,是因為他知道,她還有事情瞞著他。

    比如昨夜究竟喂了他什么,萊斯一開始有想過問她,不過現在,嘖,這怕是這只蠢兔子的保命法寶,又怎么可能與他說。

    “我不問,不過如果你說的事情里,有任何一件說了謊,那么……”淡藍色的雙瞳逐漸變得冰冷,聲音也像滲著冰渣,一字一句道:“我會扒了你的皮,一口將你吞之入腹。”

    蘇糖聽到扒皮二字時,身上頓時泛起一絲寒意,她抖了抖,接著非常囂張道:“我騙你?我騙你做什么,一個差點把自己玩死的食肉系動物,你身上又有什么好騙的?”

    獅子在食肉系動物里可是數一數二的能者,可就這么一位能者,居然能將自己弄到懸崖底下去,且滿是重傷。所以對外人來說,她這話說的沒毛病。

    被一只蠢兔子給鄙視了,萊斯只面無表情地看了她一眼。

    他的前半生,口蜜腹劍的人太多了,所以,像這只蠢兔子一般心直口快地,反而對他胃口。

    蘇糖察覺到自己脫離危險,膽子便開始大了,這不,她居然敢指揮萊斯替她狩獵了!

    “喂,你,大獅嘰,會捕獵嗎?”

    萊斯當初在小村落,那可是捕獵小能手,方圓數十個村落的年輕人都沒有一個是他對手,無數村里姑娘心儀對象,所以,捕獵對他來說那就不是個事兒。

    “既然會捕獵,那你去弄點吃的來。”蘇糖一動不動,大爺似的指揮人。

    萊斯瞇起眼,危險地看向她,“你說什么?”

    蘇糖被嚇得兔毛都有些小小炸了出來,不過為了人設,她不能慫!

    她要像個大小姐一樣,喜怒哀樂都表現在臉上,這樣才能刷他的信任度。

    于是,她理直氣壯道:“我說,你去弄點吃的,我昨晚照顧了你一晚上,禮尚往來,你是不是應該去捕些吃的回來!”

    萊斯對她的審視,果然沒之前那么警惕了。

    這是一個膽小又囂張的兔子,說白了,就是欺軟怕硬。

    不怕你沒弱點,就怕你沒弱點。

    萊斯察覺到這一點后,警惕心就稍稍淡下去了一分,接著,他按著蘇糖的腦袋,直接將人往草堆里懟,“你一只兔子,吃草。”

    蘇糖呸呸呸地將草從自己嘴里吐出來,氣的當時就破口大罵,“艸,你有病啊!老子食肉!”!22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新疆喜乐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