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都市小說 > 重生八零:福妻有點甜 >

第617章 三天

    半個小時過后。

    柳成家一臉狼狽的下車,后頭,是柳成才恨恨的怒罵聲,

    “柳成家你可真是蠢到家了!”

    想想剛才自己聽到的那些話,還有柳家此時的處境。

    柳成才想罵娘!

    可真是……

    草蛋!

    他深吸了口氣,用力的捶了下方向盤,有心想要開車回去老宅。

    可是,到了最后,他還是一咬牙把車子開了出去。

    柳成才不傻,他之前就理解他爸的作法。

    如今聽了他哥的話更甚!

    下午三點多,柳成才的飛機起飛。

    看著整個帝都城都在自己的眼下,漸漸變小,最后徹底的看不見。

    他猛的閉上了眼,

    希望,柳家這一關能挺過去!

    不,一定能挺過去的。

    肯定能!

    閉著眼的柳成才在腦海里頭飛快的盤算著,他想著自己這段時間所做的安排。

    如果到了最后不得不……

    或者,讓這件事情所有相關的人消失,也是一個不錯的辦法?

    飛機呼嘯著離去。

    高空中的柳成才并不知道,不過是他走后一個小時左右。

    柳成家的幾個屬下,還有一名助理就被請到了相關部門去談話!

    說是談話,可事實上知道些nèi mù的人都心里頭清楚,這一去,再出來啊,難嘍!

    就是柳成家自己都被嚇了一跳,

    “爸,爸,他們把我的人給抓了,他們憑什么抓我的人?”

    他在柳家書房里頭氣的團團亂。

    就差沒把桌子給踹翻,“簡直是豈有此理!”

    他們柳家這還沒倒臺呢。

    就這樣的欺負人?

    “多大人了啊,怎么還是孩子般的性子?”

    柳老爺子掃他一眼,語氣平靜,“這些,你不是都心里頭清楚嗎?”

    當初,不就是知道如果事情暴漏,柳家會出現什么樣的情況。

    所以他們才冒險作出那樣的選擇嗎?

    如今這情景……

    柳老爺子擺擺手,“你先冷靜一下,坐穩了,我有話和你說。”

    “爸,你說……”

    “讓呂悅回家來。”

    “這個時侯讓她回來做什么?”

    柳成家坐下來,端著面前的冷茶咕咚咚的灌了好幾大口。

    讓自己稍稍冷靜了些,他才有些詫異的開了口,

    “她一個女人家現在又沒權沒勢的,呂家那邊這次怕也是鐵了心的……”

    “就是十個呂悅都沒用。”

    這是柳成家最近一段時間得出來的結論!

    是的,之前他一心想著能從呂老爺子那邊打開點缺口。

    哪怕稍稍一點點呢。

    只要有了這么一丁點的口子,他可以做的文章可是多了去!

    可惜……

    他一臉惋惜的搖搖頭,“爸,呂悅不管用的。”

    指望呂悅去游說呂老爺子放棄或是什么的,根本不可能!

    “誰說我讓她去呂家來的?”

    柳老爺子一聲輕哼,“左右她那個工作沒什么好的,她不是也一直嫌棄那邊偏僻,旮旯角落嗎,那就讓她回來吧。你一會就給她打電話,讓她這兩天辦好交接,趕緊的給我回來。”頓了下,他猛不丁的又想起了另外一件事情,“對了,如煙在做什么,上次我和你說的事情怎么樣了?”

    “爸,你才和我說了多長時間啊。”

    柳成家聽明白自家爸的話之后,語氣里頭帶了幾分的遲疑,

    “就如煙那性子,要不是她樂意的,到時侯還不得鬧翻天?”

    啪。

    柳老爺子一巴掌拍到了桌子上,虎目怒瞪,

    “她還鬧翻天?現在柳家這局面,是誰造成的?和她有著大半的關系!”

    要不是那丫頭一心想著什么亂七八遭的男人。

    并且還主動捅到了呂家。

    會有這樣的事情嗎?!

    這會兒的柳老爺子完全忘了一件事,

    柳如煙為什么會巴巴的放著她這個爺爺不磨,不纏。

    偏偏的回頭卻是找了呂老爺子這個當外公的?

    還不都是柳老爺子自己多番暗示的結果?!

    當然,這一刻的柳老爺子肯定是不會承認的,他也不會想到如今的果,最早是他們父子兩個的把柄被呂錚給逮到,更是為了讓呂錚不能對他們柳家如何,惡從膽邊生的做出了一個瘋狂的行動,導至現在柳家搖搖欲墜,大廈將傾的不可控局面!

    這些,可不是柳如煙一個女孩子能控制得了的。

    這就是人性。

    “你要是覺得自己說不出口,回頭讓她過來我這里,我親自和她說!”

    柳老爺子語氣里頭滿滿的都是不以為然,

    “一個黃毛丫頭罷了,享受了咱們家那么多年的資源,如今讓她給點回報又怎么了?”

    “還有,你那是什么表情?我還能害她不成?”

    柳老爺子對著自家大兒子一聲冷哼,

    “我們柳家還是要些臉面的。”

    “爸,其實,其實……如煙現在和一個男孩子聊的挺好的,前幾天她還很高興的和我說,對方還請她單獨去看電影了呢,而且人選您也認識,挺不錯的一個男孩子……”

    “家世如何?”

    在柳老爺子這里,男孩子好不好的,長相如何待人好不好不是最重要的。

    最主要的考量標準完全就是對方的家世!

    當然,如果在家世的前提下能對自己這個孫女兒好,那他會更加滿意!

    “爸,就是馮家,馮家你也認識的,我看過馮樺那孩子,從國外回來的,挺好的。”

    馮家馮樺……

    柳老爺子聽了自家大兒子的話點了下頭,

    這男孩子他也見過。

    的確是挺好。

    可見,自家這個孫女的眼神還是挺不錯的!

    只是下一刻,想起某些事情的柳老爺子突然擰緊了眉頭,

    “馮家如今的生意都是在國外吧?”

    “他們這次回來,是完全的探親還是有著另外的目的?或者,有考慮過投資嗎?”

    柳老爺子看著自家大兒子,一連問了幾個他最關心的問題。

    可惜,柳成家一個都沒答的上來!

    “爸,他們這才剛剛開始私下接觸,咱們這些當大人的不能這么急啊。”

    “你不急柳家就沒了!”

    柳老爺子看著自家大兒子冷笑了兩聲,

    “想當個好父親,那也得看你有沒有這個資本!”

    誰不想讓自己的兒女覺得自己是個好爸爸,是疼他她們愛她他們的好爸爸?

    可事實上……

    很多的事情都是世事兩難全!

    “爸,我前幾天聽如煙說她們兩個處的挺好的,要不,咱們就再等兩天?”

    柳老爺子眉頭擰了一下,搖搖頭,

    “不等再等下去了,你回去后讓如煙回來一趟。”

    “爸,如煙那脾氣您又不是不知道,如果真的不如她的心意,到時侯鬧騰起來……”

    終究是自己的女兒。

    柳成家還是想著能在一定程度上成全自家姑娘。

    而且,他覺得如果真的能和馮樺在一起,也不錯?

    “她鬧起來怎么樣?”

    柳老爺子聲音里頭壓著怒氣,“現在整個柳家都要不保了,你還顧及她一個人的脾氣?”

    “她就是打小被你們給慣壞了!”

    最后,柳老爺子一直接一拍桌子,“回去就讓她過來,我有話問她!”

    柳成家自然是拗不過老爺子的。

    回到家,剛好柳如煙在家,正氣呼呼的在屋子里頭摔東西呢。

    也不知道是沒聽到柳成家回來還是怎么的。

    反正在自己房間叮叮當當的沒出來。

    最后,還是柳成家敲開的門,“如煙你出來,爸有事和你說。”

    “爸,你有話趕緊說啊。”

    柳如煙從房間里頭走出來,“我這會兒正生氣呢,沒功夫聽你羅嗦啊。”

    “又在氣什么?”

    柳成家眉頭擰成了個川字,看著眼前的柳如煙,語氣緩慢的開了口,

    “你和馮樺發展的怎么樣了,他肯娶你嗎?”

    一聽這話,柳如煙的臉一下子變的怪異了起來。

    紅了又白白了又紅的。

    她跺了下腳,“爸,你怎么回事啊,我才和馮大哥開始試著交往呢,我們還是朋友呢,說什么娶不娶的啊,這也太早了吧?”心里頭卻是閃過一抹憤恨,她倒是想讓馮樺娶她,可惜……

    “那你和他進展到哪一步了?”

    柳成家咪了下眼,眼底帶著審視,“你不會是人家馮樺都還沒承認你是他對像這回事吧?”

    “爸!”

    柳如煙被自家老爸的話給揭了傷疤。

    不禁有些惱羞成怒,“這些事情你就別多問了,我還要去和馮大哥逛街,爸我走了啊。”

    “站住!”

    柳成家聲音平靜,眼神卻是自帶幾分犀利,“你爺爺找你有事,你現在就過去一趟。”

    他算是看明白了,這丫頭啊,估計和馮樺還是一廂情愿呢。

    即然是這樣……

    垂眸笑了笑,柳成家再抬眼,眸底一片平靜,

    享受了這么多年柳家的寵愛縱容。

    也是時侯該回報一些了。

    傍晚。

    柳如煙一臉笑嘻嘻的走進柳家老宅。

    “奶奶好,奶奶我好想你。”

    柳老太太掃她一眼,“想我這么些天不過來看我?就一張嘴。”

    被自己奶奶揭穿了心思。

    柳如煙也不氣惱,只是笑嘻嘻的,“奶奶,我這不是忙嘛,我可是忙著給您找個孫女婿回來呢,這可是孫女一一輩子的幸福,您不會不支持吧?好奶奶,下次我過來把他帶來給您看看啊,一準兒是您滿意的……”

    “你這丫頭,不會說的是馮家那小子吧?”

    看到柳如煙臉不紅心不跳的點頭,一臉傻笑的樣子。

    柳老太太搖搖頭,“馮樺不是你能守的住的,你聽奶奶的,換個人。”

    “奶奶我不,我就喜歡他。”

    柳如煙有些嬌縱的哼了一聲,對著柳老太太揮揮拳頭,

    “精誠所致,金石為開,我一定會讓他點頭的。”

    “對了奶奶,我爸說我爺爺找我,爺爺人呢,在書房嗎?”

    柳老太太聽到這話微怔,上下打量柳如煙兩眼,她點點頭,

    “你去書房吧,你爺爺這會兒剛好在。”

    看著柳如煙走出去的身影,她眼底閃過一抹若有所思,

    老頭子見煙煙做什么?

    “爺爺,您找我啊。”

    柳如煙推開書房的門,語氣里頭透著幾分的俏皮,

    “爺爺你想我沒有?”

    “坐好了,多大的人了啊,還整天嘻嘻哈哈的,嚴肅點。”

    被柳老爺子訓了這么幾句的柳如煙也不以為意,只是笑嘻嘻的點頭,

    “是,爺爺您說的都對,我都聽您的,不笑。”

    “可是爺爺,我看到您就高興就想笑呀,難道您想讓我看到您就哭嗎?”

    柳老爺子瞪她一眼,突然開了口,

    “我聽你爸說,你和馮樺在交往?怎么樣,進展到哪一步了?”

    “爺爺!”

    柳如煙臉色微紅,咬了咬唇,可終究沒敢說她和馮樺什么都還沒有!

    心里頭略一盤算,她把頭低下去,

    “爺爺,馮樺前幾天請我去看電影了,他,他還說我們可以試著交往看看……”

    試著交往?

    柳老爺子想也不想的搖頭,“不行,太慢了。”

    光交往都不行,更何況還帶著一個試?

    他犀利的眸光直線般落在柳如煙身上,“我給你三天時間,你一定要把馮樺給說服,讓他娶你,不然,你就按著我說的,嫁給我和你爸幫你選的人!”柳老爺子心里頭馮家并不是最好的人選,不過,這個孫女的性子打小被慣的,也實在是壞,所以,柳老爺子也是能成全就盡量的成全她!

    只是,他這本來自以為是為著這個孫女好的心思卻一下子惹的柳如煙炸了毛。

    “爺爺,憑什么啊?”

    柳如煙的聲音尖銳起來,一臉的不憤,“爺爺你可真是可笑,這都什么年代了啊,咱們家還講究什么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嗎?爺爺,外頭現在流行的是zì yóu戀愛!”她頓了下,氣呼呼的再次開了口,“反正我不管,我就喜歡馮大哥,而且之前奶奶也說過的,馮大哥人很好的啊。”

    “爺爺,馮家和咱們還是世交呢,我怎么可以嫁給別人?”

    “你也不用鬧,這件事情誰說的都不成,我說了算。”

    柳老爺子都懶得再和這個孫女多說話。

    沒用!

    直接對著柳如煙就下了最后的通碟,

    “我只給你三天時間,如果你不能讓馮樺娶你,那就乖乖的聽我和你爸的話嫁給我們選的人。”

    “爺爺你這是暴君,是**!”

    柳如煙聲音大的能掀屋頂,“我知道你什么意思,不就是想讓我和人聯姻嗎,覺得我找一個男人嫁,別人家就能幫咱們柳家了嘛,爺爺你可真逗啊,柳家如果有什么事情,人家憑什么幫咱們?還有,剛好我想問爺爺,外頭傳的那些關于呂錚的事情,到底和咱們家有沒有關系?”

    最近在外頭走到哪里都有人朝著她投來異樣眼光。

    她分明就什么都沒做,什么都不知道!

    可那些人瞧著她的樣子,好像她就是多年前的殺呂錚的兇手似的!

    簡直是莫名其妙!

    “你問這個做什么?”

    柳老爺子看著她,聲音發冷,“我找你來就是說這件事情的,如果你沒別的事情可以走了。”

    “記住,你只有三天時間!”

    柳如煙氣的跳腳,“爺爺,你不能這樣對我,我不是咱們家獲取利益的工具!”

    憑什么要拿她的婚姻當籌碼啊。

    她才不要!

    對了,回頭她就出去,離開這里,讓家里頭的人再也找不到她好了。

    只是這念頭還沒轉完呢。

    耳側,響起柳老爺子陰側側的聲音,“如果你敢不聽話或者是私下離開帝都城,以為自己遠走高飛就沒事的話,那你最好想想你自己身上的資本……真的那樣,你身上所有的卡都會被停,你手里頭所有的資源也將消失,而且,我會登報紙發聲明,柳家和你,斷絕一切關系!”

    “柳如煙,這個后果你仔細想想自己能不能承受的住吧。”

    話罷,他也懶得再看柳如煙慘白沒有半點血色的臉,對著她擺擺手,

    “回去好好想想去吧。”

    “記住,三天時間。”20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新疆喜乐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