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女生頻道 > 至尊女帝:天下第一盛寵 >

第585章 永昭國的突破口

    容與呼吸急促了一下子,接著,二話沒說,直接動手。

    他手中多出了一個似是桃花枝的樹枝,那樹枝,沒有停留的,朝著寧笙歌掃了去。

    寧笙歌見容與反應過來,并未意外,他只是腳尖輕點的朝后飄去,嘴角,是殘留的笑意。

    周圍的人,見他們就這么不明不白的打了起來,紛紛的,皆是不知所措。

    好比帝無兮,就不解的詢問起了好似“百事通”的美人兒。

    奈何,此次那美人兒亦直搖頭,他也說,不知道。

    帝無兮無奈的嘆了口氣,反正她是覺得,老院長口中沒蹦出什么好話,不然,容與這么一個克制隱忍的人,怎么可能同他說翻臉,就翻臉。

    這廂,容與手中的樹枝鋒利的恍若化作了刀劍,眾人之間,那樹枝劃過空氣,空氣都被帶起了一連串的火樹銀花。

    寧笙歌對付容與看似十分的游刃有余,他輕笑著,誹謗著,道:“唉唉唉!看來,現今北淼的第一天才,也不過如此啊!”

    不過如此,能對付到你!一群吃瓜群眾心想。

    寧笙歌挑釁完,還不忘接著忽悠道:“永昭啊,你就這樣回去,你的老父親,不會高興的。”

    “……要你管!”容與近乎咬牙切齒了,好一個不要臉的老東西!

    不要臉的老東西盯上了他手中的桃花枝,那樹枝,就是桃花枝,只不過,上面光禿禿的,沒有了桃花。

    寧笙歌盯著他的花枝,笑了笑道:“殿下不妨將手中桃花枝贈與本座,本座定然不會將之浪費了!”

    “怎么?在我手中,就是浪費嗎?!”容與見過的人多了,但他從未見過,不要臉都能不要臉的理直氣壯的人。

    這簡直,聳人聽聞!

    他嘆了口氣,身形朝后收了收,最后,心累似的,還是將手中的花枝拋了出去,拋給了那個臭不要臉的老東西。

    老東西接住,頓時笑開了,隨即,他也跟著不打了,擺擺手道:“哼,算了,本座和你說不通,你若是就這樣的一根筋,死心眼,不會有什么好下場的!總而言之,那個老混蛋,絕不會放過你!”

    容與并不在乎他的“忠告”,在他眼里,死何益,生何益。

    那邊,寧笙歌高高興興的回到了百丈城樓,順帶著順走了人家的桃花枝。

    他躍過城墻,一把將手中的桃花枝塞到了一個人的懷里,事后,裝作不經意的同其他人說道:“本座打探清楚了,這個永昭,實乃并非有心而來!”

    嗯……他們現今不想知道這個。

    百丈城樓上的人,心神幾乎都被那一株桃花枝吸引走了,彼時,玉還生極其尷尬的抱著被人硬塞進懷里的桃花枝,嘴角都是抽搐的。

    隨即,他干咳了一聲,極其不自然的說道:“笙歌,這是他國之物,恐有詐,咱還是扔了吧!”

    寧笙歌聽聞此言雖然回了頭,但他一句話都沒說,只是用眼神表示——“你敢!”

    旁邊,帝無兮笑的快要繃不住,她死死的摳著美人兒的衣袖,生怕自己的笑聲傳漏了出去,被老院長逮個正著,從而,慘兮兮。

    同時,其他的人,也差不多了。

    他們怎么也不敢想象,這老院長……這么的,呃……老不正經。

    老不正經的寧笙歌,見沒人搭理他,氣的暗自跺腳,只是這氣,也氣的莫名其妙。

    只待他見那人將他贈予他的桃花枝收好,他方才感到那么一點點的慰藉。

    這廂,寧笙歌擺正了臉色,道:“對付永昭國這一邊,本座倒是有個計策,只是……不知那人可愿配合我……”

    “什么計策?”尉遲青為了圓他的面子,幫著接了腔,同時,他是真的想知道。

    寧笙歌聽有人附和他,立馬來勁了,從而喋喋不休的道:“永昭國的太子,是一個很好的突破口,只要這個突破口能夠突破,永昭的一切,可以說都萬事大吉了!至于……他這個突破口,想要突破,還要尋找根源,不過……他的根源,在他自己的親生父母親身上。”

    “……嗯?這是個什么突破口?”帝無兮疑惑了出來。

    寧笙歌笑了笑,道:“軒轅意不是個好玩意,他先軟禁自己原本的妻子,再pò hài他的親生兒子,哪一點,都足以證明他的壞!”

    “所以……老院長的意思是,容與來此,與他的身世,全都有著不可告人的秘密?”帝無兮雙眼微微瞇了瞇。

    稍微知情的焱千璕緊跟著嗤笑,“何止不可告人!”

    寧笙歌見他倆一唱一和,立馬來了興致,不過,他倒是沒有先問別的,重點記在了容與的名字上。

    他似是有些疑惑的道:“永昭說他,叫……容與不成?”

    “嗯。”帝無兮非常肯定的應了一聲。

    接著,寧笙歌也沒有多說什么,只是點點頭,道:“不姓軒轅,的確……也沒什么。”

    “老院長這樣說,他的名,到底叫什么?”帝無兮終于將多日的疑惑,問了出來。

    寧笙歌聞言,似是覺得怪有意思的笑了笑,道:“他的名就是為‘與’啊!至于姓,永昭皇室姓為‘軒轅’,這一點,你們應該都知道,而那‘永昭’,是他父皇,也就是軒轅意,賜予的封號。”

    經過寧笙歌一說,帝無兮算是明白了,容與是根本看不上他爹的姓,隨了他母親姓,于是,容與這個名字,也就有了來由。

    不過……這么一想,他還是挺可憐的。

    這會兒,寧笙歌問了方才還覺得有趣的一個問題。

    他笑著同帝無兮身側的焱千璕說:“你知道的永昭不可告人的秘密,是什么?”

    焱千璕方才還不可一世,這會兒,立馬說不上來話了,他是說呢?還是保持沉默呢?

    隨后,焱千璕保持對這件事沉默了,他說了別的,道:“寧老,你還是不要這么什么都好奇了。”

    這小輩,沒有一點愛護老人的意思,寧笙歌心中憤憤的想。

    接著,他沒有多說什么,擺擺手示意周遭的人全部閉嘴,道:“方才我所言的突破口,你們可切勿不要輕易嘗試,原因,稍有不當,便是萬丈深淵!這個突破口……只能選一人選,去試了。”20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新疆喜乐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