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科幻小說 > 迷蹤諜影 >

第一百七十一章 香腸劫案

    距離春節還有兩個多月時間,南京人已經開始在為過節做準備了。

    灌香腸、腌肉、腌魚……

    國內物價平穩,大家口袋里又都有幾個小錢了,誰不想過個富裕舒服的年?

    孟紹原一出門,已經感受到了年味已經悄悄進入了南京。

    現在的過年,可比他那個時代過年熱鬧多了。

    孟紹原自己的時代怎么過年?

    一家人聚在一起吃頓年夜飯,吃飯的時候各聊各的,各玩各的手機,一頓飯吃完了,彼此握手:“哈哈哈,謝謝,謝謝,年初二我請吃飯。”

    各回各家,各找各媽。

    頂多就是長輩的給個壓歲錢什么的。

    到了家里,年紀大的看春晚,每年都在等著那個“我想死你們了”的著名演員出場。

    年紀輕的?

    要么玩游戲,要么出去泡吧。

    年初一一覺睡到大天亮。

    這叫毫無年味。

    但在這個時代可就完全不一樣了。

    還有六十來天的時間呢,濃濃的年味已經在大街小巷出現了。

    路邊擺著一個攤子,一個六十來歲,風度翩翩,帶著一副黑邊眼鏡的老人正在那里賣字。

    這時節,其實主要是賣春聯。

    要知道,再過一個來月,春聯的價格可就要漲了。

    孟紹原那時代的春聯,大部分都是機器印刷,落款還有很多是什么“某某銀行”。

    春聯內容也無非是什么“平平安安步步高,順順當當年年好”之類的吉祥話。

    可看看三十年代民國的春聯寫的都是一些什么:

    “河邊淑氣迎芳草,水面風聚落花。”

    “柳眼才舒芳草地,桃腮正絢碧云天。”

    “綠楊陰里鶯初囀,紅杏枝頭蝶欲飛。”

    這意境,那完全就是不一樣了啊。

    在那字體,什么中正、金石、隸變……

    你喜歡什么就給你來什么。

    至于價格?

    您愿意給多少,給多了,老先生拱拱手當是謝謝你。給少了,老先生微微一笑,混不在意。

    要是湊巧今天口袋里不方便,忘帶錢,老先生擺擺手,讓您先拿回去,有緣時再來給。

    孟紹原看著有趣,也求了老先生一副對聯。

    老先生略一沉吟,一揮而就:

    “芙蓉夜月開天鏡,楊柳春風擁畫圖。”

    好!

    孟紹原也不知道好在哪里,反正就是覺得好。

    字好,意思也好。

    口袋里一摸,總有二十來塊錢的樣子,全部給了老先生。

    出手大方的也有,可一家伙二十來塊錢的,還是少見。

    老先生略略一怔,可也僅此而已,依舊只是拱了拱手,不卑不亢。

    春聯攤邊上,是個賣豆腐花的攤子,孟紹原要了一碗。

    這豆腐花,和北方的豆腐腦大不一樣。

    用黃豆做成豆腐,加入特制的醬油,然后是紫菜、蝦皮、榨菜末,撒上一把蔥花,攪拌均勻,大冷天吃上一碗熱騰騰的豆腐花,不知道有多美。

    “賣報,賣報!西安叛軍重大讓步,委員長回歸在即!”

    嗯,已經是24號的早晨了,距離雙十二事變結局,委員長回來沒兩天了。

    這場事變,輸家多,贏家少。

    而毫無疑問的,孟紹原和戴笠就是其中贏家。

    “來份報。”

    吃完豆腐花,孟紹原付了錢,買了一份報紙,拿在手里,慢悠悠的走到了二處。

    一進去,鼻子嗅了嗅,什么味道?

    “哎,這誰啊?”孟紹原叫了起來。

    好家伙,院子里,居然掛著一串串的香腸,還有不少的腌肉腌魚。

    合著把這當菜市場了?

    “我的啊。”總務科長馮嘯才路過:“怎么了,小孟?啊,也不全是我的啊,還有別人的。等兩天,那兩串香腸回去。不是吹,整個南京城,我老馮家灌的香腸那是數一數二的。”

    “啊,啊。”孟紹原有些發懵:“這萬一要是戴處長回來了看到……”

    “嗨,就是戴處長以前允許的。”馮嘯才一點都不擔心:“過去,我們也不敢,過年前,誰家里不準備點年貨?可有的人家地方小,沒對方曬。放到外邊吧,要上班,怕被人偷。這不,前年還發生了個‘香腸大劫案’,鬧得滿城風雨的……

    戴處長知道了呢,那時候,還在雞鴨鵝巷呢,就說,咱們的院子大,讓大家要腌制年貨的,直接拿到單位里來弄。誰還敢闖進我們這里偷東西了是不是?這道命令一下,本地特務那是歡呼雀躍啊。”

    成,要怎么說戴笠有手段呢?

    這看起來是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而且看著也不雅觀,但戴笠這么一下命令,等于是解決了很多特務生活里的難題啊。

    當領導的,不一定非要對你慈眉善目,不斷的提拔嘉獎你那才能讓你感恩戴德,有的時候一件小事,就能換來對方的忠心。

    孟紹原感興趣的,卻還是剛才馮嘯才說到的:“馮科長,什么是‘香腸大劫案’啊?”

    “想知道?”

    “想啊。”

    “還有半小時才開會,小孟啊,給我搬張凳子,泡好熱茶,香煙侍候好,馮科長給你說段書。”

    “哎,哎,您等著。”

    孟紹原屁顛顛的找來了馮嘯才要的這些,那些資料淺的小特務們,一聽有書聽,全都聚集了過來。

    不一會,馮嘯才身邊就圍了一圈人。

    孟紹原殷勤的發了煙,給他點上,馮嘯才又喝了口茶,清清嗓子說道:

    “話說,那是民國二十二年,當時有個行動隊隊長,此人姓田,名凱易,乃是我力行社的一員大將,屢立奇功,名震南京。宵小聞其名而喪膽。

    那一年,也是過年前夕,田凱易夫人灌了不少香腸,晾曬在外,正好她娘家有事找他,便讓田凱易幫忙看著。也是不巧,夫人前腳剛走,任務忽至。

    田凱易看看那些香腸,心生一計,找來紙筆,刷刷刷刷,寫下一行字。‘田凱易的香腸,誰敢偷!’寫完,掛在那些香腸上,揚長而去。

    誰敢動田隊長的香腸,那不是找死?忙了一天,任務完成,田凱易興沖沖的回去,結果一看,傻眼了,香腸都沒了,而且現場還多了一張紙條……”

    說到這里,馮嘯才賣個關子的停頓了一下:

    “那紙條上只寫了三個字,‘我敢偷!’”

    周圍聽到這里,爆發出一片哄笑。

    “田凱易那可是氣壞了,這不是太歲爺頭上動土嗎?他田隊長的面子往哪里放?當時點齊精兵強將,滿城搜捕,誓破此案。一時間,鬧得滿城風風風雨雨。有人問起相熟的特務,你們鬧那么大的動靜抓誰呢?”

    馮嘯才又喝了口茶:

    “人家也不好意思說,我們隊長香腸丟了。只能含糊其辭,說是‘要案,香腸大案’。其余的再不肯多說一個字。于是,南京城里可就傳開了。一說是有巨寇某某,把多年來劫掠到的財物,鑄成了很多的黃金香腸,藏在南京城里某處。

    又有人說,外國人新發明了一種香腸zhà dàn,一枚zhà dàn,就足夠炸掉半個南京城。這弄得人心惶惶的。戴處長知道后,把田凱易叫過去狠狠訓斥一頓,讓他不許在借用公家資源胡作非為。這事才算告一段落。

    田凱易回家后,忽然看到家里堆著大量香腸。一問,才知道是白天時候,戴處長派人給他送去的……”

    好手段。

    孟紹原心里再次冒出這樣想法。

    那田凱易從此后對戴笠忠心耿耿,誰敢說戴笠一句壞話,田凱易真敢和他玩命。

    人送外號:

    香腸侍衛!

    過了不到半年,也不知道為什么,田凱易忽然被調走了,去向不明。

    問起,上面說他高升了,但具體去了哪里沒人知道。

    “馮科長,偷香腸的人后來抓到沒啊?”祝燕妮忍不住問起了大家都想問的問題。

    “抓住?敢偷他田隊長香腸的人,到哪去抓?”馮嘯才笑著說道:“就說咱們力行社,漢奸抓得,日特抓得,可偏偏就這么一個小蟊賊,怎么也都抓不到。要說這小偷那也真正是有本事的人。”

    不是抓不到,而是不想抓。

    就幾根香腸而已,力行社整天里那么多的事,誰有這個閑工夫去抓啊?

    “好了,好了。”馮嘯才看了看時間:“時間差不多了,該干嘛干嘛去。小孟,準備下,要開晨會了。”

    等到把其他人都驅散了,馮嘯才放低聲音:“西安那邊來電,事變很快即將和平解決。”

    “報紙上都登了啊。”孟紹原拿出剛買的報紙:“你看,頭版頭條都登著呢。”

    馮嘯才一怔:“我也是剛知道的啊……啊,報紙給我看看……對了,對了,又是他,‘紐約時報’駐上海的記者阿班……嗨,這家伙神通廣大,雙十二事變,我們和大部分的政府要員都不知道,結果他一個外國記者,率先捅了出來。”

    “這了厲害?”

    “那當然,阿班那天打電話找宋子文,仆人說他去了孔祥熙家。他又打電話給端納,仆人也說他去了孔祥熙家。阿班一聽就知道出事了,立刻往蔣夫人那里打個電話,不出他所料,蔣夫人也去了孔祥熙家。結果被他直接把電話打給了孔祥熙,追問之下孔祥熙承認了事變。”

    不得了啊,這個美國記者。就憑借著幾個電話就知道在事變?

    孟紹原今天心里牢牢的記下了兩個名字:

    田凱易和阿班!6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新疆喜乐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