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科幻小說 > 時間手環 >

第一百六十二章 嚇死我了

    時間手環第162章嚇死我了大山停下了手里的動作。滿臉難以置信的眼神看著我說道:“你們那里已經到達了這么高度的科技狀態嗎?哎,可惜啊。如果我們那里有你們這樣兒的科技,我們也不會落到如此下場了”大山滿臉的沮喪看著我。

    我拍拍他的肩膀說道:“別灰心,如果我能帶你出去的話。我一定幫你報仇!”

    大山則是擺擺手說道:“報仇就不必了,就算你是外來人,可是這里的東西你有太多的不了解。何況你和他們的實力也不相上下,能逃出去我就已經很慶幸了。”

    我掏出了盒子里的一塊兒壓縮餅干扔給了大山。大山這次也沒有在質疑。直接就接住了。我咬了一口手里的壓縮餅干說道:“他們為啥把你困在這里這么久而沒有殺了你?”

    大山無奈的搖搖頭道:“因為,因為我還有利用的價值唄!”

    我盯著大山說道:“嗯?那你和我說說唄!”

    大山一聽嘆了口氣說道:“不知道在你們那個世界發達成了什么樣子。但是在我的世界,這還算是一項目前來看較為超前的技術。我們整個實驗室都在研制這個東西?”

    我瞪大了眼睛說道:“什么東西?”

    大山吃著手里的餅干說道:“這個東西就是引力互斥系統!原本最初我們的目的是將這個東西用于戰斗機上,他得原理也與原本的噴射戰斗機不同。原本的噴射戰斗機升空我們需要考慮他們的大氣密度,機翼面積,飛行速度來推算需要多大的升力。而那也緊緊是讓飛機盡量克服地球引力才升空的。我們研制的這個系統就是直接使飛行設備排斥引力來做到升空。因為所有的物質都存在吸引和排斥兩種效應。如果把地球看做一個物質,只要有足夠大的力量來抵消他的吸引力。那我們就能做到對引力的排斥。就比如在太空的失重環境中。任何的衛星飛行速度都比現在的已知噴氣式戰斗機速度快的多。可是我們剛剛研制成功了就遭到了他們的毀滅性打擊。我所帶領著的研究室所有的人都被抓了起來。看樣子他們似乎準備在地球上空建造一個較大的基地。而他們似乎對于這種技術的掌握還不太成熟。所以需要我們!我就這么被困在這兒了!”

    聽大山說道這兒我倒是有些明白了。畢竟大學四年我學的就是這個東西。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個所謂的引力互斥系統就是通過干擾物質附近的電磁場來讓物質產生足以對抗附近電磁場的效應從而產生反重力的。我將自己所想的和大山說了一下。

    大山先是一愣隨后說道:“看來你們那里科技確實比我們發達,我看你年紀也不是很大,居然能明白這東西的原理。挺不簡單的。”

    我笑了笑說道:“這大學課本上不都有嗎?”

    說道這兒我的笑容突然戛然而止。按照獵人的科技水平,他們足以對抗上一個文明的人類,而我的世界的科技又不到上個人類文明科技的十分之一。這么簡單的一個引力互斥系統。獵人會做不出來?而且他們的宇宙飛船應該不太會被地球的引力給吸下來吧?那他們這個引力互斥是干嘛用的?這就讓我有些納悶兒了啊。這怎么都說不通啊!但是這東西目前來看對于我的世界還沒有什么影響我也不用管他們了。

    我抬頭看向大山說道:“哎。大山,聽你和他們對話的樣子還挺友善的吶。看來他們沒有那你怎么樣兒啊!”

    大山也點了點頭說道:“五年了啊,就是在兇惡的敵人天天見面也熟悉了。何況我對他們沒有什么危險。他們自然不會對我怎么樣兒了啊!對了,小伙子,我還沒問過你叫什么呢?你為什么被抓進來啊?”

    我吃了口餅干笑著說道:“我啊,很簡單。就發現了這么個地方,然后闖進來了。有機器人要殺我,然后我就先殺了他們,然后我就被抓緊來了啊!”

    大山等了我許久才說道:“沒啦?”

    我點點頭道:“沒了啊!”

    大山也情不自禁的笑了起來說道:“我還以為你是進來偷資料的呢。這個山洞里的資料可以說是這個世界上最全面的科學技術資料了,而且我們所掌握的每一項技術都在世界的最前端。”說道這兒的時候大山則是滿臉驕傲,隨后大山則是說道:“當然了,和你們哪里比起來簡直就是微不足道。班門弄斧了!哈哈哈”大山這人或許真的在這兒被困了很久了。很久都沒有和人說的這么痛快啦。

    我走到了大山的面前說道:“行了,別想了,等明天他們給咱們送飯的時候,開門的時候,我就能知道我們需要到時候傳送的坐標了。到時候我們就能跑了!”

    大山眼巴巴的看著我說道:“真的?”

    我點點頭說道:“真的!”

    吃飽了和喝足了我竟然有了一絲絲的困意。生物基因引擎顯示我的機體依舊修復完成了。但是龍心也提示我,如果我不盡快補充身體能源。我剩下的能量就不足以維持龍心引擎了。我就納悶兒了。這個龍心引擎不是只要我活著他就不會沒能量嗎?我將所有的疑問直接拋給了龍心。而龍心給出的回答也是十分了。我現在之所以感受不到身體有太大的變化完完全全的是因為生物基因引擎在支持著。我當即就關閉了生物基因引擎。突然,一陣強烈的酸痛感席卷我全身。瞬間我感覺自己的身體都快散架了。而且莫名其妙的困。得身體里這兩引擎還不統一。一個是需要我真正意義上的生存能力以及生命能源作為供能。而另外一個則是隨時隨地幫助我修復調整到身體的最優狀態。真是一對奇葩。

    哎,先睡覺吧。天知道明天會發生什么事情呢。趁著我現在還是自由身。我先趕緊把能量補充滿了。說完我就這么渾渾噩噩的睡著了。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突然大腦里傳來了聲音“警告,警告,檢測到窒息危險。身體供養由體內外交替制氧轉換為肺部獨立制氧。”我瞬間清醒了直接坐了起來。而此刻一個身著盔甲的黑衣人拿著一個水盆一樣兒的東西站在我的面前。我的頭發濕漉漉的還在滴著水滴。我大口大口的喘了兩口氣。生物基因引擎才重新將我的呼吸模式轉換回來。這東西居然還有這么吊的功能,我還只以為只有一些常規的功能呢。

    我直接啟動了龍心。而龍心引擎顯示的能量只有百分之十五左右。我直接將體內的龍心引擎關閉了,從虛空空間里掏出了手環戴在了手上。當然了這些東西都是在一瞬間完成的。我面前的反叛軍士兵是不可能發現的。我看了一眼我面前的反叛軍士兵說道:“是你用水潑我的?”

    而反叛軍士兵則是沒有說話。我當即就召喚出了我的銀色大棍子。這該死的機器人,居然用水潑我。我猛地舉起手里的棍子向著機器人的頭上揮去。“住手”一道大煙筒一樣兒的嗓音從我的頭頂直接傳入了我的耳中。我猛地抬頭向上看。上面已經圍滿了人。而說話的正是領頭的一個穿著反叛軍盔甲的一個人。這個人應該就是昨天我聽到的那個聲音的主人了。我拿起棍子就指著他說道:“你誰啊?你讓老子住手老子就住手啊。我偏不!”說完我就重新論起了棍子。

    而老煙qiāng也說道:“你打不過他的!”

    我抬頭就罵道:“你個老王八蛋,你怎么知道我打不過他!”

    沒等老煙qiāng說話,他旁邊的一個看起來比較年輕的人則是說道:“你怎么說話呢?信不信我現在就弄死你。獵殺者301號,攻擊準備!”年輕人說完話,在我對面的反叛軍戰士突然就從背上抽出了兩把激光劍對準了我。

    而老煙qiāng則是攔下了年輕人對著我說道:“我說你打不過他是事實。如果你能打的過,你也不會到這里的。行了。至于怎么處理你,不是我們的事兒了,上面的人也下來了。到時候怎么處理你。就是他們的事兒了。好了。獵殺者301把他帶上來。”

    沒等我說話。我的胳膊就被兩把大鐵鉗一樣兒的手給緊緊的抓住了,我直接動彈不得了。我直接打開了虛空空間將我的大棍子收了進去。這玩意兒要是丟了我可就真的哭都來不及了。而這個反叛軍將我夾住以后。直接原地起飛了。臥槽!鋼鐵俠啊?說飛就飛啊!隨著緩緩的升空。我也看到了這里的真實面貌。關著我的地方還真是一個像是水井一樣兒的地方,而這個水井所在的位置,正是昆侖山的主控中心。顯然這里的建設和我的世界一摸一樣兒。只不過這里的人看上去都不是很友好。

    帶我從新降落到地面的時候。反叛軍機器人并沒與放開我。而老煙qiāng也是看著我說道:“走吧。上面的人已經等你很久了!”

    我直接給老煙qiāng翻了個白眼沒有搭理他。就這樣兒。老煙qiāng和年輕人在前面走著。我被反叛軍機器人夾著。最后來到了一個不知名的房間內。老煙qiāng大手一揮。反叛軍機器人直接就放開了上手,我一下子就摔在了地上。摔得我真是滿眼的小星星。只聽老煙qiāng對著角落里一個背對著的人說道:“長官,人我給你帶來了,就是他擅自闖入了我們的實驗室!交給你們處理了”

    背對著我們戰著的人則是穿著一套黑色的西服。看著窗外的雪山。我也特別好奇。這個地方是怎么裝上窗戶的。而且還是那種能看到外面的窗戶。這不有點兒玄學了嗎?而且這人似乎還是個當官的。聽這語氣,老煙qiāng他們似乎也是這個人的手下吶。而這個黑西裝散發出來的則是一種很強類的氣場。看上去并不好惹啊。完了完了,這回真的人死球朝天了。我趕緊啟動了龍心檢索了一邊信息。這gǒu rì de黑黑。還沒找到嗎?這老子真的玩完了!

    黑西裝男緩緩的轉過身子。他看到我后顯示一愣。然后又看了一眼我手上的手環。我心里也咯噔一下。該死。有了手環不明確的告訴他我是誰了嗎?這不涼涼了嗎?黑西裝男直接沖到了我面前。一把扶起了我說道:“你是袁坤?”我滿眼小星星的說道:“是啊!你誰啊?”

    黑西裝男則是滿臉興奮的說道:“我啊隊長,是我啊,是我啊!”

    我使勁兒的推了他一把說道:“別給老子晃悠了。我他媽快吐出來了!”

    黑西裝男把我扶到了沙發上。然后直接走到了老煙qiāng和年輕人面前。狠狠的抽了他們幾巴掌喊道:“你們gǒu rì de眼瞎嗎?誰都敢綁?”

    我抖了一下身子。不由自主的摸了摸臉。我看的都臉疼。這是唱的哪出啊?而就在我摸到自己臉的時候我才想到。我和第二宇宙的袁坤長的一摸一樣兒。而這個人叫我隊長。難不成?黑西裝男快步走到了我面前說道:“隊長,我已經給你教訓他們了,使他們有眼不識泰山了。您這一走這么久,怎么不回空中基地。來實驗室這邊兒了呢?”

    我摸著自己的頭說道:“我他媽哪兒知道啊?對了,你誰啊?”

    黑西裝男一愣:“隊長,我你都不認識了?”

    我摸著自己的頭說道:“這他媽給我摔的。我都懵了”說是懵了,其實我壓根兒就不知道眼前這個男人叫啥。

    而黑西裝男又快步走到了老煙qiāng和年輕人面前又是狠狠的幾巴掌,給倆人抽的也有些懵。而老煙qiāng也是說道:“周長官別打了,別打了,我們知道錯了!”

    聽到了周長官三個字后,我唯一能確定的就是這我眼前這個男人姓周,其他的我就真的不知道了。我招了招手喊道:“小周啊!行了,差不多就行了!”

    而黑西裝男也轉過身看向我說道:“袁隊長你喊我什么?”

    我心里咯噔一下。完。這回玩脫了。我則是向著黑西裝男招招手示意他過來,他也快步走到了我面前、我看著他內心十分忐忑的說道:“我喊錯什么了嗎?”

    黑西裝男則是搖搖頭道:“沒錯啊,但是您平時不是叫我耗子嗎?你說過你只要喊我姓名的時候,我就該死了,我不想死啊隊長!”

    我長長的出了口氣。嚇死我了,我還以為露餡了呢。我拍拍他的肩膀說道:“這不是公共場合嗎。行了。收拾收拾回基地吧!”

    黑西裝男也長長嘆了口氣說道:“嚇死我了!”。6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新疆喜乐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