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修真小說 > 冷色江湖 >

第202章 逍遙皇帝

    來至宮墻外,獨孤焱翻身下馬,見四門守衛森嚴,指望他們通報,那是不可能的,畢竟皇帝可不是你說見就能見到的。

    如果硬闖,卻又與自尋死路無異。把守皇宮的是禁衛軍,各個能征慣戰縱使刺死百八十人,余者也絕不會退縮。此外gōng nǔ手無數,正所謂大將軍不怕千軍,只怕寸鐵,一旦萬弩啟發,那便是生了翅膀也難逃一死。

    獨孤焱在城下斟酌一陣,忽的吹起了口哨。

    蘇小妹急上前道:“你不是要進皇宮嗎?在這兒吹口哨做什么?”

    其實獨孤焱已在哨聲中加入了內力,聽著聲音不大,但卻能傳出很遠。

    你在他身邊,聽著是這么大動靜,你在十里之外聽,他還是這么大動靜。

    蘇小妹急的亂轉,須臾,從宮內抬出一頂轎子,上面有龍鳳的圖案。那轎子出了宮門,徑直奔獨孤焱趕來。

    四名轎夫行至獨孤焱面前,將轎子輕輕放下,隨行的小太監將轎簾一條,從里面走出一位老婦人,獨孤焱見此人連忙行禮“娘。”

    老婦人道:“怎么?你的傷都好了?”

    獨孤焱微微點頭,道:“母親腳程好快啊!這么快就回皇宮了?”

    老婦人笑道:“娘也是沒辦法啊!我本想留在你那里,多照顧你一會兒,可卻接到了皇上的飛鴿傳書,不得不往回趕。”

    獨孤焱道:“即便如此,也不該比我們快馬還快!”

    老婦人道:“你是在質問為娘嘍?”

    獨孤焱道:“質問不敢,不過疑問總歸還是要有的?你既然有這樣的伸手,兒子遇難時,何不出手相救?”

    老婦人冷道:“兒孫自有兒孫福,這不是連一天還沒到,你就從一個催死之人,變得活蹦亂跳的了嗎?而且還跑了這么遠來興師問罪!娘可沒有問你,你的傷是怎么好的!難不成都是裝出來的?”

    “裝?好詞。”獨孤焱面容冷淡。

    老婦人一樣冷淡,“上轎子吧!你不是想見皇帝嗎?我這就帶你去見。”

    “好啊!”獨孤焱笑著大踏步走上轎子。

    紅玉依依不舍,唯恐其中有詐,忙上前阻止道:“慢著!獨孤焱,我和你一起進去。”

    那老婦人道:“你這姑娘倒是心善,不像我這不孝順的兒子,連親娘的話都不相信。放心,我兒本領高強,又有我這當娘的護著,出不了事。”

    “不行,”紅玉斬釘截鐵的說道。她又一扯獨孤焱的胳膊,道:“你跟我過來一下。”

    說完拉著獨孤焱,走到了遠處,嘀咕了起來。

    紅玉道:“我總感覺你娘好像有些不對勁,我看你還是不要和她去的好,萬一皇宮里面有人要害你,你進去了,可就出不來了。”

    那“有人”分明指的就是獨孤焱的母親,她不便直說,但獨孤焱很清楚。他也看的出,這里面一定有些古怪。就是因為知道有些古怪,他才飛去不可。

    獨孤焱拍了拍紅玉的肩膀,從懷里拿出一封信,輕聲道:“咱們只有兩匹馬……”隨后回身上了轎子。

    進了皇宮,繞過正殿,直奔后宮。掀開轎簾,只見外面是紅毯鋪地,寬闊的院落,四周高墻亮瓦,正對面一間房門上掛著金漆牌匾,上寫道:“西宮”。

    未入房門,就聞女子的嬉笑之聲,一眾聲音中,唯有一個男子的聲音,道:“朕要重重的賞你、賞你……來吧!美人兒……”

    獨孤焱推門而入,只見一男子敞胸露腹,身披黃色睡衣,左右各摟著一個美女,坐在床榻之上,身前身后,亦是美女如云,好似有二三十個。

    那男子看上去有些虛胖,圓臉、圓眼、長條鼻子,額下一副山羊胡,貌不似君。

    那人一見獨孤焱頓時大驚,喝道:“什么人?竟敢擅闖后宮禁地!來人吶,護衛、護衛……”

    這時從獨孤焱身后走過一個貌美的女子,那女子步履輕健,宛若仙人,比其她佳麗不知美了多少倍。那璧人來到皇帝老兒的近前,盈盈拜倒,道:“臣妾前來侍君,望皇上恕罪。”

    那皇帝一指獨孤焱,道:“他是誰?怎么混進后宮里來了?”

    獨孤焱微微一笑,回頭瞧了瞧,只見門外的幾名轎夫,抬著空轎退了下去,余者有幾名太監婢女,或驚、或癡的看著獨孤焱。

    而那自身后走來的美女,竟和他的母親穿著一模一樣的服飾,只不過一個是老婦人,一個美女。

    獨孤焱略有驚訝,與皇帝對視了片刻,正要開口,忽聽那美女道:“皇上不必驚慌,他就是獨孤焱。”

    “啊!獨孤焱?江湖三惡之一?”皇帝略驚,指著獨孤焱又問道:“你為何見到朕還不下拜?”

    獨孤焱沒有遲疑,笑答道:“心中有天下,處處都是君,胸中無大志,是君也非君。我來只是想問問,這位大姐綁了在下的母親,不知道有何用意?”

    “大姐?”那璧人有些愜意。

    皇帝道:“大姐?蕓兒,朕怎么不知你還有個弟弟,若真如此,不拜便不拜了,朕免他一死就是。”

    原來這璧人乃是當今的西宮娘娘,小名蕓兒,最得皇帝寵愛。

    蕓兒道:“皇上,這位獨孤焱乃是皇帝的至親啊!您忘了嗎?長公主她……”

    皇帝一驚,道:“哦!是他,原來是求皇、求皇啊!”于是掀開左一層右一層的床墊,從下面拿出一封密封的信,道:“你娘她在慈安宮,是蕓兒說要代你母親,冒險前去看你,這些都是你娘一手安排的,若不信,可去慈安宮問她,信上所寫,是朕當年與你父親的秘密協議,用來啟動誅龍計劃,遏制北方多股勢力。”

    獨孤焱上前接過信件,一抱拳,道:“既然如此,那便不打擾了,煩勞皇上下一道文書,批準我可以在沿途的君縣隨意使用官家馬匹器械,令派一隨從,帶我去見我母親。”

    皇帝依照獨孤焱所言,下了封書信,又派了一名小太監,帶獨孤焱去見他的母親。冷色江湖13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新疆喜乐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