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科幻小說 > 快穿之女配復仇攻略 >

第四一二章 替身嬌妻帶球跑

    因為昨天加今天白天睡了不到兩個小時,整個人腦子都秀逗了,不知今夕何夕,隨時隨地保持要嘔吐的腿軟狀態。我甚至覺得我不需要睡眠,莫不是回光返照了吧?

    琵琶聲停,笛聲也順勢收起,兩人對視一眼,眼中都是遇到知己的興奮。眾人慢慢從曲中回過神來,掌聲一片。

    蘇秀閉眼不答,假裝沒聽見。皇帝陛下的舌根可不是能亂嚼的,即便聽者是身為百官之首的丞相也不行。

    左穆沒等到蘇秀的回答,也不生氣。只恨恨地念了句,“那個妖女!”

    蘇秀聽了,眼睛睜開條縫兒,瞥了丞相一眼,什么也沒說。

    這玉妃是半年前恒元帝微服出巡時帶回來的,一回來便不顧眾人反對直接封了貴妃。這半年來,玉妃獨獲帝王寵愛,六宮獨尊。更令眾臣不解的是,自從玉妃來了之后,那勵精圖治的少年帝君便不在了,如今的皇帝,日日聲色犬馬,沉迷酒色。這不,早朝都懶得上了。

    逍遙宮。

    恒元帝君羲恒正斜倚在屏風后的美人榻上,金huáng sè的龍袍凌亂的披在身上,露出健碩的胸膛,黑色的發絲搭在胸前幾縷,額前的長發將他眼波襯得迷離,平添幾分妖媚。

    唐纓懵逼了一會兒,這……我是……超級有天賦?周圍的人也都看傻了,大陸上多少年沒出現過天賦這么強悍的人了,怕是比他們的年齡還長吧?

    主持資質測試的人還沒反應過來,學院里沖出來不少人,當頭的看穿著應該是學院里的老師。

    一個胡子快要拖到地的老頭子以百米沖刺的速度一眨眼就到了唐纓面前,激動的說,“是你嗎!”唾沫噴了唐纓一臉。

    “二夫人,那天給您下藥的人是我,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也是不得已而為之,否則奴婢的小命就保不住了。但是我一直很愧疚,后來知道您沒事我才放下了心。”

    “可是馮琳知道您沒事之后大發雷霆,連我也埋怨上了。您看我額頭上的傷,就是被她用茶杯砸的,女孩子的臉多么重要啊,她說砸就砸了!”吳夢說到這里倒是有幾分真心實意。

    唐纓眼皮抬了抬,那么明顯的紗布,吳夢一進門她就注意到了。只是她不知道吳夢說這一通是為了什么,是讓自己更怨恨她嗎?畢竟雖然主使是馮琳,但她拿馮琳沒辦法,不就只能拿這個丫環出氣了嗎。

    若原主就這么死了就算了,總兵夫人是個真正的瘋子,是個biàn tài,她根本不愿看見原主安安靜靜的死去,對原主極盡折磨,原主是自己實在受不了咬舌自盡的。

    唐纓也算是見過不少死人了,可是像原主那樣死的這么慘的還是第一次見。原主身上滿是傷痕,一塊好肉都沒有,更是被毀了容,唱戲的嗓子也早就被弄啞了。

    唐夫人領著唐晨下來的時候,唐晨轉了一圈發現自己姐姐已經走了,臉上有些失望。

    唐夫人坐在了唐爸身邊,輕輕地替他揉著肩。“你也別太愁了,孩子大了都有自己的想法,我們也不能管他們一輩子。”

    唐爸點點頭,沉默著沒說什么。他和唐纓和普通的父女不太一樣,他從小沒怎么親近過唐纓,對她總有一份愧疚,現在想要彌補才發現女兒已經不需要了。

    第二天唐爸就去呵梁家夫婦商量解除婚約的事兒,梁家夫婦忙問發生了什么。唐爸也不能說是唐纓的錯,只能推脫說是覺得兩人不太合適。

    梁家夫婦縱然是再好的脾氣也無法接受自己的兒子居然被別人退婚了,而且他們也不是單純的結婚,這還關系著兩家的合作。

    羅蘭咳了聲,“你們兩個的設計都很出色,我無法抉擇。我昨天已經把你們的作品給了百瑞,百瑞選的是唐纓的。唐纓,恭喜你了。”羅蘭沖唐纓笑了笑。

    唐纓內心非常激動,但表面上還是漫不經心,她可不能丟了原主的氣質。原主別的先不說,大家族養出來的,寵辱不驚那都是最基本的。

    “不可能!”白纖羅失聲。羅蘭看向她皺了皺眉,這心性也太差了些,簡直不像是設計出那么讓人驚艷的作品的人。

    白纖羅很快意識到自己失態了,羞愧的低下了頭,咬著嘴唇,內心卻還是不甘。她簡直不敢相信,怎么會這樣,明明前世……她用別人前世的設計這么多年都沒出過意外,可偏偏這次……

    白纖羅頗有些坐立不安,雖然她私底下練了很多的禮儀,但畢竟只是普通家庭出身,還是第一次來到這么高檔的用餐地點。只是她不能露怯,哪怕面前坐著的人和她并無關系。

    白逸揚心內暗自點頭,他已經查過了白纖羅的資料,知道她沒來過這樣的餐廳,她能有這樣的表現已經足夠讓他意外了。白逸揚吩咐幾句,不一會兒侍者就推著餐車過來了。

    精致的菜肴擺了滿桌,散發著誘人的香味,兩個人卻都沒有動手。白逸揚雙手托腮看著白纖羅,曖昧的燈光里她原本中等的姿色也有種朦朧的美。

    白逸揚不在說話了,他對白纖羅的特殊和喜愛也不過是比他以前的女人多而已,這不代表他就能忍受白纖羅的冷臉。白纖羅的不愿意明晃晃的根本不遮掩,他也有種被打臉的難堪。

    白逸揚的車停下來,王嫣第一時間注意到了,這是因為她一直站在窗口等著。車后座白逸揚和白纖羅走出來,兩人挨得很近,昏暗的光線里顯得異樣曖昧。

    王嫣的嘴角咧了咧,看著白纖羅的眼神滿含怨毒,白纖羅大概沒做什么對不起她的事,但誰讓她的存在對自己來說就是障礙呢。二十多年,她從沒見白逸揚對哪個女人這么親近過。

    白纖羅好像感覺到了王嫣的目光,抬頭看過去卻什么也沒看到,只是她的心頭卻莫名不安,總覺得會有什么不好的事情發生。仔細想了想,卻什么也沒想到,但那種不安揮之不去。

    酒店的動作很快,幾人沒聊幾句話菜就陸續上桌了。洛麟充分表達了他的熱情,略顯生疏的給唐纓介紹著哪道菜比較好吃,要不是看著唐纓對他還有些戒備,他都想親自夾了菜放到唐纓碗里。

    于紫蘭看的不爽,刻意想要拉回洛麟的注意力,不停的說,“洛麟,吃這個,你不是從小最愛吃了嗎。”她倒是不客氣,邊說便夾起了菜想往洛麟碗里放。

    “謝謝,不用了。”洛麟熱情的笑容一秒消失,又恢復了高冷的樣子。他是知道于紫蘭對自己的心思,可自己對她可是一點兒想法都沒有,每一次都是干脆利落的拒絕。

    唐媽站在門外和唐纓說了幾句話,知道唐纓是不會給自己開門了。不過剛才說了些話聽起來應該沒什么事,唐媽也放心不少,最后還是怕打擾唐纓離開了。

    唐媽離開后唐纓松了口氣,想想自己現在的情況實在是很想罵臟話,但剛才說了那么多話唐纓覺得自己嗓子都快冒煙兒了。不過幸好她可通過腦電波和748交流,于是唐纓腦子里循環過無數臟話。

    748表示無所謂,作為沒有什么情感的機器在一些方面比人類看得更開,比如被罵什么的,反正自己也受不到什么實際損傷,所以就任她去了。

    唐纓罵了許久也不見748有什么反應,即使只是靠想的,唐纓也覺得累了,于是只能停下了自己的動作。

    唐纓一停下,748立馬出現。“雖然我沒法給你什么有效的建議,不過你最好還是做點兒什么。你們人類有句話說的不錯,努力不一定會有收獲,但不努力一定不會有收獲。”

    孔母肯定是不開心的,可又不舍得怪罪自己的大孫子,就只能把帳都算在麥琪頭上了,反正她本來就不喜歡這個女人,何況自己兒子也絲毫沒有娶她的打算。

    孔母還沒舍棄自己的矜持,雖然那副猙獰的樣子也實在算不得好看,但總歸是沒有撕破臉。依舊是高高在上的語氣,孔母的眼神輕蔑而不屑,仿佛肯和麥琪見面就是莫大的施舍。

    麥琪確實有些害怕孔母,但也有些厭惡。幾百年前討好她的想法早就沒了,也就是看在她是孔聞的母親的份兒上才沒有兇狠的對待她。

    孔母看出了麥琪對她的厭惡,但她卻沒那么放在心上,對她而言,麥琪這樣的人不值得她廢心思,就連那點子厭惡也是帶不來任何影響的。只要她愿意,她隨便點點頭,麥琪就算是不高興也得過來乖乖討好。

    病房里本來就很安靜,兩個互相不怎么對付的人坐在這里沉默寡言氣氛更是難以言喻。麥琪有些不自在,下意識的摟緊了坐在自己旁邊的麥文安,他小小的軀體也能帶給她不少慰藉。

    洛麟今天穿了一身休閑運動服,顏色還很鮮艷,頭發沒有梳成一絲不茍,自然的垂順下來,劉海長長的遮住了半只眼,頗有些不羈的意味。這一身裝扮,乍一看還以為他是個十七八歲的少年。

    洛麟手里拿著幾張票,一來就直接忽略了剛才一直在招手的唐琳,目光落在了唐纓身上就挪不開了。

    唐纓被他看的有些不好意思,不自覺已經低下了頭,不知什么時候耳朵已經紅了。

    洛麟輕笑了一聲,“唐纓,又見面了。”

    “嗯,又見面了。”唐纓努力的抬起頭來,心里卻在不斷地腹誹自己,明明也不是沒見過什么世面的人,人家只是打個招呼而已,自己怎么就這樣了呢。

    “你們光顧著互相打招呼了,就把我這么一個大活人晾一邊兒啊。”唐琳上前兩步,拍了拍唐纓的肩膀。

    唐琳一點兒不客氣的結果票,拉著唐纓往前走。洛麟不緊不慢的跟在兩人身后充當保鏢。

    吃飯的地點很照顧唐纓的口味,正是她來這個世界第一次去的酒店。雖然是不同的包廂,但相似的裝潢還是讓唐纓有些惆悵。

    在國外吃了一個月的西餐,難得吃點兒自己喜歡的,唐纓一不小心就吃多了,最后的結果當然是難受的跑廁所。

    洗手間在走廊盡頭,來回都要經過孔聞常年預定的包廂。去的時候還沒怎么,回來的時候唐纓差點兒被突然打開的包廂門撞扁了鼻子。唐纓嚇得一個踉蹌,一抬頭發現還是老熟人。

    唐纓看著一桌子的文件也實在是頭疼的很,只是她也不好意思再去找唐爸說自己不想干了,而且這才幾天啊,自己就這么不干的話也太丟臉了,于是唐纓只能咬牙堅持下去了。

    時間還是能改變人的,一個多月過去,至少唐纓再也沒有那么手忙腳亂了,手底下的工作雖然做的不是最好但也有模有樣了,但這也少不了背后洛麟的指點,但好在唐纓和唐爸都松了口氣。

    而令唐纓最安心的不是工作上的進展,而是洛麟也回國了。唐纓特地去接機,而她還沒找到洛麟呢就先被洛麟發現了。

    洛麟穿著一身黑色的西裝,長腿窄腰再加上顏值,惹得機場里的人頻頻轉頭看向他,而他的眼里就只有站在人群中四處張望著的唐纓罷了。

    于紫蘭眼睛轉了轉,找到了角落里坐著的孔聞。作為這場宴會的主角,即便是坐在角落里也吸引了不少人上前攀談,不得不說孔聞是個極其優秀的人,在人堆里尤其顯眼。

    于紫蘭端起酒杯,聘聘裊裊的挪了過去。周圍的人不知道她的來意,但于氏大xiao jie這張臉沒人不認識,都下意識給她讓開了路,于紫蘭順利走到了孔聞身邊。

    孔聞抬眼看了看坐在自己身邊的于紫蘭,“于xiao jie。”于紫蘭他也認識,但兩人從來沒有交集,但孔聞聽說過于氏大xiao jie單戀洛麟的傳聞,也知道洛于兩家怕是有那么些意思在。但無論如何,于紫蘭也不應該出現在他身邊。

    屋外人多的擠滿了整個走廊,粗略一看參加宴會的人幾乎來了大半。看見孔聞,那些人臉上有些訕訕,雖說是想看孔聞的笑話,但也不是每個人都有跟孔聞對著干的膽子。

    孔聞一出來眼神就落在了于紫蘭身上,即使頭腦還有些發脹也不妨礙他冷靜的思考。他不說是千杯不醉也不可能只有這點兒酒量,怎么想都是著了別人的道,而這里面會給他下藥的也就只有于紫蘭了。

    于紫蘭被孔聞凌厲的眼神看得有些閃躲,一開始她還不覺得有什么,可面對著孔聞的眼神她也倍感壓力。唯一欣慰的就是這個丑聞,孔聞不為了自己著想,就算是為了保全唐纓也不可能明面上對她做什么。

    而洛麟的眼神落在孔聞身上,也是冷厲的很。他發覺了孔聞看于紫蘭的眼神,再想想剛才于紫蘭的作為,深知這件事于紫蘭肯定摻和了。

    但這都不是他最在乎的,洛麟的視線落在房門上,屋里的唐纓,她現在怎么樣了。肯定很驚慌失措吧,而他卻什么也做不了,洛麟為自己的無能為力懊惱不已,而且,這災禍何嘗不是自己給她引來的。20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新疆喜乐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