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都市小說 > 天命相師 >

第2371章 化敵為友

    楊鳳宓并沒有完全按照曲折說的做,因為楊鳳宓擔心只拋出一名下屬,并不能夠完全讓自己脫罪,她把自己的心腹手下還有當晚當值的一名偏將,全部拋了出去。

    就因為楊鳳宓的明哲保身此舉,雖然讓她躲過了這一劫,但是卻讓她在軍系中臭名遠揚,支持率也跌到了最低點,盡管她的支持率本來就不高。

    當然了,這都是后話。

    唐丁借助了曲折塞給自己的削鐵如泥的匕首,再次從困住自己的北大營逃出來了,不過唐丁剛出北大營,就在街角的大排檔攤位上看到了一個熟人。

    所羅門王。

    唐丁不相信自己跟所羅門王在這里遇到是偶遇,那么就只剩一個可能,所羅門王是專程在這里等自己的。

    所羅門王怎么會在這里等自己?難道他知道自己會逃出來?唐丁有滿腹的疑問。

    唐丁徑直的走到所羅門王的座前,坐下,所羅門王回過頭,朝廚房說道,“我剛剛點的三個菜,上吧,對了,再加一個炒腰花,越騷越好。”

    很難想象,兩個今天還在打生打死的死敵,三個小時后,卻坐在了一個桌上。

    “你喜歡吃炒腰花?”唐丁奇道。

    “是啊,味道雖然有些怪,不過還不錯。”

    所羅門王的飲食字典里根本就沒有炒腰花這道菜,這道菜是他博覽醫書,尋找自己病癥的治療方法時候看到的偏方。

    不管好用不好用,所羅門王也希望嘗試一下。

    當然了,這事,所羅門王不可能跟唐丁說。

    “你早就料到我會來?”唐丁問道。

    “這不難料,有人給了你一把削鐵如泥的匕首,你如果還不能逃出來,那你就不配做我的對手。”所羅門王這次再見到唐丁,感覺跟唐丁的敵意少了很多,他之所以還是跟唐丁作對,并不是他多恨唐丁,而是純粹的是為了激發他自己體內的多巴胺,治療自己的病。其實,所羅門王跟唐丁很是有種惺惺相惜的感覺。

    “能讓千古之帝的王上當做對手,我應該感到自豪。”

    “嗯,咱倆其實很試用你們三國時期的一句話,既生瑜何生亮,咱們兩人互為一時瑜亮,咱們注定是互相倒逼進步的兩人,甚至我有種感覺,你的成就不會比我低。”

    “哈哈,我應該謝謝王上這么瞧得起才對。”唐丁突然想起一件事來,“等等,你說你看到有人給我一把匕首,這個你能看到,但是你怎么會知道這把匕首削鐵如泥?難道那天你也在?”

    唐丁的話,并沒有藏著掖著,對于聰明人來說,根本用不著。

    所羅門王聽后哈哈大笑,“我就說只有你配做我的對手,你這人太聰明了,什么事只要露出一點,你就能猜到。對,那天我也準備去救你來,可是我看到有人捷足先登了,于是我們就配合默契,一個聲東擊西,一個暗度陳倉,你看你人緣多好?”

    其實唐丁最驚訝的不是所羅門王竟然救自己,而是所羅門王對于東方文化的熟悉程度,不光是三國典故,還是兵法三十六計,竟然是張口就來,一個外國人說起來,毫無違和感。

    這說明什么?這說明所羅門王的成功也并非偶然。所羅門王在內功,在精神力,能有如今的進境,都是理所應當。

    “好吧,大恩不言謝。”唐丁拿起面前已經倒滿酒的酒杯,“干了。”

    所羅門王哈哈大笑,跟唐丁把酒干了。

    “你不怕我下毒?”

    “王上還用下毒嗎?”唐丁反問道。

    問完,兩人又哈哈大笑。

    這時候所羅門王要的四個菜也上了。

    “我上次跑了,這次又被抓,王上為什么這么肯定楊鳳宓不會殺人?”

    “你在楊鳳宓的手上跑了,然后楊鳳宓只擔心會受到城主責罰,一個事事都謹小慎微的人,她會有魄力直接殺人嗎?”所羅門王還真是把楊鳳宓看穿了。

    “好吧,謝謝王上解惑,來,再干一杯,然后咱們在討論一下接下來去哪里大戰一場。”

    “大戰一場?為什么要大戰一場?”所羅門王疑道。

    “難道王上要和我交朋友?”唐丁也奇怪了。

    “哈哈,交朋友好像是你的提議,現在又反悔了?”所羅門王揶揄唐丁道。

    “我當然不會反悔,只是”

    “哈哈,好了,不逗你了,我只是想看看你的城市建的怎么樣,歡迎嗎?”所羅門王的話亦真亦假,唐丁不清楚他到底什么打算。

    不過這畢竟是個很好的開始。能夠跟所羅門王化敵為友,即便只化敵,不為友,也會減少唐丁做事的很多阻礙。

    “歡迎,當然歡迎,咱們這就走。”唐丁是真的歡迎所羅門王做客自己的三清城,畢竟三清城是用陣法做的防護,而這個陣法防護,所羅門王也是能夠突破的。

    如果是這樣,還不如大大方方的邀請所羅門王過來做客,化敵為友。

    當然了,唐丁也不確定自己真的能夠和所羅門王化敵為友,但是這畢竟是個契機。

    “不急,吃完再走,別浪費了這么好的酒菜。”

    唐丁注意到所羅門王把那盤腰花吃的干干凈凈,而別的菜倒是勝了不少。

    唐丁不解何以所羅門王口味會這么重?不過可能他在亞特蘭蒂斯枯坐的這幾千年,口味太淡了,現在要補回來。

    不過飯剛吃完,唐丁卻發現兩人走不了了。

    一隊王宮守衛虎賁軍官兵,走了過來,徑直的走到了酒店的門口,自然的分兩隊站立,三個人走了進來。

    唐丁捏了下拳頭,剛準備動手,所羅門王就示意他不要輕舉妄動。

    唐丁能理解所羅門王的意思,自己是背對著酒店大門,看這隊虎賁軍的架勢,應該是沒發現自己,如果自己主動動了手,恐怕不但會引人注意,讓自己陷入苦戰,而且還會“連累”所羅門王,因為此刻所羅門王正在跟反賊頭子唐丁吃飯,即便兩人真的沒啥,但是這種事說出來,恐怕也沒人會相信所羅門王是清白的。

    其實,唐丁倒是不怕連累所羅門王,畢竟兩人是敵非友,只是如果一旦動手,自己恐怕就得徹底暴露。

    與其如此,還不如相信所羅門王一回。

    “所先生,你好,我是虎賁軍的偏將,特來奉旨,請所先生進宮,城主要見您。”來客彬彬有禮,但是卻一臉行伍作風,雷厲風行。

    “稍等一會,我們還沒吃完飯。”

    “這個恐怕不行,因為我得到的命令是馬上請您入宮,耽誤了時間,恐怕我沒法交差。”

    “那不如我回客棧先換身衣服。”

    “所先生,城主沒交代讓您換衣服。”

    這個偏將似乎很不通情理,不過她也是奉命行事。

    所羅門王想了想說道,“那好吧,我先送我的助理先回驛站。”

    “不用了,還是一起去吧,沒事,您面見城主,您的助理可以在外面等一會,這樣不耽誤時間。”

    聽到這偏將的話,所羅門王是徹底沒招了,當然了,鬧翻其實也行,不過根本沒這個必要。所羅門王現在在蓬城,他可不想一因為得罪了城主楊鳳楠,最后落得被蓬城追殺或者封殺的下場。

    “那好吧,小丁,你跟我先去結賬。”所羅門王招呼唐丁去結賬,其實也是想單獨跟他說幾句話。

    “不用了,這賬記在虎賁軍頭上就行。”

    偏將絲毫不注意影響,虎賁軍在整個蓬城可是皇家禁衛軍般的存在,地位尊崇。飯店老板是敢怒不敢言。

    這賬記下了,不代表能要回來,人家主動給還好,不給,她也不敢去要。

    “相信我嗎?”所羅門王找了個機會,低聲問唐丁。

    唐丁微不可查的點點頭。

    “相信我,那就跟我一起走,當然了如果你有機會,也可以神不知鬼不覺的自己跑掉。”

    “行。”唐丁其實也是這個意思。

    唐丁跟隨所羅門王一起走,唐丁一直低著頭。不過這也符合他的身份,畢竟唐丁只是隨從,哪能趾高氣揚的走路?

    不過這一路,唐丁一直沒找到逃跑的機會。

    這一路,唐丁和所羅門王一直被虎賁軍給夾在中間。唐丁的貿然離去,肯定不會無聲無息。而且這一路,到處都是城衛軍,似乎城衛軍內部已經下發了對唐丁的搜捕令,畢竟唐丁逃跑這是大事。但是她們并沒有得到總統領楊鳳宓的指令,不知道楊鳳宓的意思,所以城衛軍只能暗中搜捕。

    如果唐丁要分開逃走,恐怕還真不容易,因為這一路上的城衛軍太多了,每一個走在路上的人,都會受到盤問,搜查。這種情況下,唐丁想自己走,無疑難度大增。

    不過現在的唐丁混在虎賁軍的隊伍中,那就不一樣了。虎賁軍在整個蓬城地位尊崇,城衛軍根本不敢搜查虎賁軍,當然了,也沒有搜查的必要。

    所以,唐丁就跟著所羅門王和虎賁軍的后面,一路到了王宮。

    在宮城外,唐丁有些猶豫了,到底是跑還是不跑?

    王宮的檢查肯定比城內要嚴格許多,想混進去基本不可能。暴露的幾率非常高。

    可是,唐丁心底總還有個希望,希望沒人會發現自己,那樣自己就可以混進王宮,看看能不能找到張珺妤。

    不過,唐丁今天似乎運氣很好,他真的沒有被發現,而是成功的通過了檢查,進了內城。

    正當唐丁希望自己運氣會一直好下去的時候,很快,唐丁的夢想就破滅了,因為他感應到了很多人都在向這邊聚集。盡管唐丁不確定這些人是沖自己而來,可是這里是王城,她們不沖自己這個頭號通緝犯來,還能沖誰來?

    唐丁的猜測還沒得到驗證的時候,所羅門王一把把他推到了后面,指著唐丁大喊,“快抓住他,他就是被通緝的頭號要犯唐丁,是他脅迫我進宮,他還說要刺殺城主。”

    所羅門王的行為,給唐丁弄愣了,唐丁是真的沒想到,自己竟然會被所羅門王在背后插一刀。

    因為,之前所羅門王做的種種,唐丁都已經相信自己已經都看透了所羅門王的為人,半點也感受不到所羅門王心里的殺意,甚至唐丁也相信自己完全能夠和所羅門王化敵為友。

    但是誰也沒想到,這一切都是假象,所羅門王的用意就是將自己引入虎賁軍守衛的王城,將自己生擒。

    “大家要小心,他搶了我的刀,那把刀削鐵如泥,大家注意安全。”所羅門王大聲喊道。

    唐丁不明白所羅門王為什么要特意提起自己的那把刀,不過,似乎這也是好事,如果被證實這把刀是曲折送到自己手上的,那么曲折也會有麻煩,而所羅門王這么說,正好可以省了曲折被暴露的危險。

    所羅門王此舉,唐丁也能理解,大概他是看好了自己的這把寶刀,畢竟能夠削鐵如泥的兵刃是少之又少,而所羅門王又是一介武夫,喜歡絕世神兵,很好理解。

    可惜的是,唐丁卻看錯了所羅門王,他裝的太像了,已經完全的把唐丁給騙過了。

    這是唐丁感覺自己最郁悶的一次。

    成千上萬的虎賁軍把唐丁團團圍住,而且還有個略勝唐丁的所羅門王在,唐丁是插翅難逃,苦戰了一個多小時后,終于力竭被擒。

    如果是單打獨斗的情況下被擒,或許唐丁只會感覺自己技不如人,但是被所羅門王設計的圈套所累,自投羅網,這就讓人無比沮喪了。

    任何人被人出賣,心里都不會好受,更何況是唐丁這樣智慧絕頂的聰明人。

    唐丁被繳了械,然后被關進了大牢。

    這次唐丁可不光被關進了天牢,而且還被鎖上了精鋼籠子,即便是想破陣越獄,都沒有機會,因為他首先要破掉這籠子才行,而沒有工具在手的唐丁,根本就沒機會破開這足有兒臂粗細的精鋼籠子。

    今天虎賁軍也是喜氣洋洋,雖然死傷了不少人,但是能夠抓住城主的心腹大患,她們也很高興,畢竟抓住唐丁就意味著升官發財。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新疆喜乐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