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玄幻小說 > 人皇紀 >

第二千二百三十一章 陣破,形勢急轉!

    “如果是這樣,那我不介意屠一兩個神,或者將所謂的神,都從這個世界上徹底抹掉。既然你們習慣在幕后,在黑暗中操控一切,我就讓你們徹底回歸黑暗。”

    王沖爭鋒相對,毫不相讓。

    “嗡!”

    聽到王沖的話,太始瞳孔一縮,神情冰寒無比:

    “哼,就讓本座看看,你有多大能耐吧!”

    太始聲音一落,砰,陡然一縱,立即向著高空深處,無盡的風雪上方縱射而去。

    對面,王沖心領神會,身軀一縱,同樣如飛而去。

    兵對兵,將對將,能對付太始的只有王沖,對于太始來說,也同樣如此。

    這場戰爭對兩人關系重大,太始想要完成“天”的凈化任務,也必須擊殺王沖。

    轟轟轟!

    太始和王沖很快消失在云霄深處,一陣陣驚天動地的轟響從高空深處傳來。

    當兩人在高空激烈交手的時候,地面上也開始有越來越多的諸國大軍翻上墻頭。

    風雪彌漫,視線受到阻礙,更加有利于攻城方,再加上之前那場戰爭,大唐火油消耗許多,諸國選擇在這個時候攻城,要比之前順利得多。

    “斧兵部隊,準備!”

    城頭上,隨著一名大唐將領高亢的聲音響徹云霄,下一刻,鎧甲震動,數以萬計的斧兵,手持巨斧,如同巨人般登上墻頭。

    “吼!”

    面對源源不斷攀登而來的諸國戰士,這些斧兵嘶吼著,如同狂戰士般使勁劈砍。

    他們的動作非常簡單,只有橫劈豎砍幾種簡單的動作,但招式卻大開大合,威力強大的不可思議。

    一名名諸國戰士被巨斧劈中,慘嚎著從城頭紛紛跌落,從這么高的地方墜落,最后不死也得重傷。

    但即便如此,大唐也阻擋不住諸國的進攻。

    “殺!”

    突然之間,一聲怒吼,一名神國戰甲戰士如同猛虎般飛撲而出,他的雙臂張開,龐大的力量直接將幾名身材魁梧的斧兵撞下墻頭。

    一名,兩名,三名……,越來越多的神國戰甲戰士沖上城墻。

    “鏘鏘鏘!”

    電光石火間,城頭上的大唐戰士反應極快,一瞬間,無數刀劍從各個方向劈砍過來,只見火光四射,所有攻擊都被彈開了。

    看到這一幕,所有人驟的變了臉色。

    “讓開!這些人交給我們來對付!”

    突然,一陣洪鐘大呂般的聲音響起。

    神通大將李嗣業!

    他身著重甲,揮舞著那柄比人還高的巨大闊劍,猛地大踏步出現在墻頭。

    “轟!”

    李嗣業神色堅毅,手中的烏茲鋼巨劍順勢一揮,只聽一聲慘叫,一名神國戰甲戰士被他一擊擊中,有如斷線風箏般從城頭震飛出去。

    不止如此,鋒利的烏茲鋼巨劍甚至劈開神國戰甲,將腰部劈裂,鮮血和內臟一起飛灑出來。

    但神國戰甲不同一般,即便被劈開,并沒有像以往那樣,被這些烏茲鋼武器輕易劈成兩段。

    “陌刀無敵!”

    幾乎在李嗣業出現的同時,數以萬計的陌刀戰士如墻推進,出現在城墻上,他們的氣勢有如山崩地裂,龐大無比,瞬息間壓制住不斷攀援而來的神國戰甲部隊。

    戰斗比預想中的還要慘烈,大量諸國士兵通過繩索、釘在墻壁上的特制弩箭和樓車,不斷登上墻頭,盡管諸國部隊死傷許多,但大唐方面也同樣出現眾多死傷,不時有大唐士兵跌落墻頭。

    “傳令后續部隊登墻,擋住他們!”

    城頭上,看到大唐士兵不斷消耗,城墻不斷被推進,許科儀沉著冷靜,立即發號施令。

    戰斗持續的時間并不長,但戰況卻異常激烈,每時每刻,雙方都有不少士兵死亡。

    不過盡管如此,遠處的戰場上,安祿山目視著這一切,卻沒有下任何撤退命令的意思。

    他的神色異常平靜,似乎這場戰斗不戰斗到最后一人,就絕不會停止。

    鋼鐵堡壘的城頭上,眾人心中也同樣沉著。

    所有戰斗形式,只有城防戰最耗時,除了少部分特例,一般都會持續數月,甚至數年。諸國想要擊潰這么多大唐精銳把守的鋼鐵堡壘,幾乎不可能。

    雙方各有各的堅持,不管是大唐還是諸國,都沒有展露半分后退的念頭。

    “唳!”

    就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鋼鐵堡壘北面激烈城防戰吸引的時候,突然之間,一陣刺耳的銳嘯高亢入云,從鋼鐵堡壘的南面迸發而出。

    那聲音類似于武道高手的引頸長嘯,但卻又不完全相同,更加類似于某種古老樂器發出的信號。

    最為特殊的是,在百萬人激烈廝殺的戰場上,不管什么樣的聲音,按道理都會壓下去,不會被特別注意,但那道聲音不同,某種程度上,那聲音還蓋過了戰場的喊殺聲,清晰傳入了每個人的耳中。

    “怎么回事?”

    北面的城頭上,章仇兼瓊、王忠嗣、張守珪等人心中一震,立即注意到這特殊的長嘯。

    然而下一刻,還沒等眾人反應過來——

    “轟隆隆!”

    地動天搖,一陣又一陣連綿不斷的爆炸聲從鋼鐵堡壘的四面八方傳來。

    在一股巨大能量的沖擊下,鋼鐵堡壘的東南西北四面,整座鋼鐵堡壘的城墻都猛烈顫抖起來,聲音仿若雷鳴般洪亮。

    轟轟轟!

    幾乎是同時,云霄深處,漫天的風雪攪動,王沖正傾盡全力和太始交手,突然之間感覺到地面上的巨大異動,甚至還有一股股氣流從地面向著天空席卷而來,頓時心中一凜,幾乎是本能的感覺到有些不妙。

    “轟!”

    沒有絲毫猶豫,王沖渾身罡氣爆發,黃金短戟在罡氣的灌注下,化為一道金色怒龍,將太始強行震退。

    借著這個機會,王沖迅速拉開和太始之間的距離,同時身軀一晃,就準備飛掠而回,一探究竟。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一陣冷笑聲突然從身后傳來:

    “三千六百五十。”

    “什么?”

    王沖本來撲向地面的動作瞬間靜止,陡然回身,望向身后。

    就在距離王沖不遠的地方,太始佇立虛空,眼中滿是譏諷:

    “你不是想要查看發生了什么嗎?嘿,那是三千六百五十座小型陣法一起引爆的聲音,你在鋼鐵堡壘地底布置的三座大陣,真的以為能夠阻擋得住我們嗎?”

    “所有陣法都出自我們的手筆,用我們的東西來對付我們,簡直可笑!”

    “這一戰,你已經輸了!”

    太始神情冷酷,高聲宣布道。

    凡人就是凡人,總以為和神祗長得相似,就覺得自己和神祇一樣,甚至還以為可以和神祗平起平坐。

    在漫長的歲月里,他見過太多這樣因為高傲,因為輕視神祗,對神祗不敬而招致毀滅的人了。

    這些凡人永遠不知道,他們所自傲的那點東西,對于活了漫長歲月的“神”來說,根本算不了什么。

    “現在還僅僅只是開始,三千六百五十座小型陣法構成的聯合陣法,會徹底破壞整個地底一切陣法結構,這本身就是為了對付像你這種大型陣法而發明的東西。”

    “你已經沒有和我對抗的資本了,我說過,這一戰,你和你麾下所有的軍隊都絕無生還,這就是你和神靈作對的代價。”

    太始冷聲道,看著王沖的目光不帶絲毫感情,就像看著一個死人。

    太始很少像現在這樣考驗一個人,李太乙是如此,王沖也是如此,這些螻蟻一般的凡人,因為種種因素,偶然獲得了匹敵他們神靈的力量,并因此開始驕傲自大,想要和神靈一爭長短,一較高下,甚至連神靈都不放在眼里。

    像這一類的“瀆神者”,只有將他們徹底毀滅,甚至將他們曾經存在的痕跡一起抹去才是最好的結果。

    另一側,大地上,似乎回應著太始的聲音——

    “咔嚓嚓!”

    整個大地都仿佛裂開了,那洪亮的聲音震耳欲聾,將所有的一切全部掩蓋下去,希聿聿,戰馬長嘶,這一刻,戰場上所有的戰馬都仿佛受到極大的驚嚇,一片混亂。

    不止如此,在轟鳴聲傳出的同時,鋼鐵堡壘地底,一座龐大的巨型陣法轟然破裂,只是一瞬,那道籠罩整座鋼鐵堡壘的無形屏障瞬間消失。

    沒有大陣的庇護,狂風呼嘯,滾滾寒潮從天空中席卷而下,整座鋼鐵堡壘頓時如墜冰窖。

    自大寒潮降臨以來,這還是眾人第一次真正感受到那種極度的酷寒,那種感覺就仿佛赤身果體般,凍徹骨髓。

    咔嚓嚓,整座鋼鐵堡壘連帶眾人體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結成一層冰霜。

    看到這一幕,章仇兼瓊、王忠嗣、張守珪、阿不思等人臉色迅速變得灰白無比,幾人就算反應再慢也明白過來,籠罩整座鋼鐵堡壘的大陣被粉碎了。

    “不可能,這絕不可能!”

    城墻內,陣圖老人渾身顫抖,看著這一幕,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這座陣法花費了他大量的心力,正常情況絕不可能破裂,這一切是他怎么都沒有料到的。

    這一刻,陣圖老人的心都在顫抖。

    七八十萬的大軍,還有后方數千萬的神州百姓,沒有人比陣圖老人更明白,大陣破碎在這個時侯意味著什么。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新疆喜乐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