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都市小說 > 校花的極品特工 >

第九百六十八章 大結局

    這可能是第一次,收視率超過百分之九十九,甚至達到百分之百的直播,人們本以為會有天崩地裂的大戰爆發,會有驚天動地的陰謀被揭穿。

    誰想到,竟然成了大型認親現場!

    高君就這樣成了祖宗,被孝子賢孫供奉著,態度誠懇而真摯,那認祖歸宗的頭磕得是如此虔誠。

    “別愣著,我吃著,你說著。”高君邊吃邊說。

    “好吧。”高禹痛快的說,祖宗的吩咐不得違背:“我來自一千多年后的未來,那是一個現在人類無法想象的時代,科技達到了人們想象力的極限。

    人停止了衰老,細胞基因可以再生,食物和水可以憑空被制造出來不再需要耕種,不再需要勞動。

    在我們那個時代,人類只需要躺在椅子上,不說勞動生產,現在就連穿衣吃飯都會有機器人幫你完成,甚至不需要操作,只需要意念就能操控機器。

    人類現在已經全面退化了,自從椅子開始能飛行之后,人類失去了行走能力,自從無欲無求之后,人類開始變得冷漠,不再需要情感,甚至不再需要交流,語言能力也在退化,甚至連傳宗接代都是機器來提取細胞,在體外培育,而且人們已經不太想要后代了。

    我們生活在一個無菌的玻璃罩里,就像一群被機器圈養的植物,再這樣下去,不需要人工智能來統治,人類自己就會走向滅亡。”

    聽到高禹的描述,高君完全可以想象,相信世界各地的人們也都能想象,因為現在已經出現了這種苗頭,看看那些捧著手機的低頭族,還真是一時一刻都離不開,如果可以,甚至能一天到晚躺在床上玩手機,年輕人沉溺在游戲中不可自拔,把網吧當成家大有人在。

    生產加工方面也越來越先進,很大一部分完成了自動化,偌大的廠房里幾乎看不到一個工人,全部都是機械完成所有操作,偌大的超市居然沒有一個售貨員。

    我朝其實完全有能力完全大規模的自動化生產加工,但是,我朝有十幾億人啊,這十幾人需要吃喝拉撒,衣食住行啊,他們需要工作賺錢來滿足生活需求啊,若是全面自動化,將有多少人會失業呀。

    所以朝廷寧愿背著落后的帽子,也要先解決大部分人的就業工作問題。

    只是,人類的作用在智能機械化時代越來越小,但人們卻沒有越來越幸福,反而越來越懶惰,越來越冷漠了。

    說到這里,高禹也激動起來:“我討厭那個時代,討厭沒有目標,沒有情感的活著,就算長生不死,也不過如石頭,如雕塑一般,沒有靈魂。

    所以,我偷偷的發明了一臺時空穿梭機,趁著監管系統的漏洞偷偷逃了出來,既然我有這樣的機會,那就一定要改變歷史,改變未來。

    而我之所以選擇這個時代,是因為這個時代是下一個時代的開端,人心冷漠,資源枯竭,戰亂不斷,環境在被肆意的破壞,也正因為如此,未來才會不遺余力的發展智能科技。

    所以我要先改變這個時代!”

    高禹說著說起,語氣就變得堅定起來,眼神閃爍著瘋狂的神色。

    高君則吃著喝著,能這樣享受后世子孫供奉的,多半都是墳頭上供,真能吃上的他恐怕是第一人了,自然得好好享用。

    宛如吃飯閑聊一般隨口問一句:“這些異能者都是你用未來科技制造出來的?”

    “是的,絕大多數是的,真正的異能者還是存在的,我說過,在那個時代細胞基因已經完全被人類所掌控,可以自由變化,那時代的人早就實現了肉身飛翔,我自己就曾在深海兩萬里潛行游玩過,這已經不算什么了。

    可是這種飛天遁地的興奮勁頭過后,人又恢復了懶惰,無所不能之后,就是無欲無求,這才是最可怕的。”

    高君喝口酒,道:“這么說你的目的不是自己稱王稱霸,只是想讓人類醒悟,不要根據歷史進程走下去,避免重蹈覆轍嘍?”

    “沒錯,我對稱王稱霸根本不感興趣,我之前也曾經聯系過各國的重要人物,和他們說過未來的走勢,只可惜他們不信,并且都在堅定的研發高科技智能機器,但用于生活的不多,用于戰爭的不少。

    所以,不是我想稱王稱霸,是這個世界上有很多人想著稱王稱霸。

    因此,我一個末日言論,一個新人類計劃,就會讓世界陷入戰火,讓人們自相殘殺,所以殺戮與戰爭是人類的本性,對同類的冷漠與殘忍是我最不想看到又絕對無法改變的獸性。”

    “最后呢?”高君問道:“戰爭之后,人口銳減,剩下的就是你說的新人類了吧,到時候你要怎么做?”

    “最后當然是毀滅這個世界的現有文明,讓世界重歸洪荒,剩下的人類從刀耕火種開始,只有一起經歷艱難困苦,才能相互扶持,彼此信任,為彼此付出和犧牲,才能重新建立人類一家親的關系,美好的情感將會復蘇,一切才會回歸正常的樣子。”

    說的貌似挺有道理,是在為人類的未來考慮,是厭倦了這個冷漠的世界,高君一口氣將酒喝光,抬頭問他:“你穿越過來多久了?”

    “三年多了。”高禹回道。

    高君微微一笑,放下手中酒杯,突然暴起,一大嘴巴就抽在了高禹的臉上,怒不可遏的罵道:“他媽的,你穿越回來三年多了,而且你還知道我是你祖宗,結果就眼睜睜的看著我與你們那些異能者拼的九死一生,傷痕累累,你這不孝的混賬兔崽子!

    最可氣的是你居然口口聲聲說,討厭人情冷漠,世態炎涼,結果你他媽娘的親眼看著祖先受難而不理會,你又算什么東西?你小子是不是在我墳頭蹦過迪?”

    全世界的人都通過不同的方式看到了這一幕,因為二人樣貌太過于相似,還真有種爹打兒子的感覺。

    高禹摔坐在地上,捂著臉頰,嘴角都流血了,但仍然態度端正,挨祖宗打,世間誰有著福氣。

    高君氣憤的瞪著他,道:“你知道我們國家有句老話叫,兒孫自有兒孫福,莫為兒孫做馬牛,這話說的是兒孫都有自己的路要走,老人不必太過擔憂。

    但是不同的人,卻有不同的理解,對非富即貴的家庭來說,自然可以放手讓兒孫自由發展,畢竟起點就高。

    但對尋常家庭來說,又帶著深深的無奈,因為實在沒辦法留給兒孫太多,只能盡可能的給創造優秀的條件,實在做不到也沒辦法,我都死了,還怎么管后輩兒孫啊?

    就像咱倆,我是你祖宗,你是我的耷拉孫兒,你也許只能在我墳頭墓碑的照片上見過我,而我只能在陰曹地府里見到你,咱倆誰能管誰呀?”

    “這倒是。”高禹揉著臉站起身,認可的點點頭。

    可他話音未落,高君的大手又抽了過來,再次一巴掌將他掀翻在地,怒道:“你他娘的也知道這個道理呀,咱倆雖然隔著十幾代人,但好歹是算是直系親屬,但我們仍然管不了彼此。

    可你他娘的卻要操全人類的心,你算個什么東西還敢把自己當成救世主,你討厭智能機器,覺得冰冷無情,可你不照樣仗著先進的科技穿越到這里稱王稱霸嗎?

    明天要是有兩千年后的人,也乘坐時空機器穿越回來,那時候的人類更厲害,科技更高端,屆時你又算個什么東西?

    還要重歸洪荒,刀耕火種,你憑什么替全人類做主,我爹讓我每天按時回家,在外面別抽煙喝酒的良言我都不聽,憑他媽什么全人類都聽你的,我們經過幾千年的努力,才有今天相對比較輕松的好日子,結果你一句話,就得重新去開荒屯墾,與野獸搏斗?別說全人類,我首先就不同意!

    你的生活不如意,就去改變你自己,憑什么讓所有人都為你改變?

    他媽的,還說人情冷漠,你不顧數十億人的生死存亡,你才是最冷漠的混蛋,早知道你是這種東西,當初就應該射在墻上!”

    高君酣暢淋漓的大罵一頓,跟自己的耷拉孫兒不用客氣,高禹雙側臉頰都腫了,滿嘴是血,也是暴怒而起,道:“沒想到你是如此反對我的理念,本想著你是我這時代唯一的親人,想和你多親近,現在看來是我自作多情了,那好吧,既然道不同,不謀也罷!”

    隨著高禹一擺手,那冰封的王座頓時炸開,四分五裂,那九條冰龍宛如活過來一般飛向四方。

    緊接著,王座下面升起了一個類似炮筒似得東西,隨后周圍的冰層開始崩碎,里面標本一般的人一個個掉落出來,并開始復蘇,感覺就像一只只破殼而出的蟲卵。

    這些‘標本'迅速結成兩隊,呈燕翅形護在高禹左右,都沒穿衣服,感覺好像進了浴池。

    高禹面色陰沉的問高君:“老祖,我再問你一次,你真的要阻止我嗎?”

    高君同樣面色冷峻的問:“小賊,我再問你一次,你在我墳頭蹦過迪嗎?”

    高禹無奈的說:“您為什么這么堅持呢?”

    高君得意一笑,道:“因為我迎娶了白富美,走上了人生巔峰,而且,除了白富美之外,我身邊還有個身材火爆,嫵媚妖嬈的,還有一個溫柔賢惠,善解人意的,還有一個天生神力又乖巧可愛的,還有……”

    高君突然意識到這是直播,自己說的有點多,他苦笑一聲道:“總之,我的人生很幸福。記得有句名言說得好,不幸千千萬萬,但幸福都是相似的。

    以己推人,我如此幸福,相信世界上絕大多數人也都幸福,我們為什么要選擇跟你這個不幸的人一起發瘋呢?

    總之,你這傻叉計劃,我就是不同意,你要是有種欺師滅祖,你就干掉我,若不然,我就大義滅親,反正我的紅顏知己多,未來兒孫肯定也少不了,哦,對了,我后世兒孫有多少人?”

    這思維跳躍得太快,但高禹卻始終認真聆聽,并且很無奈的說:“您是一個創造了一個種族的男人。”

    “哈哈哈……”高君得意的大笑道:“所以啊,我有如此興奮的人生,重大的使命,怎么會跟你一起瘋呢,趕緊滾蛋。

    你不是有時光機嘛,繼續穿,自己穿越到原始時代刀耕火種去,別禍禍我們的美好時代。”

    高禹卻搖搖頭道:“不可能的,我的時光機沒有能源了,我找了三年,也沒發現這個時代有可用的能源,所以計劃只能在這個時代發動了。

    算了祖宗,咱們道不同不相為謀,你也看到我身后的機器了,這是臺熱高溫武器,功能與太陽相似,通過不同的氫核聚變,氦核的熱核反應而產生劇烈的高溫,一旦開始發射,就等于太陽光直射地球,甚至更強烈。

    特別是在這永恒凍土,極北冰原上,一旦熱能射線發射,這周圍的萬年玄冰,乃至那巨大的冰山,都會飛快的融化,進而……”

    后面的話不用高禹說了,大多數人都知道,地球因為環境改變而逐漸變暖,最為的威脅之一就是冰原融化,導致海平面上漲。

    當然這是一個緩慢的過程,畢竟極北之地的萬年玄冰,可若是他利用未來的高科技武器加速融化冰山冰原,那后果無疑的可怕的。

    海平面上漲很可能會淹沒陸地,而且高禹冷冷的說:“我在各大洋伸出還安置了很多生高頻**,一旦冰原融化,水位上漲,這些**就會引爆,進而引發海底地震,出現巨大的海嘯席卷全世界,只有乘坐上我準備的諾亞方舟二號,才有可能躲過這滅頂之災,成為新人類開啟新生活。”

    他輕描淡寫的說,但全世界通過直播看到這一幕的人們,齊齊發出了絕望的驚呼與憤恨的咒罵,這人為制造的滅世天災,讓人太郁悶了。

    而且,高禹說完,直接按下了手中的遙控器,緊接著,巨大的機器運轉聲傳來,那不知道是什么金屬制成的發射管開始變紅,整個冰山仿佛都在搖晃,高君能清楚的感覺到其中蘊含著的,毀天滅地的力量。

    “祖宗,我絕不會對你動手,但也不會讓你阻擋我,當然,你也無法阻擋,正好你來了,那就留下準備做新人類吧。”

    隨后,高禹對著他說道:“我知道你身上帶了偷拍設備,估計還在直播吧,正好……

    地球上的人類聽著,毀天滅地的災難馬上就要降臨,但這不是我帶給你們的,恰恰是你們自己,因為貪婪而肆意的破壞環境,因為懶惰而迷戀機械智能,是你們毀滅了自己,至于誰能活下來,就看你們的命了!”

    “臥槽!”高君大罵一聲,他無法想象世界上的人聽到這話是什么感覺,但他自己是怒了:“你他娘的憑什么掌控別人的命運,我揍死你!”

    劉劍鋒剛一棟,就被高禹身邊的那些生化人給攔住了,立刻開始交手,但這幫家伙身體強壯,肌肉結實,宛如一塊塊石刻一般,刀槍不入,水火不侵,結成人墻擋在高禹身前,也不還手,但任憑高君使出渾身解數,也無法撼動分毫。

    而此時另一邊,那發射器已經達到了最佳狀態,紅色的光芒宛如巖漿即將噴薄而出,整座冰山,不,仿佛整個世界都在搖晃戰栗著。

    “高禹,你他媽娘的沒資格代表全人類做決定。”高君急切的大吼喝罵。

    高禹卻眼神冷漠,不為所動的反問道:“你同樣沒能力拯救全人類。”

    高君憤恨的幾乎要咬碎滿口牙,但身前生化人組成的人墻,卻根本無法撼動,看著高禹臉上陰冷的笑,看著暈倒在一旁的鐘欣,腦中如走馬燈一樣,又想到了很多人和事,特別是學校的學生們,那一張張朝氣蓬勃的臉龐,還有這錦繡如畫的美麗世界,高君冷靜了下來。

    平靜的看了高禹一眼,道:“你說得對,我自然是無法拯救全人類,我卻能為了拯救大家貢獻自己的一切。”

    高禹臉上剛剛泛起冷笑,卻見劉劍鋒忽然向另外一側跑去,本來就融合了極速男的能力,此時宛如一道閃電,堅定的宛如萬鈞雷霆。

    高禹瞬間明白了高君的意圖,不可思議的看著他騰空飛起,張開四肢,用身體擋在了發射器的前面。

    “臥槽,你瘋了,機器已經停不下來了,你這是自殺啊!?”高禹吃驚的喊道,說到底高君也是他祖宗,從來沒想過真的為難高君。

    但高君卻坦然的擋在發射器前,能清楚的感受到其中蘊含著的毀天滅地的力量,但他卻盎然不懼,面對高禹的喊叫,他沒好氣的說:“閉嘴吧兔崽子,我既然不能改變你的瘋狂想法,也無法拯救所有人,卻又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你引發災難,所以只能做我力所能及的,你不是想改變歷史嘛,就從我這個祖宗先開始改變吧!”

    “你不想活了!”高禹驚呼道。

    “能活著誰他媽想死啊,就算死,老子也打算爽死,不過,有些事兒總要有人去做……”劉劍鋒堅定的說,眼前的發射器中已經有紅光崩現。

    這就是大無畏的犧牲精神,從刀耕火種的遠古時代發展到今天,有無數先賢以這樣的犧牲精神,推動了社會的發展,才有了今天的好日子,而此時輪到高君了。

    “你……”高禹大怒,但一切都是徒勞的。

    一道刺目驚天的紅光迸發而出,宛如長虹貫日,高君瞬間被吞沒在其中了……

    當高君醒來的時候,發現眼前全是觸目驚心的白色,也不知道是天堂還是地獄,感覺自己全身硬邦邦的,而且哪都疼,看著眼前的漂亮臉蛋,高君覺得這里應該是天堂,這漂亮姑娘是天使。

    “咦?你醒了,千萬別動,你全身上下有一百多塊骨頭都折斷了,剛剛固定好,千萬別動啊,我去叫醫生。”天使柔聲囑咐著,隨后快步跑了出去。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聞到了消毒水味道的高君才意識到,這里是醫院,自己還活著,只不過身外被石膏固定,體內的骨頭被鋼板鋼釘固定著,但自己的的確確還活著。

    倒霉的面膜女出現了,先解恨似得抽了他兩個小巴掌,然后再床頭巴拉巴拉的說起,好人不長命,或還說千年。

    至于他還活著,是因為當時鐘欣突然蘇醒,用她奇特的意念之力將高君拉了回來,他沒有被熱熔,但卻被沖擊力擊碎了不少骨頭,險些粉身碎骨。

    那熱線雖然發射了,但終歸還是被高禹停下了,只是短暫的擊中了一座小冰山,影響不大,而且冰山里還有一窩小北極熊,被極地公園買走了。

    至于高禹,現在是聯合國科技發展委員會的特別顧問,由他監督督導智能科技的發展,避免未來的悲劇重演。

    高禹說,他是被高君的犧牲精神感動了,他也不想破壞祖先們用血汗換來的今天的美好生活。

    “總之風波平息了,你這家伙這一次算命大,但下一次就不好說了,你好自為之吧。”面膜女說完,直接站起身走了,一臉的幸災樂禍。

    過了一會,齊心月來了,還抱著孩子,這是他的長子,高禹的祖先,就是他發明了改變人類歷史的人工智能,只是現在還叼著奶嘴。

    高君全身受傷,還不能說話,齊心月也不需要他說話,讓他看了一眼孩子之后,就開始脫衣服,很快那產后越發豐腴的身姿出現在眼前,高君有些瘆得慌,記得當時可是直播呀,自己說了腳踏多只船的事兒,那是因為心中抱著死志,什么都不怕了。

    可現在自己沒死,那就是穿幫了。

    而且,齊心月這是要干嘛?

    只聽齊心月說:“不是說最想要的死亡方式是爽死嘛,成全你。”

    說完,她不顧高君粉身碎骨的傷勢,輕松的環形了沒有骨頭絕不會骨折的小高,然后開始了她的‘懲罰'。

    齊心月走后,童玲來了,一番相似的操作之后,韓晶晶來了,隨后張嬌來了,聽外面嘰嘰喳喳的聲音,還有幾個女人在排隊,高君覺得自己‘必死無疑'了。

    (全書完)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新疆喜乐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