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都市小說 > 校花的全能保安 >

第2764章 堪破生死,成就傳說

    2764

    風,不知不覺又吹了起來。

    趙鋼镚的身體從空中落下。

    一股恐怖的力量圍繞在趙鋼镚的周圍,這股力量讓這時候的趙鋼镚看起來就如同是一個下凡的天神。

    這是不屬于普通人類的力量。

    是只有修行者才能掌控的力量。

    只不過,趙鋼镚的這股力量跟云中圣的力量又有些不同。

    云中圣可以將這股力量轉化為雷火,而趙鋼镚只能將這股力量圍繞在周身邊緣。

    “我一直以為這個世界上只有我一個修行者,充其量,再多一個掌握了修行者身體的人,卻沒想到,這個世界竟然還有一個跟我當初降臨這個世界的時候一樣境界的修行者,不過,從你身上的靈力波動可以感覺得到,你是一個散修,你只修行到了這一個層次,至于我這個層次,你別說觸及,恐怕連聽都沒有聽說過把?”云中圣笑著問道,似乎一點都不在乎剛才被趙鋼镚打中那一下。

    “這世界的奇妙,遠不是你所能想象的,這世界可不止你我兩個修行者!”趙鋼镚說道。

    不止?

    云中圣愣了一下,如果真的如趙鋼镚所說的,那還真有點麻煩,他雖然突破了,掌握了雷火法術,但是也不過是中層的修行者,對付普通人,或者一些還處于煉體期的修行者還行,可一旦對方也達到了他的層次,那還真不一定打的了人家,畢竟,他的修行法門太過簡單,只有雷火兩種,有一些師承好的修行者,在他這個層次就能夠掌握四五種,甚至于五六種不同的法決,那種修行者他遇到了也得跑。

    云中心心中隱隱有一些不安,不過,很快他的這種不安就不見了。

    “我差點被你給嚇唬到。”云中圣忽然露出一個笑容說道,“如果這個世界上真的有超越我的修行者,那他早就統治這個世界了。我被囚禁的這些歲月里,我早就察覺到,你們這就是一個凡人世界,只要有我這種境界的修行者,一個就足以奴役你們整個星球,之所以到現在你們星球上還有這么多的國家,這么多不知所謂的陰謀家?,就是因為你們這個世界沒有足夠強大的人…我猜測一下,許多年前,或許曾經有修行者降臨在這個世界上,并且留下了一些東西,不過,后來那個修行者離開了這個世界,而你,只不過是根據他留下的一些東西而走上了修行之路,我沒有說錯吧?”

    “你不愿相信我說的話,我也沒有辦法,但是…只要你敢擾亂這個世界,這個世界的修行者是不會放過你的!”趙鋼镚認真的說道,他這話自然是假話,主要目的是看能不能唬住對方。

    “哈哈哈,還想嚇唬我?之前我開啟的那個傳送陣,是一個非常簡陋的單項限制傳送陣,傳送陣只能傳送你這個層次的修行者來這個星球上,實力更強的是傳送不過來的,這就是當初離開這個世界的修行者為了這個世界的安全所做的一些布置,如果他還在這個星球上,那他根本不用做這種傳送陣出來,好了,我已經知道了你的底細了,接下去,你,還有周圍的這些人,可以準備去死了!”云中圣說道。

    “太恒,準備拼命吧!”趙鋼镚沉聲說道。

    “是,太爺爺!”趙太恒點了點頭,活動了一下手腳。

    下一刻,一股跟趙鋼镚一樣的強悍氣息,從趙太恒的體內迸發而出。

    這趙太恒,竟然也已經是一個修行者。

    “兩個煉體完美的修行者,應該就是這個世界武道力量的極致了,只可惜,面對已經練氣的我,你們沒有任何勝算,或者你們不知道煉體與練氣的差距,我可以跟你們打個比方,煉體跟練氣的差距,就如同是天與地的差距一般,只有達到練氣,才能駕馭天地間的靈氣幻化出各種法決,進而達到攻擊他人的目的,而這,才是修行者最強大的地方。”云中圣說著,抬起兩只手,各自掐出一個法決。

    咻咻!

    兩道雷光從他的手中迸發而出,朝著趙鋼镚與趙太恒而去。

    趙鋼镚跟趙太恒兩人絲毫不懼,他們將徘徊在身體周圍的靈力凝聚在身前,而后往前沖去。

    轟轟!

    兩聲巨響。

    雷光重重的轟擊在兩個人面前的靈力上面,直接將兩人的靈力轟碎。

    不過,雷光倒也沒有繼續前進,因為巨大的反作用力,雷光直接被震碎。

    遠處的云中圣看到這一幕,有些懊惱。

    他剛達到煉氣期就迫不及待的出來,以至于沒有完美的掌握法術,發出的***也只有完美***五分之一的威能,本以為這樣的程度對上這個星球的土著是沒有問題的,哪想的到,這個星球竟然蹦出了兩個煉體完美的修行者。

    趙鋼镚跟趙太恒兩人沒有遲疑,加速前沖。

    云中圣腳尖一點,整個人飄然而去,飛向空中,與此同時,云中圣雙手又掐出兩個法決。

    兩團炙熱的火焰呼嘯著朝著趙太恒跟趙鋼镚兩人而去。

    轟轟!

    兩聲巨響。

    這一次,這兩團火焰照樣炸碎了趙鋼镚跟趙太恒護體的靈力,甚至于還逼迫著他們后退了幾步。

    不過,兩人卻是在轉瞬間又凝聚起了足夠的靈力,然后繼續前沖。

    云中圣嘴角帶著戲謔的笑容,不斷的施展出雷火法術,而趙鋼镚跟趙太恒兩人則是不斷的朝著云中圣追去。

    一道道的法術落在他們的身上,雖然有靈力護體,但是,法術的攻擊力無比強悍,他們的靈力被一次次的炸碎著。

    等他們終于來到云中圣身下的時候,他們身上已經多了許多的傷痕。

    這些傷痕就是在一次次被轟擊的時候出現的。

    兩人并未掌握騰空之術,所以他們只能利用雙腿蹬地所產生的反作用力沖向天空!

    嘣嘣!

    兩聲巨響

    兩人如同炮彈一樣騰空而起,朝著云中圣而去。

    云中圣冷笑一聲,雙拳緊握。

    雷光與火光在他的雙拳之中凝聚,之后,云中圣揮出雙拳,朝著飛向他的趙鋼镚趙太恒而去。

    趙鋼镚跟趙太恒絲毫不懼,以自己的拳頭迎擊對方。

    轟隆隆!

    雙方的拳頭碰撞在一起,讓整個天空都發出了隆隆作響的聲音,就如同是夏日暴風雨即將來臨之前一樣。

    隨后,雷火法術爆發出來的恐怖力量,硬生生的將趙鋼镚與趙太恒兩人轟向了地面。

    兩人直接撞在地上,而后一直往下,硬生生的砸出了一個深不可見底的坑來。

    “這就是我們的區別,你們沒有達到煉氣期,你們根本無法騰空,而我,能夠在這里一遍遍的對你們釋放法術,你們雖然肉體已經達到煉體完美,但是,你們能擋住幾下我的雷火法術?你們,充其量只是耐打一點的靶子,僅此而已!”云中圣說著,再一次手掐法決。

    雷電,火球,不斷的從空中落下,落到坑內。

    轟轟轟!

    此起彼伏的爆炸式響起,整個地面劇烈的震動著。

    趙鋼镚與趙太恒兩人破土而出,而后再一次的沖天而起,沖向了云中圣。

    這是非常不對等的一場戰斗,云中圣牢牢占據著制空權,而趙鋼镚他們只能通過不斷的蹬地,來達到騰空的目的。

    云中圣可以輕松的對趙鋼镚他們釋放出一道道的法術,而趙鋼镚他們每一次的騰空,都會成為云中圣的靶子。

    他們兩人也不想這樣,但是他們又不得不這樣,因為云中圣是剛剛突破,也就是說,這時候的云中圣境界是不穩定的,如果不趁著這個時候拿下云中圣,等云中圣穩定住境界之后,再想殺他,那就難如登天。

    所以他們只能在這時候選擇最吃虧的方法與云中圣進行戰斗!

    這場不公平的戰斗,通過周圍的鏡頭傳遍了全世界。

    修行者的力量,其實很多人都知道,因為許多人都玩過修行者世界這個游戲。

    不過,大家都以為,修行者只是存在于游戲中,根本就沒有想到過,這個世界竟然會出現這你的修行者。

    這個修行者掌控著人類所不能掌控的力量,不斷的壓制著人類強者。

    之前的王小二,大家以為他已經是人類的極限了,沒想到又出現了趙太恒跟趙鋼镚,而這兩個人類的極限在面對著修行者云中圣的時候,被全面的壓制。

    他們每一次的騰空,都意味著一次墜落。

    每一次的墜落,就如同是重拳打在人們的心臟上一樣,讓無數人的心頭都疼痛不已。

    這是兩個在為了地球而戰斗的人,所有人都希望他們能贏,可是,現實似乎并不能如人們所愿。

    新城最核心區域。

    趙鋼镚跟趙太恒兩人不知道第幾次被轟在了地上。

    兩人身上的衣服已經破破爛爛,他們的氣息也變弱了許多。

    被一個高他們一個層次的修行者不斷的攻擊,他們能夠堅持這么久,這已經是一個奇跡了,要是換做別人,估計早就被打殘了。

    兩人此時的境地很艱難,他們沒有有效的可以殺傷云中圣的方法,而云中圣飛在空中,可以遠程對他們進行輸出。

    長此以往的話,他們兩人只有死路一條。

    就在兩人一籌莫展的時候,忽然,遠處傳來了一陣陣的腳步聲。

    這些腳步聲,讓趙鋼镚跟趙太恒停止了進攻,他們往旁邊看去,只見遠處,一波波的人,正朝著他們這邊急速的重來。

    這一波波人的身上都穿著舊世界這邊專門定做的衣服。

    這些人,赫然就是之前進攻其他地方的舊世界強者。

    沖在這些人最前頭的,是鐵山與米迦列拉。

    眨眼睛,這群人來到了趙鋼镚與趙太恒的身邊。

    “唷?來了幫手?”空中的云中圣面色戲謔的說道。

    “所有人聽著,此人,是我們這一次行動的最后一個敵人,請你們務必一定要擊殺此人!”遠處的趙太勛大聲交到。

    云中圣面無表情的看了趙太勛一眼,手掐法決。

    一道雷電應聲落下,朝著趙太勛而去。

    趙太勛退無可退,眼看著就要被雷電擊中。

    就在這時,白如塵的身影急速而來,一把推開了趙太勛。

    轟!

    一聲巨響!

    雷電落在了來不及躲閃的白如塵身上,直接將白如塵的身體炸裂!

    一個戰斗力十八萬的強者,連哀嚎都沒有哀嚎一下,就死了!

    周圍趕來的那些強者都呆住了。

    他們其實并不知道這里發生了什么,他們只是在剛才接到了趙太勛發來的消息,讓他們全部過來這邊,他們哪里見過這種場面的,莫名其妙一個雷就把十八萬戰斗力的強者給殺了。

    “此人是修行者,他的目的是想奴役全人類,所有人隨我一起殺敵!我們沒有任何退路了,要么被奴役,要么反抗,戰斗到死!”趙鋼镚怒吼一聲,率先沖向了云中圣。

    趙太恒是第二個沖向云中圣的。

    另外那幾百個人類強者彼此對視了一眼。

    “誅殺修行者!!”趙太勛的聲音從遠處傳來,隨后就看到趙太勛義無反顧的沖向了云中圣。

    這時候,大家總算是大概了解清楚發生了什么事情了。

    于是,在場的眾人沒有任何猶豫,全部殺向了云中圣。

    在人類生死存亡之際,所有人都已經忘記了害怕!

    總攻將近三百人,這三百人由兩個煉體完美的修行者率領,對云中圣發動了新一輪的進攻。

    這些人如同跳蚤一樣從地上彈跳而起,然后朝著云中圣而去。

    “螻蟻!”云中圣冷哼一聲,手掐法決。

    一道道閃電,一團團火光從天而降。

    這些閃電與火焰,炸死,燒死了一個個的強者。

    除了趙鋼镚與趙太恒外,沒有其他強者可以抵擋得住這些閃電跟火焰。

    任何人,只要觸碰到這些東西,那就只有死路一條。

    不過,就算如此,也沒有任何一個人退卻。

    這些人前赴后繼,以常人難以想象的姿態,沖向了云中圣。

    一個個的強者不斷的隕落著。

    而這些強者的隕落,也終于換來了收獲。

    云中圣的靈力,消耗過度了!

    他積累了許久,終于突破了之前的境界之后,體內的靈力發生了轉變,但是,他太迫切的想要復仇了,所以,他并沒有讓這種轉變繼續下去,他以為,只需要一點點的靈力就能夠解決自己的敵人,哪里能想到竟然出了趙鋼镚跟趙太恒這兩個變態。

    如果只是這兩個倒還罷了,結果這會兒突然出現幾百號完全悍不畏死的人,每一道雷電,每一團火焰的發出,都需要消耗靈力,為了不讓任何人靠近他,他幾乎是不間斷的發出雷電跟火焰,整整發了上百次!

    就算他有不少的靈力,眼下靈力也幾乎枯竭。

    于是,為了防止靈力繼續無限度的消耗,云中圣放棄了繼續騰空的想法,直接落向了地面。

    當云中圣落向地面的時候,還活著的一百多人,繼續對云中圣發動了進攻。

    “可笑的凡人,就算不用法術,我也能滅殺你們所有人!”云中圣冷笑一聲,活動了一下手腳,往前走去。

    一個強者沖到了云中圣的面前。

    云中圣往前邁出一步,單腳才在地上,而后右拳朝前而去。

    砰!

    一聲巨響。

    那個強者的身體直接被云中圣給打爆了。

    所有沖向云中圣的人都呆住了。

    “別忘了,我在煉氣期之前,可也是經歷了煉體期!比身體,你們照樣不是我的對手!”云中圣大吼道。

    “是么?”一個鄙夷的聲音出現在云中圣耳邊。

    下一刻,一記重拳,重重的轟在了云中圣的臉上。

    云中圣身體急速倒飛而去,在飛出去二三十米遠后,又一記重拳從另外一側而來。

    砰!

    云中圣就像是被球拍拍打到的球一樣,又按著原路飛了回去。

    不過,這一次云中圣的身體在飛出去不到十米后就停了下來。

    強悍的靈力在他的體表蕩漾著,就是這些靈力,讓他的身體停了下來。

    “我生氣了,我決定,殺了你們之后,再將這個星球上的人全部殺光!”云中圣怒吼道。

    鮮血,順著他的嘴角流下。

    剛才那兩下,竟然讓他受了傷。

    而這,也是云中圣暴怒的原因之一,他堂堂一個煉氣期的修行者,竟然被煉體的修行者給打出了血,這可是奇恥大辱!

    趙鋼镚跟趙太恒兩人分別站在云中圣的左右兩側,剛才兩人混合雙打,將云中圣給打傷了,而這,也讓他們看到了勝利的希望。

    “繼續!”趙鋼镚大叫一聲,沖向了云中圣。

    趙太恒同樣沖上。

    緊隨兩人之后的,是那些還活著的上百強者。

    地球的強者,再一次對云中圣發動了進攻。

    人命,在不斷的隕落。

    趙鋼镚與趙太恒在這些不斷隕落的人的幫助之下,不斷的進攻得手。

    戰局,似乎一點點的往好的方向傾斜了。

    另外一邊。

    某個坑內。

    王小二踉蹌著從坑內爬了出來。

    他看了一眼遠處。

    上百人的混戰正在進行著,不斷的有人死去,也不斷的有人進攻得手。

    那是一場螞蟻與大象之間不平等的戰爭。

    “看來,這具身體還是太弱了!”王小二嘀咕了一聲,隨后朝著實驗室的方向而去。

    他必須重新讓自己回到互聯網之中,這樣的話,他才能夠讓自己立于不敗之地。

    之前王小二以為自己已經夠強了,所以迫不及待的占領了林三軍的身體,實現了從人工智能到人類的轉變,現在,王小二意識到了局勢不對,只能將自己的意識從人類再轉回到人工智能。

    與此同時,實驗室內。

    巨大的玻璃桶旁邊。

    許太平的相關生命體征的數據,正在快速的恢復正常。

    改造液強大的能量在不斷的修復著許太平受損的細胞,并且幫助許太平恢復生命力。

    可就算是許太平的身體已經恢復原樣,他的意識也沒有恢復。

    一臺專門檢測腦電波活動的機器,始終沒有檢測到許太平的腦電波。

    此時許太平的大腦,竟然處于了一種腦死亡的狀態。

    林小青站在玻璃桶面前,焦急的問道,“怎么樣?”

    “大腦沒有任何電波反應,沒有任何反射跡象…雖然我不想承認,但是…許先生的大腦,已經死亡了。”許小仙說道。

    大腦死亡了?

    林小青愣了一下,隨后說道,“是變成了植物人么?”

    “不,植物人的大腦還是活的,而他,是真正意義的腦死亡,學術上定義一個人死亡最大的一個標準就是是否腦死亡,腦死亡的話,就是真的死了。”許小仙說道。

    “不可能的,許主任怎么可能會死?不可能的!!”林小青不敢置信的叫道。

    “我很難過,但是這是事實。”許小仙說道。

    林小青激動的沖到玻璃桶的邊上,用力的拍打著玻璃桶。

    “許主任,許主任你醒醒,許主任!”許小仙大叫道。

    玻璃桶內的許太平安靜的閉著眼,沒有任何反應。

    “許主任你別死啊,許主任,你要死了,我怎么跟瑾萱他們交代,許主任!”許小仙哭喊著,但是卻依舊喚不醒許太平。

    許太平就這樣懸浮在玻璃桶內,如同尸體一般。

    就在這時。

    王小二的身體,出現在了實驗室內。

    當王小二看到玻璃桶內的許太平的時候,他愣了一下,隨后,王小二趕緊沖到了玻璃通邊。

    “爸,你干什么?!”林小青看到王小二過來,驚恐的問道。

    “滾開!”王小二一把將林小青退開,而后趴在了玻璃桶旁邊的顯示器上。

    “這身體!太好了,所有數值都超出了最大測量值,但是卻沒有任何腦波反應,這就是為我量身定做的最完美的身體啊,只要有了這一具身體,什么云中圣,什么趙鋼镚,他們都得死,哈哈哈!”王小二激動的叫道,他是真沒想到,本打算回來把自己的意識重新上傳到網絡,成為網絡的主宰,沒想到竟然碰到了許太平,而許太平此時已經腦死亡了,那他只要把自己的意識輸入許太平的大腦里,輕而易舉的就可以控制許太平的身體!

    許太平現在的身體數據恐怖到了極點,如果有這具身體的話,那他或許就不用在回到網絡上了。

    雖然處于網絡中的他是無敵的存在,但是王小二始終想要變成一個人,一個真實存在的人,哪怕并不算真的無敵。

    為此他毀滅了這個世界上的許多武器,并且將超級大殺傷性武器加密,為的就是讓他的肉體能夠最大限度的安全。

    眼下可以不用回到網絡之中,王小二自然不愿意回去。

    王小二走道電腦旁,開始在電腦上敲擊著。

    隨后,玻璃桶內,一個頭套一樣的東西落在了許太平的頭上。

    王小二走到一臺機器旁,抓起另外一個頭套帶在了自己的頭上,隨后按下了開關。

    下一刻,王小二的身體一軟,倒在了地上。

    與此同時,許太平的大腦內。

    王小二的意識,直接經由線路進入到了許太平的大腦之中。

    此時的許太平大腦內一片混沌,沒有任何意識存在。

    王小二并不是第一次進入人的大腦之中,他迅速的將自己擴散開來,試圖與許太平的大腦融合。

    與此同時,在外界。

    林小青跑到了玻璃通邊,緊張的看這桶內的許太平。

    “你能不能幫幫許主任!”林小青激動的問道。

    “這,可能是一個讓許先生復活的機會。”許小仙說道。

    復活?

    林小青聽不懂。

    “許先生已經腦死亡,但是如果這時候有一個其他意識進入到許先生的大腦之中,激活許先生大腦的腦細胞,或許可以讓許先生復活,王小二之前進入過林三軍的大腦,有經驗,成功率比較高,當然,其風險也很大,但是這是唯一的機會,我只能搏一搏,不然的話,許先生只有死路一條。”許小仙說道。

    “許主任,你一定要加油啊!”林小青緊張的看這許太平的身體說道。

    與此同時,許太平的大腦內。

    現在的王小二,其實就是一段腦電波。

    這段腦電波進入到了許太平的大腦之中。

    許太平的整個大腦此時已經停止了運轉,就像是一臺斷了電的電腦一樣。

    “從此以后,這具身體,就是我的了!”王小二傲然一笑,他的電波與許太平大腦中的細胞直接連接。

    下一刻,許太平的大腦就像是重新通上電的電腦一樣,猛的啟動了。

    細胞重新開始煥發活力…

    一般到這里之后,大腦原本的腦電波就會出現,而王小二只要將原本大腦的腦電波吞噬,就可以直接接管這個大腦。

    不過,這一次,原本大腦的腦電波卻并沒有出現,取而代之的,是一顆發出亮光的火種。

    這顆火種不知道是有形的還是無形的,反正他就這么出現在了王小二的面前。

    王小二詫異的看這這個火種。

    他可沒聽說過人的腦海里會有這種東西。

    就在這時,火種上的亮光,開始閃動了起來。

    就如同是心臟的跳動一樣,這亮光的閃動,蘊藏著某種節奏。

    王小二湊近看了一下。

    突然,一個聲音出現在王小二的耳邊。

    “滾回去!”

    這聲音如同驚雷一般在王小二的意識之中爆炸,伴隨而來的,是一股強大到無以復加的威壓。

    在這一瞬間,王小二就如同是看到了天神一般,他沒有任何猶豫,開始瘋狂逃串。

    下一刻,王小二的電波離開了許太平的大腦,進入到了網絡之中。

    “那到底是什么東西,許太平的識海之中這么會有那么恐怖的東西?不行,不能讓他醒過來,必須馬上殺死他!”王小二一邊想著,一遍開始對網絡進行控制。

    他打算直接引爆埋藏在這個城市下面的大殺傷性武器,將所有人都送上西天,而他則是可以通過網絡瞬間離開這里。

    就在這時…

    一道道數據流,忽然出現在王小二的身邊,這一道道的數據流瞬間將王小二包裹住。

    這一道道的數據流在將王小二包裹之后,開始快速的破解王小二的源代碼。

    “這么回事?什么東西?!”王小二驚恐的尖叫了起來,他是互聯網的神,但是有東西卻能破解它的源代碼,這在他看來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歡迎你回到網絡世界…你不在的這段時間,我已經取代了你,成為了這個世界的主人,你,可以回歸到原始了!”許小仙的聲音響起。

    “你是誰?這么可能,你這么可能有我的源代碼!”王小二激動的叫道,能夠快速的破解它的源代碼的,只能是掌握了他源代碼的人。

    “我叫做許小仙,我的主人,是許太平。”許小仙說道。

    “許太平?不!不可能,不可能,啊!!”王小二驚恐的大叫著,掙扎著,但是這并不能延緩他被破解的進程。

    眨眼之間,王小二的源代碼完全被破解,之后,被分解!

    曾經統治者個世界互聯網,幾乎讓世界限于崩潰的王小二,就此被消滅!

    王小二的一切,都變成了許小仙的。

    包括王小二的記憶。

    “主人,我只能幫到你這么多了,接下去,你只能靠自己了!”許小仙默默的說道。

    與此同時,許太平的識海之中。

    許太平的意識,突然出現了。

    當許太平睜開眼睛的時候,他發現,自己竟然身處于半空中。

    在他的面前,是滿地的尸體。

    在更遠一點的地方,是不斷戰斗者的一群人。

    這群人里有趙鋼镚,趙太恒,還有舊世界的強者,以及一個他叫不出名字,但是卻無比強悍的人。

    就是這個人,幾乎是一拳一個,將戰斗力十幾萬的強者輕易的殺死。

    哪怕是趙鋼镚跟趙太恒兩個人對其進行了壓制,也無法阻止他殺人。

    場面無比的慘烈,但是每一個人都拼盡了全力,沒有人退縮。

    生命,在不斷的凋零著。

    許太平本能的想要上去幫忙,但是卻發現,自己根本動不了。

    許太平低頭看去,發現自己的身下一片空白,什么都沒有!

    我,變成了鬼?

    許太平被震到了,此時的他,似乎已經變成了一個鬼魂,然后以鬼魂的視角來看這一切。

    “你,看透生死了么?”一個熟悉的聲音忽然響起。

    “墟,是你么?!”許太平激動的問道。

    “生死,即是輪回,宇宙從混沌中誕生,又將回歸于混沌,倘若能領悟生死的真諦,就能超脫出生死…”熟悉的聲音不斷 的回蕩在許太平的耳邊。

    這聲音如洪鐘一般,讓許太平感覺到一陣陣的振聾發聵。

    難道,我已經死了么?

    許太平看著面前的一切,忽然間明白過來。

    他,應該是已經死了。

    終究還是死了啊!

    許太平覺得有些遺憾,他努力了這么久,卻依舊沒有能夠阻止那些惡人。

    他有不甘,有惱怒,但是很快卻又釋然了。

    他已經死了,死了,就是沒了,那還有什么好無法釋然的呢?

    死,意味著四大皆空,意味著歸于虛無。

    他多少次瀕臨死亡,多少次從死亡線上逃走,但是終逃不過這一次。

    俗話說的好,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的?

    這一次,應該算是濕透了吧。

    許太平笑了笑,突然眼前的一切消失了。

    一幕幕曾經發生在他人生里 的故事,就像是放電影一樣不斷的在許太平的眼前出現。

    從出生,到讀書,到訓練,到成為殺手,到戀愛,到為人父…

    這一切的一切無比迅速的閃過,但是卻又無比的清晰。

    在這一刻,許太平真的看透了。

    他,已經接受自己已經死了的事實,并且坦然等待著一切的消失。

    “你終于堪破生死,我,也就沒有繼續存在下去的必要了!”墟的聲音再一次響起。

    伴隨著這個聲音的響起,許太平意識里的那個火種,忽然炸裂。

    無數的火光,瞬間將許太平的意識吞沒…

    許太平再一次的失去了意識。

    實驗室外。

    戰斗,已經進入到白熱化的地步。

    云中圣斬殺了超過兩百五十名的強者,而他本人,也被趙鋼镚與趙太恒聯手重創。

    云中圣從沒有想過,煉體期的強者竟然能夠把它這個練氣期的強者給逼到這樣的絕境之中。

    這一幕,讓云中圣想起了那日他被俘虜的場景,那日,也是許多人圍攻他,最終將他重傷,并且控制。

    一想到這,無盡的怒火,充斥在云中圣的大腦之中。

    他不想重蹈覆轍,他想將眼前的這一切都毀滅。

    “是你們逼我的!”云中圣怒吼一聲,陡然騰空而起,而后急速的飛向天空。

    轉眼間,云中圣騰空而起上百米。

    這個距離,已經超過了趙鋼镚等人的攻擊距離。

    不過,飛這么高,也消耗了云中圣不少的靈力。

    云中圣把手指放入嘴里咬了一下。

    鮮血從手指頭上涌出。

    之后,云中圣在虛空中劃出了一個詭異的圖案。

    隨著這個圖案的出現,恐怖的靈力,從云中圣體內涌出,匯聚在了這個圖案之中。

    天空中,烏云密布。

    一道道的閃電從烏云之中穿透而出。

    “愚蠢的凡人,感受一下修行者真正的力量吧!我要將你們,連同這座城市,一起送入輪回!”云中圣怒吼著,對著面前的圖案吐出了好幾口血。

    和好幾口血融入圖案之中,讓整個圖案爆發出無比恐怖的威壓。

    “我以心頭精血,凝全身修為,召喚滅世天火雷!”云中圣臉色蒼白的怒吼著。

    轟隆隆!

    天空中傳來恐怖的雷聲。

    幾秒鐘吼。

    轟!

    一聲巨響。

    整個世界似乎都劇烈震動了一下。

    漫天的雷電,從天空中落下。

    這些雷電,并不算單純的雷電。

    每一道雷電上都纏繞著火焰!

    這是雷與火的結合,是雷火法術之中的禁忌存在。

    以云中圣的實力,施展這一個法術之后,他會很快從煉氣期退回到煉體,并且永世無法在進一步。

    這幾乎是同歸于盡的招式,而此時,為了殺死趙鋼镚等人,云中圣是真的拼了。

    遮天蔽日的雷火,從空中降下,朝著地面而來。

    趙鋼镚等人抬頭看這天空。

    “沒辦法了!”趙鋼镚搖了搖頭,說道,“你我或許還有活命的可能,但是這座城市的其他人…只有死路。”

    “可惡!”趙太恒咬牙道。

    如同末日一般的情景,讓現場所有人,以及鏡頭前的所有人都呆住了。

    沒有人覺得,他們能夠在這樣的恐怖攻擊之中活下來,那遮天蔽日的火雷,一看就殺傷力驚人。

    新城內的許多人都閉上了眼睛。

    他們都在安靜的等待著死亡的降臨。

    電視機前的人也都痛苦的閉上了眼睛,他們不忍看到整座城市就這樣被毀滅。

    幾秒鐘過后。

    想象中的baozha聲音并沒有出現。

    許多人睜開了眼睛。

    眼前出現的一幕,讓所有人都呆住了。

    天空中,雷與火,就那樣懸浮著,一動不動!

    雷火的下面。

    一個男人立于高樓之上,抬著頭,看著天空。

    他的右手高高的舉著,那天空中的雷火,似乎就是被他這一只手給抓住了一樣。

    地上。

    趙鋼镚看到那個男人,嘴角露出一個微笑。

    “跟我當年一樣,就喜歡關鍵時刻出現利王狂瀾。”趙鋼镚笑道。

    趙太恒看這那個男人,笑了笑,沒有說話。

    “許哥!”鐵山看這那個男人,激動的 叫了出來。

    “許哥!”米迦列拉也同樣叫了出來。

    “許太平!”無數人看到了許太平,叫出了許太平的名字。

    沒有人能想到,許太平會在這個時候出現,而且他一出現,就將那滅世的雷火給擋住了。

    “從哪里來,回哪里去吧!”許太平將手往上一揮。

    與此同時,一股強悍的腦電波,從許太平體內迸發而出。

    那天空中的雷火被這股電腦波所控制,竟然直接朝著天空中那搖搖欲墜的云中圣而去。

    “這么可能?這么可能有練氣期的修行者!!”云中圣驚恐的大叫道。

    “我不是煉氣期,只不過,剛好我是玩火玩電的祖宗。”許太平淡然一笑。

    轟轟轟!

    無盡的雷火,落在了云中圣的身上。

    天空中,火光與電光四射而開。

    云中圣強悍的肉身,在這雷火之中,被撕成粉碎。

    強悍的煉氣期修行者,就此隕落。

    風,再一次的吹起,將新城上空的烏云吹散。

    陽光穿透厚重的云層,落在了新城上。

    不管是朝圣者,還是活下來的舊世界強者,所有人都抬著頭看向天空,接受著陽光的洗禮。

    這一場改變這個世界的戰爭,就此落下帷幕。

    世界的軌跡,被真正的最強救世主許太平,硬生生的扭轉到了正軌。

    “如今這世界有了太平,我們,乃至趙家,真的可以淡出了。”趙鋼镚看著遠處的許太平說道。

    “確實,趙家的故事…也是時候完結了。”趙太恒說道。

    兩人對視了一眼,隨后轉身離去,并未跟許太平打招呼。

    許太平站在遠處的屋頂,低頭看著自己的雙手。

    “這…就是洗髓經第六層的力量么?”許太平喃喃自語。

    就在剛才,在實驗室,意識回歸身體的瞬間,許太平就發現自己突破到了洗髓經第六層的死境。

    到達這一層之后,許太平的威強大了不知道多少倍,身體強度更是達到了一個令人發指的地步,許太平甚至于已經感受到了空氣中那活躍的,叫做靈力的東西,那種東西許太平之前從未見過,但是,墟留在他大腦里的火種告訴他,那就是靈力,就是修行者法術的基礎,修行者在煉體期的時候,用靈力護體,可以讓身體的強度達到刀槍不入的地步,而到了煉氣期,修行者就可以使用靈力來催發法術,修行境界越高,可以施展的法術最多,據說一些最頂尖的修行者可以直接以法術翻山倒海,甚至于彈指間一顆星球都飛灰湮滅。

    洗髓經第六層,讓許太平直接成就了修行者的身體,并且在讓他的威的強度也提升到了一個令人發指的地步,他的威已經超越了一般威的范疇,達到了更高的程度,所以他輕而易舉的控制了雷火,因為他掌控了電威與火威,雷火從本質上來說,就是電與火,之后,他直接用其擊殺了已經茍延殘喘的云中圣。

    倘若是剛出場的云中圣,許太平要想擊殺他倒也得費不少手段。

    如果云中圣在突破之后躲起來鞏固境界,那許太平估計要跟趙鋼镚等人聯手才有獲勝的可能。

    可惜,云中圣過早的出現,并在在與趙鋼镚等人的戰斗中消耗了太多的靈力,最后更是不惜修為倒退,用出了驚世駭俗的一招,而這,才給了許太平一舉秒殺他的機會!

    隨著王小二等人的身死,創世者,也算走到了窮途末路。

    多國聯軍沖入了新城,將負隅頑抗的創世者殘黨擊斃,抓捕。

    那些朝圣者們則是被帶回各自的國家,有罪的贖罪,無罪的教育。

    戰爭結束后二天。

    沉睡了不知道多久的《修行者世界》的玩家們,從睡夢中醒來。

    這些人的家人朋友為之歡呼雀躍。對于這些玩家來說,他們只是睡了一覺,而世界,卻是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戰爭結束后第三天,全世界各國元首云集新城,為所有在戰爭中犧牲的英雄祈禱,默哀,并獻上花圈。

    這些人將以英雄的身份永載史冊。

    戰爭結束后第七天,上百個國家在聯合國簽署共同發展協約。

    全世界所有國家都集合起了所有力量來共同發展,其中最讓人關注的,就是新能源。

    戰爭結束后第十天。

    新城被完全清空,而后,一朵蘑菇云出現在了新城之中。

    一顆不知道從哪里來的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將整座新城徹底從地圖上抹去。

    戰爭結束后第十二天。

    許太平與能源國合作的新能源項目取得了突破性進展,世界能源危機得到解決。

    戰爭結束后第二十三天。

    守護學院正式落戶亞特蘭蒂斯。

    守護學院第一任院長許太平參加了剪彩儀式。

    戰爭結束后第二十五天,殺手協會,傭兵協會,獵人協會等組織并入守護者聯盟,守護者聯盟正式成為一個真正遍及全世界,并且有著守護全世界的能力的組織,許太平成為聯盟會長,任職時間無限期。

    2XXX年。

    戰爭結束N年。

    華夏,江源市,江源大學。

    今天正是新生入學的日子。

    學校門口的學生來來往往,多不勝數。

    在門口進去一點的位置,巨大的許太平雕像屹立于此。

    許多人站在雕像下,跟雕像合影。

    這里儼然成了一處景點。

    烈日之下,一個干瘦男生站在許太平的雕像前,臉色激動。

    “許太平先生,以后我一定也會加入守護學院,成為這個世界的守護神!”干瘦男子緊握著拳頭說道。

    “就憑你,肉都沒多少,這么可能加入守護學院!”

    “就是,守護學院可不是一般人能進的,你省省吧!”路過的人看到這個男子如此“大言不慚”,紛紛嘲諷道。

    干瘦男生臉上出現一絲愁容,他確實太瘦弱了,力氣也很小,戰斗力不過才十幾。

    “你為什么要當這個世界的守護神?”一個男人的聲音在男生耳邊響起。

    “因為,我想像許太平一樣受萬人敬仰!”干瘦男生看著許太平的雕像說道。

    “守護神,意味著責任與擔當,也意味著無盡的危險,如果只是想受萬人敬仰,那你可以去當科學家,去當醫生,甚至于去當偶像,可如果你想當守護神,那你就必須得有隨時為這個世界付出生命的覺悟!”男人又說道。

    干瘦男生轉頭看向旁邊,發現是一個穿著保安制服的男人。

    “您是?”男生問道。

    “我叫陳文,年輕人,既然想當許太平那樣的守護神,那你就得對許太平有所了解,今天我有空,就給你好好的講一講許太平的故事~許太平的故事很長,從頭說起的話,那還得從他來江源大學的第一天開始!”

    (全劇終)

    (這是超大一章,有12000字,相當于平時的4章,如果按著之前更新,你們后天才能看到結局,我尋思著也沒必要拖那么久,就四章一起發了,大家看著也爽,完本感言會開單章,免得占用這個章節的字數,我想說的都會在完本感言里,大家幾分鐘后就能看到了,希望大家去看一下。)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新疆喜乐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