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都市小說 > 御史不好當 >

第八十七章:好喝您就多喝點

    沈筠棠的這句話換回的是攝政王殿下的一聲冷哼。

    這聲不屑的冷哼立即讓沈筠棠打了個哆嗦,動作也變得快了許多,“殿下,微臣這便開始,還請您稍待。”

    沈筠棠走到桌邊坐下,努力保持鎮定,攝政王殿下的親衛也太“周到”了,送進來的居然是分茶茶具。

    分茶在大燕流傳已久,尤其是在貴族當中,時下最受歡迎的分茶之法乃“點茶法”,簡單來說便是將沸水注入盛著茶末的茶盞內,讓其形成變化無窮的形象。

    說起來簡單,做起來卻十分之難,且不說所用的各種復雜器具,就是注茶的時候手勢的不同,壺嘴造型的不一,都能影響分茶時顯示的物象。

    除了點茶法,還有一種在大燕比較小眾的分茶法乃煎茶法,主要重于“攪”這個動作,用特殊器具在茶盞中攪動,從而形成各種物象,此法雖然能使物象更加美觀形象,但動作卻沒有點茶優美,所以一直未在貴族中風靡起來。

    沈筠棠最多只會沸水泡茶,不管是點茶法還是煎茶法通通不會,可既然這位閻王要看,她只能選了較為簡單的煎茶法,不過能做到什么程度,就不是她能控制的了,煎出的茶湯能不能喝,也不是她能管的了……

    沈筠棠將茶葉倒入小藥杵里搗碎成末,頓時雅間里就響起悶悶的藥杵聲音,她緊張地鼻頭冒出細汗,盡量按照記憶中煎茶的順序。

    茶葉搗碎后,移入青瓷茶碗。

    她今日穿著繡竹紋的寬袖罩袍,待客自然是不失禮數,但做起事來,那寬大的袖幅就很礙事了。

    無奈,沈筠棠只好微微擼起袖子,頓時一截雪白的手腕就從寬袖中露了出來,她取了一旁紅泥小爐上的精細小銅爐,準備給茶碗中倒入沸水。

    起先,坐在對面的攝政王殿下還能心無旁騖的“欣賞”著對面的永興侯出丑,時不時還在心中譏諷兩句,感嘆一聲堂堂侯府小侯爺居然連個分茶都不會。

    可當那一截皓腕露出來,明晃晃在他視線下招搖的時候,英明的攝政王殿下的想法全變了。

    那一截細細的仿佛皓月一樣的手腕,被深色的茶具映襯的越發白皙細膩,在雅間淺淺天光的照耀下,像是凝脂白玉。皓腕相接處,是弧度優美的手,那只握著小銅爐手把的小手又小又軟,手指纖細,指尖如蔥尖一般,指甲圓潤,透著淡淡的粉色光澤。

    攝政王殿下忍不住想,若是這只柔弱無骨的小手撫在自己臉上身上,會是何種骨蝕魂銷的感覺。

    如果不是這小兒年紀還小,他真要懷疑這是一雙女人的手了。

    他幽深的視線情不自禁跟著這截皓腕這雙白膩小手而動,等回過神,那只小手已經停了動作,那截皓腕也被寬袖重新掩蓋。

    沈筠棠放下小銅爐,緊張地整好衣袖,不安地悄悄挪動了下身體,深吸了口氣,這才鼓起勇氣抬頭看向對面端坐地攝政王殿下。

    這位大權在握的閻王寬肩窄腰,金冠玉顏,華貴大氅,再加上他冷峻的表情,渾身無一處不在訴說著他的高高在上。

    這樣的反差,讓沈筠棠更加焦灼緊繃,空氣中安靜的幾秒,讓她的面龐都跟著蒼白了幾分。

    她艱難地扯了扯嘴角,露出一個僵硬的笑,“殿下,茶泡好了,您嘗嘗。”

    不動如山的攝政王朝著茶盞的方向冷冷瞥了一眼,隨后又看向對面的永興侯。

    沈筠棠被他看的一僵,愣了會兒才明白這閻王的意思。

    忍著心底的怒火,站起身,雙手捧起一只青花茶盞小心放置在攝政王面前的桌上,又做了個請的手勢。

    攝政王殿下朝對面小兒看了一眼,嘴角終于有了一絲弧度。

    沈筠棠被他看的心虛,連忙討好地笑了笑,解釋道:“殿下還請海涵,這還是微臣第一次沏茶。”

    言下之意,即使不好喝,甚至是難喝,也是情有可原的,誰能第一次做事就做的好呢!

    攝政王殿下嘴角微微翹起,在沈筠棠的眼里像是哂笑,只見他修長手指執起面前那杯小巧的精致青花盞,放在鼻尖閉眼輕輕嗅聞,而后淺淡的薄唇貼著杯沿抿了一口。

    沈筠棠整顆心都提了起來,藏在寬袖中的手也攥地緊緊的,心里已經做好了下一刻對面閻王就會發怒大罵的準備。

    茶水喝到口中,攝政王殿下的劍眉輕輕一擰,沈筠棠一直盯著他的神色,見他這樣,被嚇了一跳,怕下一刻,那杯茶盞就會兜著她的臉砸過來,下意識閉上眼睛脖頸一縮。

    擰著眉剛要放下茶盞的攝政王殿下,眼角余光剛好瞥到沈筠棠的動作,他手上的動作一滯,原本想要即刻放下的茶盞又往嘴里送了送,足足多喝了一大口。

    他強逼著自己將難以下咽的茶水咽下肚,隨著茶盞落在桌上的聲音,傳來的是攝政王殿下低沉磁性的嗓音,“小侯爺,手藝不錯。”

    還忍不住微微縮著脖子的沈筠棠以為自己幻聽了,驚詫地睜開眼看向對面面色如常的攝政王,她哆嗦著唇難以置信的問,“殿下,您……您說什么?”

    攝政王掀眼皮撩了她一眼,“怎么?小侯爺還想要些賞賜不成?”

    沈筠棠連忙搖手,“不是不是,微臣給您泡茶是應該的,怎么能要賞賜,殿下,若是您喜歡微臣泡的茶,您就多喝點。”

    沈筠棠只覺得自己的臉頰都要賠笑賠僵了。

    她裝作不經意掃了眼攝政王殿下面前的青花茶盞,只見茶盞里漂浮著一層灰綠狀的渣滓,厚厚的一層根本看不出有什么物狀。要不是這茶就是出自她手,知道里面不但有茶末,還有肉桂、八角、丁香、茴香……她差點就要真信了閻王的話,以為這茶真的不錯了。

    雖然不知道這位閻王為什么昧著良心夸她泡出的茶好喝,可他既然喜歡,那便多喝些好了。

    見這小兒臉上的瑟縮之色褪去,攝政王殿下微擰的眉頭也情不自禁跟著徹底舒展開,就連嘴角的弧度也變得真切了一些,他忍著這分茶的惡心味道又迫著自己大喝了一口,囫圇咽了下去。

    頓時本就不滿的茶杯就見了底。

    沈筠棠見茶盞里的茶見了底,連忙拎起旁邊茶壺給他眼前杯盞注滿。

    邊動作邊笑道:“既然殿下欣賞微臣這杯茶,便多飲些。”

    攝政王高大筆直的身體微微僵了一瞬,隨后抬頭看向對面膽子倏然變大的小兒,劍眉眉尖微微一挑。

    他表情的細小變化嚇的沈筠棠脖頸輕輕一縮,跟瞬間被掐了脖子的小動物一樣,濕潤的眼睛都不敢多眨一下。

    端坐著如山松一般的攝政王抬起尊貴的右手朝沈筠棠招了招。

    這個時候,沈筠棠恨不得將前一刻的自己掐死,為何手賤要捉弄這位手握重權的閻王!她這行為和螳臂擋車有什么區別!

    攝政王的命令是違背不了的,更不用說這間包間里目前只有他們兩人,外面還全是他最親近的親衛。

    沈筠棠即便心中一百萬個不愿意,這個時候也知道了識時務。

    她也不敢多耽擱,兩人中間又只隔了張桌子,沒兩步,沈筠棠就站到了攝政王面前。

    見她沒有拖沓,攝政王心底倒是滿意了一分。

    在沈筠棠還處于忐忑中時,她的身體忽然被一只鐵臂攬住,失去平衡。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新疆喜乐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