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穿越小說 > 三國之北境之王 >

第504章 陳宮來訪

    這幫樂坊女子剛開始學黃梅戲時,都是韓湛唱一句,她們學一句。但她們天資聰慧,不到半天時間,就學會了《女駙馬》。既然學會了一部戲,那么學另外一部戲,就要容易多了,韓湛拿出《天仙配》的劇本,她們幾乎是一看完,就知道怎么唱了。她們都知道郭嘉是韓湛最器重的手下,唱戲自然是不遺余力,把郭嘉聽得如癡如醉。

    韓湛見郭嘉聽得如此投入,覺得自己為了黃梅戲提前面世所付出的辛苦,總算是沒有白費。他趁著第一幕唱完的功夫,側著臉問郭嘉“奉孝,你覺得這黃梅戲如何?”

    “甚好,甚好。”郭嘉使勁地點了點頭之后,試探地問韓湛“主公,屬下的府邸也有不少歌姬,不知你可否讓這些樂坊女子,將此黃梅戲的唱法,都一一傳授給她們?”

    大軍班師回朝后,韓湛就命人送了不少的歌姬給郭嘉,免得他總是去青樓,有急事時會找不到人。對于韓湛的賞賜,郭嘉很爽快地接受了,每天就待在府內飲酒作樂。此刻聽到如同天籟之音的黃梅戲,郭嘉覺得自己府中的那些歌姬所唱的曲子,變得淡然無味,因此才貿然向韓湛提出這樣的請求。

    對于郭嘉的請求,韓湛自然不會拒絕。他點了點頭,說道“沒問題,你可以派府中的歌姬過來學,也可以讓這幫樂坊女子去你的府上授藝。”

    見韓湛答應了自己的請求,郭嘉不由喜出望外,連忙起身向韓湛施禮“如此,嘉就多謝主公的一番美意了。”

    “奉孝,這乃是小事一樁,不必如此多禮。”韓湛抬手招呼郭嘉坐下“你且坐下,后面的戲會更加精彩。”

    郭嘉坐下,準備繼續聽戲時,卻見到方才離去的羅布,快步地走了過來。郭嘉從羅布臉上的神情,便看出他有急事要向韓湛稟報,忍不住朝韓湛投去了好奇的目光。

    “羅布!”韓湛站起身,沖著急匆匆走來的羅布問道“何事?”

    “啟稟主公!”羅布在距離韓湛五六步的地方停下,抱拳施禮稟報說“有東郡從事陳宮陳公臺求見!”

    “陳宮陳公臺?”聽到這個名字,韓湛忍不住扭頭看了一眼站在身邊的郭嘉,既像自言自語又像在詢問郭嘉“他到我這里來作甚?”

    郭嘉哪里知道陳宮出現在這里,是為了什么事。他略作沉吟,便對韓湛說“主公,除了上次東郡借糧和滿寵報訊外,我們與東郡就再無往來,嘉實在想不出陳公臺到此為的是何事。”

    見郭嘉也猜不到陳宮的來意,韓湛便吩咐羅布“羅布,你先領公臺去正堂等候,吾與奉孝隨后就到。”

    羅布剛轉身離開,韓湛就沖著那些樂坊女子揮揮手,示意她們退下。等諸女子都進入了為她們分配的房間后,韓湛才轉身面向郭嘉問“奉孝,你說說,陳公臺此來鄴都的目地是什么?”

    “東郡不久前剛收了糧食,應該不會再出現糧食不足的情況。”郭嘉皺著眉頭,向韓湛分析說“就算東郡境內有盜賊為禍,以曹孟德的實力,也足以剿滅,根本用不著請我們一同出兵圍剿?陳公臺此來,真是令人費解。

    莫非是那幫被貶官的朝臣,又給曹孟德送書信過去了?如果真是這樣,那倒是不得不防。為了穩妥起見,屬下覺得還是應該派人將他們斬草除根,以絕后患。”

    “奉孝,稍安勿躁。”對于郭嘉的提議,韓湛表情如常地說“待本侯先問問陳宮究竟是何事,再做決定也不遲。”

    兩人來到正堂,陳宮已經等在這里。見到韓湛的到來,他連忙上前施禮“宮見過安陽侯。”

    “公臺,別來無恙否。”韓湛朝陳宮拱拱手,權當是還禮。招呼陳宮坐下后,他不等對方說話,又笑著問“不知公臺今日至此,有何貴干?”

    剛剛坐下的陳宮,聽到韓湛這么問,連忙從座位上站起,拱手對韓湛說“啟稟安陽侯,宮是奉陳留太守張邈張孟卓之命,前來拜訪安陽侯,邀您出兵夾擊東郡的曹阿瞞。”

    陳宮的話一說完,室內立即陷入了一片沉寂之中。韓湛的第一感覺就是自己聽錯了,他一臉疑惑地和郭嘉對視了一眼,從對方的眼中也看到迷茫之色,便試探地問“公臺,不知你奉曹孟德之命到此,是準備約本侯出兵夾擊何人啊?”

    “安陽侯聽錯了。”韓湛的反應,顯然早就在陳宮的猜測之中,他不慌不忙地向韓湛解釋說“宮說的是,封陳留太守張邈張孟卓之命,前來邀約安陽侯出兵,共同征討東郡太守曹阿瞞。”

    陳宮的話再次令韓湛和郭嘉震驚了,兩人面面相覷,都從對方的眼中看到了驚訝之色,不知陳宮什么時候變成了張邈的手下。好在韓湛知道陳宮背叛曹孟德的這段歷史,很快就從震驚中清醒過來,他小心翼翼地問“公臺,本侯記得你是曹孟德的部下,不知何時改投了張太守?”

    陳宮既然會建議張邈與韓湛聯盟,絕不是頭腦發熱做出的決定,而是經過深思熟慮,覺得韓湛完全有可能為了自己的利益,與張邈聯手,鏟除自己身邊的隱患。他把曹孟德所做的那些人神共憤的事情詳細講了一遍后,態度恭謹地說“宮已說服張邈張孟卓,起兵討伐曹阿瞞。若是安陽侯肯助我們一臂之力,那么滅掉曹阿瞞就易如反掌。”

    韓湛等陳宮說完后,沒有立即表態,而是扭頭望著坐在下首的郭嘉問道“奉孝,你覺得本侯該如何做?”

    “曹孟德殺掉邊太守,霸占他的妻子,這一點的確做得不妥。”聽到韓湛的問題,郭嘉謹慎地說“假如我們就以這個理由,出兵討伐曹孟德,恐怕是師出無名。”

    郭嘉的話提醒了韓湛,自己與邊讓素未謀面,對方的生死與自己半毛錢關系都沒有,打著為他報仇的名義出兵,恐怕朝中會有諸多的朝臣趁機在漢獻帝說自己的壞話。出兵的念頭剛冒出來,就被郭嘉的這盆冷水澆滅了。他沉吟了半晌,對陳宮說道“公臺,本侯對邊太守一家的遭遇深表同情,可是要以此事為名義,出兵討伐曹孟德,本侯覺得恐難服眾。況且,當初朝中有人準備暗算本侯時,曹孟德還派滿先生前來通風報信呢。”

    “安陽侯……”陳宮聽出韓湛不愿意出兵,張口想再勸,但卻被韓湛抬手打斷了。

    “來人啊!”韓湛沖外面大喊了一聲,等在外面的羅布便快步走了進來,叉手行禮問“主公有何吩咐?”

    韓湛用手一指站在堂中的陳宮,吩咐羅布說“把公臺先生安置在驛館,好生招待,不得有誤。”對羅布說完后,韓湛又面向陳宮說,“公臺,你舟車勞頓,可能有些倦了,不如先到驛館休息。本侯有空,定會前去拜會,我們到時再商議出兵一事,如何?”

    陳宮見韓湛雖說沒有答應出兵,但也沒有拒絕自己的提議,知道再勸下去也沒有多大的意思,便向韓湛告辭,跟著羅布離開了正堂。

    望著陳宮的背影從門口消失后,韓湛就迫不及待地問郭嘉“奉孝,你覺得本侯應該怎么做?是出兵相助張太守呢,還是坐壁上觀?”。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新疆喜乐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