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玄幻小說 > 八部武圣 >

第104章 天問往事

    故事接上,二十年前,師姐素問身為圣女偷食禁果,北王宗宗主欲處之以棺刑。

    而天問當時身為當初北王宗最具天賦和希望的弟子,他挺身而出,與師姐一同跪下,為師姐求情,并請求宗主為師姐受刑。“師傅,我愿以我性命換師姐一命!”

    北王宗主這下有些犯難了,他問諸位長老:“此事該如何抉擇。”

    素問咬了咬唇,她對天問道:“傻師弟,你現在可是北王宗的希望,千萬別做傻事,師姐不值得。”

    天問也看向素問:“師姐,沒有你就沒有今日的我。我天問不做那忘恩負義茍且偷生的小人。”

    “好!天問你隨我來。”這時,宗主和諸位長老經過一番考量,終于是得到了結果。宗主說道。

    隨即宗主把他帶到一處密室。他背著身子對他說:“天問,本座佩服你替師姐而死的意志。經過我與諸位長老的商量,我們同意了你的請求。”

    天問居然開心道:“真的。”

    宗主詫異的看了他一眼,居然甘愿為他人而死,這種人,究竟是有多傻。平時也不見他與素問有所表示啊。

    “但是……”

    宗主轉身回頭,他看向天問道:“但是,你死可以,你還須有個罪名,不然我北王宗豈不落了個枉殺弟子的不仁之名。”

    天問低頭,道:“弟子明白了。”

    “嗯,你既是要死,也不在乎什么名節了。那么,我便向外界說,是你,見你師姐年輕貌美,一時起了色心,對你師姐做下那等暴行。這樣以來,你師姐便算是一個受害者,所以罪責你由一人擔當。這么說,你可愿意?”宗主淡淡的說道。

    天問聽聞,低著頭。他清楚這樣的后果,那樣他不僅會受到慘無人道的棺刑,而且他死后還會受后人唾棄,便是是永不翻身了。但是,他想起師姐往日對他的種種,他握緊拳頭,咬牙道:“好。”

    “既然如此,我便命所有知情人對此事封口不談,而你明日先受我宗門一百零八道天鞭蝕骨之刑。此刑并不比棺刑輕,到時你每受一鞭便如拆下你一根骨頭一般難受,比起棺刑有過之而無不及,此后我們會將你的尸體扔入宗門的萬惡之谷,那里有無盡兇獸和從前犯過大罪之徒,此后,你是生是死,就看你的造化了。”宗主很詳細的說道。

    光是聽聽這般刑罰都是讓人毛骨悚然,但是天問閉眼應下:“好。”

    聽聞這一字。宗主氣勢立馬變得兇狠威嚴。“來人!”

    兩名弟子走進,抱拳:“師傅!”

    宗主氣勢兇然道:“經過本座詳查,原來圣女受辱之事全是此子強行所為,給我拿下。明日,在北王大會上,處以天鞭蝕骨之刑!”

    “是!”說完,二人便將天問拿下,抓入天牢。

    第二日,北王廣場,天朗氣清,廣闊的廣場上,數千名弟子站立。宗主等長老坐于其上。

    天問被帶到廣場中央的一根巨柱上,此柱名誅心柱。傳聞是創宗祖師留下,所有混元境以下之人,只要站在這附近,所有修為都會被壓制為零,從而變為一個廢人。

    兩位弟子將一頭耷拉,披頭散發的天問帶到誅心柱上,用一道流動著銀光的鎖鏈捆綁起來。便以禮請示宗主:“宗主,欺辱圣女的奸賊已捆綁完畢。”

    “奸賊,呵呵。”天問聞言也是苦笑。前日他還是宗門最得意的弟子,沒想到轉眼他已變成了奸賊,就連這兩個往日對他敬重有加的師弟也是開始如此稱呼自己了。

    “下去。”宗主揮手道。

    “是!”二人離開。“呸!”離開之前,二人往他臉上吐了一口濃痰。

    “淫賊,虧我往日還對你敬重有加,沒想到你是如此淫賊,真是活該,居然對我們的圣女犯下如此滔天大罪。今日就算不施以天鞭蝕骨刑,我們北王宗五千弟子一人一口唾沫也淹死你啊。”一人毫不留情道。

    “快行刑!快行刑!”弟子中有人起哄起來,圣女在每一個弟子心中都是完美的存在,容不得任何人觸碰。當然如果以天問的實力,他們是萬萬沒有這個膽子對他說一句重話的,但今日不同,他已經被誅心臺壓制了實力,那就是一個廢人,他們每一個人現在都恨不得親自將他碎尸萬段。

    天問感受著著翻天地覆的待遇,他雖然早就猜到他的下場會很慘,卻沒想到如今這般千萬人喊打喊殺的局面。他心中憤怒,惱怒,但是他根本一絲氣力都抬不起來。

    “都給我閉嘴!”宗主終于發話了,頓時場上一片寂靜。

    “天問,你本來身為我第十弟子,且天資不凡,可謂日后前途不可限量。但是我萬萬沒想到,你居然做出如此禽獸行為,今日,本宗主也只能將你處以天鞭蝕骨之刑。你可有異議。”宗主有板有眼的說道。

    “沒有異議。”萬眾矚目中,天問搖頭道。

    “好,既然你已認罪,本座念在你是我親傳弟子的份上,死前可還有何話說或是遺愿,但說無妨,為師盡量滿足于你。”宗主繼續道。

    天問沉默片刻道:“弟子的確還有兩個心愿,希望師傅成全。第一,我想見師姐。第二,我想見繆書文。還請他二人到我面前,我有話與他們說。”繆書文便是那真正與圣女行茍且之事之人,在宗主弟子中,排行第五,也是他的五師兄。

    “不行!”頓時有弟子說道。“這淫賊剛如此傷害了圣女,還想再見圣女,得先問問我們五千弟子的同意。”有人大聲起哄道。

    “對!不讓他見圣女!不讓他見圣女!不讓他見圣女!”五千人的吼聲不可謂不可怕,聲浪沖天,滔滔不絕的氣勢簡直勢不可擋。

    “通通給我閉嘴!”宗主站起身來,一道聲音如天雷劈天蓋地的響徹整個廣場。混元境的氣勢又豈是他們一群弟子所能抵擋。頓時所有人皆是閉上嘴,不敢多言。

    “好,師傅成全你。”宗主對天問道。

    “你二人,上去吧。”說完他又吩咐身旁的素問和繆書文道。

    “是,師傅。”此時的素問臉色有些慘白,依舊楚楚可人。而繆書文嘴角帶著得意的微笑,也是行禮道。

    于是,二人在萬眾矚目中,一步步穿過廣場,來到誅心柱上,天問身前。

    “師姐。”天問喊著師姐。

    “你還有什么話說。”然而,素問的態度令他為之怔。冷得出奇,仿佛真的是自己欺負了她。不過他轉念一想,在這么多人前,她當然不能有所表示,不然師姐的名聲可就要徹底完蛋。

    “小子,虧我往日待你不薄,沒想到你居然是對你師姐做出這樣的事,實在讓人寒心,今日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你可怪不得旁人。”五師兄繆書文義正言辭的說道。

    天問轉頭,頓時惱怒的對他道:“哼!繆書文,你自己做過什么你自己最清楚。我警告你,你日后再對師姐做出那樣的事,我做鬼也不放過你。”

    “啪!”突然間,一道清脆的耳光響起。原來是素問一巴掌打在天問臉上。

    “天問,虧我當日把你從死人堆里帶回來,沒想到是帶回了一只毒狼,不僅對我做出那樣的事,今日還要威脅師兄啊。”素問充滿了恨意甚至是殺意道。

    天問第一次看到這樣的她,往日的師姐都很溫柔,都很耐心,就像他的親姐姐,甚至像他娘一樣,可今日,她居然這樣對自己,他心中真可謂五味雜陳,難受無比。可沒辦法的是他居然什么也做不了。

    這時,那繆書文手掌輕輕拍著他的臉,湊到他耳邊以僅二人可聞的聲音道:“小子,看在師兄弟一場,我今日便把所有真相告訴你好了,省的你到了地獄也不知自己怎么死的,也省的我心里有話沒處說去。”

    “其實,這從一開始就是設計好的。”

    “北王宗內,創宗祖師仙逝前便留下一句話,這句話是這么說的,‘北王興百載,一朝毀天問。’我們的宗主聽了這句話怎么也不信,他說北王總一定會在他的帶領下,打破這個詛咒。”

    “終于有一天,他打聽到了一個叫天問的孩子,那個人就是你。并命他女兒也就是師妹將你帶回。師傅將一切全都告訴了師妹,師妹也決定幫助父親打破這個詛咒,所以,她完全聽從師傅的安排。”

    “將你帶回后,師傅幫你打通了筋脈,沒想到你天賦一經展現,那修為提升的速度便是驚到了我們所有人。一個月從煉氣境接連突破崩氣境到掌氣境,兩個月又到了三合境,一年后的你如今已經達到了三開王級境界。師傅也被嚇到了,照你這樣發展下去,不用多久便可以超越師傅他本人。到時,那預言說不定很快就會應驗了。所有師傅他也怕呀。”

    “于是,他讓師妹去誘惑你,想讓你做出什么事情,便好定你這宗門的最重之罪。誰知道你這木頭,居然什么都沒做。”那繆書文說到此時,居然是鄙視的看他。

    聽到這里,天問便已經全部明白了,他雙眼都開始有火光凝聚,他看向師姐,也早已沒了往日的半分情分。

    “騙子,你們全是騙子。”他大聲嘶吼道。但此時世上哪還有人相信他。

    “哼!此時,師妹才想出這么一個辦法,說與我做那事,你看到了便會告與宗主。可誰知你還是無動于衷。我們只能自己找人告發了自己。因為師妹早就算好了,你,一定會為她頂罪。”

    說完,他手掌拍了拍那青筋跳動的臉,得意一笑。他說完,他便帶著素問轉身回位而去。

    “你們全是騙子!”撕心裂肺的吼聲驚天動地。

    “行刑!”而宗主下令道。

    頓時間,晴空里,一道雷電閃遍了萬里長空,無盡重云隨著狂風收縮并遠去。

    司掌刑罰的長老,手持帶著蝕骨天鞭,長鞭有雷光閃爍,這是一件極其可怕的武器,每一鞭都能敲碎人體一根骨頭,令人聞之色變。

    “啊!”長鞭在空中閃爍而過,如一條毒蛇一般廝打在他身上,緊接便是震碎骨髓的劇痛在身體里炸開。

    “你們全都是……騙子!”

    “啊啊啊啊!”

    如同地獄傳來慘叫聲在廣場響徹,一道道蝕骨天鞭如雷霆般打下,天問在經歷了這世間最極致的痛苦后,終于是失去了知覺。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新疆喜乐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