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科幻小說 > 超級捉鬼道長 >

第2219章 蟠桃和紂王

    孤燈如豆。

    青樓內吵吵嚷嚷聲傳到包間已經非常微弱了,墻上掛著六六三十六道靈符,里面的聲音決然不會傳出一點到外面。

    屋內兩人對坐,默不作聲。

    他們商量的是天底下最可怕、最危險的事,說起來簡單、聽起來簡單,但真要做起來,卻發現,難如上青天。

    “啊!”

    這時隔壁傳來一道女人的慘叫和一個男人的怒罵,隔著靈符也聽的清楚。

    兩人的沉思被打亂了,姜太玄舉杯一飲而盡,笑道:“為求活命,我等人物竟也是絞盡腦筋!”

    周鳳塵說道:“此事……還是走一步看一步為好,那個老道的來歷,非常奇怪!”

    “怎么說?”姜太玄問。

    周鳳塵把慕容虎用出大衍靈符和稱呼本通老祖的事說了出來。

    “本通老祖?周本通,道號本通道人,大衍教第一任教主,大衍開山鼻祖,周元初祖先,和道教教祖張道陵齊名的人物!”

    姜太玄眼睛微微一亮,說道:“如果是這等人物重生,那一切皆有可能!”

    周鳳塵說道:“所以說,走一步看一步,一切再做計較。”

    姜太玄點點頭,道:“三天后,天路開,你我去湊湊熱鬧再說。”

    說著兩人碰了杯茶水,姜太玄轉移話題:“琳瑯的活兒如何?這丫頭可是我從三百女侍里挑出來的佼佼者,伺候人的手段,那是一絕!”

    周鳳塵砸吧砸吧嘴,享受了老婆上官仙韻的手段,對這方面算是索然無味了,說道:“我等修士,高潔淡雅,心境有如神,豈會在乎些許紅顏枯骨,俗氣!”

    “暴殄天物、不懂風情,也是一種修行吧,哈哈哈……”姜太玄大笑。

    兩人的聲音不加掩飾,四周靈符也被收掉,很容易傳出去。

    隔壁那女人的哭聲更大,男人憤怒的一拍墻壁,怒道:“隔壁是哪兩只鳥?嘰嘰喳喳,抄的老子頭疼,不想死的,給老子滾遠些!”

    周鳳塵揉揉鼻子:“這是……被人罵了?”

    以兩人的道行和手段,天底下敢這么罵他們的,不多!

    姜太玄沒當回事,輕輕點了幾下桌子。

    外面傳來一陣破風聲,很快隔壁的房間門被踹開了。

    接著是一陣喝罵和難以言明的法術波動,最后“轟”的一聲炸裂,一切趨于平靜。

    周鳳塵伸手一揮,墻壁上出現一個鏡像畫面:隔壁房間被打出一個窟窿,那男人已經順著窟窿摔在了外面的大街上,渾身寸爛,成了肉泥。

    屋子里此時站著四個金甲女人,旁邊地上還躺著一個衣衫不整的女人。

    很快,整個青樓吵鬧成一團,大街上也吵嚷個不停。

    四個金甲女人退出隔壁房間,其中一女走到周鳳塵兩人的房間門口小聲說道:“起因,男子看上寶姐兒,寶姐兒來了身子不愿意。

    這男子是天子樓的將軍,屬下已經斬立決,等會城主府護衛前來,屬下自會擺平。”

    姜太玄又點了下桌子,外面女子匆匆離開。

    周鳳塵默默看著,忽然想起了天局衛,自己的那些護衛可比姜太玄的這些屬下效率高多了,完全不用自己敲桌子,便可以解決好一切。

    ……

    通往蒼梧之巔的“天路”還有三天才會出現。

    周鳳塵閑來無事,便跟著姜太玄,橫豎他干什么,自己就做什么。

    姜太玄是個極接地氣的人,市儈的超乎他的想象。

    連續兩天,不是帶著他去賭坊賭一票,就是去一個叫“空中潭”的地方釣魚,或者喝酒聽曲兒。

    若不是上古練氣士正宗遺族出身,就憑姜太玄的心態,完全適合做個市井小人。

    第二天傍晚,姜太玄一個人干了三十六壇城主府送來的“繞頭刀”,喝的有點高,一頭扎進了自己房間。

    周鳳塵也有點夠嗆,懶得逼酒,暈暈乎乎的感覺還挺好受,轉身也回了自己的房間。

    剛剛推開門,便發現屋內已經坐了一人,一個女人,穿著水綠色的絲綢長衫,個頭不高,背對著他,正在喝茶。

    不是琳瑯、不是姜太玄的侍女,似乎也不是青樓的姐兒。

    周鳳塵笑了笑,走了過去,說道:“你這女人膽子倒是大,不請自來。”

    女人轉過頭,露出一張圓圓的臉,眼時圓的,嘴是圓的,連鼻頭也是圓的。

    圓中帶圓,帶并不難看,給人一種小巧玲瓏的俊秀。

    她上下打量周鳳塵,聲音異常輕柔:“你不該問問我是誰嗎?”

    “你是誰?”周鳳塵端起茶壺,對著壺嘴喝了兩口。

    女孩子說道:“我叫蟠桃,蟠桃的蟠,蟠桃的桃!”

    周鳳塵問:“所以呢?”

    蟠桃?斬三尸的高手,看氣勢不比太甲尊者差,蟠桃?無妄海海宮之主蟠桃仙子?

    蟠桃說道:“所以我是來看熱鬧的!”

    “熱鬧?”周鳳塵問。

    蟠桃說道:“昨天上午,這里死了一個人,一個天子樓的將軍,據說那位將軍是天子樓紂王的姬妾!

    紂王剛剛到了這里,以他的脾氣,怕是不會善罷甘休,而殺了他姬妾的是隔壁房間中的幾個女人,這里離的最近,豈不是個很好的看熱鬧的地方?”

    周鳳塵詫異:“一個將軍,是紂王的姬妾,你是不是弄錯了什么?”

    蟠桃慢條斯理道:“紂王已經好男色數萬年,他的姬妾清一色男人,越是粗獷,越是丑陋,胡子越多,他越是喜歡。”

    周鳳塵頭皮有點發麻。

    就在這時,前面街道上傳來陣陣密集的馬蹄聲,一道清冷的聲音說道:“天子樓死一人,則屠一門,從無例外,給我殺!”

    “轟——”

    外面半座樓都塌了,一群姐兒、老鴇驚恐的四散。

    一群鐵血盔甲的漢子迅速圍向包括姜太玄房間在內的四間房。

    因為前面半座樓沒了,周鳳塵的房間倒成了距離街面最近的房間,從他這個距離很容易可以看清街上的人。

    在密密麻麻的鐵血將軍群中,一匹神俊的貔貅獸身上坐著一人,這人穿著紫色龍袍,足有兩米高,留著滿頭卷發,神色扭捏,妖里妖氣,但氣勢卻極為可怕。

    天子樓,紂王!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新疆喜乐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