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都市小說 > 我是污妖王 >

第1017章 再遇許姍姍

    阿花陪著秦啟欣同去,另外還有秦連姝以及秦氏集團旗下礦業公司的一些技術人員和中高層干部。

    戰忽局那邊,得知沈一凡要去扎伊爾,沈婉瑩去辦公室找到了她爸,想要跟著一起去,甚至還要把女兒沈思帆帶上。

    沈望山氣得不輕,責備道:“你孩子都那么大了,能不能讓我省點心?那地方戰爭還沒結束呢,你就不考慮一下帆帆的安全?”

    “有沈一凡,吟霜和我在,哪會有危險?你還好意思說,當年要不是你告訴我沈一凡已經死了,我也不會聽你的話嫁給賀東風!”沈婉瑩一下激動起來,哽咽著說。

    “這,這,當初不是我一個人這么想啊,高層都覺得他回不來了,為了我們家的聲譽,我只能這么做!”面對女兒的指責,沈望山也是很無奈,他何嘗不希望女兒幸福快樂呢,但是名譽也很重要啊,何況當初他真覺得沈一凡死在了緬電。

    “你就是為了自己的面子!后來沈一凡回來了,你還讓我堅持個幾年,說是會讓沈一凡娶我,結果他沒多久就娶了吟霜,你讓我怎么辦?!”沈婉瑩越說越激動。

    沈望山對女兒是無可奈何,他苦著臉解釋道:“誰會想到青城老掌門這么看好沈一凡,逼著他娶李吟霜,還把整個門派都交給他呢。不過事已至此,你還是斷了念想吧。”

    “不!我就不,我要跟賀東風離婚!”沈婉瑩哭著說,似乎回到了當年那個嬌縱任性的時刻。

    “你現在去離婚,還要逼著沈一凡和李吟霜離婚,然后兩人在一起,鬧成這樣讓別人怎么看?你就不怕被人說死!”沈望山反對道。

    “我沒逼著沈一凡離婚,我只管好我自己就行。”沈婉瑩理直氣壯地說。

    “你可別偷偷地和沈一凡有什么啊,被人知道了讓我的臉往哪放?”沈望山察覺出了女兒的某些念頭。

    沈婉瑩不回答,愣了一會兒氣沖沖的轉身就走,沈望山無奈地搖了搖頭,女兒弄成這個樣子,他也有責任,可現在還能怎么樣呢?

    ……

    ……

    沈婉瑩最終還是沒被允許去扎伊爾,她本人則堅定的表示,等賀東風執行任務回來,就要和他離婚,這樣以后常去沈一凡那兒,也不會有人說三道四,畢竟她是去看望閨蜜李吟霜的。

    關于考察扎伊爾投資環境的行程很快定了下來,沈一凡夫婦和秦氏集團考察小組在東華國際機場登機,坐上了前往甘比亞首都贊盧卡的航班,而且都是頭等艙。

    沈一凡和李吟霜坐在一起,后面就是秦啟欣和阿花,雖然秦啟欣已經被李吟霜她們接納加入沈一凡的大家庭,但是在外人面前,尤其秦氏集團的人面前,她必須和沈一凡保持距離。

    要不是不放心小可樂,黃奕雯也想跟著沈一凡一起去,因為他們就是在前往甘比亞的航班上認識的,而且沈一凡第一次見面就摸了她屁股,這件事已經讓家里所有女人都知道,成為沈一凡的笑柄之一。

    這次的航班上不會再有黃奕雯,卻沒想到有另外一位熟人,黃奕雯的同事許姍姍。

    許姍姍見到沈一凡異常的興奮,沒事就到沈一凡身邊晃悠,而且無視李吟霜懷疑的目光,想盡辦法和沈一凡搭話。

    李吟霜不免酸酸地問:“那個漂亮空姐跟你什么關系啊?”

    沈一凡難得見到李吟霜吃醋,感覺很有趣,笑著解釋道:“她是雯姐的朋友,之前坐飛機時認識的。她對你可構不成威脅,沒必要那么緊張吧?”

    “這樣的女人最討男人喜歡了,我當然得注意點,姐妹們都托我看緊你呢!”李吟霜噘著嘴說道。

    沈一凡越看李吟霜越覺得可愛,恨不得現在就把她拖頭等艙的衛生間里去辦了,說起來,還沒在飛機上做過呢,等自己有了私人飛機,一定要在飛機上把家里的女人輪流弄一遍,這才叫一日千里啊。

    到了晚上的時候,大多數人都把座位放下來睡覺,沈一凡見李吟霜她們都睡了,就起身去洗手間。

    不過他剛進去,還沒來得及關門時,一位空姐閃身進來,把門給鎖了。

    沈一凡一看,來的正是許姍姍,不免有點慌張地問:“許小姐,你這是要干什么?”

    許姍姍噘著嘴,用手指輕輕戳著沈一凡胸膛,嬌滴滴地說:“之前在這里玩人家時叫人家小寶貝,現在新人勝舊人,就叫人家許小姐,你這男人真是狠心。”

    “小,小寶貝?”沈一凡滿臉的吃驚,這女人是在演戲嗎?污妖王這時插嘴道:“忘了跟你說了,那次從非洲回來時我在衛生間把這個許姍姍給辦了,是她主動的。”

    沈一凡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怪不得許姍姍看他的眼神怪怪的,原來都是污妖王搞的鬼,這家伙還真會玩,居然在飛機上把空姐給睡了,偏偏要老子來擦屁股。

    許姍姍這時湊近來說道:“怎么?睡了人家想不認賬?我也不是要你負責任,我這種人哪配得上你沈大老板,但是上一次你實在太厲害了,讓我一直念念不忘,你就再睡我一次好不好?我保證把這事爛肚子里,否則的話,我就去告訴你老婆!”

    “可我現在要尿尿啊,你能不能先回避一下?”沈一凡無奈地說。

    “沒事,你就尿我嘴里吧。”許姍姍浪笑著說,順手還要來脫沈一凡的褲子。

    沈一凡真是被她的放の浪形骸有點嚇到,從沒想過要這么玩啊,太重口味了吧!

    他勸開許姍姍后,見她就是不肯走,只能當著她的面撒尿,而許姍姍饒有興致的盯著看,等沈一凡結束,主動上前用濕巾幫他擦拭。

    沈一凡被許姍姍體貼入微的服務弄得渾の身**,徹底放棄了抵抗,眼瞅著許姍姍蹲在地上含の住了他那里。

    服侍了沈一凡幾分鐘后,許姍姍從身上拿出一個套,直接給沈一凡戴上,然后撩の起制服裙,翹の起滾の圓的臀の部趴の在洗手臺上嗲の嗲地說:“好人,你救救我吧,再不進の來弄我我就要死啦。”

    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到這時沈一凡哪還顧得了其他,這風の騷空姐實在太誘の人了,他把許姍姍的連褲の襪一脫,直の搗龍の門,把許姍姍弄得拼命捂の住嘴才沒有叫起來。

    一陣猛烈沖の擊后,許姍姍雙の腿發の軟,站都站不穩,全靠沈一凡扶著她。

    兩人在衛生間里待了半個多小時,才偷偷溜出來,但正好被一位起夜的中年男乘客看到。

    見航班上最性の感的那位空姐居然和男乘客一起走出衛生間,那位土老板以為許姍姍是專門提供有の償服務的,特意去找她要聯系方式。

    許姍姍看了看那猥瑣的油膩中年男,心里冷笑了一聲,隨后說:“不好意思,我們公司規定不能和乘客互留聯系方式。”

    土老板碰了一鼻子灰,很不爽的說道:“少他媽給我裝矜持,我就明說了,你要是給我提供剛才那人享受到的服務,我出雙倍的價錢!”

    許姍姍這才知道她和沈一凡偷の情被人看到了,不過她一點都不慌,工作丟了沒關系,到時賴沈一凡頭上,她還怕沒錢花?

    見那位土老板死纏著不放,她拿出了沈一凡剛才開給她的一百萬的支票,揚了揚說:“怎么,你打算出兩百萬?”

    土老板一下看傻了眼,剛才那家伙是徹底的人傻錢多啊,這空姐長得再漂亮,也不能一百萬來一炮啊,簡直是哄抬批價!

    看著土老板離去的背影,許姍姍得意非常,今晚真是一舉多得,既好好滿足了一把,又拿了一百萬的補償,而且她剛才給沈一凡戴的套偷偷扎了一個洞,如果順利中招懷孕,那她下半輩子就永遠不需要為錢發愁了。

    ……

    ……

    飛機順利抵達贊盧卡后,一行人去了華夏領事館,在那邊休整了一天,然后領事館派專車將他們送去了邊境。

    目前扎伊爾和甘比亞交界處的一部分已經是姆萬加的勢力范圍,因此不用再偷偷的鉆原始森林來過邊境,姆萬加早就派了車子和護衛隊來接沈一凡一行。

    一行人就這么到達了姆萬加的行宮,來歡迎他們的除了姆萬加為首的當地人外,還有沈國鋒為首的戰忽局成員。

    幾年沒來,感覺扎伊爾已經大變樣,曾經遍地的茅草屋少了,基本都是木房子或者水泥造的二、三層小樓,尤其是姆萬加的行宮附近,繁華程度至少達到了華夏的鄉鎮級別。

    這里畢竟還不是扎伊爾的大城市,城市里更發達,高樓大廈也更多,雖然跟華夏不能比,但也不是某些從沒來過的人所認為的原始村落那樣。

    李吟霜和秦氏集團的考察小組因此對扎伊爾有了不錯的印象。

    部落守護神沈一凡的到來讓當地人無比興奮,所以當天最重要的事就是開篝火晚會。

    李吟霜還是第一次體會這種異域風情,又有沈一凡在身邊作陪,玩得很開心,甚至喝了不少的酒。

    秦啟欣坐在沈一凡的另一邊,回憶起了曾經在這里的美好時光,稍顯落寞,因為她不能和李吟霜一樣正大光明的與沈一凡親近。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新疆喜乐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