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玄幻小說 > 大道朝天 >

第760章 新鬼與舊朋

    無數字符像雪花一樣在“房間”里飄舞著,看著異常雜亂,找不到任何規律的痕跡。

    在井九的眼里,這些漫天雪花卻能顯現出來很多信息。

    房間里的人都是星河聯盟最了不起的云鬼,這時候卻因為他這個新人陷入震驚的沉默。

    沒有人詢問他的來歷與名字,這是隱網的規矩。

    除非你有本事自己找到他的位置。

    現在房間里的這些人絕對不想這樣做,他們擔心會激怒對方,最終落到“野兔”一樣的下場。

    “野兔”是他們當中最擅于隱匿痕跡的人,但即便有軍用網絡的屏障依然被這個家伙抓住了,他們哪里敢冒險。

    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某片雪花微微涌動,顯現出一行文字:“你的目的?”

    沒人知道知道這個新人是怎么進入隱網,又是怎么找到星域網最深處的這個房間。

    最關鍵的問題是,這個新人為何會來這里?

    “有些問題想請教你們。”

    這是井九的真實想法。

    星域網與隱網確實有很多有用的信息與知識,數據庫更是包羅萬物,但總有些知識與經驗留在人們的大腦里。

    這些人都是星河聯盟智商極高、知識極豐富的人物,是很好的學習對象。

    滿天雪花微微凝滯,然后再次飄舞起來,顯得更加自由靈動,明顯那些人的心情放松了很多。

    “我很欣賞你的能力,有什么問題你盡管問,別把那些什么什么猜想扔出來就好。”

    “不錯,我們彼此都不認識,但都是在各領域極不錯的家伙,什么問題都應該能找到合適的解答者。”

    “看在你把野兔抓出來的份上,我愿意解答你的三個問題。”

    看著雪花里的那些字符,想著那位銀發少女,井九心想星河聯盟的人類在熱心方面倒是比朝天大陸要好不少。

    他不知道客氣兩個字怎么寫,直接提出了自己的問題,第一個問題便是他最不喜歡、也最不擅長的數論方面。

    時間緩慢地流逝,他不停提著問題,房間里的那些人認真地思考,然后給出答案。

    半個小時之后,那個房間再次變得安靜無比,沒有人再說話。

    井九還有很多問題,問題是前面的幾個問題都還沒有人給出答案。

    一,二,三,四……他默默數到二十,確認這些人無法解答,說了聲謝謝,便退出了房間。

    雪花仿佛凝固在了空中,很長時間都沒有出聲。

    片刻后,那些人不聲不響地離開,雪花繼續飄落。

    ……

    ……

    聯盟主星有一個外表看著很普通的實驗室。

    實驗室靠著廁所的地方有一個很普通的工作間,臺面上擺著一臺看似普通的電腦,還有一些普通的多肉。一名普通的中年研究員輕輕敲了敲鍵盤,隱藏在整屏數據里的一個小方塊消失了,他摘下眼鏡,揉了揉眉心,臉上露出自嘲的笑容。

    離開大學時間太久,最前沿的學科研究都變得陌生了,那個問題竟找不到任何頭緒,只是……他的臉上流露出一抹疑惑的神情,那些人為什么也答不上來?

    ……

    ……

    萬山行星基地的地下街區深處,遍布著老鼠與蟑螂,這里的衛生條件明顯要比星門基地差很多。被撕碎的募兵海報在地上飄著,遇著污水便被粘住,因為是用復合材料做成的紙,就連老鼠做窩都沒興趣,自然也沒有人回收。

    陰暗的小巷深處有一個極狹小的房間,昏暗的燈光還不如電腦屏幕明亮。

    一個瘦子蹲坐在被速成食品、煙盒、藥瓶以及激光放大器之類武器包圍的椅子里,盯著電腦的桌面發呆,嘴唇不停微微動著,露出發黃的牙齒。

    ……

    ……

    類似的畫面在星河聯盟幾處地方不停出現,同時也出現在宇宙里。

    一艘銀白色的飛船正在向著星空深處飛去,速度越來越快,引擎閃耀著幽藍色的光芒,而不是真正的火焰。

    星門行星在身后的宇宙里被恒星照耀出半邊身影,就像是穿著縷空內衣的少女的臀。

    頭發蒼白的老人從椅子上起身,根本不顧宇宙航行禁令,自顧自點燃了一根手工粗煙草。

    他用力地拔了兩口,房間里頓時彌漫著嗆人的煙霧。

    整艘飛船的煙霧報警器都做了最完美的分子采集分析系統調試,確保不會對煙草制品產生的煙霧發生誤判,所以沒有警報聲響起。

    房間門被推開,一名穿著星河聯盟中校軍裝的男子走了進來,對那名老人說道:“院長,星辰獎候選名單需要您簽字。”

    那名被稱為院長的老人有些不耐煩地揮了揮手,說道:“急什么?”

    那名中校苦笑說道:“名單二十天前就出來了,當時您在星門基地實驗室,不讓我們打擾,現在……”

    “好了好了,一會兒就簽。”老人把他趕出房間,走回光幕前看著那些不停流動的數據,說道:“這幾道問題運算就需要很多時間,你二十秒就走了,現在人的性子都這么急嗎?”

    ……

    ……

    在宇宙的深處,懸浮著一艘戰艦。

    在肉眼可以看到的黑暗世界里,還能看到很多艘戰艦。

    這里是星河聯盟最邊緣的地方,離最近的恒星也有很多光年的距離。

    前方那片幽暗無比的空間便是傳說里的暗物之海。

    人類到現在為止還沒能發現真正的暗物質,也無法理解暗物之海里忽然生出來那些怪物是何原理。但現在他們已經掌握了某種方法——大概是用引力場形成一道鎖鏈,將怪物出現頻率最高的暗物之海封鎖起來。

    這些戰艦便是用來布置引力場以及監視暗物之海的,與星河聯盟里常見的銀白色飛船不同,通體黑色,身型細長,表面坑洼不平,看著就像被風雨侵蝕多年的銹劍。

    這是因為戰艦外表需要用異型材料進行全封閉,才能抵抗住暗物之海怪物們的意識入侵。

    全封閉的戰艦想要與外界聯系只有一條信息通道,位于正前方的艦長室里,是一個方形的金屬盒,表面涂著醒目的紅色。

    為了確保信息通道的暢通以及防止意外,金屬盒非常堅固,很難被破壞掉。

    但這時候紅色金屬盒已經被劈成了兩半,里面的線纜全部被拔了出來。

    一個穿著軍裝的少女提著一把斧頭站在旁邊,氣喘吁吁,小臉通紅,鬢角的汗珠不停滴落。

    轟的一聲巨響,艦長室被人從外面砸開。

    艦長帶著下屬們沖了進來,看到的便是這樣一幕畫面。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發瘋了嗎!”艦長沖到少女身前,憤怒地吼道:“就算你是……”

    他的聲音戛然而止。那些下屬們默默地退出了艦長室,就當沒有聽到這句話。

    那名少女把斧子遞給艦長,取了一瓶水,大口地喝著,心想如果不做物理截斷,那家伙就要跟著進來,到時候把戰艦控制了怎么辦?

    ……

    ……

    井九的意識離開那個房間,然后人離開了圖書館。

    站在圖書館的石階上,他抬頭向著天空望去。

    這里與下面的街區終究是不同的,可以看到一些藍天白云,可以更清楚地看到高處的那些平臺,甚至隱隱能夠看到一些別墅類的建筑。視線再往上去,穿過云霧便來到了太空里,那里像平日一樣,懸浮著幾艘戰艦。

    那人居然是戰艦里的軍官,用的是軍用網絡,難怪有些麻煩。

    進入那艘戰艦的網絡消耗了他一段時間,眼看著便要形成有效控制,信息通道卻斷了。

    他能想到對方是怎么做的,有些欣賞那個家伙的決斷力。

    他收回視線,走上草坪向著那邊的樹林走去。

    不遠處再次傳來吵鬧的聲音,其間偶爾會響起幾聲口哨聲與嘲笑聲。

    那頭銀發很是醒目,在暮色下仿佛正在燃燒。

    銀發少女的意志卻沒有燃燒起來,她低著頭,站在人群前方接受著老師的教訓。

    井九看到她的唇角抿的很緊。

    很倔強,不柔弱。

    這讓他想到了趙臘月與柳十歲。

    “聽說你最近在寫小說?學業都不用心!修行更不用心!你到底準備怎么辦?還是說你有破境的自信?來來來!你讓同學們看看你現在幾級了!”

    那些無論在哪個世界都很常見的批評聲在草坪上回蕩著。

    井九揮了揮手。

    擦的一聲輕響。

    那臺元氣測試儀斷成兩截,然后轟的一聲炸開。

    草坪變得一片混亂,驚叫聲連連響起,老師與學生們驚恐地四處散開。

    火勢開始不大,迅速變得極其猛烈,在暮光的照耀下,與偶爾出現在天空里的太陽看著很像。

    井九來到樹林那邊,向著崖下飛去,沒有回頭看一眼。

    ……

    ……

    刺耳的磨擦聲在公寓樓那個房間里不停地響著。

    柜子上,照片里的黃貓睜大了眼睛,似乎不理解主人今天是怎么了。

    鐘李子低著頭,用塑料勺刮弄著盒子里最后剩下的食物,聲音要比那天食堂里弄出來的聲音小些。

    她忽然醒過神來,抬頭看了一眼。

    井九靠在椅子那頭,已經睡著。

    她以為他這些天寫小說、學習教材太過辛苦,雙手并攏,無聲說了聲抱歉,便進了屋子里。

    井九睜開眼睛,望向緊閉的房門,若有所思。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新疆喜乐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