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玄幻小說 > 九龍圣祖 >

第2583章 只能冒一冒險了!

    火烈宮深處,炎牢地底!

    當云笑和穆極發現那炎牢之門,乃是由玄水石鑄成的時候,他們心頭無疑是頗為絕望,因為這明顯是將他們最后一條脫身之路都給堵死了。

    御龍劍固然是鋒銳神奇,可是對于這種隨時能變幻成水液的玄水石牢門,卻是沒有半點的作用,而身后的天煞業火還在不斷涌出,實在是沒有太好的辦法。

    “云笑,現在怎么辦?”

    負著穆文昭的穆極,這個時候不知為何,堂堂的至圣境巔峰強者,已然是沒了主意,反倒是詢問起身旁的粗衣青年來。

    或許穆極知道自己的斤兩,認為在智計一道之上,自己絕對比不上身旁這個人類青年,在這樣的情況下,或許云笑才是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

    “我……”

    嘩啦!

    就在云笑臉色難看地想要開口之時,卻不料上方的炎牢之門卻是微微波動了一下,緊接著一道人影赫然是穿過炎牢之門,最終狠狠摔在了他們的面前。

    突如其來的變故,將云笑和穆極都是嚇了一大跳,不過當他們看到那道身影的形貌之時,驚異之中卻又透發著無盡的疑惑。

    “摩尋?!”

    以這炎牢之中兩位的實力,第一時間已是感應出那突然跌落下來之人,正是蒼龍帝宮的三長老摩尋,一尊貨真價實的至圣境巔峰強者。

    由于之前雙方鬧得很不愉快,此刻的云笑和穆極在認出那是摩尋之后,第一時間下意識地退了兩步,他們并沒有直接感應出摩尋此刻的狀態。

    反觀從外間跌落進炎牢之內的摩尋呢,由于原本體內的天血噬散劇毒就蠢蠢欲動,又被霍英一記重擊偷襲,在跌入炎牢之門時,已然身受重傷。

    重傷之下的摩尋,連身上的那層保護脈氣罩都只能是勉強布置,光芒極為黯淡,不知道什么時候就會被天煞業火焚燒成一片虛無。

    “云笑,救……救救我!”

    摔得七葷八素的摩尋,倒是并沒有失去理智,其一抬眼間看到云笑的身影,感受著體內已經爆發而開的劇毒,當下便是朝著爬了兩步。

    口中的哀求,哪里像是一個至圣境巔峰強者?

    “這是……劇毒爆發了?還受了極其嚴重的內傷?”

    云笑很快定下神來,原本戒備的心神,在感應到摩尋的狀態之時,瞬間放松了下來,因為他已然知道這老家伙乃是強弩之末了。

    可是云笑的眼眸之中又有一絲疑惑,他沒有盡解摩尋身上的天血噬散劇毒,這他是知道的,可為什么這老家伙會受如此之重的內傷呢?

    先前云笑在炎牢之門內,雖然聽不到外間的那些談話聲,卻能感應到摩尋的靠近,因為他對天血噬散有著極強的感應。

    因此云笑當機立斷,心想就算是出不去,也要給霍英添點堵,這才直接祭出一道氣息,穿過炎牢之門,引動了摩尋體內的天血噬散劇毒爆發。

    只是后來發生的事,云笑根本就料想不到,為了保命的摩尋,用說出秘密威逼霍英打開牢門,最終這兩位徹底鬧翻,被霍英抓住機會下了殺手。

    云笑就算是再聰慧,這其中的因果關系和細節又怎么可能想得清楚?不過看到這帝宮三長老如此模樣,他的心情似乎都變得好了幾分。

    重生一世的云笑,此生最大的目標就是報得前世之仇,將蒼龍帝宮和陸家連根拔起,因此對這些帝宮長老又豈會有絲毫憐憫之心?

    何況這摩尋之前三番兩次想找自己的麻煩,要不是有著穆極相護,云笑又有著屬于自己的一些強悍手段,說不定早就一命嗚呼了。

    因此無論此刻摩尋表現得有多可憐,云笑都不為所動,一旁的穆極更是冷眼旁觀,對于這個早就已經結仇的帝宮三長老,他一直巴不得對方早點去死呢。

    一個體內劇毒爆發,甚至是身受重傷的帝宮三長老摩尋,對云笑根本構不成半點的威脅,見得他此刻猶如一條家犬一般趴在自己的腳邊哀求,云笑心頭就不由一陣舒暢。

    “救……救救……我啊!”

    求救之聲不斷從摩尋口中傳出,可是現在的他已經沒有力氣脅迫云笑,約莫十數個呼吸之后,他身上的脈氣護罩終于是支持不住了。

    “啊!”

    當摩尋身上的脈氣護罩消失殆盡之后,無盡的天煞業火瞬間將其包裹,配合著其體內爆發的天血噬散劇毒,內外夾攻之下,他已是沒有了絲毫的活路。

    僅僅片刻之間,這位蒼龍帝宮的三長老,堂堂的至圣境巔峰強者,赫然是被無盡的天煞業火,燒成了一堆灰燼,連骨頭渣都沒有留下半點。

    由此也可以見得天煞業火的強悍程度,這一幕雖然讓云笑和穆極看得頗為舒暢,但眼眸之中也涌現出一抹駭然,因為他們似乎預見到了自己即將到來的結局。

    云笑和穆極比摩尋好的一點,就是他們并沒有受什么大的傷害,就算是云笑前日被摩尋打傷,卻也并沒有失去戰斗力,支撐個一兩個時辰應該是沒有問題的。

    可這炎牢之中沒有出路,唯一的出口又被霍英用玄水石牢門堵死了,就算他們還能堅持一段時間,可隨著時間的推移,恐怕下場不會和摩尋有什么兩樣。

    到時候脈氣耗盡,等待著他們的一樣是化為一堆灰燼,因此這一老一少看著摩尋消失在自己的眼前,短暫的興奮之后,卻再也高興不起來。

    “看來,只能冒一冒險了!”

    云笑眼珠亂轉,而當其口中這話語出說,一旁穆極的眼神不由亮了幾分,因為他知道身旁這個叫云笑的人類青年,一定有著比自己更多的辦法。

    “怎么冒險?”

    穆極迫不及待地問聲出口,他身上負著女兒穆文昭,絕不想就此死在這炎牢之中,他還想著出去找霍英算賬呢。

    “穆長老,這炎牢之中的天煞業火絕對不可能是無根之物,據我猜測,在炎牢之底,肯定有什么引動天煞業火的東西,只要能找出那東西,再加以控制,咱們的危機或許就能解除了!”

    云笑先前心中就有一些想法,只是不太成熟,此刻卻是沒有時間去想那么多了,再耽擱下去,他或許連去找那個東西的脈氣都將不復存在。

    “不錯,這極有可能!”

    聽得云笑的分析,穆極雙手一拍,臉現喜色地接口,不過下一刻,他的臉色卻又變得有些糾結,似乎是想到了一個可能。

    “穆長老應該也想到了,能引發這么多而且如此強橫天煞業火的東西,恐怕是非同小可,最終到底能不能力挽狂瀾,誰都沒有把握!”

    云笑似乎是看出了穆極內心所想,直接將那個最大的難點給說了出來,在事實沒有擺在眼前的時候,誰也不可能保證最后一定能成功。

    “那就讓我去吧,或許成功率會高一點!”

    穆極眼眸之中的糾結閃爍了幾下,然后做出一個決定,他自恃乃是至圣境巔峰強者,實力比云笑要高出不少,這成功率自然也要高上一些。

    至不濟也應該比云笑堅持的時間更久,到時候能找出那件根本之物的機會就越大,這就是穆極單純的想法,只不過他話音落下,當即就看到對面的粗衣青年微微搖了搖頭。

    “穆長老,你不能去!”

    時間緊迫,云笑并沒有拖泥帶水,他先是否定了穆極的提議,然后將目光轉到其背后負著的穆文昭身上,似乎已經有了一些決斷。

    “一來你需要照顧令愛,你是她唯一的希望,我也不想赤炎就此失去和母親相見重逢的機會!”

    云笑侃侃而談,這番話出口后,穆極卻是不能贊同,因為他認為云笑一樣可以保護穆文昭,到時候去到外間,同樣可以讓赤炎母子相見。

    “我知道穆長老心中所想,但此去地底生死難料,若是回不來,你認為我就算能出去,那霍英會放過我嗎?”

    云笑明顯是想得比穆極深了許多,見得他搖頭開口,說到最后一句話的時候,穆極臉色微變,暗道事實果然是這樣。

    天煞業火如此之強,就算是穆極也不敢保證自己能夠安全歸來,若是身陷地底,在這火烈圣鼠一族,可就沒有誰能保護云笑,或者說赤炎母子了。

    先前的穆極只是想到一些簡單的東西,但云笑卻是將以后的幾步都想到了,這心智比起火烈宮大長老來,無疑是強了數倍。

    “穆長老,赤炎是我的生死兄弟,若是我回不來,你……”

    “你一定能回來,我跟赤炎等著你!”

    就在云笑要說出那個最壞的結果之時,穆長老卻是跨前一步,狠狠拍了拍云笑的肩膀,口中斬釘截鐵的聲音,仿佛是在給自己打氣一般。

    到了這一刻,穆極終于是知道,赤炎所認的這個人類大哥,到底是多么的義氣深重。

    這能為兄弟兩肋插刀的在所居多,但真正到了生死關頭,愿意付出性命的卻是絕不多見,云笑明顯就是其中一個。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新疆喜乐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