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修真小說 > 孤星刀客 >

第925章 落幕(大結局)

    突然,雨停了。

    人群也停了下來,每個人的手心里幾乎都捏了一把冷汗,竟不由自主的齊齊往后退了三步,噤若寒蟬的盯著滿臉殺氣的刀無垢。

    陸九州舔了舔有些發干的嘴唇,只覺心里很是發苦,顫聲說道:“這這就是超凡入圣的境界?”

    宋天明眼皮狂跳,作聲不得。

    鄭盡忠看著瞬間低落的士氣,暗道不妙,眼珠子一轉,稍作思量,開口大聲說道:“諸位英雄,他刀無垢再厲害也只有一個人,咱家愿意拖住刀無垢,諸位英雄去追司馬仁義,如何?”

    這句話說的好聽,其實在場的所有人心里都明白,誰去追司馬仁義,誰就要被刀無垢“照顧”,陸九州聽的心頭狂跳,自己絕非刀無垢的敵手,不由暗罵道:“好一個狡猾的老太監,你想將禍水東引,老夫豈會讓你如愿。”

    一念及此,陸九州咳嗽了兩聲,清了清嗓子,緩緩說道:“說句不中聽的,希望督主莫要氣惱,刀公子武功蓋世,憑你們朝廷的人怕是抵擋不住,我等倒是愿意替督主攔下刀公子,擒拿司馬仁義就拜托督主了。”

    見江湖群雄不上當,鄭盡忠稍有尷尬,看著越來越遠的司馬仁義和朱允炆,鄭盡忠當心一橫,點了點頭,陸九州的臉色凝重到了極點,大手一揮,輕輕的吐出一個字——上!

    丐幫弟子硬著頭皮撲了上去,刀無垢一刀揮出,刀氣縱橫,丐幫弟子哄的一聲,逃的那叫一個快,刀氣狠狠的斬在地上,大地轟鳴,泥水四濺,一條長達幾丈的裂縫出現在眾人眼前。

    一刀之威厲害如斯。

    可是幫主有令,縱然心有膽怯,也只好再次撲上去。

    見江湖群雄果真在纏住刀無垢,鄭盡忠說道:“周平,咱們走。”

    領著幸存的幾位東廠高手追了過去。

    刀無垢看著眼前的情勢,哪里不清楚鄭盡忠等人的意圖,臉上殺氣彌漫的駭人,匆匆劈了幾刀,逼退江湖群雄,轉身追向鄭盡忠。

    看著遠去的刀無垢,在場的江湖群雄大眼瞪小眼,雙腳好像生根了一般,杵在原地一動不動,宋天明輕聲說道:“陸幫主,還追不追?”

    陸九州捋了下發白的胡須,笑吟吟的說道:“如今各大門派的掌門身中奇毒,你說能不追嗎?”

    既然追,可是卻沒有一個人動,宋天明不解了,陸九州附耳笑道:“宋護法莫急,可曾聽說過坐收漁翁之利?”

    宋天明恍然了,此舉雖然不甚光明磊落,但眼前的局面似乎又是最好的決定。

    見江湖群雄沒有動靜,金林卓氣的不打一處來,大吼道:“追!”

    一群殘軍敗將提著鋼刀往山上而去。

    話說司馬仁義提著朱允炆在山中狂奔了一盞茶的工夫,還沒有來得及喘上一口氣,就聽到背后衣袂飄風之聲越來越清晰,有人追上來了。

    回頭望去,只見山林之中人影幢幢,來的人還不少,司馬仁義看了眼滿臉驚慌的朱允炆,眼中閃過一縷厭惡之色,提了一口氣,接著朝前逃。

    司馬仁義的輕功是好,可是帶著一個朱允炆,也累的夠嗆,腳步一頓,司馬仁義看著緊跟在身后的厲強,說道:“厲護衛,你擋一擋,我帶著萬歲爺先走一步。”

    這不是要自己去送死嗎?厲強心頭狂跳,司馬仁義見狀,大義凜然的說道:“如今強敵在后,咱們是要有人給萬歲爺盡忠了,要不然,萬歲爺如何能平安渡過眼前的危局?”

    厲強狠狠的咬了下牙,說道:“好,你帶著萬歲爺先走,我來斷后。”

    朱允炆感激的看著厲強,不由長吁了一口氣,說道:“一起走吧,如今死的人夠多了,能逃一個是一個,又何必去送死。”

    “萬歲爺,眼下可不是婦人之仁的時候。”司馬仁義說道。

    朱允炆意味深長的看著司馬仁義,說道:“論武功,神君你比厲強高出太多,厲強斷后,又能擋得了多久?為何你不留下斷后,這樣豈不是把握更大?”

    司馬仁義為之語塞,恨不得一巴掌抽過去,按捺住心中打人的沖動,司馬仁義冷冷的說道:“既然萬歲爺發話了,那咱們就一起逃吧。”

    只是稍微耽擱了這么一會工夫,一道人影一掠而至,鄭盡忠率先到了,譏笑道:“想逃,咱家倒要看看你們能逃到哪里去?”

    “就憑你也配留下我!”司馬仁義冷聲說道,臉上罩著一層寒意。

    鄭盡忠看著有恃無恐的司馬仁義,眼中閃過一縷殺機,說道:“想必閣下就是逍遙神君司馬仁義?”

    “正是在下。”司馬仁義承認道。

    人的名樹的影,鄭盡忠收起了心中的輕視,環顧了一眼,只見不遠處立著一塊石碑,上面寫著“斷魂崖”三個血色大字,鄭盡忠微微一怔,有道是上兵伐謀,攻心為上,鄭盡忠心念急轉,緩緩的說道:“斷魂崖,這倒是一個好地方,看來今日必有人要斷魂于此了。”

    司馬仁義冷笑道:“想必如此。”

    鄭盡忠說道:“就算你們逃出了龍山,不知道你們能不能逃出山下那上萬大軍的包圍?”

    話音一頓,自問自答的說道:“別說是上萬久經戰場的士卒,恐怕就算是上萬頭豬,你們也會砍的筋疲力盡吧?到時候,還不是砧板上的魚肉,任人宰割?不知咱家有沒有說錯?”

    三人臉色齊齊一變,司馬仁義一瞬不瞬的盯著鄭盡忠,似乎要把他看穿一樣,半信半疑的說道:“你說山下有上萬官兵?”

    鄭盡忠見狀,正中下懷,可謂是騙死人不償命,笑道:“為了這次取出太祖寶藏,別說龍山,整個棲霞山都被官兵圍的鐵桶一般。”說著,陰惻惻的嘿嘿了兩聲,接著說道:“別說神君還不是超凡入圣的高手,就算是超凡入圣的刀無垢,恐怕也只有飲恨的份。”

    厲強看著急速趕來的周平等人,心中陡然一亮,驚聲說道:“莫要中計,他在拖延時間。”

    鄭盡忠被道破心思,卻擺出一副不以為意的模樣,笑道:“拖延時間,咱家有必要嗎?你們若是不信,大可下山,看看山下是不是有上萬官兵在等著你們自投羅網。”

    嘆了一口氣,又說道:“到時候,咱家不費吹灰之力就能將你們一網打盡,嘿嘿”

    司馬仁義看著鄭盡忠不像說假話,心中已經信了七八分,內心不由絕望了起來,雙腳仿佛生根了一般,整個人一動不動的愣在原地。

    鄭盡忠見對方不敢輕舉妄動,知道對方已經中計,心中頗為得意,臉上卻沒有露出絲毫異色,越是這樣拖下去,無疑對自己越有利,這一點鄭盡忠看的很明白。

    一時間,雙方靜悄悄的對峙了起來。

    刀無垢被江湖群雄拖延了一會時間,等鄭盡忠離開后才追了過去,已經被鄭盡忠拋下了一段路程,正上山沒有多久,只聽一道喜悅的聲音陡然傳來。

    “刀大哥!”

    刀無垢為之一愣,循聲望去,見張追風和丁牛等人飛速而來。

    眾人無恙,這已是不幸中的大幸,還沒有來得及說話,只聽山下傳來一陣嘈雜的聲音,漫山遍野的官兵追了過來,刀無垢沉聲說道:“諸位,幫忙擋一下官兵,刀某感激不盡。”

    萬飛鶴笑道:“刀公子言重了,我等早就手癢了。”

    章寶附和道:“二哥所言極是。”

    刀無垢鞠了一躬,說道:“拜托了。”

    張追風看著如潮水一般涌來的官兵,面露決然,說道:“刀大哥,你放心,咱們一定將這群狗娘養的殺個片甲不留。”

    “小家伙,你助他們一臂之力,盡量擋下追兵。”刀無垢沖著在胸口張望的陰羅獸說道,陰羅獸狠狠的點了下小腦袋,從刀無垢的懷里鉆了出來,刀無垢擔心朱允炆,不再說話,身形一掠,朝前追去,只是幾個起落,就消失在山林間,不見了蹤影。

    丁牛等人看著氣勢洶洶的官兵,可謂是仇人見面分外眼紅,二話不說,眾人各展身手,殺了過去,陰羅獸化為一道灰影,在官兵中肆意穿梭,所過之處,慘叫連連。

    剎那間,殺聲震天,血雨飛濺。

    來到斷魂崖,刀無垢看著正在對峙的雙方,朱允炆無恙,刀無垢心中不由松了一口氣,不疾不徐的走了過去。

    鄭盡忠看著到來的刀無垢,心中暗道不妙,這個煞星來了,自己更不是對手,鄭盡忠有些后悔了,后悔應該早點動手,說不定還能取下朱允炆的首級,如今刀無垢的到來,一切已經為之已晚,無奈之下,鄭盡忠不敢輕舉妄動,只好冷眼旁觀的看著刀無垢走到朱允炆的身邊,并沒有任何的舉動,心中已經打定主意,只要稍有不對,就腳底抹油。

    眼前的局面讓刀無垢頗為納悶,雙方不打不逃,這到底唱的是哪處戲?

    刀無垢疑惑的目光落在鄭盡忠的臉上,淡淡的說道:“四弟,你們先走。”

    援兵久久不來,鄭盡忠心中著實著急,卻故作鎮定的笑道:“走,你以為他們能走到哪里去?”

    朱允炆三人沒有離開,顯然是有顧忌,刀無垢早已看出了有些不對勁,可是卻不知道三人被鄭盡忠給嚇住了,三人早已絕望,許多絕望的人往往會做出一些錯誤的判斷,朱允炆就是這類人。

    刀無垢說道:“那不是你操心的事,你應該操心的是你能不能活著看到明天的太陽。”

    刀無垢動了殺心,鄭盡忠心頭一跳,故作輕松的大笑了起來,笑道:“咱家要是一心逃走的話,你未必能留下咱家,你們倒是走呀。”

    刀無垢更為納悶了,鄭盡忠不阻攔自己,反而讓自己走,不尋常,太不尋常了,刀無垢百思不得其解,眼下的情形卻不是深究的時候,刀無垢盯著鄭盡忠瞅了又瞅,最后說道:“咱們走。”

    “刀公子,就算走,咱們是不是也要先留下他們,你我聯手,也花不了多少時間,也算對死去的兄弟們有個交代,如何?”司馬仁義開口了。

    “行!”刀無垢想也不想的說道。

    司馬仁義和刀無垢聯手,自己焉有命在?鄭盡忠只覺頭皮發麻,背上寒氣直冒,周平更是有種掉頭逃走的沖動,其他的幾個東廠高手嚇的一顆心砰砰直跳。

    刀無垢手持斷魂刀,眼中殺機爆射,冷聲說道:“你們可以上路了。”

    司馬仁義冷笑道:“和他們啰嗦什么,殺!”

    “殺”字剛出口,司馬仁義運轉玄功,只見掌心泛紅,施展的正是紅手印,一掌拍出,速度奇快無比。

    砰的一聲,司馬仁義一掌狠狠的按在刀無垢的后背,將刀無垢打的朝前踉蹌幾步,突如其來的一幕令在場的雙方都目瞪口呆,他們做夢也沒有想到司馬仁義會在這個節骨眼上偷襲刀無垢。

    刀無垢持刀杵地,單膝跪倒在地,只覺體內氣血翻滾不止,五臟六腑好像移位了一樣,司馬仁義存心偷襲,顯然是想要置刀無垢于死地,好在最后關頭刀無垢將一身內力聚集于后背,硬生生的承受了一掌。

    “二哥!”厲強如箭一般的沖到刀無垢身邊,見刀無垢臉色蒼白的沒有一絲血色,已經是身受重傷,厲強雙眼幾乎冒出火來,怒道:“司馬仁義!”站起來就要上去拼命,刀無垢一把抓住厲強的肩頭,臉上泛起了一抹痛苦,沖著厲強搖了搖頭。

    鄭盡忠經過最先的震驚后,緩過神來,拊掌笑道:“神君好手段,咱家佩服。”

    朱允炆滿臉憤慨,質問道:“司馬仁義,你為什么要這樣做?”

    司馬仁義不以為意的笑道:“有道是良禽擇木而棲,識時務者為俊杰,你不要怪我。”

    ——好!

    鄭盡忠叫了聲好,心情顯得不錯,笑道:“神君能棄暗投明,萬歲爺想必會十分高興,咱家可以保證,神君日后定有享之不盡的榮華富貴。”

    司馬仁義笑道:“到時候,有勞公公在萬歲爺面前美言幾句了。”

    鄭盡忠說道:“那是應該的。”頓了頓,看著一臉痛苦的刀無垢,鄭盡忠得意的說道:“刀無垢,你可還有遺言要交代?”

    刀無垢張嘴剛想說話,只覺喉嚨發咸,一口逆血涌來,噗的一聲噴出一口血水,一團暗紅色的血水落在地面,顯得觸目驚心。

    “二哥!”厲強扶起刀無垢。

    刀無垢喘了一口氣,怨恨的看著司馬仁義,暗自運轉內力調息,不動聲色的說道:“你以為朱棣會放過你,真是天大的笑話。”

    鄭盡忠聽聞臉色微變,連忙信誓旦旦的說道:”神君莫要擔憂,以萬歲爺的胸懷,絕不會為難你,咱家可以用項上人頭擔保。“

    司馬仁義臉上的笑容凝固了,臉色陰晴不定。

    刀無垢譏諷道:“刀某前不久可是領教過督主的過河拆橋。”

    鄭盡忠不以為意的說道:“你莫要挑撥離間,神君棄暗投明,萬歲爺高興還來不及,又怎么會為難他。”頓了頓,接著提醒道:“再者,棲霞山已經被圍的如鐵桶一般,神君,你還有其他選擇嗎?”

    話音一頓,又說道:“棄暗投明,這是最明智的選擇。”

    司馬仁義頷首道:“不錯。”說著,看向刀無垢,雙眼充滿了怨毒的神色,說道:“若不是你,蝶兒也不會死,今日能為蝶兒報仇,我也算是得償所愿。”

    鄭盡忠催促道:“該說的都說了,還請神君送他上路。”

    此時,刀無垢暗中運轉玄功,早已凝練了一道氣勁于掌心,蓄而不發,見司馬仁義緩緩走來,刀無垢冷冷的盯著司馬仁義,只待司馬仁義靠近便是他命喪之時。

    厲強抽出鋼刀攔在刀無垢的身前,煞氣十足的說道:“想動我二哥,除非從我尸體上踏過去。”

    司馬仁義冷哼一聲,滿臉的不屑,身形一晃,腳下踩著《天羅步》步法,厲強只覺眼前一花,司馬仁義就到了跟前,這一驚非同小可,厲強暴喝一聲,一刀劈下。

    這一刀又快又狠,而落在司馬仁義的眼中卻奇慢無比。

    “米粒之珠也放光華,可笑!”司馬仁義譏笑道。

    司馬仁義微微一側身,隨即伸出右掌,只是朝前一拍,就落在了厲強的胸口,將厲強拍的倒飛出去,摔倒在刀無垢的身后不遠處。

    刀無垢見司馬仁義出手,眼睛陡然亮了起來,機會來了。

    就在司馬仁義擊飛厲強的瞬間,刀無垢左手一抖,一道凌厲到極點的氣勁射向司馬仁義,速度之快,恍如閃電破空,一閃而至。

    快,實在是太快了,快的非言語所能形容。

    司馬仁義低估了超凡入圣境界的刀無垢,一旦踏入超凡入圣的境界,整個人就會達到天人合一的地步,內力周而復始,生生不息,沒有踏入這個境界的人永遠也體會不到這個境界的強大,是以司馬仁義沒有想到中了自己一記紅手印的刀無垢還有反擊之力,低估自己的對手,勢必要付出代價,只是這代價未免有些大了,畢竟每個人都只有一條命。

    呃的一聲,顯得格外的清晰,司馬仁義只覺脖子間劇痛,好像被黃蜂給扎了一下,隨即腦海中泛起了一個可怕的念頭——我難道要死了?

    帶著無盡的不甘,司馬仁義緩緩倒了下去,一抹血水從脖子間的一個小洞里滲出,身體也慢慢的在變冷,變的僵硬。

    在刀無垢出手擊殺司馬仁義的同時,鄭盡忠出手了,厲強看著悄然來到刀無垢身后的鄭盡忠,臉色大變,大聲提醒道:“二哥,小心!”

    聲音未落,鄭盡忠五指箕張,猶如奪命鐵鉤,直取刀無垢的脖子要害。

    刀無垢在偷襲司馬仁義的時候,鄭盡忠也在向刀無垢發難,兩件事情幾乎是在同時發生,刀無垢在聽到厲強的驚叫聲,心頭狂跳,一顆心幾乎蹦到了嗓子眼。

    眼看刀無垢就要死在鄭盡忠的手中,說時遲那時快,厲強從地上一躍而起,猛的一撲,緊緊的抱住鄭盡忠,大喊道:“二哥,帶著萬歲爺快走。”

    鄭盡忠被厲強一把抱住,一時間掙脫不開,眼看就要偷襲成功,可到頭來卻功虧一簣,鄭盡忠好不氣惱,雙眼中殺機爆射,右手一翻,猛的一掌擊在厲強的頭頂。

    只聽“嘭”的一聲,厲強雙目圓瞪,一抹血水從頭頂緩緩流出,順著額頭流到面門,又從面門流到下巴,最后一滴一滴的掉落在地上。

    “四弟!”

    刀無垢轉身看到眼前的一幕,不禁目瞪欲裂,心中殺意大盛,寒聲說道:“死!”一指點出,咻的一下,一道氣勁閃電般的打向鄭盡忠。

    鄭盡忠可是見識過氣勁的厲害,這可是超凡入圣高手的手段,厲強雖然死了,但是還緊緊的抱著鄭盡忠,鄭盡忠眼皮狂跳,只來得及側了下身子,噗的一聲,氣勁沒入了左胸。

    左胸上血水流出,若不是剛才反應快的話,這一擊足可以擊穿心脈,要了他的老命,鄭盡忠悶哼了一聲,右手在左胸上連點,止住傷勢,連忙掙脫出來,一腳將厲強的尸體踢飛。

    “他受了重傷,還不快上。”鄭盡忠有些惱怒,這一道氣勁貫穿了他的身體,如今的他已經重傷。

    東廠的人見刀無垢縱然是重傷,可是舉手抬足之間就傷了督主,周平幾人心生膽寒,然而督主有令,幾人不得不硬著頭皮上。

    “無垢,小心。”朱允炆滿是擔憂。

    朱允炆不出聲還好,在場的人幾乎都把他給忘記了,如今開口說話,令周平身形微微一頓,停下了腳步,隨即身形一晃,來到了朱允炆的跟前。

    朱允炆只見眼前一花,厲強來到了跟前,朱允炆心頭一顫,聲色厲荏的說道:”你你別過來。“

    周平滿臉的譏笑,一步一步的走了過去,周平每走一步,朱允炆就往后退一步,片刻間,就退到了懸崖邊,已經是無路可退,朱允炆顫聲說道:“你別過來,別過來。”

    “住手!”刀無垢怒不可遏,正想去救朱允炆,可東廠的幾個高手卻在這個時候沖了過來。

    ——殺!

    幾人紛紛暴喝一聲,施展平生所學,如猛虎一般的撲了上去,刀無垢猛的一吸氣,斷魂刀接連劈出,一刀快過一刀,一刀狠過一刀,眨眼間就劈出了十多刀。

    刀光乍現,十多刀快的好像是同時劈出來的一樣,弧形的刀氣在肆虐,仿佛有千百蝴蝶在飛舞,刀氣瞬間籠罩在方圓三丈之內。

    噗噗噗

    幾道悶哼聲幾乎同時響起,每一個東廠高手的喉嚨間都有一抹血水在滲出,恍如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一樣,身子緩緩的倒了下去。

    刀無垢強行運氣,牽引體內傷勢,只感覺體內火辣辣的疼,張口哇的一下吐出一口血水,強橫的氣息瞬間弱了下來。

    “周平,還不快拿下他。”鄭盡忠怒道,口中的他自然是指朱允炆。

    “你別過來!”朱允炆顫聲說道,幾乎是在哀求。

    周平臉上的譏笑之色更濃,五指箕張,一個箭步沖了過去,朱允炆亡魂皆冒,下意識的往后一退,想要避開周平的擒拿手,一腳踩空,朱允炆大叫一聲,墜下了斷魂崖。

    “還真敢跳。”周平有些失望,沒能親手拿下朱允炆。

    看著朱允炆墜崖,刀無垢心神俱震,心在顫動,整個人也在顫動,“萬歲爺!”剛一張口,又吐了一口血水。

    鄭盡忠虛弱的說道:“周平,殺了他。”

    話音未落,一道人影從斷魂崖的另一側掠來了過來,正是前來接應刀無垢的柳生十兵衛,柳生十兵衛看著滿地的尸體,心頭一跳,見刀無垢站在那里搖搖欲墜,柳生十兵衛又是一驚,脫口而出的喊道:“師傅!”

    說話間,柳生十兵衛沖到刀無垢身邊,見刀無垢身受重傷,氣息萎靡到了極點,柳生十兵衛想也不想,將刀無垢背上,拔腿就逃,他壓根也沒有注意到鄭盡忠已經重傷,周平遠遠不是他的對手,他只想帶著刀無垢逃的遠遠的。

    鄭盡忠見煮熟的鴨子飛走了,氣不打一處來,怒道:“還不快去追。”

    周平苦笑道:“督主莫要生氣,那小子可是刀無垢的徒弟,已經得了刀無垢的真傳,卑職可不是他的對手,如今朱允炆已死,咱們對萬歲爺也有了交代,區區一個刀無垢,日后又能翻出什么浪來。”

    鄭盡忠心有不甘,可是周平的話也在理。

    周平走到司馬仁義的尸體前,蹲下身子,在司馬仁義的懷里摸索了一會,掏出一本經書,經書上赫然寫著《易筋經》三個大字。

    “有了《易筋經》,日后誰還敢小覷我。”周平面色一喜,心中極為得意,正想將《易筋經》揣入懷里,誰知道被旁邊的鄭盡忠看的一清二楚,鄭盡忠驚呼道:“少林《易筋經》?”

    聽到鄭盡忠的話,周平身形一震,臉上的神色也變的有些僵硬了,殺機從眼中一閃而過,只不過剎那間又恢復了一副諂媚的笑容,周平隨意的看了眼四周,捧著《易筋經》來到鄭盡忠的跟前,諂媚道:“恭喜督主,賀喜督主,有了《易筋經》,督主必定神功大成,無敵天下。”

    鄭盡忠接過《易筋經》,老臉上泛起了會心的笑容,高興的道:“好,好,想不到最后會便宜咱家。”

    “家”字剛出口,鄭盡忠心口劇痛,低頭一看,只見周平握著一柄匕首刺進了自己胸口,鄭盡忠痛的臉都開始扭曲了,一抹黑色的血水從嘴角流了出來。

    匕首不但刺中了鄭盡忠的胸口要害,而且還有劇毒。

    鄭盡忠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痛苦的說道:“你你你”

    周平毫不客氣的奪過《易筋經》,揣入懷中,臉上泛起了譏笑的神色,冷笑道:“督主,你若沒有看到《易筋經》,卑職還不會要你的命。”

    話音一頓,又感慨的說道:“貪心害死人啊,記住了,下輩子做人莫要貪心。”說完,似乎又想起還有話要說,又說道:“對了,你不要擔心東廠,卑職會把東廠看好的,你安心的走吧。”

    說完,再次看向鄭盡忠的時候,這才發現鄭盡忠早已氣絕身亡。

    周平見左右無人,一把抱起鄭盡忠的尸體,走到斷魂崖邊,扔了下去。

    “好,好你個老三,夠狠,藏的夠深。”

    突然,一道玩味的譏笑聲陡然從斷魂崖的另一側傳來,周平身形一震,驚恐的望了過去,話說的是去而復返的刀無垢。

    原來柳生十兵衛背著刀無垢逃了約莫里許的路程后,刀無垢掙扎著說道:“放為師下來。”

    “師傅,怎么啦?”柳生十兵衛依言將刀無垢放下。

    刀無垢面若冷霜,眼若冷電,柳生十兵衛看著也忍不住機伶伶的打了個寒顫,暗道:“好重的殺氣。”

    刀無垢冷冷的說道:“扶為師回去。”

    柳生十兵衛急了,說道:“師傅,回去做什么,你要送死不成,若是這樣,恕徒兒無禮,徒兒是萬萬不會答應的。”

    刀無垢瞪了一眼柳生十兵衛,恨聲說道:“萬歲爺被周平逼的跳崖而死,不殺他,枉為人臣。”

    柳生十兵衛暗恨自己沒用,說道:“那老太監在,回去也殺不了周平啊。”

    刀無垢說道:“難道你沒有發現,鄭盡忠并沒有追你。”

    一語驚醒夢中人,柳生十兵衛一拍腦袋,疑惑了,那老太監眼睜睜的看著自己救走了師傅,為何沒有追來,難道是因為良心發現,大發慈悲?

    絕不可能,柳生十兵衛驚聲說道:“難道他受傷了,而且傷的很重?”

    刀無垢點了點頭,說道:“快扶我過去,遲了他們就走了。”

    聽聞鄭盡忠身受重傷,柳生十兵衛恍然了,心中再也沒有了顧慮,背著刀無垢原路返回,恰巧看到周平殺鄭盡忠的一幕。

    周平的臉抽搐了幾下,尷尬的說道:“原來是二哥!”

    說著,不動聲色的往后慢慢退去。

    “想逃?”刀無垢冷聲說道,渾身彌漫著殺氣,令人望而生畏,一步一步走向周平。

    看著走過來的刀無垢,周平只覺頭皮發麻,虛張聲勢的大叫道:“快來人,刀無垢在這里。”說著,掉頭就逃,只恨自己少生了兩條腿。

    看著轉身而逃的周平,刀無垢雙眼陡然爆射出兩道精光,鼓起全身余力,右手拿著斷魂刀猛的一擲,斷魂刀呼嘯著飛了過去。

    ——噗!

    斷魂刀從周平的后背刺入,從前胸冒了出來,將周平刺了個透心涼。

    “貪心害死人,做人莫要貪心吶!”柳生十兵衛的話在周平的耳邊響起,有種說不出的諷刺,周平看著胸口露出來的漆黑刀身,喉嚨里“呃”了幾聲,一頭栽倒在地。

    柳生十兵衛飛身過去,拔下斷魂刀,又從周平的懷中掏出《易筋經》,柳生十兵衛的嘴角泛起了笑意,嘀咕道:“周三爺,你做夢也想不到會便宜了小爺吧,嘿嘿。”

    正待轉身離開,只聽一道衣袂飄風聲由遠及近,來人了,柳生十兵衛一驚,凝目望去,只見一個身材矮小的獨臂人狂奔而來,柳生十兵衛輕咦了一聲,頓時面色大變。

    來者正是天下第一神偷張追風。

    柳生十兵衛迎上去,只見張追風披頭散發,滿身血跡,右臂不知被誰給斬斷了,柳生十兵衛驚聲說道:“張大哥,你怎么會弄成這樣?”

    張追風面露痛苦,急促的說道:“走,快走,官兵要追來了。”

    柳生十兵衛為之一驚,顧不得打聽了,連忙來到刀無垢的身邊,背起刀無垢,說道:“隨我來。”

    刀無垢看著慘兮兮的張追風,心頭有些發堵,說道:“其他人了?”

    張追風邊走邊說道:“死了,都死了。”

    聽聞噩耗,刀無垢的心一下子好似沉到了無底深淵,久久不能言語,突然,一道灰影風馳電掣般的從遠處咻的一下來到刀無垢的肩頭,正是陰羅獸,陰羅獸親昵的蹭了蹭刀無垢的臉頰,好像在說:“我回來了。”

    云銷雨霽,正值殘陽西沉。

    一道靚麗的身形焦急的在張望著,見柳生十兵衛三人急速而來,德川櫻子松了一口氣,身子好像一陣風似的迎了過去,伸手理了下刀無垢額前的亂發,關心道:“無垢,你沒事吧?”

    “沒事!”刀無垢咳嗽了幾聲,說道:“十兵衛,放為師下來。”

    柳生十兵衛放下刀無垢,隨即一把抓住刀無垢的右手,看了看,笑道:“師傅,你命中有缺。”

    德川櫻子沒有料到柳生十兵衛這個時候還有心思開玩笑,不由瞪了過去,佯怒道:“還不快走。”

    柳生十兵衛笑吟吟的說道:“師傅命中缺你。”

    此言一出,德川櫻子雙頰飛霞,低頭不語。

    此時,殘陽西沉,四人攙扶著朝前走去,殘陽將四人的影子拖的老長老長。(全書完)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新疆喜乐彩开奖结果